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第729章 大難臨頭(7000)

第729章 大難臨頭(7000)

“我曾經以爲,老師是依靠與佛門結盟和步步爲營的攻城拔寨,裹挾大勢,成功弒師。”

許平峰每說一句話,嘴角就沁出一縷鮮血,他傷勢很重,表情卻張楊卻肆意。

有些話憋在心裡二十多年,有些謀劃苦苦隱忍二十多年,今朝一吐爲快。。

“但仔細分析、覆盤武宗叛亂的過程,其實很容易就能推測出一些不同尋常之處。比如說”

許平峰的目光驟然銳利:

“武宗造反之始,初代爲何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縱使弒師是術士體系的宿命,但殺徒不也是宿命嗎。初代沒有理由任由武宗造反,任由老師你晉升天命師,取而代之。

“堂堂一品術士,沒能洞察弟子的行動,何其可笑。此中原因,白帝適才已經闡明,老師是守門人,用了某種手段矇蔽了初代看穿未來的眼睛。

“弟子說的可對?”

監正手持趕羊鞭,緩緩吐納,表情漠然的看着他。

“守門人不是重點。”許平峰搖搖頭:

“重點是你干擾初代看穿未來的手段,正是因爲這種手段,讓你順利矇蔽了初代,讓他看不到自己的下場。因此纔會被老師你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黑蓮冷笑着當了一個捧哏:

“哦?那不是守門人的你,該如何對付身爲天命師的監正。”

許平峰搖搖頭:

“我不是守門人,無法在二品境對付天命師,能對付天命師的,只有天命師。”

說到這裡,許平峰腳下的圓陣猛的擴散,形成一道直徑十幾裡的恢弘巨陣,把在場所有超凡人物,盡數囊括其中。 шωш★ TтkΛ n★ C ○

陣法擴散的同時,許平峰腰間的錦囊打開,一道道流光飛出,在衆人頭頂飛舞,那是一件件青銅物件。

它們有着同樣的氣息和底色,像是某件巨型法器的部件。

一塊銘刻太極魚的圓盤最先穩固下來,凝於空中不動,緊接着,以它爲核心,其他部件紛紛吸引過來,在“咔咔”聲裡,自行排列、組合。

另一邊,伽羅樹菩薩默契的結印,以不動明王法相封鎖住空間,杜絕監正的傳送術,爲部件重組爭取時間。

監正始終淡漠的表情,終於出現了變化,有些意外。

在這個過程中,許平峰嘆息着說道:

“並不是我找上了五百年前那一脈,而是他們找上了我,他們隱藏的這麼好,五百年都沒讓朝廷找到,我如何在短時間內找到他們,與他們結盟?

“主動找上我的是初代監正二弟子一脈的傳人,老師,還記得我當年曾經問過你,如何晉升一品?你把真相告訴了我。

“其實那時候,我已經從潛龍城那一脈的術士裡,得知了真相。但我仍不願與您決裂,因此選擇入朝爲官,嘗試着位極人臣,以首輔之位,凝聚氣運。

“我認爲,只要爲大奉開疆拓土,吞併北方妖蠻,以及巫神教的部分領土,中原是有足夠氣運成就兩位天命師的。

“可我的嘗試,還沒開始,就失敗了。元景的打壓,各黨派的攻訐,讓許黨分崩離析.您爲什麼不幫我?您當初若是幫我,大奉就不會走到今時今日的地步,監正老師,是你把我推向了五百年前那一脈。”

說起當年往事,許平峰嘆息一聲,時至今日,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怨恨,只是這些話,埋在心裡多年,現在不說出來,以後就沒機會了。

“於是我選擇了與五百年前那一脈結盟,而他們給我的籌碼,就是它”

許平峰指了指頭頂的法器,恰好此時,那些青銅部件重組完畢。

這是一件巨大的圓盤,核心是太極魚,外沿的圖案有五行八卦、花鳥魚蟲、山川日月,以及先民祭祀天地的場景。

彷彿把人族歷史,全部刻在了裡面。

嗡!法器重組完畢,迅速變大,變成一件直徑十幾裡的龐然大物,恰好與許平峰腳下的圓陣契合。

青銅法器正向轉動,許平峰腳下的圓陣逆轉。

霎時間,衆人察覺一股莫名的力量籠罩了這裡,緊接着,他們失去了外界的感知,像是處於另一個世界,與九州天地隔絕。

監正的氣息迅速下跌,他被隔絕了與外界的聯繫,失去了衆生之力的加持。

“果然,只有天命師才能對付天命師啊。”

眼見監正失去衆生之力的加持,許平峰嘴角一挑,嘖嘖連聲。

這件法器是初代監正留下的東西,它有兩種能力,這兩種能力,克的就是天命師的權柄。

天命師能在自身的地盤調動衆生之力,可以做到同境界無敵,想對付他,必須多名一品修士聯手。

這件法器的第一項能力,便是屏蔽衆生之力,天命師身處其中,會斷絕與外界的聯繫。

當然,有時效限制。

第二種能力,屬於被動能力,它無法被占卜,無法被窺探。

形象的描述是——監正無法在窺探未來中,看到它的存在。

這是天命師自帶的權柄。

倘若世上有兩位天命師,他們是無法在未來中窺探到彼此的,因爲他們有着一樣的能力。

“我懷疑守門人的能力,有一部分天命師權柄。當年您是否便是用類似的手段,瞞過了初代對未來的窺探?”許平峰笑眯眯道:

“您能窺探未來,倘若知道這一戰,自己必死無疑,那您自然會做出針對性的佈置,讓我們的謀劃落空。所以要殺你,就必須要瞞過你對未來的窺探。

“這正是您當初對付初代的辦法,也是我的殺手鐗。若不是有它,我怎麼敢造反呢?”

黑蓮道長嗤笑一聲,惡狠狠道:

“若非他有足夠的籌碼,我怎麼會與他結盟呢。”

他肆意的張揚着自己的惡意、得意,絲毫不壓抑人性裡醜陋的一面。

許平峰又咳了一聲,抹去嘴角的鮮血,道:

“當年,您扶持武宗造反,與佛門結盟,初代深知大勢已去,更知道監正老師你將來會晉升一品術士,而能對付天命師的,只有天命師,後來的弟子想要取代您,難度太大。

“於是他當時便已經開始謀劃如何殺死你,爲五百年前那一脈復起佈局。”

“他留下兩件東西,一件,便是這以天命師的權柄煉製的法器,初代把它藏在了高祖皇帝的一個假墓中,並讓後人看管那座大墓,等待時機。”

初代監正與國同齡,當然不會有墓,柴家看守的那座大墓,其實是高祖皇帝的一座假墓。

自古帝王不會只有一座墓,真墓之外,還會有幾座掩人耳目的假墓,算是基操。

而負責督造皇家陵墓的,正是司天監。

“初代心思細膩,並沒有把這件法器的存在告訴二弟子一脈,也沒有告訴五百年前一脈皇族。只是說,何時出現一位欲取代監正的二品術士,便帶他去找柴家人。

“然而,人心最是難測,柴家後人耐不住清貧寂寞,不顧祖訓,放棄了守墓人的身份,迴歸了紅塵。

“彼時我正好着手建立天機宮,把暗子遍佈在中原各地,搜尋天下柴姓之人,耗費近十年,終於找到湘州柴家。”

許平峰頓了頓,端詳着監正的臉色,企圖從他臉上看到驚怒、慌張之色,但他失望了,監正表情從始至終都無比平靜。

“以您這樣窺探天機的人物,想來早已看穿生死,是弟子得意忘形了。”許平峰輕嘆一聲,繼續道:

“第二件東西,其實就是國運。

“利用一場戰爭來撬動大奉國運,繼而通過秘法竊取,再以具備皇室血脈的容器存儲氣運,緩慢煉化,從而增強潛龍城一脈的氣運。

“在這個計劃中,首先要有一場席捲九州大陸的戰爭,規模必須足夠宏大,關乎一國存亡,否則難以撬動大奉氣運。這便有了二十一年前的山海關戰役。

“其次,許七安這個擁有皇室血脈的容器便誕生了。”

五百年前那一脈,同樣是皇族,是能侵佔如今的大奉氣運的。

換成是草莽勢力,就只能等待大奉爛到骨子裡,王朝氣數終結,才能推翻大奉,建立新朝。

“當然,這一步計劃是失敗的,至今我也沒能奪回許七安身上的國運。好在從一開始,我便做了兩手準備,那就是擊散龍氣,加速大奉的衰亡。

“此消彼長,效果是一樣的。”

許平峰笑道:“這就是天命師,即使已經死去五百年,依舊是棋手。”

隱忍五百年的殺局,終於在此刻亮出了獠牙。

“這傢伙,死了五百年還要給我添堵!”

監正手腕一抖,啪,打神鞭無視距離的抽向許平峰。

後者身前立刻亮起一重重防禦矩陣,同時以傳送書“召喚”伽羅樹菩薩。

砰砰砰.陣法相繼破碎,打神鞭抽打在伽羅樹菩薩胸膛,打出淺淺的鞭痕。

打神鞭對許平峰和黑蓮來說,是巨大的威脅,但對上伽羅樹,就顯得不夠強力。

不是打神鞭位格不夠,縱觀九州的法寶、絕世神兵,沒有任何一件能對伽羅樹菩薩造成致命威脅,鎮國劍也不行。

在這個超品盡數封印的九州,或許真正的一品武夫才能壓制他。

監正似乎早料到會是這樣,抽打出鞭子的同時,他朝天空甩出了天機盤。

天機盤“呼呼”旋轉,要“印”上青銅法器核心的那面太極魚。

作爲天命師,他當然不可能對一件法器束手無策,只要天機盤能融入青銅法器中,監正就有把握讓這件法器在短時間內崩解。

從而離開此方“世界”。

就在這時,太極魚和天機盤之間,出現了一灘黑色黏稠的液體。

它如幕布般展開,讓天機盤撞入其中。

“啊”

黑蓮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

他旋即恢復人形,慘叫着打滾,漆黑黏稠的身軀裡冒氣嗤嗤的青煙。

而天機盤表面染上一層深黑,失去了靈性,無力墜落。

許平峰當即道:

“伽羅樹,時間有限,別管我。”

在這場謀劃已久的殺局中,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分工,黑蓮道長的任務是腐蝕監正的法寶,包括但不限於打神鞭、天機盤。

法器是術士最強的手段之一,但黑蓮的墮落之力,能剋制一切靈性。

而伽羅樹菩薩的任務,是正面承受監正的攻擊,拖住這位一品術士。

他們熬過了儒聖英魂,進入最關鍵的、決定性的時刻。

此戰若是不能除掉監正,萬事皆休。

伽羅樹菩薩狂奔而出,於雲端拖出一道道殘影,過程中,不動明王法相結印,封鎖周遭空間,不給監正施展傳送術的機會。

監正探手接住天機盤,掌心清光騰起,煉化墮落污穢之力。

同時伸出握着打神鞭的右手,在身前撐起一塊塊六邊形組成的屏障。

砰!無頭行屍伽羅樹,直拳打在屏障上,打的監正身軀一顫。

雙方狀態都下滑嚴重,伽羅樹若是鼎盛狀態,這一拳能把監正打飛。

砰砰砰.漫天拳影爆發,捶打在六邊形屏障上,讓它掉落數不清的輝芒。

屏障破碎,監正滑退過程中,又一次抽打出薩倫阿古的趕羊鞭。

目標卻不是伽羅樹,而是許平峰。

後者立刻暴退,退到此方“世界”的邊緣,但於外界隔絕的情況下,他離不開青銅法器籠罩的領域。

而打神鞭能無視距離。

啪!

許平峰肉身被抽的皮開肉綻,元神震出體外,發出痛苦的嘶吼。

監正要破局,有兩個辦法:一,殺死許平峰,讓圓陣失去維續,縮短青銅法器的時效。

二,煉化天機盤上的墮落之力,以天機盤剋制青銅法器,同樣能加速初代留下法器的崩解。

“噗!”

伽羅樹菩薩的拳頭,趁機打穿了監正的胸膛,拳頭從背後穿透而出。

這時,另外一個監正從頭頂飄出,手裡握着趕羊鞭,朝許平峰揮出。

他捨棄了肉身,元神出竅,對大弟子趕盡殺絕。

伽羅樹果然抽拳回援許平峰,不動明王雙手結印,擋住雙方之間,替許平峰承受下這一鞭。

監正元神當即下沉,迴歸體內,笑了一聲。

天機盤沾染的污穢之力煉化乾淨了。

剛纔,他當然也能用趕羊鞭打破伽羅樹的空間禁錮,但在伽羅樹近身的情況下,即使抽“活”周遭空間,他也會在下一刻被伽羅樹重創。

而無法離開此方“世界”的局面中,受此重創的他必敗無疑。

因此那一鞭抽的是許平峰,換來被伽羅樹重創的代價,接着元神出竅,再給一鞭。

監正料定伽羅樹會援救許平峰,因爲,佛門不擅長對付元神,各大體系裡,只有道門和巫師擅長對付元神。

既然無法在短時間內毀滅元神,那麼伽羅樹的選擇,肯定是保住許平峰,讓青銅法器不至於快速崩潰。

而這一切,其實是監正刻意的誤導——他的破局之法是殺死許平峰。

監正真正的破局手段是天機盤,他誤導了伽羅樹,讓伽羅樹以爲天機盤恢復還需要時間。

至於肉身,反正孽徒宋卿掌控了肉身重塑之法,回頭朝許七安借來一粒蓮子,便能“重生”,當然,如果逃脫的及時,以術士生死人肉白骨的手段,救活這具身軀並非難事。

眼下敵人不在身邊,監正再次朝上空丟出天機盤。

天機盤呼嘯旋轉,化作清光“印”入青銅法器核心的太極魚。

“咔咔咔”

青銅法器停止運轉,各個緊扣的部件開始脫離,呈現出即將分崩離析的趨勢。

這一刻,衆人感受到禁錮在此地的力量開始削尖,九州世界離他們越來越“近”。

下一刻,一根彎曲的長槍,突破了空間,無視了距離,從後面刺穿監正。

此槍似金似玉,似骨似石,讓人無法辨清材質。

監正緩緩低頭,望着刺出胸口的長槍,瞳孔微微收縮。

“嘿!”

低笑聲從身後傳來,一道扭曲的身影顯化,從模糊到清晰,不是白帝,而是一個通體漆黑的怪物,它的身軀略顯虛幻,不夠真實,是元神而非肉身。

其狀羊身,覆蓋一塊塊角質,有着一張酷似人類的面孔,臉頰上有兩排眼睛,頭上長六根彎曲尖銳的長角。

刺穿監正的彎曲長槍,化作純黑之色,貪婪的吸收着周圍的一切,包括光,也包括監正。

監正的身軀寸寸消融,化作碎光融入長槍,被它吸收。

“守門人的靈蘊,我就不客氣了。”

那羊身人面的怪物,伸出長舌,舔了舔嘴脣。

這根“槍”是他頭頂的六根長角之一,凝聚着大荒的天賦神通,能吞噬萬物,遠古時代,縱使最強大神魔,也在它面前吃過大虧。

他以“白帝”之身重返九州大陸,原本是想以假身試探道尊,隱瞞真實身份。

即使從多方打聽,瞭解道尊可能隕落,它仍然沒有放鬆警惕,以白帝之身繼續謀劃守門人。

畢竟它的真身若是重返九州大陸,很可能引來額外的變數,比如道尊的後手,比如西方那位可能根本就不會出手。

“嘿!”許平峰也笑了起來。

“嘿嘿嘿”黑蓮道長見狀,強壓下灼身的痛苦,得意且猖狂的笑道:

“今日除你,大奉必亡!要怪就怪許七安吧,他若不多管閒事,我不會插手此戰。”

伽羅樹菩薩吐出一口氣,雙手合十:

“阿彌陀佛,五百年前,佛門助你晉升天命師,五百年後,佛門扶持你的弟子成爲天命師。這便是因果循環。”

他沒有快意,只是有些感慨。

監正緩緩低下頭,看向人世間,看見松山縣化作火海,看見宛郡城頭插上雲州大旗,看見孫玄機駕馭炮臺,呼嘯如風,在強敵的追殺中艱難支撐。

他收回視線,掃過在場三人一獸,閉上眼睛。

終於,身軀徹底瓦解,被彎曲長槍吸收殆盡。

伴隨着監正的消失,整個青州,突然間風起雲涌,烏雲密佈,閃電在雲層中交織,前一刻還是白晝,下一刻,天地陷入昏暗。

天生異象,黑暗降臨。

“白帝”張開獠牙交錯的嘴,把彎曲長槍吞入腹中。

它緊接着“咦”了一聲,“無法煉化.”

許平峰笑道:“大奉不滅,監正不死。”

伽羅樹菩薩補充道:

“當年,我們付出慘重代價封印初代監正。而後武宗登基,江山易主,他順勢煉化氣運,晉升天命師。而後才煉死初代,魂飛魄散。”

許平峰臉上笑容更濃,道:

“你且將監正老師封印在槍中,等我們推翻大奉,自可煉化。不過,還得仰仗閣下多多相助。”

既然上了船,就別想着下來。

“白帝”沉吟一下:

“好,但要等我將此物送回海外。”

它不放心把守門人留在九州,恐生變故,送回本體身邊才能萬無一失。

布政使司,楊恭大步奔出大堂,在院中仰望天空,只見穹頂之上,黑雲密佈,電閃雷鳴。

身爲儒家四品,他眼中看到的是一道道氣運潰散、流逝。

身爲一州布政使,他此刻感受到的,是錐心徹骨的恐懼。

楊恭瞳孔一縮,一個猜測在心裡發酵,帶來身軀和靈魂的戰慄。

“變天了”

他喃喃道。

松山縣。

硝煙在城中各處燃起,守軍和雲州軍在大街小巷廝殺。

心蠱飛獸的屍體,有的落在城頭,有的落在屋脊,有的橫陳在街道。

不久前,松山縣遭遇了朱雀軍主力,領頭的是一位四品大妖——朱雀。

心蠱部的飛獸軍無法抵禦這個層次的高手,三百飛獸軍轉瞬間屠戮過半,黑鱗巨獸龐大的身軀墜入城中。

失去了制空權,松山縣守軍承受不住來自高空的打擊,城門失守,守軍轉爲巷戰。

兩軍的廝殺波及到了城中百姓,硝煙在城中各處燃起。

就在這時,天色以不同尋常的速度轉暗,黑雲彷彿壓在頭頂,帶來窒息般的壓迫力。

兩邊的守軍不約而同的放緩交手,彼此警戒,擡頭望天。

苗有方一刀劈死眼前的敵人,護着許新年後撤,同時擡頭望天:

“要下雨了嗎?”

不知爲何,他心靈一陣陣的悸動。

許新年擡頭望天,愣愣不語。

城外,鬆河滾滾奔流,激撞在岸沿,濺起滔天浪花,又掉頭朝着東南隆隆而去,像在悲哭,又像在怒吼。

監正老師炮臺上,孫玄機擡頭望天,他周身僵凝,無法呼吸,怔怔地凝望着昏暗的天空,突然感到一陣無法遏止地、尖銳刺骨地恐懼和慌張。

京城,皇宮。

錦塌上,正在午休的永興帝猛的驚醒,捂着胸口慘叫起來。

他右手緊緊抓住胸口,臉色煞白,五官扭曲:

“痛死朕了.”

伺候在寢宮裡的趙玄振慌張的跑過來:

“陛下,您怎麼了,快,快去請御醫。”

“滾開!”

永興帝奮力推開他,嘶吼道:“去,去找監正,找監正。”

他不知道爲什麼要找監正,但冥冥中的本能讓他想立刻見到監正。

國難當頭,氣運示警!

這一刻,京城中的所有皇族、宗師,同時有了心悸之感,視氣運強弱不同,程度也有所不同。

浮屠寶塔內,飛往青州的許七安,臉色陡然蒼白,他捂着胸口,緩緩萎頓,蜷縮起來。

撕心裂肺的疼痛遍及全身,穿透靈魂,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冷汗像是開閘了洪水,瞬間浸透了衣衫。

“許,許寧宴你怎麼了?”

身邊的慕南梔嚇了一跳,一時間手足無措。

過了一陣,痛苦稍有好轉,但許七安臉色難看至極,一字一句道:

“監正,監正沒了”

半數國運在身的他,福至心靈般知道了監正的情況。

司天監,地底。

宋卿打開閘門,鐵門緩緩升起。

他手裡握着一卷書,沿着臺階往下,穿過幽暗長廊,來到鍾璃閉關的房間。

“鍾師妹,你要的書我給你找出來了。”

宋卿把手裡的書放在鍾璃面前。

鍾璃伸出麻布長袍下的白嫩小手,邊拿起褐皮書,邊委屈道:

“爲什麼要這麼多天。”

宋卿略有些慚愧:

“這不是最近太忙了嘛,你知道我做起鍊金實驗就廢寢忘食,能記得你的事,已經很不容易了。”

鍾璃“噢”了一聲,把視線放在褐皮書上,封面沒有名字。

這是監正的手稿,裡面記錄着他煉製法器的過程、經驗和心得,以及相應法器的功效。

這破書弟子們都不愛看,就如小學生不會去研究微積分,只有宋卿偶爾會翻一翻。

鍾璃翻動書頁,找到“亂命錘”的詳細內容。

“.氣運加身則捶之,可開竅!”

鍾璃凝視着最後這句話,陷入沉思。

突然,鍾璃和宋卿胸口同時一痛。

PS:超長章,寫的有點久了,如釋重負。

(本章完)

18.第18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615.第593章 重返三品176.第173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724.第698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699.第674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586.第564章 修羅場?747.第721章 最醜的大嫂232.第226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872.第840章 兩段往事174.第171章 不借,滾...266.第258章 問詢709.第684章 最初的依仗102.第102章 抄家311.第300章 丹書鐵券483.第464章 勇氣可嘉105.第104章 腰斬603.第581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837.第808章 不願225.第219章 二號,乾的漂亮572.第550章 線索325.第313章 真乃神人也382.第369章 遇襲676.第651章 嬸嬸暴怒810.第782章 老女人太后41.第41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19.第19章 送行詩544.第523章 衝突(兩章合一)138.第136章 乾屍320.第308章 詭異313.第302章 勾心鬥角(大章)190.月末總結263.第255章 沒有說謊693.第668章 回家91.第91章 一字馬742.第716章 楊千幻的妙計654.第631章 破關141.第139章 譽王220.第214章 緝拿人犯709.第684章 最初的依仗885.第853章 躺114.第112章 鎖定嫌疑犯169.第166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548.第527章 尋找納蘭天祿147.第145章 女妖124.第122章 靈獸842.第813章 愚鈍的幺兒24.第24章 藍皮書542.第521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399.第383章 開幕(一)570.第548章 沒有頭緒786.第758章 一劍斬破796.第768章 渡劫在即862.第832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532.第512章 半個故人728.第702章 戰神許七安370.第358章 李妙真的傳書319.第307章 迷宮和重逢204.第199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218.第212章 社會性死亡818.第790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57.第57章 綁架448.第429章 遺物243.第235章 請陛下賜死365.第353章 許七安的謀劃739.第713章 白帝的目的332.第320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873.第841章 扒馬甲359.第347章 夜談769.第742章 議和尾聲151.第149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75.第75章 槍意829.第800章 許七安的報復432.第413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558.第536章 永興333.第321章 一人擋羣臣922.第890章 時間管理大師160.第157章 女戰神410.第393章 陳年舊案437.第418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617.第595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567.第545章 地窖的深處244.第236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166.第163章 大威天龍730.第704章 白毛蘿莉951.王者榮耀·李信短篇——《光明行》已上910.第878章 禍從口出659.第635章 帝王法相149.第147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779.第751章 落子885.第853章 躺68.第68章 礦240.第233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258.第250章 朝會441.第422章 暗流洶涌821.第793章 追殺483.第464章 勇氣可嘉695.第670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386.第372章 攻城32.第32章166.第163章 大威天龍
18.第18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615.第593章 重返三品176.第173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724.第698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699.第674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586.第564章 修羅場?747.第721章 最醜的大嫂232.第226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872.第840章 兩段往事174.第171章 不借,滾...266.第258章 問詢709.第684章 最初的依仗102.第102章 抄家311.第300章 丹書鐵券483.第464章 勇氣可嘉105.第104章 腰斬603.第581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837.第808章 不願225.第219章 二號,乾的漂亮572.第550章 線索325.第313章 真乃神人也382.第369章 遇襲676.第651章 嬸嬸暴怒810.第782章 老女人太后41.第41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19.第19章 送行詩544.第523章 衝突(兩章合一)138.第136章 乾屍320.第308章 詭異313.第302章 勾心鬥角(大章)190.月末總結263.第255章 沒有說謊693.第668章 回家91.第91章 一字馬742.第716章 楊千幻的妙計654.第631章 破關141.第139章 譽王220.第214章 緝拿人犯709.第684章 最初的依仗885.第853章 躺114.第112章 鎖定嫌疑犯169.第166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548.第527章 尋找納蘭天祿147.第145章 女妖124.第122章 靈獸842.第813章 愚鈍的幺兒24.第24章 藍皮書542.第521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399.第383章 開幕(一)570.第548章 沒有頭緒786.第758章 一劍斬破796.第768章 渡劫在即862.第832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532.第512章 半個故人728.第702章 戰神許七安370.第358章 李妙真的傳書319.第307章 迷宮和重逢204.第199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218.第212章 社會性死亡818.第790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57.第57章 綁架448.第429章 遺物243.第235章 請陛下賜死365.第353章 許七安的謀劃739.第713章 白帝的目的332.第320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873.第841章 扒馬甲359.第347章 夜談769.第742章 議和尾聲151.第149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75.第75章 槍意829.第800章 許七安的報復432.第413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558.第536章 永興333.第321章 一人擋羣臣922.第890章 時間管理大師160.第157章 女戰神410.第393章 陳年舊案437.第418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617.第595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567.第545章 地窖的深處244.第236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166.第163章 大威天龍730.第704章 白毛蘿莉951.王者榮耀·李信短篇——《光明行》已上910.第878章 禍從口出659.第635章 帝王法相149.第147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779.第751章 落子885.第853章 躺68.第68章 礦240.第233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258.第250章 朝會441.第422章 暗流洶涌821.第793章 追殺483.第464章 勇氣可嘉695.第670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386.第372章 攻城32.第32章166.第163章 大威天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