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

“監正!”

荒“緩慢”的張開血盆大口,沒什麼情緒的說了一聲。

雖然不知道老東西什麼時候,用了什麼辦法見許七安,但他手上那件空間法器,毫無疑問是監正贈予的。

身後那片“空間領域”,祂又不是沒走過。

而能把殘留在那裡的靈蘊煉製成法器的,普天之下,大概只有身爲一品術士的監正纔有這樣的實力。

同時,荒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

他果然是守門人!

藉助這座島上“門”的力量,以特殊的方式短暫掙脫封印,這同樣是守門人才具備的特性。

即使是超品也不能在未掌控“門”之前,就使用它的力量。

“追上祂!”

九尾狐身後的九條尾巴,宛如觸鬚一般拍打地面,像是擂鼓的將士。。

當然,這個動作被放慢了十倍。

不能掉以輕心啊,雖然咱們是在競速,但玩的是暴力摩托.........許七安緩緩取出鎮國劍和太平刀,後者被他丟給了九尾狐。

這幾天的時間裡,兩人頻繁溝通,商議了詳細的對敵計劃,以及應對方式。

根據荒的靈蘊特性,雙方一旦開始玩起競速,對方會採取的手段無非三種:

一,加快前進速度,趁着雙方還有差距,搶先度過這片區域,奪得寶貝。

二,掄起棒球就是一頓致命打擊,把膽敢追上來的狗男狐女幹掉。

三,實在沒辦法,不顧一切施展天賦神通,吞噬萬物。

等九尾天狐接過太平刀,許七安又“緩慢”的揚起手腕,掌心對準荒,讓那枚宛如玻璃的眼球亮起。

他打算把荒所處的空間轉移到遠處,利用這種方式把祂丟的遠遠的。

這是他和九尾狐商量出最簡單且有效的辦法。

首先,荒不會空間法術,對於這樣的操作無可奈何。其次,祂已經處在“負載”狀態,若敢以吞噬靈蘊的方式化解此招,必然陷入沉睡。

就在這時,人面羊身的怪物,身軀陡然暴漲,本就堪比山嶽的體型又龐大了幾圈,高了上百米。

這個過程不快,甚至緩慢,但祂突然拔高的個頭,超出了許七安切割的空間面積。

原本切割出的空間面積,恰好能把荒囊括其中,可當祂體型膨脹之後,部分肢體延伸到了空間之外。

平靜如鏡面的空間,驀地泛起波紋,繼而撫平,歸於平靜。

空間轉移失敗了。

荒的肉身太過強大,祂就像是一根楔子,把兩個空間連接在一起,空間轉移附帶的切割力無法像切割九尾狐一樣,分割荒的身體。

失敗是必然的。

荒酷似人類的面孔,緩慢的露出一抹冷笑。

“對於我們神魔來說,身軀想要多大,就有多大,反之亦然。”

此時,祂距離時間緩慢領域邊緣已經很近,不做猶豫,說完之後,荒龐大的身子主動往前一撲,龐大身軀以慢了十倍的速度,緩緩撲倒在地。

轟隆一聲,地面震動,掀起漫天塵埃。

而就連塵埃揚起的速度,也無比緩慢。

摔倒了?祂想做什麼?

許七安和九尾天狐腦海裡閃過同樣的疑惑。

堂堂遠古神魔,突然跌一跤是怎麼回事,仗着自己年紀大,想訛我嗎........許七安暗自嘀咕,他沒有因爲心裡的吐槽而放鬆警惕。

荒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跌倒。

這時,九尾天狐似乎發現端倪,語氣微變,道:

“祂過界了.......”

許七安順着她的目光望去,瞳孔略有收縮。

荒以前肢伸直,後肢蹬直的姿勢平趴在地上,這姿勢讓祂看起來有些滑稽,甚至有幾分蠢萌。

祂距離領域的邊界已經很近,這麼一摔,兩隻蹄子竟然成功伸出了領域。

糟糕!!

許七安和九尾狐臉色難看起來,前者看了一眼地平線盡頭,沖天而起的那道光芒,咬緊牙關施展空間跳躍。

荒的兩隻蹄子探出領域後,再不受時間流速的限制,“篤篤篤”的刨動地面,奮力前爬,試圖把身子拉出來。

蹄子刨地產生的動能,同樣被時間放緩了十倍,因此祂的身軀沒有立刻脫離領域。

可是,這比剛纔一步一步的速度可要快多了。

這也太狗了吧,你有沒有身爲超品神魔的尊嚴和逼格.........許七安急的在心裡爆粗口,來不及了,依照這樣的趨勢,荒會比他們早好幾個時辰脫離領域。

這片領域的幾個時辰,就是外界的好幾天。

好幾天的時間,黃花菜都涼了,荒不但可以暢通無阻的拿到寶物,還能洗個澡睡個覺,養足精神來宰他們。

嘭嘭嘭!

刨地聲宛如地震,一聲聲的傳入耳中,聲音很緩慢,但許七安清晰看見荒的兩隻蹄子,簡直堪比十二缸的打樁機,曠野上飛快刨出兩道深坑。

如此可怕的動能,即使經過削弱和減慢,荒的龐大身軀依舊以可觀的速度挪向前方。

“玉碎無法有效的阻止荒,到祂這個層次,什麼樣的傷都不過是區區致命傷,反而我自己會因爲出手攻擊,而無暇進行短距離傳送..........攻擊類的手段不奏效。

“七絕蠱沒有束縛方面的手段,控制類的就更不可能,初入超凡的蠱術怎麼可能控制荒........”

他在腦海裡苦思對策,只恨自己是個粗鄙的武夫。

如果是儒家的話,口含天憲,言出法隨,念一聲:臭弟弟你在我胯下!

啥事都搞定了。

這時,許七安看見身邊的九尾狐,沉着冷靜,“不疾不徐”的取出渾天神鏡,對着荒遙遙一照。

遠處的荒立刻察覺到有針對元神的法器觀照自己,滿心的不屑,嗡嗡笑道:

“如果是超品層次的法寶,我自認倒黴。

“區區一把破鏡子,等它對我產生影響,我早已脫離這片區域。”

兩句話祂說了很久,但蹄子沒停,又成功把自己往外挪了一段距離。

“好國主!好姐姐!”

許七安卻振奮起來,他於九尾狐操作中得到了靈感,念頭一動,浮屠寶塔從地書碎片中飄出。

雖然他是粗鄙的武夫,但他法寶多啊。

浮屠寶塔的塔頂,浮現一道雙手合十的金身法相,腦後一輪象徵智慧的七彩光輪,緩緩逆轉。

........荒一聲不吭的開始刨地,速度比剛纔快了不少。

笑不出來了。

漸漸的,祂對自己現在做的事情產生了一絲迷茫,不知道意義在哪裡。

他的思維運轉變慢,智商有所下滑。

如果是正常狀態,這並不會給祂造成任何傷害,但隨着智商的降低,祂立刻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在拉扯着自己。

頭頂像是有道旋渦,在召喚他,拉扯他。

而這股力量間接助長了迷茫的念頭,越拉扯,智商越低,智商越低,拉扯的力道越大。

相輔相成。

黃金瞳漸漸渙散,失去銳利,荒慢慢的變成了地主家的傻兒子,得了失魂症或先天智力低下的傻兒子。

目光呆滯,時不時刨一下地面。

祂的本能驅使着祂繼續刨地,但刨地的理由,已經記不起來了。

許七安和九尾狐集兩大法寶之力,短暫的控制住了荒。

更準確的說法,是集兩大法寶之力,控制住了被時間緩慢領域束縛住的荒。

“無法控制太長時間。”

九尾天狐提醒道。

抓住這個機會,許七安一刻不停的施展空間轉化,一步步的追趕上荒,超越荒。

過程中,兩人持續對荒進行着降智打擊和勾魂操作。

如果不是這片時間流逝緩慢的領域限制住了荒,他們想控制住一位遠古神魔,絕對沒有那麼輕鬆。

終於,兩人來到領域邊緣,看清了前方光柱的真面目。

九尾狐怔怔的望着前方,通天光柱之中,是一道輪廓清晰的光門,高達百丈,氣勢恢宏。

這道光門立於層層疊疊的白骨之上。

彷彿是白骨鑄就了它的王座。

但它又不是純粹的光門,它糅合了風雨雷電、陰陽五行、天干地支,糅合了萬事萬物,猶如世間一切事物的聚合體。

它象徵着天,象徵着地,象徵着力量,象徵着知識,象徵着法則。

銀髮妖姬在看到光門的剎那,便明白了監正的意思。

它無法用語言來精準的描述,因爲它是一切事物的象徵,包含了所有。

突然,她聽見許七安似癡迷似夢幻似感慨的說道:

“好一把絕世寶刀,如果我能擁有它,我將有開天之能。”

???

狐狸精的耳朵撲棱的抖了一下,茫然又困惑的看着身邊粗鄙的武夫。

寶刀?

哪裡有寶刀,那不是一扇門嗎。

她正想開口詢問,眼角餘光注意到“荒”呆滯的瞳孔,正緩緩恢復焦距。

“祂的元神太強大了,我拉不住祂了........”

渾天神鏡的器靈說道。

攝魂是它最強大的手段,但這位遠古神魔實在太過強大,渾天神鏡施展全力,也只是與祂處於拔河狀態。

連攝出元神都做不到。

這還是有兩大外力相助的情況下。

“走......”

九尾天狐言簡意賅的提醒道。

許七安早已完成了一次空間轉換,帶着她來到邊緣地帶,接着,在荒漸漸清醒過來的目光中,又進行了兩次空間跳躍,終於順利的擺脫了時間遲緩的領域。

這一瞬間,一人一狐舒服的忍不住想嘆息。

這種舒服不是來自肉身,而是靈魂,念頭豁然通達,前所未有的輕鬆。

“真是一柄絕世寶刀啊。”

許七安目光遠眺,聲音低沉的說道。

九尾天狐終於忍不住開口,神色複雜的看着他,“這不是刀,是一扇門。”

??

許七安和剛纔的九尾狐一樣,腦子裡飄過兩個問號。

他皺了皺眉:

“可我看到的確實是刀。”

九尾天狐想了想,猜測道:

“也許因爲你是武夫。”

國主啊,你也染上遇事不決先辱武的毛病了……許七安分析道:

“也可能是每個人看到的都不一樣?所以監正才說,無法準確的描述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他的猜測並沒有得到九尾狐的認可,銀髮妖姬看他的表情愈發奇怪。

“監正的意思,我大概已經理解,但並不像你說的那樣。”她搖搖頭。

“刀?爲什麼你看到的會是刀。”

荒的聲音從後方傳來,祂已經恢復了清醒,近三分之一的身軀還在領域裡。

明明大勢已去,祂卻無比的平靜,絲毫不慌不急。

祂不急,許七安更不急,抱着白嫖的心理,問道:

“你看到的是什麼?”

荒淡淡道:

“門!”

許七安挑了挑眉:

“你和國主看到的是一樣的,因爲都是神魔?”

神魔後裔也算神魔。

荒沉默不語,似乎也無法給出答案。

因爲亙古以來,許七安大概是第一個見到它的人族。

“你似乎一點都不急,這不像你。”

許七安審視着荒。

雙方打過不少交道,他知道荒是一個脾氣不是太好的神魔,不會也不屑壓制自己的情緒。

“我爲什麼要急?”

荒的黃金瞳往上翻,看了一眼自己的頭頂,酷似人臉的面孔露出嘲弄之色。

這個時候,許七安才注意到荒頭頂的六根長角,消失了五根,只剩下一根獨角。

“我把監正封印了。”祂說。

“我知道。”他說。

“不,你不知道。”荒的語氣裡帶着得意,道:

“之前的封印並不算太強,六角合一纔是我能施展的,最強大的封印。你不想知道我爲什麼直到此時,才把監正徹底封印嗎。”

許七安默然,心裡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我等待着進入神魔島,試探他是否能借用此地的力量。如果可以,那他必是守門人。如果不可以,他便不是。

“但監正老奸巨猾,我正愁如何不着痕跡的試探,讓他主動暴露。你的到來,正好給了我機會。”

荒說道。

許七安忽然想到不久前,荒見到他們,喊出“監正”兩個字時,語氣裡沒有太多的情緒,比如憤怒、意外。

沒有意外和憤怒,意味着對方並不怕自己捷足先登。

但是,祂哪來的底氣?

荒嗡嗡笑道:

“你並不知道這扇門代表着什麼,但我知道,我還知道,除了守門人,沒有任何生靈可以得到它、靠近它。

“嗯,超品也可以,可惜你我都不是。”

許七安和九尾狐臉色凝重的對視一眼,他們知道荒的底氣了。

守門人捏在手裡,即使被人捷足先登,也不怕寶貝落入他人之手。

六角合一的封印,則讓監正徹底失去借用神魔島力量的機會。

這種活了太長久的生靈,果然都不好對付……許七安吐出一口濁氣。

荒悠哉哉的說道:

“想離開神魔島,必須重新穿越這片令人作嘔的領域,你們現在逃,已經來不及了。

“我爲什麼要急,該急的是你們。”

這.......九尾天狐有些茫然,她辛辛苦苦吞噬青丘狐靈蘊,抱着死一次,甚至多次的覺悟來到這裡。

爲的是什麼?送死嗎!

她忍不住看向許七安,發現這個男人半點都不焦慮。

九尾狐心裡一動,隱約把握住了什麼。

這時,她聽見荒頭頂的那根獨角,傳來監正的聲音:

“許七安,拿着太平刀,到光門裡面去。”

許七安露出笑容:

“就等您這句話,另外,那是刀不是門!”

他沒問原因,從九尾狐手中接過太平刀,朝着屹立在累累屍骨之上的那口寶刀掠去。

荒的黃金盟驟然銳利,意識到了不妙,沉聲道:

“你想做什麼?你想讓他做什麼?”

監正直言不諱的說道:

“讓他成爲守門人。”

九尾天狐脫口而出:

“什麼?!”

她懷疑自己聽錯了,要麼就是監正說錯了。

讓他成爲守門人……荒的心情和九尾狐差不多,道:

“你,什麼意思?守門人不是你?”

監正笑了起來:

“誰告訴你我是守門人,我承認了嗎。”

荒的呼吸驟然急促,隔了幾秒,祂狀若發狂的咆哮起來:

“不可能!

“你一定是守門人,你就是守門人!守門人來自香火神道,來自術士體系。”

之前的種種的跡象,都說明監正是守門人,如果他不是,那麼種種跡象就無法解釋了。

包括利用神魔島的力量。

荒清楚的知道大劫的秘密,知道守門人象徵着什麼。

不是守門人的話,是絕對做不到監正這一步的。

“錯了!”

監正的聲音從獨角里傳出,平靜而淡然:

“你在海外待了太久,九州的事你知道多少?

“你知道佛陀和巫神,爲什麼要扼殺一品武夫嗎。

“因爲守門人只能出自武夫體系。”

荒嘶聲咆哮道:

“如果你不是守門人,那你又是什麼東西?!”

..........

PS:推一本書:《這個醫生很危險》,作者:手握寸關尺!醫生文融入克蘇魯風格,大家可以去看看。

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寫個總結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實體書上線了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九十章 回京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十四章 女屍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
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寫個總結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實體書上線了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九十章 回京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十四章 女屍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