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斬首

“暗蠱,你是南疆蠱族的人?”

阿蘇羅凸出的眉骨下,天生銳利的雙眼落在斗篷人身上。

他給人一種奇怪的感覺,俯視之時,既輕蔑倨傲,又淡泊溫和。兩種相反的氣質在他身上得到恰到好處的融合。

許七安不予理會,掃了一眼燈火通明的佛塔,門戶禁閉,看不清裡面的景象。

但他知道,塔內有六十八位禪師結成禪陣,藉助南疆十萬大山的氣運,鎮壓神殊殘肢。

佛門禪功是整個體系的基礎,佛門將頓悟,而想要頓悟,就必須坐禪入定。

足見禪功的重要性。。

禪功高深的大師,可以一坐數年,數十年,乃至一甲子,不吃不喝,與外界隔絕。

塔內的六十八位禪師,現在就是這個狀態,不吃不喝宛如雕塑。

對外界的動靜也毫無察覺。

按照浮香所說,每一甲子,塔內的禪師會更換一批,輪流坐禪結陣。

此外,許七安還感受到了強大的陣法之力在庇護這座封印神殊的佛塔。

他收回目光,嘶啞的聲音從兜帽裡傳出:

“我不是蠱族的人。”

停頓一下,緩緩道:

“我是佛門棄徒,無天!”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斗篷人掀開了兜帽,昂起臉,一張年輕俊朗的臉,眉心亮起金漆,迅速覆蓋全身,接着轉而暗金色。

嗤~

腦後火焰竄起,形成一道灼熱的,驅散黑暗的火環!

這是一尊金剛,佛門護教金剛。

阿蘇羅銳利且淡泊的目光裡,終於有了愕然,“無天?”

他的聲音年輕又醇厚。

“五百年裡,發生了不少的事情,我發現了佛陀的秘密,發現了當年滅妖之戰的真相。所以,佛門容不下我了。”

斗篷人嗤笑一聲,用嘲諷的口吻說道:“阿蘭陀的菩薩和羅漢們,竟無人告訴你我的存在?”

他在詐唬阿蘇羅,試圖從這位修羅王幼子身上套取情報。阿蘇羅剛歸位不久,即使知道“佛子”的存在,也不可能洞悉自己金剛神功大成。

從外觀上,他已經是貨真價實的金剛。

捏造一個佛門棄徒的身份,詐一詐這位參與過滅妖之戰的強者,或許能套出一些機密情報。

面對這位自稱“無天”的棄徒的發言,阿蘇羅臉色平靜,幾乎沒有感情波動。

許七安並不氣餒,高聲道:

“佛陀是個背信棄義的小人,他沒有資格統御佛門,當年他利用神殊滅了萬妖國.........”

話音未落,阿蘇羅雙眼驟然爆射金芒,半空中傳來震耳欲聾的音爆,他消失在了塔頂,以蒼鷹搏兔的姿態,撲擊而來。

好快........許七安的危機預感立刻示警,催促他做出閃避動作。

但他雙腿彷彿紮根在地面,無法挪動。

這並非他不願意動,而是佛門戒律的力量,禁錮了他。

沒有唸誦佛號,戒律的力量瞬間降臨,禪師體系修到羅漢果位後,念頭一動,便可“規範”敵人的言行舉止,要求對方遵守佛門各種戒律。

反應這麼大,他果然知道滅妖之戰的內幕,而我剛纔的話,似乎已經很接近真相了...........突然,許七安頭頂衝起一道金光,化作一座玲瓏袖珍的小塔。

第二層鎮壓之力展開。

“轟”的一聲,以他爲圓心,方圓百米坍塌出一個圓形深坑。

阿蘇羅的身影被硬生生的“打”了下來,宛如受到成百上千倍的引力。

浮屠寶塔的牽制,打亂了阿蘇羅的節奏,施加在許七安身上的戒律只維持了一秒左右。

“浮屠寶塔?”

阿蘇羅的語氣裡有着明顯的驚訝。

自從在劍州出手抵禦金剛法相後,塔靈老和尚就再沒提過“不對佛門弟子”出手的承諾,彷彿忘了自己定的規矩。

當然,上次完全是迫於無奈,塔靈選擇了與局勢妥協。

至於這一次,許七安親自進塔拜託老和尚出手相助,而塔靈老和尚之所以願意再次打破規矩,是因爲許七安把近日來收穫的秘辛告訴了他。

佛陀被儒聖封印,神殊與萬妖國主的關係,神殊與佛陀可能存在的交易等等。

並由這些線索出發,許七安以“專業”的角度,猜測法濟菩薩的消失,或許與佛陀的秘密有關。

然後拍着胸脯保證,幫忙塔靈找到消失三百多年的法濟菩薩。

代價是,從今以後,浮屠寶塔要對他有求必應。

許七安無聲無息的竄出,化勁對身體的完美掌控,讓他沒有造成任何聲響,腳下的磚石不曾炸裂。

呼!

他以左腿爲軸,腰背發力,帶動右腿像鞭子般抽出,抽的空氣發出尖嘯聲。

阿蘇羅張開右手,握住了兇悍的鞭腿,砰的一聲,他手臂的肌肉猛的一顫,瘋狂抖動,卸去可怕的力道。

許七安的另一隻腳騰空而起,不留間隙的展開攻擊,先是一記膝撞頂在阿蘇羅臉龐,接着雙拳左右開弓,如炮似錘,一拳重過一拳,打的氣波接連炸開。

寂靜的南法寺上空,響起一聲聲的“爆竹聲”。

而這個過程中,浮屠寶塔第二層的鎮壓之力始終發揮作用,死死壓制阿蘇羅。

對於武夫來說,一旦抓住先機,搶先進攻,就可以打出成噸的傷害。

換成其他體系的三品高手,現在已經被捶爆肉身。

但阿蘇羅只是不停的踉蹌後退,每次繃緊肌肉,試圖強撲,都會被許七安暴力打斷。

咔擦咔擦咔擦........阿蘇羅每退後一步,都會在地面留下深深腳印。

又一次被強行打開架勢後,阿蘇羅脖頸處的肌肉猛的膨脹一圈,渾身肌肉凝成一股,似要強行反撲。

叮!

這時,許七安胸口衝起一道刀光,在阿蘇羅咽喉斬出一串火星,雖然沒有破防,卻斬的皮膚刺痛,後背一涼。

蓄力中的肌肉羣受到刺激,出現凝滯。

連死他,連死他,一套連死他.........許七安越鬥越勇,嘴裡咬着太平刀,每當阿蘇羅想打斷節奏,他便用太平刀的銳氣擊潰他的蓄力。

西院的戰鬥引來了寺內武僧和禪師們的注意,一道道人影從禪房中奔出,或駕馭法器騰空,或在附近的塔樓頂上觀戰。

當他們看見封印着魔僧的高塔外,兩尊金燦燦的,腦後燃燒火環的金剛死鬥時,一個個茫然不已。

第一反應是:發生了什麼?

爲什麼護法金剛們要在寺內戰鬥。

第二個念頭是:那位金剛是誰?

第三念頭是:那位金剛竟能打的阿蘇羅節節敗退?

“他不是護法金剛,是外賊!”

一位白眉老和尚沉聲道。

其餘僧人也迅速辨認出那位與阿蘇羅交手的金剛非同門中人。

如今的佛門只有兩位金剛,分別是度凡和度難,如果有新的金剛誕生,佛門會昭告天下佛徒。

而那人連三千煩惱絲都沒除盡。

“召集南法寺的同門,一起結陣對付他。”

輩分高的老和尚們開始組織人手,應戰敵人。

作爲傳承數千年的大教,他們自然掌控着凝聚“微薄之力”,對付或牽制超凡強者的陣法。

代價是那樣會死很多人。

不過在己方也有一位超凡在場的情況下,這樣的牽制死多少人都是值得的。

щщщ ●тTk Λn ●c o

“轟!”

突然,一枚炮彈劃破夜幕,轟擊在南法寺中,衝擊波推平牆院,掀起屋頂。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更多的爆炸聲從遠處傳來,“南國”城各處燃起硝煙,火光沖天。

潛入在南國城的苗有方、夜姬以及妖族部衆開始行動了,他們引爆了事先藏在城內各處的火藥,製造混亂。

轟轟轟.......越來越多的火炮從天而降,在南法寺炸起一團團火球。

一座無人駕駛的炮臺從高空掠過,數十架火炮噴吐烈焰,傾斜炮彈。

集結中的僧人被火炮的攻勢打斷,陷入短暫的慌亂失措,不過他們很快就組織起了有效的反擊。

武僧們彎弓怒射,一根根裹挾強沛氣機的箭矢呼嘯破空。

禪師們駕馭法器追擊空中炮臺。

此時,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已經離開封印之塔時,塔尖騰起一道清光,身穿白衣,頭戴帷帽的孫玄機,以傳送陣法抵達塔頂。

嗡~

略顯刺耳的氣波聲裡,孫玄機腳下亮起一道圓形陣法。

緊接着,一道道圓形陣法相繼浮現,層層疊疊往下,總共十二道,將封印之塔分成均勻的十二份。

整座封印之塔劇烈震動起來,塔身綻放出柔和的金光,浮現扭曲的佛文,以此來對抗十二道陣法的“絞殺”。

佛文逐步被磨滅,金光漸漸黯淡。

確實如孫玄機所說,在他這樣的三品術士面前,佛門的陣法顯得粗陋不堪。

而這個時候,阿蘇羅陷入許七安的連招中,無力迴天。

阿蘇羅尚且如此,更別說那些臉色大變的僧人。

“不好,封魔之塔要毀了........”

有人驚叫道。

便在此時,孫玄機身後,忽然竄起熾烈的火焰。

一道火環燃起,照亮了它的主人,是一尊身高九尺,披着袈裟,裸露半個胸膛的金剛。

阿蘇羅!

阿蘇羅........許七安瞳孔微微收縮。

那和我交手的是誰?

阿蘇羅並掌如刀,猛的揮出。

噗........一顆人頭飛起,從塔頂墜落,十二道圓形陣法轟然潰散。

用實際行動告訴在場所有人,各大體系高手,被超凡武者貼身後的代價。

...........

PS:《大奉打更人》實體書4-6冊正式上架預售,天貓、京東、噹噹全平臺發售。

白銀盟感謝信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八十六章 愛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二十四章 殺招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七十二章 門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
白銀盟感謝信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八十六章 愛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二十四章 殺招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七十二章 門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