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

可怕的威壓從天而降,籠罩在衆人頭頂,即使是麗娜,也低下頭,戰戰兢兢,不敢說話。

小白狐蜷縮在慕南梔懷裡,毛茸茸的身子瑟瑟發抖。

慕南梔連連皺眉,感受到了不適,側身躲進許七安身後。

好強的壓迫力.........許七安皺了皺眉,沒記錯的話,麗娜說過,她父親在二十年前的山海關戰役裡,就是三品巔峰級人物。

拔除八根封魔釘的許七安,現在是三品大成,在境界上,與麗娜的父親相差不大,不過真打起來,他的勝算更大。

“隱藏氣息了?”

龍圖審視着許七安。

他無法從眼前這個年輕男人身上感應到一絲一毫的氣機波動,更離奇的是,此子身上竟無護體神光——銅皮鐵骨。。

眼前的年輕人看起來,就像一個普通人,但普通人怎麼可能抗住他的威壓?

“見過龍圖族長。”

許七安完全沒聽懂南疆話,直到龍圖看過來,他抱拳,道:

“我是鈴音的大哥,此事,希望龍圖族長能通融一下。”

他說的是大奉官話,不擔心這位肌肉比金剛還誇張的一族之長會聽不懂,因爲連麗娜和族中的精英(巡邏者)都會說大奉官話,沒道理族長不會。

龍圖深深看了一眼許七安,收斂恐怖的威壓,聲音渾厚中透着威嚴:

“麗娜,你帶她回來,是想讓我和長老們認可她。

“那就公事公辦,召集長老議事吧。”

雖然麗娜打小就聰明,但同樣任性,想到什麼就做什麼,極少會考慮後果。

對於她收一箇中原女娃子爲徒,龍圖怒歸怒,卻不覺得意外和荒唐。

龍圖看一眼許鈴音,轉身往外走。

“阿爹你親自去啊。”麗娜開心的說。

龍圖頭也不回,繼續往前走,沉聲道:

“我晚些時候要去一趟天蠱部,天蠱婆婆傳信通知我了。

“但在那之前,先處理你的問題。”

說完,人剛好走出院子。

“阿爹,我跟你一起去。”麗娜喊了一句,喚來一名女奴招待許七安等人,自己屁顛顛的追上去。

這一路走來,力蠱部的青壯年大多都不在大本營,應該是外出打獵了..........只要派遣一支部隊避開外圍眼線,直接突襲這裡,就能在短時間內搗毀力蠱部的老巢..........許七安默默在心裡“排兵佈陣”。

但很快他發現自己想多了,因爲這樣做沒什麼意義。

青壯派不在大本營,那麼就算毀了這裡,也不能對力蠱部造成沉重打擊,而根據剛纔在平原上的見聞,力蠱部全員皆兵,連老婆婆都健步如飛,飛檐走壁,並非任由宰割的老弱婦孺。

再一點,力蠱部似乎很窮啊,不說家徒四壁,反正也沒啥值錢東西,毀了就毀了。

不多時,許七安耳廓一動,聽見急促的腳步聲。

他喝了一口明顯是中原賣過來的陳茶,放下瓷杯,笑道:

“麗娜回來了。”

話音落下,麗娜氣呼呼的走回來,衣衫變的破破爛爛,像是剛打過架。

“師父你衣服破了。”

許鈴音指着她的裙子,像是有了大發現。

“我剛和長老們打了一架。”

麗娜掐着腰,餘怒未消的模樣。

她帶着許七安等人離開大院子,沿着寬敞平坦的道路往下,來到建築羣外的那片空地。

許七安一眼掃過去,發現這裡聚集了近百人。

他們圍成一個圈,圈子裡有六把椅子,椅子上坐着六位老者。

龍圖沒有坐,站在圈子裡,雙臂抱胸,高大的身軀傲然而立。

許七安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六位老頭就是力蠱部的長老,這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樣,原本在許七安的想法裡,長老的形象應該是拄着柺杖,白髮蒼蒼。

他們已經行將就木,氣血衰敗,但在各自的族羣裡,有着很高的威望。

同時,他們也是腐朽和頑固的代名詞。

但今天,力蠱部的長老打破了許七安對“長老”的固有形象。

他們確實滿頭白髮,但他們並不蒼老,有着堪比健美先生的肌肉,氣血旺盛的不輸年輕人。

看見麗娜帶着外鄉人過來,一位長老冷笑道:

“你逃什麼逃,剛纔我還沒施展出全部實力,就把你打的落荒而逃。”

麗娜柳眉倒豎:

“呸,我是看你一副老骨頭快被拆了,才手下留情的。”

那頭髮花白肌肉誇張的長老,鼓了鼓胸肌,哼道:

“老夫的這身肌肉不是吃素的。”

其他五名長老已經開始脫袍子,丟柺棍,要和麗娜打一架了。

“大長老,先處理麗娜私傳秘術的事情吧。”

一個皮膚黝黑,相貌清秀的年輕女子叫道。

“還是阿梓聰明啊。”

大長老點點頭,不再糾纏決鬥的事。

這一句話,頓時把周圍力蠱部和長老們的狀態,帶回正題了。

衆人臉色嚴肅,用一種面無表情的姿態望着麗娜和外鄉人。

見狀,慕南梔和白姬有些發怵,這羣“淳樸”的力蠱族,突然就變的肅殺和冷漠起來。

哪怕看向同族麗娜時,眼神也是冰冷的。這讓慕南梔愈發認識到力蠱部族規的森嚴。

大長老沉聲問道:

“你的弟子是誰?”

衆人目光落在許七安身上,充滿敵意。

這羣外鄉人裡,一個六七歲的女童,一個柔弱醜白的女子,一隻狐狸,一個男人。

很明顯,所謂的徒弟就是這個男人。憑力蠱部族人的智慧,輕易就能推理出來。

蠱族外出的女子,最容易被野男人欺騙、勾引,然後熱血上頭爲了所謂的愛情,出賣族裡利益的事屢見不鮮。

憑力蠱部的智慧,這是很簡單的推理。

“哼,可恨,中原男人不得好死。”

“直接烹煮了,大家分一分吧。”

“麗娜,你太讓我失望了,阿婆本來還想找族長提親的。”

“提什麼親啊,白成這樣也沒人要了。哼,私自將族長秘法外傳,竟然還有臉帶着野男人回來。”

羣情激昂。

麗娜招招手:

“鈴音,過來!”

小豆丁邁着兩條小短腿上前。

麗娜按住小豆丁的腦瓜,大聲道:

“大長老,這就是我的弟子。”

周圍訓斥和叫囂聲猛的一滯,其餘長老似乎早已知道,大長老看一眼許鈴音:

“什麼境界了。”

麗娜道:“九品巔峰,本來早就能晉升八品,但我給壓住了。”

周圍的族人們臉色緩和了,只是傳授出去最初級的秘術,這相對還好,因爲四品前的秘術,他們常傳授給資質好的奴隸,把他們培養成戰奴。

大長老微微頷首,道:

“規矩就是規矩,私自傳授秘法於外人,還是中原人,你這是犯了大忌啊。就算是你阿爹,也不能包庇你。麗娜,今日我們六位聚集在這裡,是要商量出一個結果。”

他說完,與六位長老湊在一起,嘰裡咕嚕,用南疆話說着什麼。

許七安聽不懂,但看見麗娜的臉色變的極差。

幾分鐘後,六位長老結束商議,大長老緩緩搖頭:

“蠱族沒有收中原人做弟子的先例,其他六部也沒有。我們力蠱部不能開這樣的先例。而且,當年山海關戰役中,死在中原高手屠刀下的族人太多了。

“我們力蠱部收一箇中原人做弟子,其他六部必定心生不滿。

“所以,這個小女娃子,只有兩條路。要麼留在蠱族當戰奴,要麼廢去本命蠱。

“至於你,鞭一萬,餓六天。”

餓六天.......麗娜表情緩緩僵硬。

“他說什麼?”許七安問身邊的麗娜。

“她說鈴音要麼留在蠱族當戰奴,要麼廢去本命蠱。”

麗娜沉着小臉,解釋道:

“戰奴通常活不過三十歲,本命蠱與性命相融,廢去本命蠱,九死一生。”

......這不還是我印象中的長老嗎!許七安道:

“你打算怎麼辦。”

雖然認爲麗娜不靠譜,但還是決定先詢問她的意見,畢竟這裡是她的地盤。

“其實就算你不來南疆,以後我也要請你過來的。”

麗娜一臉“我很機智”的模樣,道:“在我們力蠱部,規矩只是規矩,力量纔是信條。”

說完,她往前走了幾步,擋在六名長老和父親面前,大聲說:

“不行,如果你們不同意我收徒弟,那就只能讓他們回中原,鈴音是不會留在族裡當戰奴的。也不能廢去本命蠱。”

“哼,這可由不得你。”

一位長老又開始脫外袍,表示要揍麗娜。

麗娜絲毫不怵,指着許七安,說道:

“他是鈴音的大哥,你們要處置鈴音,先問問他同不同意。”

懂得驅虎吞狼找靠山,麗娜在中原這些日子,還是有長進的,她聽說許寧宴要去南疆,並讓自己帶路時,就意識到讓鈴音得到族裡認可的機會來了。

聞言,六名長老皺眉看向許七安。

周圍的力蠱族人也側頭,一道道或友善或敵視或好奇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大長老眉頭一皺,盯着許七安:“你是誰?”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麗娜真是的,總是給我找麻煩,你說在朋友族人面前裝逼也沒什麼意思..........許七安往前走了幾步,面帶沉着微笑:

“在下許七安,大奉銀鑼。”

大長老緩緩搖頭:“沒聽說過。”

無名之輩.........力蠱族人們紛紛挪開目光,不再關注。

村裡沒通網嗎?許七安表情難以遏制的有些僵硬。

大長老淡淡道:“龍圖,把這小子丟一邊去,看在麗娜朋友的份上,就不殺了。”

說完,他發現龍圖沒有動彈,目光深沉的凝視着來自中原的年輕人,就像凝視一個必須全神貫注才能應對的敵人。

緊接着,大長老感受到了可怕的氣息從身後復甦。

排山倒海般的威壓從天而降,籠罩在每一位力蠱族人心頭。

大長老霍然回頭,看見一尊金燦燦的金身,腦後燃起熾烈火環,帶來灼熱的高溫。

許七安緩緩收起點在眉心的劍指,笑道:

“金剛神功,總是認識的吧。”

...........

PS:先更後改。

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十章 不平事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四十三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九十章 回京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番外一:劫後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
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十章 不平事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四十三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九十章 回京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番外一:劫後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