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

許七安睜開眼,停止感悟,目光落在慕南梔的臉,此刻的她,霞飛雙頰,嬌媚柔弱。

許七安盯着眼前美人,豔而不俗,媚而不妖,灼灼如六月嬌花,濯濯如出水芙蓉的姿容,一時間不知道感悟“玉碎”是正事,還是好好品嚐美人才是正事。

皓腕凝霜雪,荷花羞玉顏,肌理細膩骨肉勻,楚腰纖細掌中輕。

他的眼神漸漸迷醉,花神本就是人間最頂尖的絕色,而這樣的絕色美人,此刻已是任君採擷,眼角含淚。

精神上的滿足甚至要重過肉體。

氣機運轉,一遍遍的搬運周天,慕南梔體內的靈蘊不斷的融入氣機中,通過周天進入許七安體內,他身上花神的氣息越來越濃厚。

他眼前一片漆黑,直到一束光破開黑暗,照亮矇昧荒蕪的土壤。。

土壤忽然被“拱”起,一抹綠色破開土層,鑽了出來。

那是一株小小的樹芽。

抱着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他一邊望着綠芽,一邊回憶起寇陽州分享的合道經驗。

“合道的本質是讓武夫的“道”昇華,做出一條最完美的道理,但怎麼樣纔算最完美?

“刀道千千萬,有攻有守有疾有慢,有大開大合有劍走偏鋒,哪一條纔是最完美?寇陽州也不知道,所以他肉身崩潰成一道道“肉蟲”,每一條肉蟲都堅持自己的道最完美,他因此走火入魔。

“我的道是玉碎,寧爲玉碎不爲瓦全,那麼補全我的道,讓它昇華,是把玉碎的本質推向極致?”

這時,嫩綠的樹芽生長,主杆變的粗壯,長出分叉的枝丫,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成一株大樹,在它樹蔭的庇護下,根本多了幾抹綠意,長出嫩綠的青草。

許七安心裡一動,彷彿照見自我,喃喃道:

“事物的發展,並不一定是推向極致,完美的定義,也可以是補上短板。

“必要的時候,我可以寧折不彎,寧爲玉碎,但我不是不惜命的瘋子,我是有求生欲的,我本人是想活下去的。”

他審視自身,照見自我,明白了自己當初領悟玉碎的初衷。

絕境之人退無可退,因此爆發出了寧爲玉碎的勇氣。但這最本源的動力,其實是活下去。

倘若他當時生無可戀,那就不可能領悟玉碎。

念頭閃爍間,一道道雷霆降落,劈在眼前這株大樹上,劈的它化作焦炭,生機斷絕。

很多年後,它枯木逢春,煥發出生機,焦炭般的軀幹長出了嫩綠的芽。

“我的玉碎太霸道了.........缺少勃勃的生機,缺少求生欲。但我已是不死之軀,自愈對我來說毫無意義...........”

他凝視着這株參天大樹,再次陷入沉思。

參天大樹繼續成長,彷彿沒有極限,它慢慢長成身高千丈,枝葉覆蓋十里的龐然大物。

無數生靈棲息其上,攫取着它的養分,它的靈蘊。

但它非但沒有凋零,反而愈發的茁壯,依賴它爲生的生靈越多,它就越拼命的攫取天地之力,壯大自身。

最後成爲了不老不死的神樹。

許七安仰着頭,深深凝望不死樹,眼裡映出蒼翠的綠意,勃勃的生機,他保持着這個動作,許久沒有動作。

十年修行苦,一朝悟道間。

這一刻,他踏入了二品合道境。

這一刻,觀星樓外,一道道星光垂掛下來,照亮八卦臺。

天生異象。

許七安睜開雙眼,視野裡是亂糟糟的牀鋪,玉體橫陳的美人,荷爾蒙和女子幽香交織在一起,宛如烈性春藥。

慕南梔目光迷離,臉頰、脖頸等處,雪白的肌膚染上嫣紅。

又像是在昏睡,許七安感應動她體內的靈蘊初步復甦,而他的氣機,很大一部分留在了花神體內,就如花神的靈蘊很大一部分被他吸收。

.........

靈寶觀,身披羽衣,頭戴蓮花冠的洛玉衡,挽着浮塵,從靜室走到小院。

她凝視着觀星樓,精緻的眉頭緊皺。許久後,突然冷哼一聲,拂袖返回靜室。

“早知道當時就不該心軟,賣窯子裡去.........”

嘀咕聲從夜色裡傳來。

..........

“殿下,外頭有話傳進來,說司天監有異象。”

懷慶被身邊的大宮女輕輕搖醒。

聽說司天監有異象,她立刻坐起身,睡容盡消,道:

“拿件袍子過來。”

語氣有着剛睡醒的慵懶。

大宮女取來厚厚的廣袖長袍,懷慶手腕一抖,錦袍嘩啦聲裡,披在肩上。

她走出寢房,身子宛如鴻毛,翩然躍起,立在屋脊上,朝司天監方向眺望。

從她這個角度看過去,司天監煢煢孑立,露出三分之一的樓身。

此刻,一道道星輝從夜幕中垂掛而下,照在觀星樓。

這........懷慶皺眉沉思,沒能想出個所以然來。

她當即躍下屋脊,返回寢房,屏退宮女,從枕頭底下摸出地書碎片,傳書道:

【一:許寧宴,司天監的異象是不是和你有關?】

大奉風雨飄搖之際,司天監發生這等異象,她無法假裝沒看到,更無法鎮定的不去想,不去問。

她沒等來許七安的迴應,倒是李妙真先傳書回覆:

【二:司天監發生什麼了?許寧宴出了什麼事?】

然後是狀元郎楚元縝:

【四:想來不會是壞事吧,不過這幾天,許寧宴神神秘秘的,暗地裡謀劃着什麼,也不傳書告訴我們。】

接着恆遠大師跳出來解釋:

【六:許大人與大奉國運相連,永興帝又意在求和,於他來說,可謂內憂外患,如何還有心情與我們傳書閒聊?】

這時,天地會成員看見八號深夜裡傳書,積極參與話題:

【八:看來是晉升二品了。】

【二:踏入二品合道?】

李妙真心說你在開什麼玩笑,二品合道是說踏入就踏入的?

放眼九州大陸,有幾位二品?

【七:哈哈哈,八號挺有意思的,我喜歡你的天真。不過,你可能不知道,許七安身中封魔釘,難以拔除。這種情況下,他是不可能晉升的。】

【四:司天監的異象,或許是來自監正的後手吧,或許是其他事。但聖子說的對,許寧宴體內還有一根封魔釘,怎麼都不可能是他。八號,你應該不知道什麼是封魔釘,我來給你解釋一下吧。

【封魔釘是佛陀煉製的法器,曾經封印過修羅王,嗯,就是聖子與你說過的,那個阿蘇羅的父親。】

【二:話說回來,阿蘇羅還是許七安的手下敗將呢。】

.............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白姬從昏睡中醒來,頭暈目眩,不知道自己是誰,身在何處。

它擡起兩隻爪子,揉了揉黑鈕釦般的雙眼,左顧右盼,打量四周,發現自己是在浮屠寶塔裡。

南邊和西邊各有兩尊金身法相,東邊茶案邊,盤坐一個白鬚的老和尚。

“我的姨呢?”

白姬腳步踉蹌的走向塔靈老和尚。

塔靈老和尚端詳着它,溫和道:

“你看起來狀態不好。”

白姬步伐搖搖晃晃,就像宿醉後的人類,它用稚嫩的女童聲,納悶的說道:

“我昨晚夢見在海上漂泊,船晃啊晃,晃啊晃,我想醒又醒不來,迷迷糊糊的,還聽見姨的哭叫聲,她好像被人打了。”

它還夢見姨被打了,啪啪啪的響,心裡就很氣,想幫姨報仇,但怎麼都無法醒來。

塔靈老和尚安靜的聽完,然後解釋道:

“你是被送進來的,許施主和慕施主沒有進來。”

說着,他朝藥師法相招了招手,法相掌心拖着的玉瓶溢散出細碎的光屑,飄入白姬體內。

狐狸崽子舒服的在地上打了個滾,露出柔軟的小肚皮,然後咕嚕爬起來,喜滋滋道:

“真舒服,真舒服,頭不暈啦。

“謝謝大師。”

塔靈老和尚笑着頷首,雙手合十,垂首不語。

小狐狸跳上老和尚身側的蒲團,蜷縮着,等待慕南梔的召喚,等着等着,它又睡着了。

...........

次日,卯時。

黎明前的天色最是暗沉,午門處,火把熊熊。

文武百官安靜集結在午門外,等待着鼓聲敲響,等待着朝會來臨。

同一時刻,姬遠穿着整齊,走出房門。

許元霜和許元槐已經等候在廳內,此外,還有四位談判團裡,輩分和學問極高的老者。

他們精神抖擻,容光煥發,憋着一股氣兒,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在金鑾殿內力壓主公和大奉皇帝,揚雲州威風。

簡單的用過早膳後,姬遠帶着六人出門,行至院中,他看見一個身穿銀鑼差服,氣質跳脫,五官還算俊朗的年輕人,冷冰冰的盯着自己。

“這位大人怎麼稱呼?”

姬遠笑眯眯問道。

“宋廷風!“

那銀鑼的語氣和他的表情一樣冷冰冰。

“名字不錯。”姬遠不鹹不淡得點評一句,面帶笑容的走到他面前,問道:

“不知在下有什麼地方得罪了宋大人?

“從昨日起,宋大人看本公子的目光,就極爲不善。”

宋廷風皮笑肉不笑:

“何須給仇寇好臉色。”

“好一個仇寇。”

姬遠嘖嘖連聲:

“記住了,回頭在金鑾殿上見到你們大奉的皇帝,本公子就說,打更人銀鑼宋廷風,視我爲仇寇,欲行刺本公子。

“宋大人覺得,你們的皇帝會如何處置你?”

宋廷風臉色一變。

姬遠冷笑一聲:

“視我爲仇寇,區區一個銀鑼,你也配?”

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七十章 赴會第六章 匪患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十九章 朝會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四章 雨來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十三章 逃脫第六十章 婚事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兩百章 勾引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章 舉薦第五十章 投壺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
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七十章 赴會第六章 匪患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十九章 朝會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四章 雨來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十三章 逃脫第六十章 婚事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兩百章 勾引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章 舉薦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章 舉薦第五十章 投壺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