第五十二章 蠱神的信息

她直接就a上來了..........許七安望着畫卷裡的公子哥們,幾秒後收回目光,看向臉色嚴肅,美眸灼灼凝視的懷慶。

懷慶驕傲、矜持,自尊心強,和臨安是截然不同的性子。

有些東西她想要,但絕不會說出口。

這一點,比“討厭雙修”的洛玉衡有過之無不及。

而從許七安的角度,他知道懷慶的性子,比洛玉衡還驕傲,比李妙真還剛烈。

一個對皇位都有野心的女子,恐怕很難接受夫君寵愛別的女子,所以許七安就一直沒a懷慶。

沒想到,她現在自己a上來了。。

轉念一想,如今四海昇平,百姓忙於春耕,糧草問題也因爲開啓的關稅,日漸解決,懷慶自己又成了九五之尊,再沒任何顧慮和阻礙。

她下一步要追求的東西,顯而易見了.......

許七安嘆息一聲:

“可惜了,可惜了........”

懷慶眉梢一挑,道:

“可惜?”

許七安攤手:

“放眼大奉,能配得上陛下的,除了本銀鑼還有誰?您要嫁人就早說啊,我索性把你和臨安一起娶過門。現在如何是好, 姐姐總不能給妹妹當妹妹吧。”

他唉聲嘆氣的模樣, 彷彿自己錯過了某個大機緣。

掌印太監和小宦官們,齊齊低頭,大氣不敢喘。

拼命的在心裡告訴自己——什麼都沒聽見,什麼都沒聽見!

聆聽這種“高端機密”時, 最好把自己定位成過耳便忘的工具人, 事後什麼都不要想,什麼都不要說。

此爲生存之道。

其實宮中宦官最害怕的就是碰到這類事, 因爲知道的越多, 壽命越短。

懷慶愣了愣,沒料到會得到這樣的回覆, 她凝視着許七安片刻,哼一聲:

“許銀鑼說笑了, 臨安是朕的妹妹, 你既然當了駙馬, 便要收斂着性子,莫要三心二意, 好好待她。”

她眉眼不再銳利, 語氣也變的柔和, 看起來對許七安的回答是非常滿意的。

等許七安爲自己的“失言”道歉後,懷慶‘嗯’一聲, 道:

“今日魏公瑣事纏身,未能進宮陪朕手談。許銀鑼便代魏公陪朕對弈吧。”

我只會下象棋和五子棋啊.........許七安應允下來。

...........

浩氣樓!

魏淵展開密信, 上面的內容是西域大乘佛法的近況,不出所料,佛門禁止度厄羅漢弘揚大乘佛法,並打算在入秋後舉辦佛法大會, 如今正在召集西域信徒。

打更人在西域有許多暗子, 且都是西域人,這些人散佈在西域各國, 專門收集佛門情報。

密信中還提到,雖然阿蘭陀禁止各國以及各階層宣揚大乘佛法,但思想的種子一旦生根發芽,就如野火燎原, 再難回到以前了。

大乘佛法轉爲暗中傳播, 深受生活貧苦的貧民以及奴隸推崇追捧。

根據一位奴隸身份的暗子描述,信仰大乘佛法的信徒們,把大奉銀鑼許七安奉爲三千世界中的至高佛,祂的意志降臨九州, 傳播大乘佛法理念,第一個度化之人是度厄。

度厄羅漢受其感化,了悟佛法,也成了佛。

至高佛可度世間衆生脫離苦海,人人成佛。

魏淵略作沉吟,在案上鋪開紙張,提筆書寫,隨後蓋上他的印章,召來南宮倩柔,道:

“你拿我手諭,去南疆關市調三萬兩白銀,送到西域去,交給那邊的暗子。”

氣質陰柔的南宮接過手諭,蹙眉問道:

“義父這是.........”

魏淵悲天憫人的語氣道:

“西域百姓太困苦了,送些銀子給他們改善改善生活,大乘佛法不但能洗滌他們的心,還能使他們衣食無憂。”

南宮倩柔是聰明人,立刻明白了義父的意思。

信大乘佛法還能有銀子拿,那些猶豫的、中立的人如何選擇,可想而知。

“哼,還好有義父你在背後運籌帷幄,許寧宴那粗鄙的武夫,整天就知道打打殺殺,哪裡想的到這些。”南宮倩柔趁機詆譭一下爭寵對象。

魏淵搖搖頭:

“如果連這些都要許寧宴嘔心瀝血的去謀劃,大奉就不值得救了。”

南宮倩柔點到即止,轉而說道:

“義父今日怎麼沒進宮?”

按照往常,義父現在多半在宮中與陛下商議政務,以及下棋。

魏淵嘆了口氣,“陛下今日派人通知我,讓我不用去宮裡了。我估摸着,往後也不用我陪她下棋了。”

不過這份密信,還是得派人送進宮裡去,交給陛下。

...........

打那以後,許寧宴就天天收到宮中傳信,懷慶陛下邀請他進宮手談,商議國事。

除了最開始幾日正兒八經的下棋,商議政務,後續的很多次裡,懷慶時常邀請許銀鑼遊御花園,登高望遠,甚至切磋過招。

許銀鑼儼然成了女帝的寵臣。

見姓許的出入皇宮如此頻繁,大臣們上書請求陛下成婚“立後”的諫言便漸漸少了,保持觀望姿態。

許府。

這天早上,腦袋上頂着白姬的許鈴音在院子裡繞圈亂跑,白姬不停調整四肢,以保證平衡。

這是他們常玩的遊戲,白姬先掉下來,或許鈴音先跑斷氣,那就輸。

輸的人要把今晚的雞腿讓給對方。

但一人一狐總是沒能分出勝負。

途徑內廳,看見姬白晴、嬸嬸、許玲月、臨安,還有慕南梔在廳內喝茶聊天,氣氛融洽。

“我覺得你們家的氣氛有些古怪。”白姬站在人類幼崽頭頂,小聲的說。

許鈴音眼珠子往上翻,語氣嬌憨的回了一聲:

“啥?”

白姬嬌聲道:

“說不清楚啦,就是覺得怪怪的,你娘看我姨的眼神就很奇怪,一定是嫉妒姨長的比她漂亮。那個臨安公主昨天還給我吃的,打探姨的身份。

“嗯,夜姬姐姐突然跟我說,小孩子要誠實........

“但我還是沒有告訴許銀鑼的媳婦。”

妖族擅長察言觀色,這是與生俱來的生存本能。

許鈴音聽完,表情木然:

“你在說什麼啊。”

白姬想了想,歪着腦袋:

“我也不知道.......但就是覺得怪怪的。”

許鈴音就提議說:

“那我們去問我師父吧,我師父很聰明的。”

於是兩人跑去找了正在伙房偷吃東西的麗娜........

許鈴音眨巴着天真無邪的大眼睛:

“師父,你再吃什麼呀!”

麗娜抹了抹嘴角的油,“少廢話,江湖規矩,一人一半。”

她指着盤子裡的燻雞。

許鈴音開心的走過去,扯下一隻雞腿,想了想,又扯下雞屁股,遞給頭頂的白姬。

三人很快吃了起來。期間,許鈴音一邊鼓着腮幫咀嚼,一邊說:

“師父,我又夢到大蟲子了。”

麗娜注意力都在燻雞上,隨口問:

“什麼大蟲子啊。”

許鈴音道:

“就是蠱神啊.......”

.......麗娜手裡的雞肉掉在地上,她瞳孔微微放大,愣愣的看着許鈴音,過了好一會,壓低聲音道:

“祂又教你打架了?”

許鈴音搖頭,“祂就是跟我說話。”

“祂說了什麼?”麗娜大聲追問。

許鈴音歪着腦袋,很努力的回憶,然後宣佈道:

“我忘記啦!”

“你這個蠢貨!”麗娜只覺得一口老血堵在胸口。

想她打小就聰明,怎麼就收了如此蠢笨的弟子。

麗娜二話不說,拉着許鈴音的手腕,奪門而出。

白姬開心的看着她們離開的背影,撲倒桌上啃起燻雞。

都是我的啦~

.........

皇宮裡,御花園的清水池邊,懷慶穿着梅色宮裙,坐在青巖上,裙襬下露出一雙白皙勻稱的小腿,雙腳浸泡在清澈的水波里。

身邊擺着小案,上面是酒水和瓜果。

許七安坐在她身後的涼亭裡,對着面前的棋盤苦思冥想。

懷慶把一塊削好的甜瓜塞進紅豔豔小嘴,慢條斯理的吃完,微笑道:

“春光正好,適合泡腳賞花,許銀鑼過來陪朕坐坐。不必糾結棋盤。”

看不起誰呢........許七安一口拒絕,道:

“我肯定能想出破局之法。”

“........”懷慶就不理他了。

過了片刻,女帝戲謔道:

“聽聖子說,許府一片狼煙啊。”

許七安頭也不擡,凝視棋盤,笑道:

“府上人多了,自然就有小矛盾小衝突,哪能一片和諧?對了,錢首輔給你的那些名單你給我一份兒,我看裡面有些公子哥不錯,可以玲月物色個夫婿。”

懷慶‘哦’了一聲:

“許玲月確實該嫁人了,有瞧上哪家的公子,朕可以賜婚。”

許七安撇撇嘴:

“我是打算有這份名單嚇唬她,這丫頭最近在府上囂張的很,打壓完我娘,打壓臨安,我得讓她收斂些。”

懷慶笑了起來:

“回頭二郎和思慕成了親,就跟熱鬧了。你說她們到時候是各自爲戰,還是相互結盟?”

“誰知道呢!”

許七安腦補了一下,既覺得頭疼,又有點期待,那場面肯定比勾欄戲曲有看頭。

想到看戲,他突然就想起了徒弟苗有方。

“苗有方在禁軍裡對吧。”

懷慶點點頭。

苗有方現在是禁軍營,步兵二營的指揮使,身居高位了。

她把許寧宴的這個弟子,當做親信來培養。

“丟去刷茅廁一個月。”許七安說。

正說着,一位青衣宦官匆匆而來,停在亭外,朗聲道:

“許銀鑼,府上派人傳信,通知您速速回去。”

.........

許府。

書房裡,許七安臉色嚴肅的盯着小豆丁。

小豆丁臉色嚴肅的盯着桌上的糕點。

“你忘了蠱神與你說的話?”

“大鍋,我能吃嗎.......”

......許七安嘆口氣:

“吃吧!”

趁許鈴音走到桌邊拿糕點,屈指點在後頸,發動心蠱的御獸之力。

不管是他體內的七絕蠱,還是小豆丁後頸的七絕蠱雛形,都可以視作溝通蠱神的“橋樑”,只不過前者受到壓制,蠱神無法隨意傳送意念,或降臨。

而小豆丁身上的七絕蠱“雛形”,對蠱神來說卻沒有限制。

他現在要做的是,以小豆丁爲媒介,接續與蠱神的聯繫,聽聽祂在瞎嗶嗶什麼。

霍然間,許七安眼前呈現出一片黑暗,無邊無盡的純粹黑暗。

黑暗裡,浮現一雙赤紅如血的眼睛,沉默的與他對視。

“秋露........”

“不化蠱,難逃大劫........”

赤紅如血的雙眼緩緩閉合,黑暗隨之破碎。

許七安睜開眼睛,眉頭皺起。

“秋露.......不化蠱,難逃大劫........什麼意思?蠱神想說什麼?”

他旋即拿出地書碎片,傳書道:

【三:諸位,適才蠱神通過鈴音,向我傳達了兩句話,我不太明白。】

........

PS:錯字先更後改,感謝大家在本章說糾正的錯字。

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六十章 婚事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六十八章 礦第十四章 女屍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敵第三十四章 監正的著作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六十六章 不跪
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六十章 婚事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六十八章 礦第十四章 女屍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敵第三十四章 監正的著作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六十六章 不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