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

那雙眼睛巨大無比,沒有睫毛,遍佈血絲,不帶感情的盯着衆人。

接着,地面裂開一道道縫隙,每一個縫隙都是一隻眼睛,它們有的如常人眼睛大小,有的大如車輪、水缸、水潭,沒有固定的規模。

但有一點是同樣的,那就是的眼神比遠古兇手的注視更加可怕,更加讓人膽戰心驚。

遠處那座山脈上的眼睛,眼珠子突然‘骨碌’一轉,盯上了度厄,旋即,所有的眼睛都盯上度厄。

緊接着,無數顆瞳仁劇烈顫抖起來。

氣運再次示警,度厄心裡冒氣寒意,涼透骨子的寒意,他首先感覺到的不是恐懼,而是卑微。

自身的卑微。。

而對方彷彿天地意志所化,光是注視,就讓度厄忍不住要跪倒在地,臣服與天地意志。

這種感覺是直面菩薩都不曾有過的。

不只是他,遠處的楚元縝、李妙真、金蓮道長和孫玄機,同樣有這種感受。

恢弘、浩大、威嚴........這些都不足以形容那些眼睛,那個存在。

如果非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詞,那就是“天”!

每個人心裡都油然而生一種卑微。

生而爲人的卑微。

踏入超凡後,他們從未有過這種體驗,即使金蓮道長當初面對洛玉衡的天劫,都不曾有過這種感受。

“走!”

度厄剛喊完,扭頭髮現身邊就只剩恆遠了,阿蘇羅早已逃之夭夭。

........度厄不做猶豫,九瓣蓮臺佛光一蕩,推動着他如同金光般電射而去。

恆遠大師緊隨其後。

“大乘佛法,大乘佛法........”

身後傳來恐怖的嘶吼聲。

更遠處警惕觀望的李妙真等人,看見那片平原活了過來,地面如海浪般涌起,化作一道道數百丈高、遮天蔽日的土牆,朝着度厄羅漢和恆遠拍去。

當這道巨浪追擊出數裡之外,土塊狂沙‘簌簌’散落,露出它的本來面目,那是暗紅色的血肉,鋪天蓋地,宛如海浪的血肉。

卑微的感覺消失了。

儘管對方依舊可怕,強的讓人戰慄,讓人恐懼,但生而爲人的那股卑微,在衆人心裡消失了。

暗紅色的血肉凝成一隻遮天蔽日的巨手,這隻巨大的手掌剛一出現,便突破空間的距離,籠罩在度厄、阿蘇羅和恆遠頭頂。

行者法相?度厄心裡大凜。

三人御風不停,頭頂各自浮現出二品殺賊果位,七彩絢麗的光芒交相輝映,試圖硬抗抓攝。

李妙真和金蓮道長同時伸出手,瘋狂的給三人添加福運。

千鈞一髮之際,那隻巨手崩潰了。

組成它的血肉物質彷彿失去了力量,霍然坍塌,砸落在地,霎時間,宛如山傾一般,地面劇震,揚起塵埃。

阿蘇羅、度厄和恆遠,死裡逃生,仍然不敢停止,直到返回李妙真等人身邊,纔敢轉身回望。

那些暗紅色的血肉物質,此刻正緩緩融入地裡,直到消失。

“嚇死老子了。”

阿蘇羅摸了摸大光頭。

度厄羅漢和恆遠雖然沒說話,但看錶情和眼神,內心大概和阿蘇羅是一個意思。

“本座上次靠近時,祂未曾傷我.......”

度厄沉吟片刻,道:

“方纔氣運示警,祂想吞了我,奪回氣運。”

衆人心裡一團亂麻,閃過各種各樣的疑問,金蓮道長說道:

“此事容後再說,先離開西域,返回雷州,等神殊大師過來。”

返回雷州地界後,一行人在某個無人的山頭落下,於一株古松下盤坐。

額前一縷白髮的狀元郎楚元縝,率先打開話題,道:

“那個,是佛陀?”

橘貓道長和度厄羅漢等人頷首。

恆遠大師雙手合十,眉頭皺起川字紋,臉色凝重:

“爲何佛陀會變成這般模樣?”

無人回答。

身軀化作山川河流,聞所未聞,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範圍。

金蓮道長看向度厄羅漢,道:

“大師說,祂要吞噬你,奪回氣運?”

度厄羅漢點頭。

金蓮道長緩緩頷首,發表自己的看法:

“儘管沒敢越過祂深入西域,但度厄羅漢說的多半不假。”

他指的是佛陀吞噬西域生靈,變成山河城邦的事。

李妙真蹙眉道:

“可我們來的時候,確實見到不少活人,並未被佛陀吞噬。祂沒道理只吞一半........”

她還沒說完,阿蘇羅就搶過話題,聲音低沉,富有男子磁性: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佛陀出手時,半途有發生明顯變化。土石崩落,露出暗紅色的血肉,前後兩個狀態給我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祂依舊可怕,但似乎喪失了某種震懾心神的威能。”

震懾心神的威能?他把自己丟下度厄和恆遠落荒而逃說的如此清新脫俗.........李妙真心裡嘀咕一聲。

不過,她能理解阿蘇羅所謂的“震懾心神”指的是什麼。

因爲那種卑微,她也體會到了。

度厄羅漢頷首,道:

“而祂喪失這方面威能的地界,正是祂沒有同化的區域。”

這時,他看見孫玄機袖子一揮,取出一方案己,筆墨紙硯,開始奮筆疾書。

楚元縝似有所悟的總結道:

“會不會是大乘佛教的成立,讓佛陀損失了部分氣運,以致於佛陀無法再進一步擴張?所以,佛陀對度厄羅漢的態度,前後有了明顯的變化。”

他的這個猜測,是根據超品需要氣運這個前提出發,結合西域的變化,以及度厄羅漢的氣運示警等,做出的判斷。

橘貓道長撫須道:

“貧道也是這麼認爲,大乘佛教這步棋,效果卓絕。

“沒有氣運的支撐,佛陀似乎無法繼續擴展,只要我們不進去西域地界,想來就不會有危險。”

衆人附和。

旋即他們注意到孫玄機提着筆,姿勢僵在那裡。

湊過去一看,只見他在紙上寫道:

“佛陀損失了氣運,無法繼續吞.......”

後邊的話沒能寫下去,因爲全被楚元縝說出來了。

“啊這........”飛燕女俠說了句安慰的話:“下次把袁護法帶來。”

袁護法只是個四品小妖,不應該承受這些和他修爲不符的冒險吧..........仁厚質樸的恆遠大師心想。

好主意,嚇死這隻死猴子........這是除度厄羅漢之外,剩下所有人的心聲。

楚元縝當即把衆人討論出的結果,傳書到地書聊天羣。

【一:推斷的不錯,大概便是如此。我詢問了魏公和趙學士,對於佛陀的異常,他們不太瞭解,但趙學士說,多半與所謂的大劫有關。】

佛陀那個模樣,確實稱得上是大劫,如果讓祂肆意擴展,後果不堪設想..........天地會成員深有體會。

【一:許寧宴,許寧宴你有看到傳書嗎。】

一連問了數遍,無人應答。

【九:許寧宴還在海外,不曾歸來。】

那個粗鄙的一品武夫不在,大家總是缺點安全感。

【七:許寧宴這個龜孫,會不會逃到海外不回來了?如果他無法晉升半步武神,多半是會逃的,畢竟他那麼風流好色。】

不應該是貪生怕死嗎,這和風流好色有什麼關係,李靈素這傢伙,又趁機抹黑許七安.........天地會成員心裡腹誹。

【二:師哥,你到南疆了嗎。】

【七:到了,正在等待神殊大師出關。話說話來,狐族的美人真是不同凡響啊。尤其是夜姬的幾個姐妹,國色天香,每一位的美貌都能碾壓師妹你呢。】

【二:師哥啊,等回了京城,我把這句話告訴嫂子們。嗯,除非你告訴我南疆有幾隻姬。】

【七:師哥錯了,師哥還有事要和幽姬、靈姬、清姬三位美人談,各位珍重。】

...........

深海里。

巨大的海溝深不見底,漆黑的彷彿能吞噬光線。

許七安撒下一把火紅色的貝殼,待它們落向海溝時,以氣機引爆。

蘊含在貝殼中的火元素猛的爆開,在漆黑無光的海底,膨脹成一團團火球。

暗流一下子洶涌起來。

火光閃滅之間,許七安和九尾狐看見海溝裡竄出一條粗壯的觸手,它龐大的宛如吞天巨蟒,每一個吸盤都有水缸那麼大。

觸手錶面烙印着殘缺的紋路。

這位超品神魔是大王烏賊嗎........許七安有些幻滅,他抱着獵奇的心理,一直在期待對方的真身是什麼模樣。

這條觸手扭曲着纏繞而來,狠狠掃向九尾天狐。

海底暗流瞬間沸騰,許七安耳邊盡是“轟隆隆”的暗流碰撞聲。

對神魔後裔更加敏感........許七安挑了挑眉,袖手旁觀,沒有出手幫狐狸精禦敵。

九尾天狐也沒動用她最強的手段——尾巴。

八條毛茸茸的狐尾,像水母的觸手般一拍,推動着她影響觸手,秀拳緊握,轟出氣泡綿密的一拳。

嘭!

悶響聲在海底響起,就像一顆魚雷爆炸。

在許七安的視線裡,前方瞬間被密集的氣泡覆蓋,洶涌的暗流像衝擊波一般朝四面八方橫掃,推撞在他胸口。

九尾狐身子倒飛出去,在海底拖曳出一條真空帶。

許七安見狀,對觸手的力量有了較爲清晰的估測。

國主的力量雖然不及武夫,但身爲神魔後裔,膂力絕對要超過其他體系的一品。

但剛纔那純粹比拼拳力的一擊,她明顯不敵觸手。

它越強,我吞噬它之後,收穫就越大,沒準真的能一舉踏入半步武神境..........許七安傳音道:

“國主,幫我纏住它,我下去尋它本體。”

九尾狐“嗯”了一聲,語氣如常,剛纔角力雖然輸了,但並沒有受傷。

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上架感言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十四章 女屍第七十七章 大劫的秘密(二)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七章 嚇唬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十七章 心劍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六章 驗屍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六章 匪患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
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上架感言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十四章 女屍第七十七章 大劫的秘密(二)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七章 嚇唬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十七章 心劍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六章 驗屍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六章 匪患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