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密會

天蠱婆婆擡起頭,朝相同方向看了一眼,默默收回目光。

見狀,在場幾位蠱族首領便知龍圖確實來了。

術士的望氣術能在數十里,甚至百里之外看到敵情,除了暗蠱和天蠱,南疆沒有其他手段能剋制望氣術..........耳垂是兩條赤色小蛇的豔麗女子,杏眼兒微微轉動。

等了一盞茶功夫,天井下的衆人,感受到地面在震顫,震動頻率不變,但震波越來越大。

力蠱部雖然以怪力著稱,可堂堂力蠱部首領,不可能無法控制自身力量吧..........葛文宣瞳孔收縮了一下,心裡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龍圖在二十年前就是三品巔峰,二十個寒暑匆匆而過,他即使境界沒有增長,底蘊也該越來越渾厚。

或許,他處在一個厚積薄發的狀態,行走間伴隨着的地動,是他隱約觸及到二品境界時,一種難以自控的表現。。

地面的震動越來越大,直到院門口的光線被什麼東西擋住。

衆人側頭看去,一尊九尺高的巨人,低着頭,伏着背,走了進來。

他在天井下直起腰背,腦袋險些能夠到屋檐。

看到這具氣血旺盛的身軀,披着輕薄紗衣,身段高挑誘人的鸞鈺,伸出粉嫩小舌,舔了舔紅脣。

她沒有掩飾自己眼中的垂涎。

對於情蠱部的族人來說,力蠱族和中原武夫一樣,是極品鼎爐,而中原武夫遠在數萬裡之外,力蠱族人確近在咫尺。

但同爲蠱族,情蠱部沒辦法對力蠱族下手,而力蠱部有一條族規就是針對情蠱部的:

凡與情蠱族人發生關係者,殺無赦。

“婆婆!”

龍圖恭敬的叫了一聲。

對於另外幾位首領,他視而不見。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天蠱婆婆“嗯”了一聲:

“這次召集你們過來,信上沒說清楚,中原的事大家聽說了吧。”

婆婆聲音慈祥溫和,透着一位歷經滄桑者的平淡。

龍圖等人微微頷首。

天蠱婆婆道:

“這孩子的師父,與我那個死鬼丈夫有些交情。他帶着師父的信找上我,希望我能牽頭,召集各位議事。”

說完,她看向白衣術士。

葛文宣則望着龍圖,自我介紹道:

“在下葛文宣,雲州人士。”

相同的話,之前對幾位首領說過,他現在是單獨對龍圖說。

龍圖沒什麼表情的看他一眼,另一隻手偷偷伸向天蠱婆婆身前的木盆,抓了一把肉蠶幼蟲。

啪!

天蠱婆婆一巴掌拍開。

龍圖咧嘴笑了笑,撓撓頭。

天蠱婆婆無奈搖頭,把木盆推了過去。

龍圖眼睛一亮,開心的抓過木盆,抓起一把蠕動的幼蟲,塞進嘴裡咀嚼,他閉上眼,露出享受表情。

葛文宣喉結滾動一下,強忍住作嘔的衝動,深吸一口氣,微笑道:

“老師委託我,說服諸位出兵攻打大奉。”

各部族首領臉色平靜,既不驚訝也不意動,裹着斗篷的行屍,兜帽下響起嘶啞冷漠的聲音:

“我們能得到什麼好處?”

葛文宣笑道:

“一場戰爭的勝利,所能攫取到的好處是難以想象的。

“二十年前的山海關戰役中,佛門和大奉作爲勝利者,前者猶如烈火烹油,底蘊愈發渾厚,人傑輩出。

“大奉雖損失一半國運,但我與老師曾經合計過,若是加上戰死的魏淵,與早早隕落的貞德帝,大奉的超凡高手,足足有八位。

“若沒有我老師和天蠱老人協力竊走大奉的那半數國運,如今九州能與佛門分庭抗禮的,只有大奉。”

掌心拖着蠍子,耳墜是小蛇的豔麗女子嬌聲道:

“婆婆,他說什麼呀,嫣兒聽不懂。”

天蠱婆婆嘆了口氣:

“二十年前,爲了竊取大奉國運,修補儒聖雕塑,那死老頭子和監正的大弟子合謀,推動了山海關戰役。”

她把當年的事,詳細的說給幾位首領。

天井下,一片死寂。

山海關戰役中,蠱族死了很多高手,其中不乏超凡。

豔麗女子撥弄耳墜,眯起大而圓的杏眼:

“封印蠱神是蠱族數千年不變的目標,天蠱老人的行爲,我們可以理解,也可以不計較。不過,國運在哪?”

葛文宣搖頭嘆息:

“國運依舊在大奉,但又不在大奉。如今它寄宿在許七安體內。”

龍圖眉心狠狠一跳。

“許七安是誰?”

鸞鈺問道。

蠱族的幾位首領紛紛皺眉,對此人甚是陌生。

龍圖沉默一下,道:

“是如今的大奉第一武夫。”

大奉第一武夫........鸞鈺眼睛一亮,就像小姑娘看到心儀的玩偶。

葛文宣繼續道:

“此人是我老師的嫡長子,原本是作爲寄宿國運的容器,國運取出後,容器就會死去。所以他本身是作爲棄子而存在。

“但師母懷孕時,突然反悔,偷偷逃離雲州,在京城把他生了下來。他因此進入監正視野,老師投鼠忌器,隱忍二十年沒去過問。”

葛文宣沒繼續說下去,只要讓蠱族首領們知道許七安和老師之間的恩怨便成,細節沒必要描述。

幾位首領們若有所思。

葛文宣繼續道:

“大奉的情況,諸位或多或少都有聽說,流民成災,朝廷國庫空虛,難以賑災。南邊有我雲州軍隊發兵北伐。西邊有西域諸國軍隊集結。

“蠱族若能加入我們,那大奉必敗無疑。到時候,偌大中原,將盡歸我們所有。”

鸞鈺吃了一驚:“佛門也插手了?”

幾位首領對視一眼。

披着斗篷的行屍冷笑道:

“說些實際的,少在這裡給我們畫餅。”

聞言,葛文宣非但沒有因爲對方的語氣不善而不喜,反而笑起來。

他剛纔的一席話,真正的作用是爲蠱族分析敵人的情況,讓他們看到勝利的希望。

想把蠱族拉下水,首先要做的不是以利益相誘,而是讓他們明白,這件事可行!

如果對付的敵人是佛門,即使給出的利益再大,蠱族也不會搭理。

而現在,再聽說佛門也插手,且大奉處境如此糟糕後,幾位首領們確實意動了,尤其是屍蠱首領,他剛纔的話,其實潛臺詞是同意合作。

“別急,諸位聽我慢慢道來。”

葛文宣面帶微笑,語氣沉穩:

“老師給出的報酬是,事成後,將禹州和半個青州割讓給蠱族,並幫助蠱族在南疆建國,凝聚氣運。

“諸位要相信,對術士來說,凝聚氣運並非難事。這樣一來,統治半個南疆,以及部分中原領地的你們,就擁有足夠的氣運修復儒聖雕像,鎮壓蠱神。”

鸞鈺等首領無聲的交換眼神,都在彼此眼裡看到了心動。

葛文宣又道:

“禹州和青州土地肥沃,百姓擅長耕種,等建國之後,力蠱部就再也不用爲食物發愁。

“龍圖族長,爲了族羣的繁衍,想必您不會拒絕吧。”

龍圖看向天蠱婆婆:

“婆婆,你怎麼看?”

迎着衆人的目光,天蠱婆婆語氣平靜:

“未來有無數種可能,宛如遍佈大地的河流,分叉無數。但不能否認,這是其中一種可能。”

天蠱部能窺探到未來的一角。

“我屍蠱部同意。”

斗篷人嘶啞的聲音說道:“我父親死在山海關戰役,死在魏淵的“七日殺陣”之中,此仇必報。”

鸞鈺嘆息一聲:“山海關戰役中,我情蠱部的族人同樣損失慘重。族人視大奉與佛門如仇寇。”

言外之意,也同意了。

穿着獸皮縫製的長袍,吃着毒物的中年男人,嚥下嘴裡的食物,淡淡道:

“中原土地肥沃不假,但缺少毒物、毒草,對我毒蠱部的誘惑不大。

“但封印蠱神確實是個讓人難以拒絕的條件。”

杏眼圓而媚的心蠱部首領,摸了摸耳垂的小蛇,皺眉道:

“此事不能只聽葛將軍的片面之詞,想讓我蠱族出兵可以,但不是現在。我們要派族人北上打探情報。

“如若情況無誤,再出兵不遲。”

披着斗篷的行屍沉聲道:

“影子,你是什麼態度。”

“都可以!”

低沉的聲音迴盪在天井內,但沒有相應的人出現。

這是暗蠱部首領。

他一直都在,只是藏的很好,不讓人發現。

蠱族的人對此早就習慣了,暗蠱部不管白天還是黑夜,都像一座死城,該部族的族人很擅長隱藏自己。

但也無處不在,有時候你翻開一塊石頭,就能從底下的陰影裡,揪出一個暗蠱部的人。或者不小心掉進一個深坑,裡面的暗蠱族人會打招呼說:

好巧,你也下來啦!

鸞鈺笑吟吟道:

“龍圖,你們力蠱部呢?”

行屍傀儡淡淡道:

“他怎麼可能拒絕,力蠱部爲了一口吃的,什麼事都能幹出來。”

所有人都看向龍圖。

這尊巨人粗獷的臉龐沒有什麼表情,他掃一眼同族們,又看了看葛文宣,淡淡道:

“不管是封印蠱神,還是能滿足力蠱族需求的口糧,都是讓人無比意動的條件。”

葛文宣臉上笑容難以遏制的擴散。

“但是,我拒絕!”

龍圖淡淡道。

葛文宣臉龐驟然僵硬,難以置信的仰望着龍圖。

.............

極淵在南疆的中央地帶,是一道連綿上百里的地縫,深不見底。

在這道裂縫的周邊,則是一片廣袤無垠的原始森林,無數毒蟲猛獸生活在其中。

它們是天生的蠱,按照能力可以分爲七類,對應蠱神的七種能力。

原始森林的外圍,荒原上,力蠱部的長老們,帶着記名弟子許鈴音抵達了極淵。

“這片區域瀰漫的力量,對應着力蠱,越往裡走,力量越磅礴,不適合初學者。到這裡就可以了。”

大長老摸着心愛的弟子腦袋,慈眉善目:“剛纔教你的秘法,記住了嗎?”

許鈴音搖頭:“都忘光啦。”

“好!”

大長老大口稱讚:“赤子之心,無垢無塵,不愧是天生適合修行力蠱的天才。”

其他五位身材魁梧,白髮蒼蒼的長老,也露出滿意的表情。

........邊上的慕南梔和許七安心裡全是槽點。

白姬也覺得這貨南疆人有些不正常,但她見識淺薄,年紀小,無法準確評估。

力蠱部的長老和族長,還有白成醜姑娘的麗娜,不久前爲了爭奪許鈴音,差點打起來。

長老們擼着袖子,丟掉柺棍,就要和族長拼命。

族人們在邊上紛紛叫好,等着看族長打死長老,或長老打死族長。

許七安就給他們想了一個妙計,由族長龍圖收許鈴音爲徒,六位長老收她爲記名弟子,至於麗娜,則代父傳授絕學。

許七安的機智贏得了力蠱部衆人的好評,被評爲和“阿梓姑娘一樣聰明”的人才。

“忘記了不要怕,爲師來引導你吸收力蠱的力量。”

大長老和顏悅色,越看這張憨憨的小臉,越覺得親近,簡直就像力蠱部自己的孩子一樣。

這時,許七安脖頸一麻,感覺沉眠的七絕蠱甦醒了,對這片區域的力量產生了極強的渴望。

.........

PS:錯字先更後改,繼續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八十六章 愛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九章 稱帝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七章 見太子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八章 圍棋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五十章 詩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十八章 女兒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
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八十六章 愛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九章 稱帝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七章 見太子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八章 圍棋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五十章 詩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十八章 女兒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