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

行屍把木盒子放在許七安面前,轉身離去。

“咔吧!”

許七安指尖抵在銅鎖上,氣機代替鑰匙,讓鎖舌彈開。

木盒打開的瞬間,他嗅到了防腐和防蟲藥粉的氣息,盒子裡是一卷獸皮。

如果不是刻意以獸皮爲材質,那麼這幅地圖的年代,絕對是兩千年以上。儒聖時代,書籍的載體是竹簡,而獸皮比竹簡更古老...........許七安心裡想着,展開了半卷獸皮。

展開後才能看出,這卷地圖從中間被撕裂,是一份完整地圖的左半部。

地圖繪製手法很奇怪,遍佈着扭曲的,不規則的線條,有點類似於許七安上輩子的地圖。。

除了線條外,沒有任何字體。

我記得以前讀書時,地形圖也是這種亂七八糟的線...........許七安望着尤屍,道:

“此圖解密了嗎?”

這卷地圖當然不可能和上輩子的地形圖一樣。

尤屍搖頭:

“我父親研究過,認爲圖中的線條,象徵這山川和地脈,只有術士才能看懂。而就算是術士,想在九州大陸找到相應的區域,亦是大海撈針。”

正因爲幾乎找不到,所以他才痛快的交易給許七安。

反正留在屍蠱部,大概率永遠都只能封存着,既然這樣,不如用來換那具古屍在部族保存幾日。

想到那具堪稱完美的屍體,尤屍心跳加速,熱血沸騰。

許七安耳廓一動,聽見院子深處女子的呻吟聲突然嘹亮激烈許多。

他沒放在心上,當場從地書碎片裡取出棺材,而後把裝着半卷地圖的木盒子收好。

“對了,勸你一句,不要對它奇怪的事,免得沾染因果。雖然我覺得它身上的因果已經徹底消除。”

許七安笑着提醒道。

“尤屍”用白瞳看他一眼,道:

“在我們屍蠱部,有句老話——守不住慾念的,成不了事。

“但凡有望四品的,都能抵抗住本命蠱的誘惑。我族雖然沒有禁止這方面的事,但和屍體逾規越矩的,都是些不成器的狗才。”

.........許七安臉色慢慢僵硬。

“尤屍”沒注意到他異常的臉色,全神貫注的欣賞着古屍,擺擺手:

“走吧,別打擾我。”

..........

許七安回到力蠱部,暖陽高掛,時間是辰時三刻,他先回屋子裡見了洛玉衡。

國師盤腿而坐,吐納修行,看他進來,睜開美眸,嫣然一笑,便如春日裡,花叢中,愛笑的絕色美人。

哦,小喜啊........許七安鬆了口氣,小喜和小哀一樣,都是正面人格,總是面帶喜色,沒有任何負面情緒,雙修的時候也願意順着他的意思。

“南疆真好,氣候溫暖,鳥語花香,吾心甚喜。”

洛玉衡笑吟吟道。

“就是蚊子多,昨夜幫國師拍蚊子,臀兒都拍紅了。”

許七安笑道。

洛玉衡嗔了他一眼,有幾分羞澀,但沒有動怒,依舊是喜色浮動。

換成“怒”人格,一劍就把我送上天了.........許七安接着看向牀榻上呼呼大睡的許鈴音,問道:

“鈴音怎麼回這裡來睡了。”

洛玉衡無奈道: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你走後沒多久,她便跑進來了,說懷疑師父麗娜想要吃她,害怕的過來找你,但你不在。”

.........許七安沉吟道:“是不是發現自己手腕有咬痕?”

洛玉衡點頭。

鈴音晉升之後,飯量明顯大增,將來回京城,嬸嬸要哭了...........許七安不知該如何評價,只好在心裡爲嬸嬸祈禱。

第三日,心蠱部、屍蠱部、力蠱部和暗蠱部的戰士集結完畢。

其中,心蠱部五百飛獸軍,力蠱部四百戰士,屍蠱部六百成熟的控屍手,暗影部八百精銳,總共兩千三百位蠱族,外加一千名戰力極強的行屍傀儡。

浩浩蕩蕩的三千多成員的隊伍,離開南疆,往青州而去。

值得一提,麗娜的大哥莫桑也在力蠱部出征的隊伍裡。

而麗娜本人,打算鞏固了力蠱,吸收完蠱神的氣血之力後,也北上青州,參加戰爭,磨礪蠱道。

力蠱部對於四百精銳出征,懷着既開心又擔憂的心情,開心在於,這批人的口糧以後就交給大奉了,長輩們暗暗吩咐出征的青壯:

“可勁兒吃,吃窮中原人的糧倉。”

擔憂的則是,這羣人走了之後,打獵的人手變的緊缺,以往只要耕種或乾脆不幹活的老人,現在也得擼起袖子進山狩獵。

.............

深夜!

松山縣十里外的軍帳內,卓浩然坐在會議桌邊,身前是一隻銅盆,盆裡是剛烤好的羊腿。

他左手拿着羊腿,用力撕咬,右手邊的長刀沾着血跡。

會議桌兩邊,是沉默的將領們。

一場大戰剛剛結束,卓浩然麾下的雲州軍打退了徹夜襲擊的大奉守軍,這樣的襲擊戰,在過去的幾天裡,時有發生。

將領們偷偷看一眼卓浩然,沒敢說話,軍帳內氣氛僵凝,只有卓浩然撕咬羊腿的聲音。

五日期限早就過去了,松山縣仍沒有拿下來。

不止沒有拿下來,雲州軍這邊可謂損失慘重。

卓浩然是猛將,個人戰力驍勇,領兵能力亦是出類拔萃,他對松山縣的攻佔策略是,前三天,組織流民雜兵消耗對方炮彈、弩箭和箭矢。

以及檑木火油等守城軍備。

期間,派高手混跡在流民中,伺機登上城牆,破壞火炮和牀弩。

這一招取得了卓越成效。

第三天的攻城戰中,守城軍只剩兩架火炮,一架牀弩,難成大勢,只能以檑木和火油,以及弓箭手對抗攻城的雲州軍。

卓浩然見狀,立刻派遣蟄伏三日的精銳步卒攻城。

然而,在雲州軍的精銳步卒衝入火炮射程範圍時,城頭忽然炮火齊鳴,弓弦霹靂,兇猛的火力打擊直接把精銳步卒打懵了。

攻城無果後,丟下七八百人,草草撤退。

那許新年手頭還有一批火炮和牀弩,但在前三天裡,隱忍不用,即使守城軍在這個過程中死傷慘重。

單從“慈不掌兵”四個字來說,卓浩然得承認,那傢伙是個合格的領兵者。

大將軍說過,戰爭的本質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取得勝利。

正面硬攻不下,卓浩然便暗中分兵,讓精銳將士趁夜從南邊險峰發動進攻,結果踩到了漫山遍野的捕獸夾,以及插着尖銳木樁的深坑。

除了高手能突圍過去,士卒們損失慘重。

卓浩然顧慮到松山縣連着大半個月沒有下雨,山中乾燥,那許新年很可能會放火燒山,便又打消了繞過險峰突襲守城軍的打算。

第四天夜裡,城頭忽然擂鼓,繼而馬蹄聲大作。

白日裡攻城失敗,渾身疲憊的雲州軍以爲敵人襲擊,率軍迎戰,結果發現是敵人虛晃一槍,根本沒有襲擊。

一連數次後,雲州軍被攪的疲憊不堪。

黎明時分,城頭鼓聲再響,但云州叛軍沒有當一回事,僅象徵性的派遣斥候和小部分人馬出營查看情況。

結果遭遇了一千輕騎衝陣,雲州軍死傷兩千餘人。

六千精銳折損三分之一。

第五天,卓浩然不顧損失強行攻城,鎩羽而歸,與守城軍兩敗俱傷。

但到了晚上,守城軍又一次故技重施,攪的雲州軍不堪其擾。

眼下是第七天了,流民組織的四千人馬死傷殆盡,而卓浩然麾下的六千精銳,只剩三千人。

而守城軍一方,還有將近兩千人。

從目前的雙方人數對比來看,松山縣是拿不下了。

卓浩然嚥下最後一口肉,冷冰冰的掃過衆將領,道:

“讓將士們好好睡一覺,今夜不會再有襲擾了。

“睡飽了,黎明破城!”

他表情鎮定自若,說的胸有成竹,似乎黎明一定能破城。

.............

苗有方和竹鈞率領五百騎兵衝過城門,返回大本營。

“竹將軍,二郎在城頭烹了牛,上去喝幾杯?”

苗有方熱情的邀請。

竹鈞是個瘦削的中年男人,沉默寡言,松山縣唯一的四品,負責鎮守北城門。

正因爲有他在,許二郎纔敢讓騎兵襲擊敵營,否則去了就是送死。

他搖了搖頭,淡淡道:

“讓許大人送來北城門,喝酒就算了。”

說罷,帶着自己的部下,策馬狂奔而去。

“無趣!”

苗有方搖搖頭,翻身下馬,沿着臺階攀上城頭。

馬道上架着一隻只鐵鍋,士卒們正圍坐在鐵鍋邊吃着肉。

他們臉上洋溢着幸福笑容,大口吃肉,熱情高漲。

苗有方望着士卒們興奮的臉龐,想起了白日裡與許二郎的對話。

許二郎強行徵用了縣裡的百姓的牛、狗、雞鴨,犒勞守城將士,用少量的米糧補償。

苗有方一開始覺得不妥,心說這不是變相的掠奪百姓財物嗎。

但許二郎告訴他,戰亂時期,士卒的利益永遠要擺在首位,百姓次之。將士們連日浴血奮戰,疲憊不堪,食肉能振士氣。

至於百姓,守不住城,他們的結局會更慘。

苗有方現在覺得,他說的確實有道理。

他徑直走入甕城,看見許二郎伏案審視地圖,皺眉不語。

“二郎,按照你的說法,他們明日應該撤兵了。”

“如果沒有援兵的話,確實如此。”

許二郎擡頭看來:

“但我認爲,雲州叛軍的援兵快來了。”

............

PS:均訂9.8萬了,求一波正版訂閱,助打更人衝動十萬。拜託各位大佬。

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七十章 赴會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章 舉薦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三十二章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二十八章 除魔百盟感謝章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九章 稱帝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十九章 朝會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十六章 很潤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三章 吃蟹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
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七十章 赴會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章 舉薦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三十二章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二十八章 除魔百盟感謝章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九章 稱帝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十九章 朝會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十六章 很潤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三章 吃蟹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