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

哪怕是在一場大型戰役裡,數量達到三十名的四品強者,也能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只要不被超凡強者針對,他們是能左右一場戰役的結局的。

許七安這一次,是把能調動的四品全調過來了,賭的就是沒有人趁機擾亂後方。

如今的大奉京城,連一位超凡都沒有,四品高手數量也驟減。

大奉立國六百年,一國之都從未有過守備如此空虛的時刻。

但效果是立竿見影的,在見到一衆超凡強者出場,數十名四品壓陣的場景後,城頭守軍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吼聲。

無意義的吼聲!

只爲發泄內心激盪的情緒。。

青州失守之後,原青州守軍的士氣便降到谷底,後續還有監正殞落的事實;大奉超凡強者無法與雲州抗衡的流言;以及朝廷忍辱求全的議和決定。

這一切都在告訴退守雍州的將士們——你們打了敗仗,大奉岌岌可危了。

頹喪、畏懼之心,可想而知。

之所以能堅守潯州,沒有出現大規模逃兵的情況,除了楊恭治軍嚴厲之外,所有的將士心裡,還有一個念想。

這個念想叫“許銀鑼”。

監正是王公貴族眼裡的保護神,有他在,朝廷一切安穩。

但監正對於大部分人來說,距離過於遙遠。

許七安纔是底層百姓和將士眼裡的保護神,有他在,大奉就不會倒。

現在,許銀鑼來了!

他沒有讓人失望,正如他在京城斬國公,在玉陽關獨擋巫神教大軍,在京城衝冠一怒斬昏君。

他從未讓人失望。

一身緋袍的楊恭雙手按在牆頭,深深吸了一口氣,高聲道:

“寧玉碎,不瓦全!”

於是,城頭雜亂無章的嘶吼和咆哮,變成了山呼海嘯般的“寧玉碎,不瓦全!”

許二郎聽着狂濤般的聲浪,目光緩緩掃過周遭,守軍們的表情一一映入他的眼底。

他們有的高舉武器,吼的臉紅脖子粗;有的熱血盈眶,眼神裡卻燃燒起熊熊鬥志;有的興高采烈,恨不得立刻衝下城,與大哥站在一起。

這一刻,許新年知道,這是一支無所畏懼的雄師。

情緒是會傳染的,當有人能把將士們的情緒調動起來,讓他們熱血沸騰,那麼,即使明知會死,即使前方是不可戰勝的敵人,他們也會在心目中領袖的率領下,慷慨赴死。

大奉守軍心目中的領袖,是大哥許七安!

姬玄自身是雲州一方的天之驕子,也是當代年輕人裡,唯二踏入超凡的武者。

可當他看見許七安憑一己之力召來如此多的強者,讓洛玉衡、寇陽州等地位超然的超凡人物,甘願站在他身後陪襯。

讓原本士氣低迷,唯唯諾諾的大奉守軍瞬間情緒高漲,盲目崇拜。

姬玄心裡不可避免的燃起熾烈的妒火,他握着刀柄的手,悄然發力,喝道:

“許七安,在超凡的領域裡,從來都不是人海戰術能彌補的。”

他的這一聲運足了氣力,一下蓋過城頭的喧囂聲。

接着,姬玄轉身,朝伽羅樹菩薩合十:

“請菩薩出手!”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紅包和點幣 先到先得!

如果對面只有一位許七安,那麼他憑藉三品中期的實力,倒也能與姓許的一較高下,即使稍有不敵,差距也不會太大。

但現在許七安可不是單打獨鬥了。

有一衆超凡壓陣,姬玄不認爲自己有單人衝陣的實力,能做到這一步的,只有一品菩薩伽羅樹。

超品之下,防禦第一人。

當然,這並不是說伽羅樹的攻伐手段差,有時候,防禦和攻擊是成正比的。

女帝登基後,允許趙守入朝爲官了?大奉將出現一位大儒,儒家體系裡的二品大儒,好棋..........許平峰微微眯眼,同樣側頭,看一眼伽羅樹菩薩。

“勞煩菩薩去探一探他們的水準。”許平峰正色道。

“阿彌陀佛!”

宏大的吟誦聲迴盪在天際,蓋過了所有聲音。

伽羅樹菩薩一步跨出,天地失色,高空雲層翻涌,染上金光,腳下則盪漾起金色漣漪。

他每跨出一步,便有“轟隆”聲傳來,虛空似乎都承受不住他的重量。

跨出十步後,周遭已是一片寂靜,不管是雲州軍還是大奉軍,都陷入詭異的沉寂。

並非他們不想說話,而是不敢說話,“不動明王法相”象徵着高山般的厚重,大海般的廣闊;“金剛法相”象徵着力量,象徵着剛烈,主殺伐!

兩尊法相疊加,讓人如臨深淵,如面神靈。

神靈之前,凡人豈敢說話?

這是高位格存在的壓制,不以凡人的意志而動搖。

原來監正面對的,是這樣可怕的敵人..........城頭守軍直面兩尊法相,深切體會到一品菩薩的可怕。

皆聞佛門菩薩乃世間巔峰存在,每一位都可以稱爲無敵,但距離普通士兵來說,菩薩過於遙遠,之前一直有監正頂着。

對伽羅樹菩薩的強大,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剛纔姬玄的一人威懾全軍,所表現出的力量是看得見的,在衆人認識範圍內的。

伽羅樹菩薩僅僅是威壓,便讓超凡之下的武夫、普通士卒,噤若寒蟬。

許銀鑼他會怎麼應對........有人看向城下的那襲青衣。

彷彿有默契似的,一道道目光齊刷刷的聚焦在許七安身上,聚焦在這位大奉最後脊樑身上。

“誰去磨一磨他?”

許七安負手而立,面帶微笑。

“我!”

孫玄機言簡意賅的應道,說完,他以傳送法術出現在伽羅樹菩薩和許七安之間。

緊接着,孫師兄在衆人面前,展示了什麼叫司天監陣法的花裡胡哨。

他腳下一道道圓陣亮起,幻燈片一樣交替閃爍,小圓陣構成大圓陣,威力層層疊加。

同時,他手指在虛空疾畫,畫出一道道扭曲的陣紋,陣紋組成陣法。

清光不斷亮起,不斷熄滅,幻燈片似的閃爍。

在衆人眼花繚亂中,伽羅樹菩薩身下浮現一座直徑六十丈的巨陣,此陣以太陰爲核心,凝聚四方五行之力,逆時針轉動。

伽羅樹菩薩頭頂天空,浮現一座同樣的大陣,此陣以太陽爲核心,凝聚罡風、雷電,順時針轉動。

絞殺!

兩座巨陣宛如磨盤,凝聚天地間不同領域的力量,讓它們化作利刃,絞殺陣中的伽羅樹菩薩。

陣法分成兩個涇渭分明的領域:

上方是罡風化作龍捲,雷電劈入其中,一道道電弧在颶風中吞吐閃爍。下方是陰陽五行化作旋渦,旋轉的方向與龍捲相反。

兩股力量交界出,便是伽羅樹菩薩。

姬玄挑了挑眉,他和孫玄機交手數次,對這位白衣術士的實力、性格,也算深有體會。

孫玄機是個做事留三分的人,即使是生死大敵,他也很難搏命。

可現在,這位白衣術士爆發出了遠超水準的戰力,似是孤注一擲,要分生死。

雲州大軍前方,戚廣伯手持單筒望遠鏡,邊望着聲勢浩大的陣法,邊感慨道:

“不愧是三品術士,孫玄機有望二品。

“假以時日,他或許會成爲第二任監正,如果沒有國師的話。”

葛文宣心馳神蕩,相比起可望而不可及的老師,孫玄機展現出的力量,更能吸引他,成爲他的盼頭。

“然而有什麼用呢,在伽羅樹菩薩面前,這種層次的力量,根本不算什麼。”

似乎是迴應葛文宣的話,伽羅樹菩薩頭頂的金剛法相擡起雙拳,猛的互相一碰。

當!

天地間,一聲洪鐘大呂。

狂暴的力量以雙拳爲核心肆虐開來,摧枯拉朽般的撕裂無形之力,撕裂雷電,撕裂兩座陣法。

過程中,伽羅樹菩薩腳步甚至沒有停頓。

孫玄機首當其衝,身軀驟然弓起,被這股狂暴的力量推的朝後拋飛。

但他沒有受傷,於身前凝聚一層層陣法,抵消了衝擊波。

“吼!”

大後方,數萬雲州軍齊聲怒吼,爲伽羅樹菩薩壯勢。

城頭的大奉守軍緊張的盯着以許七安爲代表的幾位超凡強者。

許七安眸子微微眯起,嘖了一聲,道:

“金剛法相本身便堅不可摧,更遑論只有防禦的不動明王法相。

“縱使是一品,恐怕也破不開他的防禦吧。”

趙守頷首:

“監正一直從沒能真正重創伽羅樹。”

許七安側頭,看向刮痧天王寇陽州,笑道:

“前輩,要不要去試試?一雪前恥。”

寇陽州破關後,便一直在劍州穩固境界,打磨刀意,總體實力有所精進。

但要說對付金剛法相的話.........老匹夫咧了咧嘴:

“試試就試試。”

難道不是試試就逝逝?許七安道:

“我大概摸清金剛法相的水準了,寇前輩,國師,院長,合我們四人之力,破了金剛法相。”

要破金剛法相,必須得有一品武夫的爆發力,還不能是初入一品。

洛玉衡和寇陽州頷首,同時浮空而起,與伽羅樹菩薩平齊。

閉關五百年,今日要讓九州記起我...........老匹夫滿頭白髮飛舞,緩緩吐出一口意氣。

嗡嗡嗡........城頭的守軍,遠處的雲州軍,同時感覺到了刀鞘中佩刀在鳴顫,像是被賦予了靈性,要脫離主人的掌控。

“老夫乃當代刀主,來!”

老匹夫大喝道。

霎時間,一柄柄佩刀出鞘,掙脫主人的束縛,化作浩浩蕩蕩的鋼鐵洪流,朝寇陽州飛去。

大奉和叛軍,兩撥鋼鐵洪流遮天蔽日。

“神仙手段........”

苗有方瞠目結舌,喃喃自語。

兩軍之中,那些修刀意的武夫,恨不得給老匹夫跪下。

另一邊,洛玉衡低頭看向許七安,嗓音清冷悅耳:

“我只能出三劍!”

待許七安點頭後,她淡淡道:

“第一劍,心劍!”

話音落下,又一個洛玉衡出現,她與肉身不同,黑水之靈組成層疊彷彿的長裙,火靈蘊入雙眼,眸子開闔間,銳氣逼人。

土靈托起她的身姿,甘願匍匐在她腳下。

風靈托起她的秀髮,肆意的向上方和四周張楊,髮絲根根分明。

道門陽神!

洛玉衡肉身懸而不動,陽神遁入劍中。

霎時間,鏽跡斑斑的鐵劍綻放熾烈光芒,鐵鏽飛快剝離。

就在兩位二品強者各施手段之際,許七安探出手,咆哮道:

“劍來!”

黃澄澄的流光自天邊飛來,把自己送入許七安手中。

大奉第一神兵,鎮國劍!

握住劍的同時,許七安屈指,敲在眉心。

亮起的不是金漆,而是深沉的黑色,阿修羅血脈獨有的膚色。

神殊大師的力量融入了他體內,讓本就是二品武夫的許七安,氣血和氣機瞬間拔高一截。

他緩緩道:“衆生聽我令!”

雍州境內,衆生之力蜂擁而來,宛如匯入汪洋的江河。

這其中包括潯州城頭的數千名守軍,他們的力量,更加純粹,更加強大。

接着,許七安坍塌了氣機,收斂了情緒,本就融合各種絕學的玉碎,蓄勢待發!

鎮國劍“嗡嗡”鳴顫起來,似乎無法承受這股可怕的力量。

但許七安仍不滿足,握劍的手臂,猛的粗大了兩圈,肌肉膨脹。

力蠱——狂暴!

許平峰微微動容,似乎吃了一驚:

“衆生之力!你能調動衆生之力?!”

監正的底牌是衆生之力,讓許七安擁有衆生之力。

許平峰不再有任何猶豫,下一秒,他平息了所有驚訝和憤怒,單手一拍腰間香囊。

一道道閃爍着清光的青銅部件飛出,於空中快速組合,同時許平峰腳下的圓陣擴散,試圖將雙方所有超凡強者納入範圍。

不需要再試探了,既已知曉底牌,那便以雷霆之勢強殺許七安。

伽羅樹菩薩眼見目的達到,當即不再以緩步試探,朝着許七安狂奔而來。

就在這個時候,趙守屈指彈在亞聖儒冠上,口含天憲,聲音威嚴:

“此地禁止使用陣法!”

他沒有說禁止使用法器,這樣會影響到蓄力狀態的許七安,還有洛玉衡。

但陣法,是術士獨有的。

青銅圓盤迅速組裝完畢,但沒有配套的陣法驅使,無法發揮天命師的力量,隔絕此方天地。

洛玉衡的鐵劍、寇陽州的刀陣,同步率先出擊,爲即將斬出的驚世一劍衝鋒陷陣。

“此劍,當勢如破竹!”

趙守似乎不滿足,施展言出法隨之力,爲鎮國劍再添一份力量。

此劍能否破金剛法相?

...........

青州,提刑按察使司。

潮溼陰冷的監牢裡,慘叫聲不斷響起,伴隨着女人的尖叫聲和求饒聲。

一間間刑房中,上演着慘無人道的折磨,犯人們或被捆綁着抽打;或被燒紅的烙鐵灼燒皮膚;或被一刀刀的割下血肉,露出森然白骨。

每一件刑具都保證有用武之地,充分發揮它折磨人的特性。

而女子的慘叫聲則來源於牢房裡,遭遇着地宗妖道的姦淫。

雲州軍佔領青州後,大肆鎮壓反抗勢力,以及不配合的鄉紳、江湖遊俠等。

這些人裡,一部分被格殺,一部分被關入大牢,其中青州城的“犯人”,盡數被押入提刑按察使司,交由地宗妖道處理。

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折磨。

與慘叫聲相呼應的,是地宗妖道得獰笑聲、狂笑聲,他們肆意的發泄着人性中的醜陋惡意,享受着犯人們痛苦的表情和瀕臨死亡的慘叫。

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十三章 逃脫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八月總結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盟主感謝章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十九章 斬首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三十二章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三十二章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卷尾總結兼請假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五十章 線索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章 生母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三章 吃蟹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開個單章,小母馬的。上架感言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百盟感謝章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
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十三章 逃脫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八月總結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盟主感謝章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十九章 斬首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三十二章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三十二章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卷尾總結兼請假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五十章 線索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章 生母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三章 吃蟹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開個單章,小母馬的。上架感言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百盟感謝章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