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

幽冥蠶此時已返老還童,形如嬌媚豔麗女子,不像之前那副衰老模樣辣眼睛,但被她黑寶石般的目光灼灼審視,慕南梔還是有些不適應,皺了皺眉,縮到許七安身後。

它不會看出南梔的身份了吧,沒道理啊,金蓮道長贈的手串能屏蔽氣息,連術士都看不穿的..........許七安皺了皺眉,握着鎮國劍的手微微發力。

幽冥蠶絲已經到手,如非必要,他不想和一位超凡境的異獸發生爭鬥。

但同時也知道花神的靈蘊,對專修肉身的體系有着極強的誘惑力。

剛想操縱浮屠寶塔,將慕南梔和小白狐收入其中,忽見幽冥蠶龐大的身軀一顫,黑寶石般的雙眼裡,似有光芒層層坍塌,就像人類的瞳孔劇烈收縮。

她豔麗的臉龐露出了極度激動、震驚之色,尖叫道:

“甘木,是甘木的氣息。”

見幽冥蠶情緒突然激動,但又沒有攻擊的跡象,許七安停止收人的動作,看向慕南梔懷裡:

“它說什麼?”

白姬嬌聲道:“是甜木頭。。”

?許七安和慕南梔心裡同時閃過問號,前者心說這異界版的瑪麗蘇稱呼是什麼鬼。

後者心說,我什麼時候變成木頭了,而且還是甜的。

許七安眉頭微皺,吩咐道:

“白姬,問它甜木頭是什麼意思。”

白姬尖聲發出古怪音節。

幽冥蠶聽完,解釋道:

“甘木還有一個名字,叫不死神樹。生長的九州大陸的西北聖山中,它高千丈,直入雲霄,其汁若血,能煉製不死藥,凡人服之,延壽八百年。

“其冠連綿十里,無數生靈棲息其上。我的先祖便生活在不死神樹上,以它的枝葉爲食。”

待白姬翻譯後,許七安忍不住側頭看一眼慕南梔,心說你不是花神轉世嗎,怎麼和不死神樹扯上關係了。

幽冥蠶繼續說道:

“我年輕時,曾追隨祖先去拜見過不死神樹,在它的樹冠上修行了數百載,那甘美的葉片,我至今都沒有忘記。再後來,神魔時代終結,不死神樹作爲先天神魔,也在那場災難中枯萎。”

說着,它露出了緬懷和癡迷的表情。

白姬剛翻譯完,許七安便迫不及待的提問:

“快問它,神魔是怎麼殞落的,不死神樹和你姨有什麼關係。”

白姬如實轉譯。

“神魔怎麼殞落的?”

幽冥蠶表情有些驚懼,似乎過了這麼多年,當初的事,依舊讓它畏懼後怕。

“有一天,神魔突然瘋了,互相殘殺,那一次動亂非常可怕,九州大陸被生生打崩。遠古時代的大陸,可比現在要廣袤數倍。

“像蠱那樣的強大神魔,也有不少,但都死了,死在了那一場動盪中。

“沒記錯的話,好像只有蠱活了下來。我們這些神魔後裔,也有不少被波及,死在大動亂裡。”

原來我當初看到的神魔殞落景象,不是有人殺光了神魔,而是神魔之間互相殘殺?

像蠱神那樣的存在,也就是超品,神魔裡不乏這種級別的存在,這我倒是可以理解,但爲什麼神魔突然瘋了?

許七安腦子裡“嗡嗡”作響,一邊消化着信息,一邊擴散思維,展開分析。

“怎麼瘋的?”許七安說完,看向白姬。

“怎麼瘋掉的呢。”白姬用神魔語好奇的問。

“不知道,就是突然瘋了,無緣無故的瘋了,我的祖先也瘋了,不顧一切的參與進廝殺中。”幽冥蠶搖搖頭。

這時,許七安終於分析出一點端倪,問道:

“你說,神魔們突然瘋了,那爲何你們這些擁有神魔血脈的後裔,卻沒有瘋?你們是如何規避的?”

幽冥蠶看向白姬,聽完稚嫩的女童聲後,它回答道:

“最初,我們這些神魔血裔並不清楚動亂的原因。等神魔時代終結,世道太平了,神魔血裔們曾試圖尋找真相,甚至摒棄前嫌,一同討論過。

“最後得出一個結論,但無法驗證,不知道準不準確。

“神魔之所以發瘋,可能是因爲祂們乃天地孕育,是先天神魔。而我們這些血裔,是後天誕生,雖繼承了神魔血脈,但並不具備神魔靈蘊。”

它轉而看向慕南梔,說道:

“就比如不死神樹,祂的根莖可以栽種出一顆顆具備藥性的神樹,但那些神樹壽元有限,更無法死而復生,因爲它們不具備不死樹的靈蘊。

“我的祖先說過,不死樹是不會死的。現在看來,祖先沒有騙我。不死神樹即使在當年的動盪中枯萎,可祂現在就站在我面前。”

白姬嬌聲打斷:

“你停一下,那麼一大段,我聽着很吃力。”

白姬連忙把幽冥蠶的話翻譯了一遍,聽的慕南梔眉頭挑起,臉色複雜。

她知道自己是花神轉世,大周朝時期,皇帝昏庸,迷戀花神,欲派兵強擄花神回宮,但花神引來天劫自焚,寧死不屈。

可她萬萬沒想到,花神的前頭,還有一層身份。

我就奇怪,花神的特性和非凡靈蘊,明顯超出了妖的範疇,如果是遠古時代的神魔轉世,那就合理了,也算解開了我的一個疑惑..........許七安看着白姬:

“問它,神魔瘋狂的根源是什麼?”

幽冥蠶微微搖頭: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有一個人可能知道。很多年以後,人族和妖族崛起,尤其人族,出現了第一位堪比蠱和龍的存在。他把我們都趕出了九州大陸。

“我不願意遠遊,便在這座島上棲息下來,日月更迭,已經算不清歲月了。”

“你們是不是吃了道尊的媽媽啊。”許七安吐槽道。

“你們是不是把道尊的媽媽吃掉了。”小白狐翻譯道。

“哎哎,這句話不用翻譯。”許七安擺擺手。

“可能有誰吃了他生母吧,但我認爲,那人一定是知曉了當年神魔發狂的秘密,他恐九州的神魔後裔影響他,纔將我等驅逐出去的。”幽冥蠶說道。

“多謝前輩告知。”

許七安朝它拱手,表達謝意。

他對這次登島之旅非常滿意,首先是得到了幽冥蠶,距離復活魏淵又近了一步。其次知曉了神魔殞落的部分真相,也算解開一個疑惑。

最後,知道了慕南梔的真實身份。

“最後兩個問題!”許七安說道:

“不死樹的靈蘊是否能通過某種方式奪取?”

慕南梔臉色一變,看向許七安的目光無比複雜,但奇怪的是,她的腳步並沒有後退半分。

幽冥蠶審視着兩人,道:

“你若想吸食她的靈蘊,吃了她便是。”

女版唐僧嗎,看來割bao皮的梗用不了..........許七安心裡調侃一句,扭頭,笑道:“還得防備你被別人吃。”

慕南梔給了他一個白眼。

幽冥蠶說道:“不過這樣無法徹底奪去不死樹的靈蘊,吃她也好,通過某種辦法攫取也罷,只是分一杯羹罷了,就如當年無數生靈依仗祂修行、生存。

“神魔的靈蘊,乃天地所賜,外人無法剝奪。不然,不死樹會被其他神魔分而食之,早就不復存在。”

“我姨這麼弱,以前是不是天天挨欺負。”白姬欺負慕南梔聽不懂神魔語,連忙打探八卦。

“不死樹可不弱,是遠古三大神樹之一,但她現在這樣的情況,我不清楚。”幽冥蠶搖頭。

“你問了什麼?”許七安道。

白姬嬌聲回答:“我說姨是不是遠古時代第一美人,它說是的。”

慕南梔開心的摸摸它腦袋。

“最後一個問題,你認識白帝嗎?”許七安問。

幽冥蠶聽完白姬的翻譯,搖頭:

“什麼白帝?沒聽說過。”

差點忘了,白帝是雲州百姓給那位神魔後裔取的名字.........許七安描述了白帝的模樣特徵,讓白姬翻譯。

“這........”幽冥蠶眉頭緊皺:

“它們這一族叫“麟”,沒記錯的話,在神魔時代終結後,麟族被一個叫“大荒”的神魔的後裔吞噬殆盡了。”

白姬同步翻譯。

許七安脊背涼了一下:“大荒?”

幽冥蠶解釋道:

“大荒是一位可怕的神魔,祂與後代都被稱爲“大荒”一族,原初的那位大荒,是能與蠱爭鋒的存在。

“這一脈的天賦神通很可怕,能吞食生靈的精血和天賦,化爲己用。大荒,先後吞食過三大神樹,雖無法侵佔靈蘊,但也得了巨大的好處。不過祂也已經殞落在神魔動盪中。

“麟族在神魔時代終結後不久,與“大荒”的後裔發生衝突,被吞噬的精光。嗯,你們也可以稱那位後裔爲“大荒”,我們神魔後裔的名稱,都是隨神魔祖先的。

“如果遇到了大荒,一定要小心。”

它看起來心情極爲不錯,一邊說着,一邊撫摸自己光滑細膩的肌膚。

白帝的真實身份是“大荒”一族?白帝的整個族羣,被“大荒”的後裔吞噬,那個大荒僞裝成白帝做什麼..........許七安道:

“我沒問題了。”

幽冥蠶點點頭:

“那就離開我的地盤吧,三千年後,如果你還活着,不妨再來這裡一趟,我再用幽冥蠶絲換你精血。”

我的壽命,可能不會比聖人長到哪裡吧..........許七安拱了拱手,心說你還是等我的子孫後代吧。

他駕馭浮屠寶塔,帶着白姬和慕南梔御空而起,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邊。

.............

青州。

布政使司,大堂內。

楊恭坐在大案後,聽着李慕白的分析。

“東陵戰線全面潰敗,我軍已經退出東陵地界,三萬大軍折損六成,目前在郭縣休整,於當地徵兵,補充人員。

“宛郡那邊,因爲有了心蠱部的飛獸軍,我們不再被動,派過去的援兵與守城軍裡應外合,打了幾場漂亮戰,與雲州叛軍各有傷亡。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目前來說,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唯一需要擔憂的情況是松山縣.........”

楊恭微微頷首:

“我知道,松山縣戰事一直慘烈,雙方死傷加起來,已超過五萬。不過,蠱族的軍隊大部分都在那裡,駐守的固若金湯。”

李慕白搖頭:

“不是兵力的問題,是糧草的問題。根據二郎發來的情報,守軍們已經開始啃樹根了。”

楊恭皺了皺眉:

“青州雖然缺糧,但也不至於供應不了松山縣的需求。再說,松山縣富庶,糧庫儲備充足,別說這短短月餘,就算是三個月也足夠了。糧草問題,從何說起。”

一位幕僚代替李慕白,說道:

“那,那夥蠱族人太能吃了。他們一個人能吃二十個人的飯,這還是保守估計。此外,飛獸無肉不歡,直接把松山縣吃垮了。

“許大人說,唯有一計能解困境,但需楊公首肯。”

楊恭明白了。

此計名爲:吃人!

對於飛獸來說,肉食不分品種,動物吃得,人也吃得。

起先說話的那名幕僚試探道:

“若是叛軍屍體的話........”

楊恭沉聲道:“不行!”

又一位幕僚嘆口氣:

“楊公,形勢所迫啊,此計雖有傷天和,但松山縣已是彈盡糧絕,飛獸是獸類,本就是要吃人的。又不是讓守軍食人。

“莫要因爲一念之慈,導致兵敗,從而滿盤皆輸。眼下得優勢,是我們用多少將士的命換來的。”

李慕白拍了拍桌子,看那位幕僚一眼,道:

“好了,此事容後再議。”

他接着看向楊恭:

“再過一個月,便是春祭。”

衆幕僚,包括楊恭,緊繃的臉色頓時鬆弛。

是啊,春祭了。

再熬一個月,青州的任務就完成了。

另外,就目前局勢來說,雲州叛軍想在一個月內攻下青州,簡直癡人說夢。

一位幕僚撫須笑道:

“這雲州軍來勢洶洶,我還以爲有多強呢,不過爾爾。”

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盟主感謝章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七十章 赴會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九十三章 坑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上架感言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百盟感謝章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三十章 力蠱部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十四章 女屍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
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盟主感謝章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七十章 赴會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九十三章 坑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上架感言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百盟感謝章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三十章 力蠱部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十四章 女屍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