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

金蓮道長一直有安排弟子,在外圍觀察、打探地宗總壇的情況。

這不需要弟子們鋌而走險,只要關注周邊地界的百姓生存狀況,就能大致摸清地宗總壇裡,妖道們的動靜。

首先,地宗妖道也要吃飯,所以一定會向周邊區域的百姓購買糧食、物資。

其次,地宗道士墮落成魔,一定時間內需要發泄心裡的慾望,這包括生理方面的慾望、殺戮慾望等等。

殺戮方面,地宗妖道倒是不會屠戮周邊地界的百姓,兔子不吃窩邊草嘛。

但在生理方面,地宗妖道時常下山劫掠、凌辱民女。

他們不去青樓、妓館這些地方,因爲只會逆來順受的風塵女子無法滿足他們的惡意,他們喜歡凌辱良家。。

“我在總壇附近潛伏了幾天,沒有遇到出來“狩獵”的妖道,便覺得有些奇怪。”

秋蟬衣蹙眉說道:

“向周邊百姓打探之後,得到的消息是,地宗妖道已經很久沒有出來作亂。”

聞言,金蓮道長眉頭頓時深深皺起。

“妖道們最近一次外出活動是什麼東西?”他沉吟着問道。

秋蟬衣靈動的眸子往上看了看,做回憶狀,道:

“將近一個月了。”

金蓮道長斟酌道:

“修爲弱的,大概十天便要發泄一次惡意。四品能忍受半個月的惡念腐蝕,但絕對無法忍受一個月。”

半個月前,發生了什麼?

金蓮道長稍一思考,就明白了真相——監正被封印的時間,就在半個月前。

他臉色如常的說道:

“我已經知道他們躲哪裡去了,不必擔心。”

白蓮道長微微頷首,看一眼橘貓,道:

“那就不打擾金蓮師兄修行了。”

說罷,帶着地宗一枝花秋蟬衣離開。

大小美人離開茅屋,白蓮道長扭頭看着弟子美麗的側臉,笑道:

“蟬衣,你身上的功德之力愈發渾厚了。”

秋蟬衣清麗的臉龐綻放甜美笑容:

“白蓮師叔,我已經能陰神出竅啦。”

道門六品,陰神境!

不得不說,亂世是地宗修行的大好時機,因爲有太多的機會積攢功德之力,但也是最危險的時期,因爲亂世中人人爲惡。

你今日救一人,明日那人燒殺劫掠,製造業障。

這份因果,會有一部分轉嫁到地宗道士身上,這時候,就需要耗費一定的功德之力去消弭。

當然也有無法消弭的因果,比如某愛上橘貓的道長,蠱惑君王,禍亂朝綱。

“對了,金蓮師叔屋子裡怎麼有貓兒?他剛纔是附身在貓身上了吧。”

秋蟬衣剛纔沒敢問。

白蓮道長嘆息一聲:

“自從京城回來後,金蓮師兄就染上了附身橘貓的怪癖,且只喜歡橘貓。你就當不知道吧,人皆有怪癖,即使是一些你眼中的大人物,甚至英雄,也會有。”

她想了想,舉例說道:

“太遠的不說,挑一些你熟悉的,天宗的聖女李妙真,癖好是行俠仗義。聖子李靈素,則是見一個愛一個,喜歡玩弄女子的身體和感情,惹怒女子,被軟禁半年。

“還有被你們推崇備至的許七安,他未崛起前,日日逛勾欄,夜夜去教坊司,還不給錢。”

天地會成員的性格、愛好,她都是某次閒聊時,聽金蓮師兄說起的。

非要問那次的話,就是她遍尋金蓮師兄無果,最後在花圃裡看到一隻橘貓歡快的混跡在貓羣裡,用王八拳教育着小弟。

那還是劍州時的事情。

白蓮道長聽完,就覺得金蓮師叔附身於貓的癖好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了。

秋蟬衣感慨道:

“許銀鑼年少風流,真是讓人仰慕呢!”

白蓮道長腦子裡閃過一串問號。

這時,秋蟬衣已經腳步輕快的跑開了,少女身姿輕盈,小腰細腿小屁股,宛如柳枝新抽的嫩芽。

...........

山寨裡。

深夜,聖子默默收起地書碎片,壓在枕頭底下,然後把壓在肚子上的修長大腿挪開,放到左邊。這屬於喜歡穿黑裙的藍嵐。

再把枕在右肩的螓首放到軟枕上,接着,他掀開被子,翻過藍嵐和丁含秀,成功下了牀。

聖子在鋪了一地的羅裙、肚兜和小褲裡,準確的找到自己的衣物,快速穿好。

“果然,兼修武夫之後,體魄比以前強了太多。”

他拍了拍完全不見痠疼的腎子,感慨一聲。

自從被東方婉蓉和東方婉清姐妹倆榨乾後,李靈素痛定思痛,開始修行武道,他本身是四品高手,高屋建瓴,修行速度極快。

先禁半個月的女色,日日打熬體魄,而後輔以丹藥練氣,一個月內跨入八品練氣境。

下一個境界是煉神境,對於專修元神的道門來說,煉神境毫無難度,但聖子目前卡在練氣境。

從練氣初期到練氣大圓滿,便是以他的修爲,也需要半年時間。

再往後就是六品銅皮鐵骨,從這個境界開始,難度直線上升,而五品化勁,則要看天賦了。

當然,聖子以道門四品的修爲兼修武道,並不是爲了在武道方面勇猛精進,而是因爲武夫能菿奣。

所以他沒打算衝擊武夫四品,那太困難了。

離開屋子後,他轉而去了幾百米外,楊千幻和褚采薇居住的小院。

師兄妹,一個住東屋,一個住西屋。

李靈素剛進入院子,東屋的門邊自動打開,裡頭傳出楊千幻的聲音:

“李兄深夜來訪,所爲何事?”

語氣裡有一絲警惕。

兄弟歸兄弟,你也不能打我師妹的主意。

李靈素並不知道楊千幻的內心戲,穿過院子,進入東屋。

燭光旋即亮起,驅散黑暗。

楊千幻盤坐在牀榻,背對着門口。

“楊兄還在修行啊。”

李靈素見他穿着完整,不像是已經睡着。

“嘗試衝擊三品。”楊千幻淡淡道。

“如何?”李靈素眼睛一亮。

“超凡乃凡人登天之路,邁過去,便不再屬於凡人之列。古往今來,每一個時代,四品多如牛毛,超凡卻屈指可數。縱使天才如我,也無法短期內晉升三品啊。”

楊千幻感慨道。

那語氣,彷彿是在說:就算是我,也只能做到人間無敵啊。

監正被封印後,楊千幻修行變的刻苦了.........李靈素早已習慣他的說話方式,說道:

“深夜拜訪,是想請楊兄幫忙,此事非你出馬不可。”

楊千幻很喜歡和李靈素打交道,因爲他是個人才,說話又好聽。

“但說無妨!”

“過日子,我要和幾位同伴狩獵一名大敵,希望楊兄能出手相助。”李靈素補充道:

“不需要你正面承認風險,只需在必要之時,以陣法相助。”

李靈素覺得,洛玉衡雖是二品,但金蓮也不弱,且有許平峰等超凡作爲盟友。

並不是能隨意宰割的敵人,因此,一個既能逃生又能追殺的萬金油法術——傳送術!

是天地會成員生命安全的保障。

“沒問題!”

楊千幻點頭答應,又道:

“能問問對手是誰嗎?”

“是當日圍殺監正的超凡之一。”李靈素回答。

“什麼時候行動!”楊千幻氣勢陡然一變。

“不急,行動尚在籌備中。”李靈素安撫了一句後,說起今日來此的第二個目的。

沉吟一下,滿臉沉痛的說:

“有個不好的消息要告訴楊兄,關於許七安的,嗯,楊兄可以選擇聽和不聽。”

楊千幻耳朵動了一下,但語氣卻很平淡,甚至有些不屑:

“許七安那小子,是不是又做了一些人前顯聖的小事?”

李靈素醞釀了一下:

“懷慶登基稱帝了。”

楊千幻愕然道:

“她一個女人當什麼皇帝,不過還挺有趣的,大奉開國六百年,從未有過女子稱帝之事,懷慶殿下算是名垂青史了啊。”

這讓楊千幻有些羨慕。

“但這和許七安有什麼關係?”楊千幻心說,如果許賊敢登基,我就率兵推翻他。

這樣我也名垂青史,他也名垂青史,雙贏啊!

李靈素默默道:

“許賊扶持她上位的。”

說完,他看見楊千幻身子一歪,無力的倚在了牆上,就如同聽聞噩耗,昏厥過去的可憐人。

“楊兄沒事吧?!”

李靈素吃了一驚,見他這般反應,心裡頓時就滿意了。

過了好一會兒,楊千幻喃喃道:

“你說,如果我沒被監正老師趕出來,如果我還在京城.........”

他腦補了一下自己身在京城,威壓百官,扶持女帝上位的畫面........

楊千幻用頭撞着牆壁,悔到腸子發青:“監正老賊,被封印了還要誤我!!”

見狀,李靈素便知自己該走了,拱手道:

“楊兄,我就回去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氣大傷身啊。”

他轉身離開,關上的時候,聽見楊千幻喃喃自語:

“我可以扶臨安上位........嗯,她和許賊有一腿,我不信許賊會鎮壓她.........”

.............

【九:有件事要通知諸位,剛纔收到弟子稟告,地宗總壇人去樓空,妖道已經轉移。】

看到金蓮道長傳書的天地會成員,心裡一沉。

【一:情理之中,許寧宴晉升太快,逼的黑蓮不得不與許平峰聯手,足以說明黑蓮對他的忌憚。】

那麼轉移陣地也不奇怪,難道還傻乎乎的窩在家裡等仇人上門?

【九:貧道認爲,他們應該在青州或雲州。】

推理小能手許七安給出更進一步的結論:

【三:我認爲是在青州。地宗妖道修爲不弱,是一股極爲可觀的力量。許平峰不可能把他們閒置在大本營雲州。而且對妖道們來說,充斥着殺戮和混亂的地區,纔是他們的樂土。】

傳書速度還挺快的嘛.........楚元縝默默抹除自己的推論,和許七安一樣的推論。

對哦,肯定不會在雲州.........李妙真也抹去了“我對雲州很熟”的傳書,改爲:

【二:這就麻煩了,青州這麼大,想找到他們太難。而且,我們的圍魏救趙之計便不管用了。】

【一:不,這並不妨礙我們的計劃,只不過需要許寧宴冒險。】

這女人.......李妙真磨了磨牙,抱着地書碎片,靜觀後續。

金蓮道長問道:【九:怎麼說。】

【一:我能在短時間內摸清地宗妖道的所在地,不會耽擱太久。等找出地宗妖道的行蹤,繼續實施計劃,至於雲州的超凡高手,需要許寧宴去主動牽制。

【這會非常危險,因爲有伽羅樹和白帝兩位一品,而許平峰多半已經在煉化青州氣運,就算沒有完全煉化,也會得到氣運的加成。此三人聯手,超品之下,幾乎無敵。所以你需要幫手。】

【二:你憑什麼保證自己能在短時間內找出地宗妖道的藏身之處。】

金蓮道長和楚元縝也想問這個問題。

【一:魏公留下的暗子在我掌控中。】

就這一句,便打消了金蓮道長最後的顧慮。

【四:我倒是還有一個不錯的計劃,深入敵營太危險,不妨利用雲州使團,激怒雲州軍,讓他們主動進攻雍州,引蛇出洞。】

楚元縝開始長篇大論的講述自己的想法,讓許七安和懷慶查漏補缺。

..........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 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太陽不慍不火的掛在天空。

青州布政使司,議事大堂。

一身戎裝的戚廣伯邁入大堂,摘下頭盔放在桌邊,目光平靜的環顧兩側的席位。

姬玄、葛文宣、卓浩然等,近二十名軍中高層齊聚一堂。 wωw●ttkan●CO

“加快青州各地的接管、募兵等事宜,準備進攻雍州。”

戚廣伯開口的第一句話,便讓衆人吃了一驚。

姬玄這一側,坐在第二位置的楊川南,率先反應過來:

“和談失敗了?”

戚廣伯沒有回答,看向葛文宣,後者吐出一口氣,沉聲道:

“我與姬遠公子失去了聯絡,目前是生是死,不得而知。”

戚廣伯蓋棺定論道:

“我昨夜親自讓朱雀軍潛入雍州,收到了京城裡傳遞過來的消息,議和計劃失敗。”

青州京城之間,隔着一個雍州。

不算太遠,但也不近,消息傳遞沒有那麼快,像傳音法螺這樣的法器數量極其稀少,天機宮得密探不可能擁有。

因此朱雀軍潛入雍州,與安插在雍州的天機宮密探接洽,只等了兩個時辰,京城那邊傳來的消息,恰好日夜兼程的抵達雍州。

卓浩然拍桌怒道:

“他孃的,大奉這是給臉不要臉,他們真以爲就憑那幾個三瓜兩棗的超凡,能與國師,與伽羅樹菩薩抗衡?

“能與白帝神獸抗衡?”

第五十章 投壺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五十章 線索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實體書上線了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九章 跳水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十三章 逃脫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五十章 詩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寫個總結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十四章 不願第三十二章第九十三章 坑番外一:劫後第十二章 被改變的未來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五章 前奏(7000)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
第五十章 投壺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五十章 線索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實體書上線了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九章 跳水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十三章 逃脫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五十章 詩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寫個總結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十四章 不願第三十二章第九十三章 坑番外一:劫後第十二章 被改變的未來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五章 前奏(7000)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