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

神殊的話,就像天劫一樣劈在四位超凡強者心裡。

劈的許七安和九尾天狐臉色陡變,雙眼睜大,超凡強者的氣度和風範蕩然無存。

即使是心如古井,定力高超的度厄羅漢,此刻也失去了以往的鎮定,他擡起頭,用看瘋子似的目光看着神殊。

“佛陀........”

阿蘇羅喃喃自語,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的瞳孔是沒有焦距的。

顯然也和其他三人一樣,被“天劫”劈傻了。

神殊是佛陀的話,那佛陀又是誰?修羅王又是誰?佛陀和修羅王是什麼關係?

“不,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銀髮妖姬一邊搖頭,一邊喃喃:“神殊不可能是佛陀,不會是佛陀的。一定是哪裡出錯了。。”

雖然場合不太對,但許七安還是想說:

娘娘,你就像是知道男朋友是自己失散多年哥哥的可憐女子。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當然,這個形容用在此處不準確。

應該是:震驚!當年殺我媽的竟然是我爸!

或者:震驚!大反派竟是我爸!

嗯?大反派竟是我爸?!許七安臉色漸漸僵硬。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度厄大師雙手合十,不停唸誦佛號,嘴脣疾速開闔,語氣極快,似乎這樣才能平復他心裡翻江倒海的情緒。

“大輪迴法相照見前世今生,神殊大師記起了前塵往事,但模糊不清,又因爲執念太深,所以迫切的想要補全自己,導致狂化失控。”

許七安的聲音清脆,道:“廣賢菩薩對神殊大師非常瞭解啊,想來也知道他真實身份的。”

度厄羅漢唸誦佛號的聲音一頓,出現凝滯。

阿蘇羅則臉色微微僵硬。

感慨完,許七安問道:“神殊大師,您還記得什麼?”

神殊盤腿而坐,單手合十,語氣迷茫但平靜:

“我,記不得了.........”

我似乎明白爲什麼神殊的頭顱會被佛陀親自封印..........許七安心裡一動,完整的記憶,恐怕在頭顱裡邊。

這時,他聽見九尾天狐深吸一口氣,平復情緒,望着阿蘇羅,道:

“修羅族誕生於何時?”

阿蘇羅不需要思考,回答道:

“神魔時代便已存在,在我們修羅族內部,流傳着修羅族是西域人族始祖的傳說。是那些弱小的族人被驅趕出族羣,分散在西域各地,演變成了西域人族。

“但在西域人族的傳說裡,修羅族是具備神魔血脈的人族。遠古時期的西域人族爲了生存,依附了強大的神魔,把族中美麗的姑娘送去與神魔交配,誕生出修羅族。”

銀髮妖姬有些失望,默然不語。

從進化論的角度來說,西域人族的傳說更靠譜,當然,在這個沒有生殖隔離的世界,進化論本身就站不住腳..........

娘娘是認爲佛陀就是修羅王,修羅族來源於佛陀?不過,雖然修羅族在遠古時代就存在,但這和佛陀和修羅王是同一人並不矛盾..........許七安沒有說話。

九尾天狐看向度厄大師,語氣冰冷:

“度厄大師,你可曾見過佛陀?”

度厄羅漢默然不語。

現在這情況,娘娘和阿蘇羅明顯受到強烈衝擊,失去戰意,打不起來了............許七安嗓音清脆道:

“度厄大師,今夜發生的事,廣賢菩薩的所作所爲,你看在眼裡。應該清楚神殊大師不會說謊。

“如果他真是佛陀,那此事可不是“機密”二字就能形容。佛陀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何神殊會是佛陀,五百年前的蕩妖戰役中,佛陀扮演的是什麼角色?

“廣賢菩薩知道此事,那其他菩薩是否知道?這會不會和法濟菩薩的失蹤有關?又爲何瞞着您和阿蘇羅。這一切,您就不好奇嗎。”

度厄露出猶豫之色,緩緩道:

“此爲佛門之事,非同小可,本座自會回去問明情況。”

許七安質問道:

“你怎麼保證廣賢菩薩會告訴你!”

.......度厄沉默片刻,嘆息道:

“你說服我了。”

停頓一下,他語氣低沉的講述:

“本座證得果位一千三百年,佛陀一甲子講道一次,因此本座只見過佛陀一次。那之後,佛陀便再沒現身,菩薩們稱,世間業火重重,佛陀以無上果位,爲世間平息業火。於是陷入沉睡。”

好傢伙,你們抓我回西域當佛子,原來是爲幫佛陀平息業火...........許七安不但不信,還在心裡吐了個槽。

九尾天狐霍然扭頭,看着脣紅齒白的男孩子:

“你說過,佛陀被儒聖封印了。”

許七安頷首:

“時間上吻合。”

通過度厄羅漢,他們印證了儒聖封印佛陀這件事,雲鹿書院有一千兩百年的歷史,乃儒聖大弟子創辦,而儒聖的壽命只有八十二。

說明儒聖封印佛陀的時間,是一千兩百年左右。

度厄一千三百年前證得果位,一甲子內見過佛陀,之後佛陀便“閉關”了。

“儒聖封印佛陀?!”

度厄羅漢微微愕然,緊盯着許七安:

“這是何意?”

許七安想了想,把趙守告知的信息,透露給了度厄羅漢。

目前來說,雙方交換信息是兩利之事。

度厄羅漢喃喃道:

“既然如此,那五百年前出手降服神殊的是誰?”

九尾天狐沉吟半晌,側頭望向七八歲的小男孩:

“你怎麼看。”

關於神殊和佛陀的事,她知道許七安了解很多內幕,且有暗中調查,破案方面,九尾狐還是很信任許七安的。

阿蘇羅和度厄羅漢,自然也知道許七安的名頭,聞言,立刻看過來。

許七安沒有立刻迴應,思考了許久,說道:

“在那之前,能否告訴我如何解除大輪迴法相的侵蝕?”

現在的他,就是一個裹着大人衣服的小學生,個頭和太平刀一樣高。

度厄羅漢審視他一眼:

“以你的位格,兩天後應該能自行解除。”

兩天後我會不會退化成胚胎啊............許七安有些擔憂,但並不慌張,因爲年紀雖然變小,修爲也被嚴重削弱,但依舊處在超凡層次。

他沒有察覺到自己氣血枯竭,對超凡武夫來說,氣血還旺,問題就不大。

“想清楚幾個問題,我們就能進解開神殊和佛陀的秘密。”許七安用清脆的童音說道:

“儒聖封佛陀在一千多年前,五百年前,佛陀出手降服神殊,擊殺萬妖國女王。那麼,佛陀如何透過封印出手?這是第一個問題。

“神殊自稱是佛陀,可他又是修羅之身,那麼,修羅王和佛陀是什麼關係?這是第二個問題。

“第三個問題:神殊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度厄等人陷入沉默,思考着這三個問題。

“五百年前,佛陀確實出手了,我看見了大日如來法相。”度厄羅漢緩緩道。

他旋即補充道:

“大日如來法相,是佛陀獨有的法相,爲九大法相之首。”

這時,阿蘇羅突然說道:

“當年我沒能堅持到佛陀出手,便被萬妖國主擊殺。除非你是親眼目睹佛陀現身,不然,無法肯定大日如來法相是出自佛陀。”

說着,他看了一眼寂然而坐的神殊。

這位自稱“佛陀”,他當時必然在場,誰能斷定他不會大日如來法相。

九尾天狐搖頭:

“當年必然有超品參戰了,否則誰能封印神殊?”

許七安做最後總結:

“好,如今能確定的是,當日確實有超品出手,其中包括佛陀。接下來是第二個問題,修羅王和佛陀是什麼關係?”

九尾狐和許七安看向阿蘇羅。

醜帥英武的修羅王幼子沉吟片刻,道:

“我從未見過他,修羅王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被佛陀鎮壓在阿蘭陀。族中傳聞,佛陀欲傳經修羅族,修羅王不同意,便與佛陀約戰。

“從此一去不回,再後來,佛陀親自降臨修羅族,族人皈依佛門。

“但仍有一部分族人不願意歸降,於是逃離了家園,與佛門進行了長達數百年的戰鬥。我就是在那時成長起來的,取代了我父親,成爲修羅族最強戰士。

“直到遭遇伽羅樹菩薩,被他所敗,從此領悟佛法,遁入空門,四大皆空。”

說着,他神色虔誠的合十低頭,唸誦一聲:“阿彌陀佛。”

修羅王和神殊並非一人..........許七安摸了摸下巴,看着度厄羅漢,問道:

“神殊是何時出現的。”

度厄羅漢回憶片刻,道:

“大概在七百多年前,他原本是一位武僧,天資絕世,修成了金剛法相。而後,開始轉修禪師體系,許下的宏願是,讓南疆妖族皈依佛門。

“從此離開阿蘭陀,消失了不見。再之後,便是蕩妖之戰了。

“如今看來,他原本的身份是假的,他是修羅王。”

佛陀的身份暫時不提,修羅王是不會假的,這身修羅神血不會錯。

許七安分析道:

“佛陀鎮壓修羅王在前,儒聖封印佛陀在後,大約三百年後,出現了一位武僧,這位武僧其實就是修羅王。他的宏願是讓南疆妖族度入佛門。

“但不知爲何,妖族沒有皈依佛門,反而與佛門拼的兩敗俱傷,而修羅王也背棄了佛門。因此被佛陀出手封印。五百年後的今天,修羅王說,他便是佛陀。

“這其中說不清的環節太多了,處處矛盾,但如果推翻其中一個已確定的事實,情況就會出現反轉。”

阿蘇羅看他一眼:

“怎麼說?”

許七安回望阿蘇羅:

“你並沒有見過修羅王,我們都沒見過修羅王,那麼誰能保證,神殊就一定是修羅王?”

度厄白眉狠狠顫動一下。

阿蘇羅表情愕然。

九尾天狐若有所思。

許七安繼續說道:“如果是佛陀爲了掙脫封印,煉化了修羅王的精血,重新塑造出一具身軀,然後重新修行。至於許宏願的事,恐怕只是託詞。

“佛陀真正想要的是南疆妖族的氣運,這能助他掙脫儒聖的封印。”

他剛說完,九尾天狐便搖頭否決:

“佛門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若是與你說的一樣,那神殊早就歸位成爲佛陀。”

許七安咧咧嘴:

“如果阿蘭陀裡的那位佛陀,另有其人呢。”

簡單的一句話,讓三位超凡強者寒毛直豎,心裡悚然一驚。

這樣的話,神殊自稱佛陀的行爲,就有了很好的解釋。

甲子蕩妖中,與萬妖國一起殞落的,是真正的佛陀,而如今阿蘭陀的那位,是冒用了佛陀稱號的存在。

許七安又道:

“這樣的話,就能解釋爲何神殊的宏願是度化南妖,結果卻變成了甲子蕩妖。這並非佛陀本意,而是有人在背後推動。

“神殊當年與佛門爲敵,便是在與那位存在抗衡。要驗證這個猜測,就得去了解甲子蕩妖的導火索。”

衆人看向度厄羅漢,後者微微搖頭。

連二品羅漢都不知道,這無疑加重了許七安推測的可能性。

“第二個可能性,神殊和佛陀是同一個人,七百多年前,佛陀初步掙脫了封印,煉化修羅王精血,於是有了神殊。但對待南妖的問題,他們產生了分歧。於是導致如今的這個結果。

“佛陀最後贏了,佔領了南疆十萬大山,終於掙脫儒聖封印。但神殊的存在,讓他不得不親自封印,於是陷入沉睡。”

許七安給出自己的第二個推測。

他不是憑空猜測的,而是根據目前得到的線索,逐步推敲出來。

許七安甚至覺得,第二種可能性更高,因爲浮屠寶塔裡的斷臂曾經說過佛陀是個背信棄義的小人。

度厄羅漢搖頭道:

“一人分化二人,佛門不是道門,沒有這方面的神通。三大果位,九大法相,都做不到這樣的事。”

你要這樣說的話,那件事背後的真相就更復雜了..........許七安道:

“要驗證第二條猜測,非常簡單,度厄羅漢回阿蘭陀後,看一看儒聖的雕塑是否還在。嗯,是找一找儒聖的雕塑。

“雕塑若還在,那麼第一個猜測就是準確的。雕塑不在,或找不到,那麼就是第二個猜測。”

度厄羅漢和阿蘇羅相視一眼,微微頷首。

我現在的修爲跌到三品初期了,阿蘇羅比我稍強,度厄羅漢還是二品水準,但娘娘受的傷不重,且還有熊王,我們這邊的勝算要高那麼一丟丟,至於神殊,明顯自閉了...........

真打起來的話,多半是兩敗俱傷,玉石俱焚...........許七安道:

“那麼,告辭?”

度厄羅漢又和阿蘇羅對視一眼,前者頷首:

“告辭!”

很好很好,大家的求生欲都不錯,修到超凡不容易..........許七安鬆口氣,當即駕馭起浮屠寶塔,遁空而去。

九尾天狐腰後的狐尾伸長,卷着熊王和神殊,踏空而行,很快消失不見。

不久後,萬妖國的妖兵開始退去,返回深山老林。

............

某處隱蔽的石窟。

夜姬懷裡抱着粉嫩可愛的女嬰,肩膀上站着白姬,疾步穿過甬道,進入石窟。

石窟內火炬熊熊,黑煙從石窟頂部的裂口冒出,石窟裡側還有三條甬道,通往更深處。

這是萬妖國在南疆的某個據點之一,叫千窟城。

洞窟和甬道遍佈在山腹內,宛如蛛網。

外邊有毒蟲猛獸、瘴氣、密佈的河流做掩護,非常隱蔽,從未被發現。

要在遍佈原始森林和險山河流的十萬大山中,尋找妖族的隱蔽據點,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踏入石窟中,夜姬看見了美豔華貴的娘娘,她盤坐在石座,閉目調息。

“娘娘,你快救救清姬.........”

夜姬的聲音猛的一頓,走的近了,她才發現牀邊的蒲團上,盤坐着一個五六歲的稚童。

九尾天狐臀部上方,那根短小的狐尾,不自覺的撫動一下,睜開眼,淡淡道:

“無妨,她明日便會恢復。”

得到娘娘的答覆,夜姬這才鬆口氣,繼而頻頻看向稚童,試探道:

“許郎?”

男童天真無邪的眨眨眼,扭頭就問九尾狐,道:

“媽,這個女人是誰。”

九尾天狐笑眯眯道:

“老孃給你養的童養媳。”

八條狐尾驟然射出,把許七安捲了起來,其中一條狐尾順勢就要解開許七安的褲腰帶。

“娘娘,有話好說。”

許七安誠懇道。

九尾天狐依舊笑眯眯的:

“多了一個娘。

“當孃的打兒子屁股,天經地義。”

終究沒有脫許七安的褲子,狐尾用力在他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許郎,你何時能恢復。”

夜姬抱着女嬰,疾步靠近,水靈勾人的狐媚眼閃着擔憂。

“兩天後自然恢復。”

許七安嘆息一聲:“你讓妖族的護法們穩住各路妖兵,三日之後,奪回萬妖山。”

夜姬沒有久留,抱着女嬰,從來時的甬道離開。

許七安掃了一圈石窟裡簡單的陳設,低聲道:

“娘娘是否有過攻打阿蘭陀,奪回神殊頭顱,助他完全復活的打算。”

九尾狐淡淡道:

“不管你的兩個推測,哪個對,哪個錯,都不影響我的計劃。神殊暫時不會拔出封魔釘,雖然會削弱他的戰力,但一品不出,他依舊是無敵的。”

“廣賢要是真身前來,我們依舊按照原先計劃行事。若只是分身前來,有封魔釘在,神殊想來不會發狂了。”許七安道。

說完,他起身往外走。

“你去作甚。”

九尾天狐問道。

“請浮香吃頓金針菇。”

許七安頭也不回。

............

一旬後。

夜姬和清姬坐在南城的甕城中,一隻只鳥妖在城頭起落,帶來或送走信件。

“兩位長老,西部的黑風城已經拿下,剿滅西域敵軍兩萬人,俘虜敵軍八百,城中百姓十五萬,如何處置。”

“戰俘充做奴隸,城中百姓暫時妥善安置,等待戰事結束。若城中百姓中有人敢暗中搗亂、反抗,格殺勿論。”

“兩位長老,北部的白壁城被西域軍重新奪回,留守城中的妖兵全軍覆沒。”

“封鎖白壁城的補給線,暫時圍而不攻,等許銀鑼騰出手再去對付。”

“兩位長老,熊王攻打東線的沃城時,不小心睡着,城中十幾萬西域人昏睡不醒。我軍不費一兵一卒拿下此城,但沒妖敢進城。”

“把情報給娘娘帶過去,讓她定奪吧........”

..........

在經歷了二十天的征戰後,廣賢菩薩、阿蘇羅尊者、度厄羅漢率領的西域各國軍隊最終不低妖族,撤離南疆,退守西域。

妖族殲滅西域軍隊十八萬人,俘虜敵軍三萬人,百姓六十二萬。

西域守軍退出南疆的第二天,九尾天狐召集羣妖於萬妖山,宣佈復國。

流浪了五百年的妖族,重返故土。

後世史書上,稱這一天爲“南妖復興”。

而在這其中,一箇中原武夫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

.........

PS:今天更新一萬多字。如果拆一拆,我今天能補2000字。求個月票。

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一章 牢獄之災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十八章 女兒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三章 吃蟹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章 舉薦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十四章 女屍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七章 見太子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十四章 女屍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百盟感謝章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
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一章 牢獄之災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十八章 女兒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三章 吃蟹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章 舉薦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十四章 女屍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七章 見太子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十四章 女屍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百盟感謝章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