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第747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

觀星樓地底。

盤坐在房間內,靜靜打坐的鐘璃,耳廓一動,聽見了雜亂的腳步聲。

這時,有一個腳步聲加快,來到她的房門外,喊道:

“鍾師姐,打更人奉許銀鑼之命,押送一批犯人來此地關押。”

鍾璃起身開門,看見門外站着一位白衣術士。

她先是點點頭,而後望向幽暗走廊入口,看見一位繡金鑼的中年人,與一衆銀鑼、銅鑼,押解着一批犯人走來。

鍾璃迎了上去,輕聲問道:

“發生了什麼?”

白衣術士“哦”一聲,語氣平靜的解釋:

“許銀鑼和長公主造反了,就想把幾個親王兄弟,包括永興帝關在司天監。”

作爲司天監的術士,看不起皇權是基本操作。

鍾璃迎上押解親王的金鑼,後者拱手說道:

“本官趙錦,奉命押解人犯,請鍾姑娘安排。”

鍾璃就說:

“這一層有二十個房間,隨便挑一個便是。”

宋廷風聞言,隨手打開身側的一扇鐵門,推了一把許元槐:

“進去!”

許元槐腳下一滑,狠狠摔在地上,腦袋磕到鐵門上,痛的悶哼出聲。

宋廷風嘲笑起來:“廢物.”

話音方落,突然腳下一滑,直挺挺的後仰,腦袋也磕到牆上。

作爲一個煉神境的高手,他沒有受傷,只是摸着腦袋,臉色茫然。

趙錦皺了皺眉,望着宋廷風,斥責道:

“毛毛躁躁的。”

然後他也摔了一跤。

“???”趙金鑼臉色茫然。

他不明白自己一個四品武夫,掌控化勁的高手,爲什麼會在沒有障礙、沒有行走的情況下,突然就摔一跤。

趙金鑼旋即想通,望着鍾璃,猜測道:

“這是困住罪犯的陣法?”

領頭的白衣術士背靠牆壁,點點頭:

“你就當是吧。”

接着,銀鑼銅鑼們把罵罵咧咧的親王、永興帝推入房間,過程中,雙方都有人無緣無故摔倒,不是腦袋磕牆上,就是臉撞地上。

鍾璃負責關上每一扇鐵門,掌心貼在門上,激活陣法。

見事情辦完,包括趙金鑼在內,一衆打更人背貼牆壁,謹慎的挪移,離開地底。

靠着牆壁的白衣術士感慨道:

“昨日還是帝王,今日就成了階下囚,嘿嘿,讓這些錦衣玉食的親王們嚐嚐階下囚的滋味也不錯,不然怎麼能知道人間疾苦呢,是吧鍾師姐。”

鍾璃愣住了。

她呆呆的站了半天,眼睛越來越亮,急聲道:

“你快去找許銀鑼,讓他來我這裡一趟。”

白衣術士也沒問原因,點點頭:

“好,不過鍾師姐,您能先回房間嗎?”

他指了指敞開的鐵門。

鐵門能鎖住鍾師姐的厄運,他可不想三步一摔,術士的肉身很精貴的,經不起折騰。

“哦!”

鍾璃轉身進了房間,鐵門關閉的剎那,白衣術士聽見“啪嘰”的悶響,他猜測是鍾師姐摔倒了。

白衣術士走出地底,拾階而上,來到許七安暫住的臥房。

他正要扣門,忽然福至心靈,想道:

“不對,規避厄運三大法則:鍾師姐的話不能聽;鍾師姐的身邊不能待;鍾師姐的東西不能碰。

“我大意了,差點忘記這三條法則。”

一念及此,白衣術士默默轉身離開。

還是把鍾師姐的話轉述給宋師兄,讓他當炮灰吧。

司天監,浮屠寶塔內。

白姬蜷縮在蒲團上,聲音細軟,嬌聲道:

“姨怎麼還沒來,大師你放我出去吧,好無聊呀。”

塔靈老和尚睜開眼,緩緩道:

“小施主若是覺得無聊,不妨與貧僧一起參悟佛法。”

白姬一聽,頓時支棱起來,叫道:

“我是妖族呀,我生來就是要打佛門的,哪能跟你學佛法。”

塔靈老和尚給出自己的理由:

“瞭解敵人,才能打敗敵人。小施主跟我學佛法,將來長大了,才能找到佛門的弱點。”

白姬聞言,愣了一下,覺得很有道理,她的小腦瓜想不出反駁的話。

正說着,塔靈老和尚耳廓一動,繼而笑道:

“你的主人返回了。”

他屈指輕彈,一道金光激射而出,於室內綻放,然後慕南梔就出現了。

她穿着荷色的長裙,面容憔悴,眼神裡滿是疲憊。

許七安離開時,沒有帶走浮屠寶塔,和太平刀一起留在桌上,給花神三重保護。

慕南梔甦醒後,溝通塔靈,便被傳送進來了。

“姨!”

白姬歡呼一聲,化作白影飛撲到慕南梔懷裡。

慕南梔接住白姬,順勢盤坐在蒲團上,雙手合十,虔誠道:

“大師,我悟了。”

塔靈老和尚反問道:

“你悟了什麼?”

慕南梔無比虔誠,大徹大悟:

“色即是空!”

塔靈老和尚欣慰道:

Wшw● тt kǎn● C〇

“善!”

同時,他心裡嘀咕一聲:這話聽起來好熟悉。

白姬抽了抽粉色的鼻尖,茫然道:

“姨,你身上有股怪味道,不是你的味道”

“你聞錯了。”

“沒有沒有,我鼻子可靈了。”

“閉嘴,小崽子少打聽。”

塔靈老和尚聽着她們的爭論,伸出手指,輕輕點在慕南梔眉心。

花神雙眼瞬間空洞,失去神采,身子一歪,昏迷過去。

這變故讓白姬嚇了一跳。

“貧僧是在幫她疏導氣機,鬱結在丹田,反而傷身。”塔靈老和尚解釋道。

一夜之間,她體內多了一股無法消化的磅礴氣機,這是她感覺到疲憊的原因。

王府。

王貞文卯時便醒了,用過午膳,喝過藥,便睜着眼睛不肯睡,像是在等待着什麼。

天光大亮後,他就聽見了隱約的炮火聲。

很快又趨於平靜。

等啊等,等啊等,午膳到了。

王貞文滴米未進,終於等來管家稟告,說錢首輔和幾位大人來拜訪。

至此,王首輔如釋重負,讓管家請人進來。

少頃,錢青書、孫尚書等幾位王黨骨幹推門而入,在圓桌邊入座。

錢青書把圓凳搬到牀邊,坐的最近。

王貞文看着他們的臉色,沉吟半晌,道:

“看樣子是事成了,但你們爲何是這等表情?”

幾位老夥伴較爲沉默,但又不是凝重,而是那種不知該從何說起的複雜。

刑部孫尚書和其他幾位,目光交接,而後齊齊投向錢青書。

錢青書自知避不過,輕嘆一聲:

“事成了,不過結果有些偏差。”

“偏差?”王貞文見他欲言又止,心裡一沉,想到了一個可能,急道:

“許七安,篡位了?!

“糊塗啊,大奉氣數未盡,下至百姓,上至貴族,都還認可皇室,便是那雲州亂黨,也要千方百計的宣傳自身爲正統,不惜一切代價的要求永興認可,便是爲此。

“他好不容易攢下不菲聲望,豈可自毀前程?”

急怒攻心,劇烈咳嗽起來。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錢青書扶他坐起身,輕拍後背,欲言又止一番,道:

“許七安沒有篡位,就他那性子,給他龍椅他都不會坐。

“你覺得他是一個願意埋首案牘,處理政務的人?”

王貞文一想,覺得有理,心態平和了許多,問道:

“他準備立誰?”

錢青書幽幽道:

“長公主懷慶!”

“咳咳咳”王貞文又劇烈咳嗽起來,臉色漲的通紅。

孫尚書忙倒了杯熱茶,遞上來:

“喝口茶,壓一壓。”

王貞文勉爲其難的喝了一口,壓住咳嗽,而後迫不及待的問道:

“你們同意了?”

錢青書無奈道:

“我們原以爲會立炎親王,事後才知,那小子虛晃一槍,把我們都給騙了。

“當時箭在弦上,賊船已上,還能反悔?”

喊出“請陛下退位”時,就已經沒回頭路了。

而且永興和一衆兄弟都被長公主牢牢控制,王黨便是想反悔,也沒合適的人物推出來。

先帝的兄弟和一些郡王,資格差了些。

再說,當時看一衆親王、郡王的表現,明顯捏着鼻子認下懷慶,未必願意冒險。

王貞文勃然大怒:

“女子稱帝,簡直胡鬧,胡鬧!”

孫尚書突然說道:

“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女子稱帝,大陽是有先例的。

“再說,論才華、魄力、能力,長公主都是佼佼者,她當皇帝,遠比永興和其他親王要強。”

王貞文難以置信道:

“她給了你們什麼好處。”

孫尚書看向錢青書,新任首輔低聲道:

“也沒什麼好處,就是之前永興答應我們,但以朝堂穩定爲由,一直遲遲不曾兌現的承諾。

“再就是,朝堂重新洗牌,空出來的位置,魏黨和我們瓜分,從此再無羣黨相爭的局面。”

王貞文不說話了。

因爲他知道自己的反對無效,懷慶給的實在太多,多到王黨無法拒絕。

哪怕都知道她將來肯定會扶持其他黨派,不會任由魏黨和王黨做大,但沒人會因爲以後的事,拒絕眼前唾手可得的利益。

這和聰明與否無關,和人性有關。

“好算計,和永興帝比起來,她更像元景。”

王貞文“呵”了一聲:“事已至此,老夫也只能順應大勢。”

他一個臥病在牀的人,還能怎樣?

“不過老夫要給你們一個忠告。”

王貞文掃過屋內衆人,沉聲道:

“女子稱帝,即使有史可依,亦非主流常態,說服力有限。她想坐穩龍椅,可沒那麼容易。”

錢青書起身,拱手道:

“王兄請說。”

許七安返回司天監,來到自家臥室門前,看見宋卿倒在門外。

“果然有人來找我,還好我做了好幾手準備.”

他心裡嘀咕一聲,拎起宋卿,啪啪扇了幾巴掌,把他強行喚醒。

宋卿迷迷糊糊的醒來,茫然道:

“許公子,你回來了啊咦,我臉好疼。”

沒這麼誇張啊,我就是輕輕打了兩巴掌,哦,我已經是二品武夫了.許七安轉移話題: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宋卿揉着紅腫的臉,口齒不太靈光的說:

“鍾師妹託人傳話,說有事要找你。”

鍾璃小可憐找我啊。許七安點一下頭:

“不急的話,我抽空過去一趟。

“對了,宋師兄最近是不是熬夜做鍊金術實驗,很長時間沒睡覺了?”

宋卿一愣:

“你怎麼知道?”

腦子靈光的話,你就不會接鍾璃的任務,這是很簡單的推理許七安沒有解釋,恭敬的送走腦子不太好用的宋卿。

目送他的背影離開,許七安抹去門上的強烈麻藥,推開而入。

房間裡空蕩蕩的,牀鋪凌亂,沒了大奉第一美人,牀單也已經乾透。

許七安目光自然而然的望向桌上的太平刀。

太平刀豎起刀尖,指向一旁的浮屠寶塔。

許七安點點頭,身形旋即化作金光,遁入寶塔內部。

空曠的第三層,塔靈老和尚盤坐在蒲團上,慕南梔歪歪扭扭的倒在另一張蒲團,昏睡不醒。

白姬湊到她身邊,不停的抽動粉嫩的鼻尖,嗅啊嗅。

“狐狸崽子,你幹什麼呢!”許七安心說,你在猥褻我老婆嗎。

白姬見到他進來,表示很開心,然後困惑的說:

“姨身上有怪味道,嗯,我總覺得很熟悉。”

許七安吃了一驚,心說你怎麼可能熟悉呢,你還是個孩子啊。

白姬盯着他看了片刻,突然恍然大悟:

“我想起來了,夜姬姐姐每次和你交配完,身上就有這股味道。”

它擡起爪子,用力拍打一下蒲團,怒道:

“你是不是和我姨交配了,她是我的,不准你搶她。”

“放心吧,她以後還會抱着你,陪你吃飯睡覺。”許七安安慰道。

給你一個舒服的靠枕他心裡補充一句。

白姬一聽,就滿意了,豎起了毛茸茸的狐狸尾巴。

這時,塔靈老和尚找到機會,說道:

“我替她梳理了氣機,旁人十年都未必能修來這般磅礴的氣機。”

這些都是許七安輸入她體內的氣機。

頓了頓,老和尚說:

“她體內似乎還有一股力量在甦醒,非常神奇的力量,想來就是不死樹的靈蘊。”

當日和幽冥蠶交流時,塔靈也是在場的。

許七安點了點頭,抱起慕南梔離開寶塔,回到臥室。

他提前回來,就是爲幫她疏導氣機,花神不通修行,無法自主的運轉氣機,這樣一來,許七安渡入她身體裡的氣機,會凝結在丹田。

時間一長,反而對身體有害。

現在塔靈主動幫忙,他倒是省了一番力氣。

許七安把花神放在牀上,脫掉繡鞋,盯着白皙玲瓏的小腳丫子看了幾眼。

“不能操勞了美人。”

默默給她蓋上被子。

這時,他感覺後腦勺被人敲了一棍,於是輕車熟路的摸出地書碎片,查看情況。

魚塘一號,發來私聊。

【三:殿下?】

【一:本宮派人安撫了一下臨安,發現她情緒雖然不高,但已無大礙。】

【三:啊?還有這等事?我完全不知情。】

御書房裡的懷慶,看着地書碎片,“呵呵”了一聲。

【一:方纔錢首輔找本宮,提了幾個意見。】

許七安沒有說話,耐心等待,不多時,懷慶的長篇大論發來。

【一:女子稱帝,阻礙極大,本宮能壓制朝堂諸公、軍隊,卻未必能壓制各州官府、衛所以及百姓的悠悠衆口。

【因此在登基前,首要的是掌控、引導輿論,讓京城各大酒樓、茶館,說一說當年大陽女帝的事蹟,讓更多百姓知曉這件事。

【而後將雲州使團遊街示衆,拉攏民心。

【最後,錢首輔提議,本宮登基當日,若能有祥瑞之兆,則民心可定。】

提前吹一波大陽女帝的功績,讓百姓心裡有個底兒,儘可能的打消牴觸心理.將雲州使團遊街示衆,是一種拉攏民心的方式,嗯,這在上輩子某個“自由國度”的全民選秀裡是常見套路,非常有用。

祥瑞之兆,說白了就是劉邦斬白蛇起義那一套,給自己一個名正言順,而這一點恰恰是最重要的,永遠不能小覷“民心所向”四個字。

許七安在心裡分析了一波,傳書道:

【錢首輔有治國之才。】

【一:這是前首輔王貞文的意思。】

【三:殿下與我說這個是?】

【一:祥瑞之兆.本宮思來想去,沒有一個適合的點子。】

這你不能問我,我只是個粗鄙的武夫許七安心裡吐槽一句,提了一個建議:

【讓靈龍馱着殿下,在京城上空飛一圈?】

【一:京城百姓不識靈龍,拋媚眼給瞎子看。】

【三:我精通御獸手段,可引來百鳥朝鳳。】

他剛說完,就自我否定了此建議。

京城不是南方,冬日裡幾乎沒什麼鳥類,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很多耐寒性高的鳥都凍死了。

即使他累死累活,能召喚來的鳥類也有限,小打小鬧沒意義,凸顯不了女帝登基的儀式感。

【三:你握着鎮國劍,駕馭靈龍飛一圈?】

【一:皇室血脈之人,皆可握住鎮國劍。而且,百姓目力有限,飛太高看不到,飛太低,繞京城一圈,顯得本宮譁衆取寵。】

懷慶想了想那個場面,覺得太丟人了。

那你去找術士和儒家啊,他們才花裡胡哨,我只是個粗鄙武夫.許七安皺了皺眉:

【抱歉,我沒法子了。】

【一:罷了!】

御書房裡,懷慶放下地書碎片,輕輕嘆息。

堂下的錢青書當即道:

“殿下,許銀鑼可有主意?”

他不認識地書碎片,只當那是司天監裡用來聯絡的法器。

懷慶微微搖頭。

左都御史劉洪說道:

“實在不行,可讓趙守在殿下登基時,顯化出龍鳳和鳴異象。”

祥瑞之兆這種操作,他們這些文官是沒辦法的,只能求助超凡高手。許七安沒辦法,那便只能找趙守了。

錢青書沉吟一下,道:

“此法尚可,但場面稍稍欠缺了些,不夠深入人心。”

張行英難得的附和王黨大佬的話:

“殿下登基,開我朝未有之壯舉,非同一般,這祥瑞之兆,自是越宏大越好。”

他們想要的是震驚京城的那種祥瑞。

文官們找遍史書,學習前人操作,共找出三種辦法,龍鳳和鳴算是最好的了,但懷慶還是不太滿意。

當然,如果是天生異象,那法子就多了,只是異象不代表是祥瑞。

事實上,大部分規模宏大的天生異象,象徵的都是災難。

比如地動,比如電閃雷鳴,比如血光沖天.

最好的祥瑞之兆,難道不是我揹着你在京城裡逛一圈嗎,我就是大奉最有名的瑞獸啊許七安邊吐槽,邊放下地書碎片。

突然,他聞了一陣陣花香,以及草木的清新氣息。

愕然環顧,室內早已變了一番模樣,慕南梔躺在一片花叢中,色彩繽紛的鮮花、翠綠的草,從牀上長出來,從棉被裡長出來。

從浴桶裡長出來,從茶几長出來,從立柱長出來,從一切木質傢俱里長出來。

這一剎那,許七安懷疑自己不是坐在臥室裡,而是坐在花房裡。

這,這簡直就離譜許七安一臉呆滯。

說實話,這種能力,即使在超凡境都是鳳毛麟角,花神靈蘊恐怖如斯。

他正苦惱着怎麼清理滿屋子的花花草草,忽然心裡一動,再次取出地書碎片,向懷慶發起私聊:

【殿下,我有一個注意,可讓你登基時,天降祥瑞,載入史冊那種。】

813.第785章 兵臨城下300.第290章 借人184.第181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56.第56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580.第558章 國師傳信898.第866章 門47.第47章 日常氣嬸嬸894.第862章 美夢436.第417章 爲刀取名751.第725章 變天(二)933.第901章 刺帝767.第740章 雲州的條件(一)223.第217章 撲朔迷離362.第350章 誰來救救我812.第784章 渡劫戰887.第855章 瘋狂的小龍人797.第769章 決戰前夕826.第797章 慕姨298.第288章 金剛怒目法相418.第400章 面子612.第590章 京城諸事569.第547章 命案596.第574章 街頭偶遇313.第302章 勾心鬥角(大章)864.第834章 大日如來715.第690章 慈不掌兵214.第208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43.第43章 題字668.第643章 更待何時557.第535章 地書傳話670.第645章 匪患211.第205章 審問397.第381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703.第678章 收官(二合一)920.第888章 收服三國345.第333章 神功小成76.第76章 夜會775.第747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154.第152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57.第57章 綁架541.第520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86.第86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361.第349章 埋伏340.第328章 蘇家往事141.第139章 譽王289.第280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839.第810章 聖女的道284.第276章 另有其人168.第165章 大案949.完本感言478.第459章 反向社死890.第858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953.番外三 慶功宴641.第618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675.第650章 十萬大山70.第70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609.第587章 故人相逢437.第418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595.第573章 五封信(求月票)920.第888章 收服三國44.第44章 逃之夭夭190.月末總結752.第726章 日出西方132.第130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780.第752章 問題不大682.第657章 女兒472.第453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359.第347章 夜談740.第714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521.第501章 潛龍城453.第434章 密談627.第605章 劍來24.第24章 藍皮書406.第389章 罪己詔864.第834章 大日如來730.第704章 白毛蘿莉9.第9章 暴走的嬸嬸818.第790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258.第250章 朝會660.第636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23.第23章 刑部緝拿人犯36.第36章 搗蛋鬼663.第638章 安全感762.第735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281.第273章 又撿荷包636.第613章 針不戳(求月票)351.第339章 楊千幻出關37.第37章 勸學577.第555章 拔除封魔釘826.第797章 慕姨225.第219章 二號,乾的漂亮223.第217章 撲朔迷離542.第521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517.第498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254.第246章 黃小柔683.第658章 斬首313.第302章 勾心鬥角(大章)847.第817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702.第677章 力蠱(14876/10w)482.第463章 奇兵
813.第785章 兵臨城下300.第290章 借人184.第181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56.第56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580.第558章 國師傳信898.第866章 門47.第47章 日常氣嬸嬸894.第862章 美夢436.第417章 爲刀取名751.第725章 變天(二)933.第901章 刺帝767.第740章 雲州的條件(一)223.第217章 撲朔迷離362.第350章 誰來救救我812.第784章 渡劫戰887.第855章 瘋狂的小龍人797.第769章 決戰前夕826.第797章 慕姨298.第288章 金剛怒目法相418.第400章 面子612.第590章 京城諸事569.第547章 命案596.第574章 街頭偶遇313.第302章 勾心鬥角(大章)864.第834章 大日如來715.第690章 慈不掌兵214.第208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43.第43章 題字668.第643章 更待何時557.第535章 地書傳話670.第645章 匪患211.第205章 審問397.第381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703.第678章 收官(二合一)920.第888章 收服三國345.第333章 神功小成76.第76章 夜會775.第747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154.第152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57.第57章 綁架541.第520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86.第86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361.第349章 埋伏340.第328章 蘇家往事141.第139章 譽王289.第280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839.第810章 聖女的道284.第276章 另有其人168.第165章 大案949.完本感言478.第459章 反向社死890.第858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953.番外三 慶功宴641.第618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675.第650章 十萬大山70.第70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609.第587章 故人相逢437.第418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595.第573章 五封信(求月票)920.第888章 收服三國44.第44章 逃之夭夭190.月末總結752.第726章 日出西方132.第130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780.第752章 問題不大682.第657章 女兒472.第453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359.第347章 夜談740.第714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521.第501章 潛龍城453.第434章 密談627.第605章 劍來24.第24章 藍皮書406.第389章 罪己詔864.第834章 大日如來730.第704章 白毛蘿莉9.第9章 暴走的嬸嬸818.第790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258.第250章 朝會660.第636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23.第23章 刑部緝拿人犯36.第36章 搗蛋鬼663.第638章 安全感762.第735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281.第273章 又撿荷包636.第613章 針不戳(求月票)351.第339章 楊千幻出關37.第37章 勸學577.第555章 拔除封魔釘826.第797章 慕姨225.第219章 二號,乾的漂亮223.第217章 撲朔迷離542.第521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517.第498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254.第246章 黃小柔683.第658章 斬首313.第302章 勾心鬥角(大章)847.第817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702.第677章 力蠱(14876/10w)482.第463章 奇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