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援兵

楊恭端起茶盞,抿一口滾燙的茶水,緩緩道:

“要想解決飛獸軍,倒也不難,讓張慎配合軍中高手,逐一擊破便是。”

普通士卒與低品武夫,拿飛獸軍沒辦法,但能御風飛行的四品高手對付飛獸軍不是難事。

李慕白側頭看了好友一眼,提醒道:

“飛獸軍中亦有高手,況且,如此簡單應對之策,我們能想到,叛軍會想不到?說不定又是一個請君入甕的詭計。”

四品高手脫離大本營,孤身御空殺敵,危險性太大,說不準就一去不回。

“如果我們有飛獸軍就好了。”

有幕僚感慨道。

“或許,我們可以向妖蠻求援,請金木部的羽蛛南下助陣。。”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左側的一位幕僚心裡一動,但這個想法很快被否定:

“你的主意,與請求朝廷徵調赤尾烈鷹有何區別。而且北境距離青州十萬裡之遙,如何趕來。”

“讓孫玄機幫忙如何,他是三品術士,他若能負責“搬運”,未必不可行啊。”

“孫玄機若是走了,誰來牽制那姬玄?唉,沒想到雲州叛軍中,也有一位年輕的三品武夫。”

“不過向妖蠻求援之策,確實可行,只是按照流程,得先上書朝廷,再由朝廷派遣使者北上,即使妖蠻痛快答應,等金木部的飛獸軍南下參戰,也是開春之後的事了。”

“遠水解不了近渴啊。”

“諸公太短視了,當年遣散飛獸軍那是因爲太平盛世,無用武之處。但靖山城戰役後,諸公就應該心懷警惕了。”

“如果魏公還在,他肯定早就着手培養飛獸軍。”

“如果我們有飛獸軍就好了。”

李慕白敲了敲桌面,打斷這個無可奈何的話題,沉聲說道:

“東陵已破,守軍在孫玄機的帶領下,已與叛軍轉爲野戰,南北對峙。宛郡被圍,叛軍打算利用飛獸軍的偵查力,圍點打援,此爲消耗戰,短期內不會有變故。

“但若長期不理,宛縣遲早彈盡糧絕。”

他停頓一下,環顧眉頭緊鎖的幕僚們,道:

“若不能想辦法解開宛郡的困境,那就要想辦法保住松山縣。”

身邊的幕僚先是一愣,繼而反應過來,側頭看向楊恭:

“東家,若我沒記錯的話,至今爲止,松山縣既沒有捷報傳來,更沒有傳書求援。”

楊恭點點頭:

“相較東陵和宛郡,松山縣的重要性次之。雲州叛軍肯定是首攻前兩處。”

李慕白“嗯”了一聲:

“松山縣佔據地勢,糧草充足,又有竹鈞和二郎坐鎮,想來是能守住的。不過,依照目前的局勢,東陵已破,宛縣被圍。

“雲州叛軍的下一步,便是松山縣了。”

正說着,一位吏員匆匆進來,手裡捧着密信,高聲道:

“布政使大人,松山縣傳來急報。”

楊恭忙說:“呈上來。”

吏員將密信遞上。

楊恭展開一看,臉色瞬間沉了下去。

李慕白等人見狀,心頭一凜:“信上怎麼說?”

楊恭一字一句道:

“飛獸軍奇襲松山縣,二郎求援。”

頓了頓,他臉色忽地難看起來:

“這是三天前的信。”

從松山縣到青州城,快馬加鞭,也得三天。

..........

松山縣。

太陽高掛,卻不曾帶來絲毫熱度,許二郎站在城頭,抓起一把混合着守軍們鮮血和硝煙的碎石。

他沒什麼表情的環顧四周,城頭遍佈着彈坑,透着殘破和斑駁,幾乎沒有一處完好。

纏着麻布和細布的士卒,三三兩兩的分散着,看不見一個完好的人。

而留在城頭的,是松山縣守軍中,受傷最輕的。

松山縣原本的兩千名守軍,如今只剩五百,其他人死在了殘酷的攻守戰裡。

距離飛獸軍奇襲已過三天。

飛獸軍的攻擊方式很簡單,就是往城頭投放炮彈、火油罐,守軍們怎麼對待攻城敵軍,飛獸軍就怎麼對付守軍。

簡單歸簡單,卻很致命。

守軍在第一天直接犧牲近千人,城頭被炮彈炸的千穿百孔,磚石被燒的遍佈焦痕。

黃昏時,敵軍退走。

經歷瞭如此絕望的一天,守軍士氣潰散,認爲明日必定城破,人心浮動。

許二郎派人連夜在城中挨家挨戶的收集銅鏡,並召集匠人改良牀弩,改造出一張張對空發射的牀弩。

到了第二日,飛獸軍再次襲擊,擺滿城頭的銅鏡折射陽光,險些晃瞎騎兵和飛獸的眼睛。

守軍趁機發射弩箭,擊落十二隻飛獸,打退飛獸軍,戰果喜人,守軍因此士氣大振。

但許二郎知道,這一招只能打對方一個出其不意,黃昏後,銅鏡便無法再發揮作用。

於是,在敵軍撤走後,他讓守軍在城頭辱罵卓浩然,專侮辱對方家中女眷,叫罵一個時辰,激卓浩然率兵攻城,雙方再次拼了個兩敗俱傷。

卓浩然鎩羽而歸,黃昏後,因爲敵軍步卒損失慘重,飛獸軍草草轟炸一番後,便撤兵了。

入夜後,許二郎強徵民兵,聚攏一千餘人,命竹鈞和苗有方率隊衝營,最後只逃回來三百餘人。

至此,雙方精銳幾乎折損殆盡。

“我已派人向青州城求援,接下來,就看誰的援兵先一步到達了。”

許二郎低聲道。

身邊的苗有方已經三天沒笑了,揹着一把弓,低沉的“嗯”一聲,旋即又覺得不對,皺眉道:

“卓浩然的軍隊雖折損殆盡,只剩寥寥數百人,但飛獸軍陣容完好,若是每夜襲擊,我們依舊只能捱打。恐怕撐不到援兵的到來.........”

他突然睜大眼睛,似乎想明白了什麼。

許二郎笑道:“若是我們的援兵先來,那麼即使卓浩然攻下松山縣,也會因爲人手不足,被迫撤離。松山縣依舊是我們的。”

但這裡的守軍和城裡的百姓,就成了棄子..........苗有方嘴脣動了動,“真到了那一步,我會帶你先撤。”

許二郎輕聲說道:

“那多丟人啊,大哥一人守住玉陽關。我卻只能夾着尾巴逃跑。”

苗有方眉頭一皺,心說這可由不得你,到時候你不走,我便敲暈你。

接着便聽許二郎苦笑道:

“我只是感慨一下罷了,不會犯軸的,勝敗乃兵家常事,高祖皇帝當年起事,也有過屢戰屢敗的時候。

“要是真犯軸了,就沒有現在的大奉。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但我也能理解史書上那些寧死不退的豪傑,跟着我打拼的將士們都留在了這裡,我又有何顏面苟活。”

正說着,遠方的天空出現了一大片鳥羣。

鳥羣疾速靠近,繼而是沉雄的咆哮聲,嘈雜而響亮。

苗有方和許二郎臉色大變,坐在城頭休息的傷病們,也注意到了天邊的動靜,驚恐的起身。

他們一個個眺望着那黑壓壓的飛獸羣,眼神絕望,臉色慘白。

“又來了,又來了........”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數量這麼多,這,這叫我們怎麼守?”

絕望的情緒在守軍之間傳播。

“許大人,又來一批飛獸軍,松山縣守不住了,我們撤吧。”

一位百夫長倉惶的奔來。

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目光死死的盯着許二郎,眼神裡的情緒複雜,有哀求,有絕望,也有求生的希冀。

許二郎雙眼一陣發黑,頭疼欲裂。

是啊,要論援兵的話,有什麼兵種的行進速度能和飛獸軍相比?

虧他還想着與雲州軍比速度,怎麼比?

“砰!”

許二郎狠狠一拳捶在牆頭,咬牙切齒道:

“不除掉飛獸軍,青州守不住的。”

他意識到,這些迅如雷霆的飛獸軍,是影響青州戰役勝敗的關鍵因素之一。

苗有方摘下背上的弓,彎弓搭箭拉弦,一氣呵成,邊瞄準飛獸軍,邊道:

“帶着許大人先走,老子先射下幾隻畜生,賺夠本再說。”

恰好這時,飛獸軍已經進入他的射程範圍。

苗有方瞳孔收縮,目力放大到極致,瞄準了爲首的那隻飛獸。

他旋即一愣,因爲這批飛獸軍與之前襲擊的飛獸軍不一樣。

雲州叛軍的飛獸,是赤色的巨鳥,體表覆蓋一叢叢豔麗的火羽。

而這批飛獸軍坐下的怪物,身軀覆蓋黑色鱗片,長頸、體態修長,狀如蜥蜴,扇動的也不是羽翼,而是膜翼。

另外,騎乘飛獸的騎士,不是身負甲冑的軍人,而是一羣穿着奇裝異服,甚至穿着獸皮衣的人。

爲首的那隻飛獸背上,坐着一個穿青藍相間服飾,膚色黝黑,頭髮天然帶卷的男人,他正滿臉笑容的朝城頭衆人揮舞手臂,像是熱情的打招呼。

苗有方“咦”了一下,鬆開了弓弦。

“怎麼了。”

許二郎的目力不及武夫,見狀,皺眉詢問。

苗有方面帶困惑的回覆道:

“這羣人有些奇怪。”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一章 潛龍城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十九章 朝會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一章 潛龍城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馬銀槍李妙真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十九章 朝會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