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回京

西域與雷州邊界。

許七安和神殊的身影,突兀的出現,兩人站在邊界線外,看着暗紅色的血肉物質縮回西域,融入大地。

至此,佛陀的氣息消失的無影無蹤。

此時,兩人已經完全拔除大日輪迴的力量,恢復了原樣,但都是一絲不掛的模樣。

“大乘佛法教已經成立,佛陀竟然還有氣運吞噬西域?”

許七安一邊說着,一邊取出兩套袍子,丟了一套給神殊。

免得一不小心,就和神殊拜了把子,到時候九尾狐得喊他許叔叔。

“與巫神教有關。。”神殊簡單的解釋了一句,披上袍子,沉吟道:

“我有修行佛法,可以進去一試。”

粗鄙了不是........許七安心裡吐槽一聲,搖頭道:

“能利用傀儡探路,就不要以身犯險。”

他想了想,還是沒捨得使用地書碎片裡藏着的蛟龍“墨玉”,以空間法術抓來一隻野兔,捏死後植入屍蠱子蠱。

之所以選擇屍蠱,而不是心蠱控制,是因爲心蠱只能分享一些模糊的感官,比如視覺。

而子蠱是更深一層次的操縱,傀儡就如同分身。

這能讓許七安更好的感應到佛陀此時的狀態。

兔子蹦蹦跳跳的進了西域,沒走幾步,地面突然裂開一張嘴,眼見兔子就要被吞,它一個靈活的騰躍,高高躍起,避開了身下的大嘴。

但下一刻,騰空的兔子主動一頭扎進了地面裂開的大嘴裡。

這........許七安露出了凝重之色。

神殊側目看來,等待他的分析。

“我沒有察覺到任何限制、操縱,只是簡單的騰躍。”許七安說。

但現實是,剛剛騰躍而起的兔子,突然自己撞進了那張嘴裡。

隔了一會兒,兩位半步武神同時恍然,許七安低聲道:

“佛陀修改了規則。

“祂把騰躍的規則改成了下墜,嗯,應該是這樣。”

能讓半步武神察覺不到任何限制和操縱,自己羊入虎口,唯一的解釋就是規則上的改變。

天地規則就是如此。

所以許七安察覺不到任何異常。

“這不是佛陀能做到的。”神殊評價道。

儒聖也能強行修改規則,但那是體系的特殊,而且事後會遭遇反噬。

“因爲在西域,佛陀已經不是超品,而是天地本身!”許七安嘆了口氣。

監正說的沒錯,超品的真正目的是取代天道,成爲九州世界的意志化身。

如果說之前他心裡還有些疑慮,那麼現在,徹底相信了監正的話。

神殊想了想,朝前邁出一步,磅礴可怕的力量奔涌而出,引來天地異動,元素紊亂。

但這些紊亂的元素在靠近西域時,統統被更強大的力量平復,神殊撐起的武夫領域,被擋在了西域之外。

這進一步說明,西域和九州世界出現了“割裂”,處在同一空間,卻不屬於一個世界了。

“這就是大劫的秘密,神殊想吞噬九州,演化出全新的天地?”神殊望向了許七安。

“不是演化,是取代!”許七安沉聲道。

神殊望着前方廣袤的西域疆土,沉默許久,緩緩道:

“原來如此。”

他像是解開了一樁困惑許久的疑問。

“大師有什麼看法。”許七安趁機試探。

“蒼生之劫。”神殊評價道。

他等了一會兒,見神殊沒繼續說下去,就問道:

“大師,我已是半步武神,發現體內多了許多奇怪的紋路,猶如神魔靈蘊。”

神殊道:

“它們擁有不滅的特性,是半步武神敢於和超品叫板的資本。

“我研究過它們,唯一的成果是,它們是殘缺的。”

許七安皺着眉頭:

“殘缺的?”

他沒感覺到殘缺。

神殊想了想,分析道:

“更準確的說法是,就像只刻畫出一個雛形的陣法,細節方面還有待完善。

“每一個“陣紋”都是獨立的,但彼此間缺乏聯繫。它們擁有不滅的特性,可是,它們並不是一個整體。

“也許只有晉升爲武神,才能讓這座陣法真正成型。”

每一個細胞都擁有不滅的特性,但卻是獨立的.........許七安心裡一動:

“這就是你當初會被佛陀分屍封印的原因?”

無數個細胞代表無數個陣紋,但因爲彼此獨立,所以可以分離。

神殊點了點頭。

許七安積極討論:

“那你知道如何晉升武神嗎。”

“知道!”

神殊的回答讓許七安一陣意外,他說道:

“把身上的“陣法”完善,多半就是武神了。”

這不是廢話嘛,我也知道啊,我問的是具體的方法.........許七安沒好氣道:

“如何完善陣法?”

神殊看着他,沒什麼表情的說道:

“剛纔佛陀喊你守門人,”

許七安解釋道:

“我這次出海遇到了監正,他告訴我,守門人只能誕生於武夫體系。”

神殊審視着他:

“監正扶持你的目的,是把你培養成守門人。”

許七安點頭。

神殊說道:

“我也是半步武神,可監正卻沒有扶持我,而是選擇了你。

“我們可以從監正過去的謀劃裡,推測出事情的真相。你要想清楚兩個問題,一,他爲什麼要扶持你。二,他在你身上留了什麼。”

留了一手?許七安下意識的審視起神殊。

後者皺了皺眉。

“我明白了。”許七安說道。

答案不言而喻,是氣運!

他會成爲監正的棋子,是因爲他是許平峰兒子,而許平峰竊取了大奉的國運。

目前爲止,監正雖然給了他許多幫助,但那都是在助他升級,提升實力,而這一切,依舊是圍繞着氣運展開。

神殊蓋棺定論:

“你只要守好氣運就夠了,守住氣運,再去摸索如何晉升武神。”

這時,清光一閃,孫玄機帶着一衆超凡抵達。

見許七安和神殊沒有魯莽的開啓大戰,楊恭金蓮等人鬆了口氣。

神殊淡淡道:

“神殊暫時不會再蠶食雷州,我會留下來鎮守邊境,你們自便。”

許七安讓孫玄機給神殊留了幾塊傳送玉符,幾張儒家言出法隨的紙頁,這是應付佛陀幾大法相的法術的,而後說道:

“佛陀一旦捲土重來,便立刻聯絡我。”

佛陀蠶食雷州需要時間,而他從京城趕來雷州,只需要極短的時間。

所以並不怕佛陀趁着他回京城,趁機吞併雷州。

他接着對衆人說道:

“先回京城,有什麼事稍後再說。”

九尾狐和阿蘇羅望了一眼西域,心有不甘,但既然神殊和許七安都沒有深入西域的想法,他們也只能放棄了。

許七安揚起手腕上的大眼珠子,帶着一衆超凡離去。

........

此時的貂蟬還在趕來的路上.......

不,此時的飛燕女俠還在天海之間等待許銀鑼。

..........

天邊漸露魚白。

京城,御書房裡。

一宿未睡的王貞文已露疲憊,眼袋浮腫,眼球遍佈血絲。

懷慶心裡焦慮感爆棚,柔聲道:

“王愛卿先下去歇息吧。”

王貞文搖了搖頭,說道:

“輾轉難眠,不如不睡。

“此刻未有消息傳來,便是最好的消息。”

雷州要是守不住,那麼事態就會進入最惡劣的階段,到那時,纔是真正的大難臨頭。

懷慶沒有再勸,握着地書碎片,沉凝不語。

魏淵和趙守相對冷靜,前者經歷了太多的大風大浪,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會有太大的情緒變化了。

後者是養氣功夫了得,就算心裡焦慮感爆棚,表面也不露分毫。

趙守想了想,道:

“雷州如果沒了,陛下首先要穩定朝局和人心,然後速召許銀鑼回來,商議如何獵殺伽羅樹,助他晉升半步武神。

“只要許寧宴晉升半步武神,一切困難就能迎刃而解。”

懷慶看向魏淵。

魏淵搖頭,嘆息道:

“談何容易,佛門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如果給了,那要小心的反而是我們。”

王貞文贊同老政敵的看法,“現階段,與其考慮助許寧宴晉升半步武神,不如去試探一下巫神教的態度,與他們結盟。巫神破除封印,還需兩三月。”

雖然巫神教幫了佛陀一把,但只要兩者是競爭關係,那就可以嘗試結盟。

趙守冷笑道:

“巫神教擺明了要坐山觀虎鬥,漁翁得利。”

王貞文針鋒相對:

“只要讓巫神教相信我們沒有和佛門兩敗俱傷的實力,巫神教自然會改變態度。”

“何其卑微!”趙守搖了搖頭,“而且,這就相當於把弱點交給巫神教,任由他宰割,又是一場和談。”

他指的“和談”是監正被封印後,雲州叛軍發起的那場割地和談。

不難想象,巫神教肯定也會提出相應的要求,兵不血刃的吞併大奉疆土,而且會比雲州叛軍更過分。

魏淵評價道:

“飲鴆止渴!”

黃綢大案後的懷慶擺擺手:

“局勢未定,談論這些尚早。”

她只能靠這樣的說辭來平息爭論,但也知道,如果雷州真的被佛陀吞併,類似的爭吵還會爆發,而且到時候就是滿朝文武聚在金鑾殿爭論不休了。

主張投降,或者投靠巫神教恐怕是主流吧。

殉國需要情懷,不能指望每一位官員都有這樣的覺悟。

而且,到時候恐怕市井之間就會流傳出“女子稱帝禍國殃民”的謠言了........想到這裡,懷慶疲憊的捏了捏眉心。

雖然憑藉自身手腕,以及魏淵許七安等人的相助,她穩住了皇位,但底層官員和市井之間,乃至儒林學子裡,都存在非議。

國泰民安時,這些非議只是不痛不癢的抱怨。

一旦國家動盪,“女子稱帝”四個字就會被放大,成爲甩鍋的目標。

她好不容易把國家治理的井井有條,飽受天災和戰亂的百姓得以休養生息,誰想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這個節骨眼,她纔會想起自己是個女子,纔會想到需要一個依靠。

而身爲一國之君,能被她視爲依靠,想要依靠的男人,就只有許七安。

目前,這個依靠還在海外飄到失聯。

不過,正因爲遲遲聯絡不到,懷慶纔對他依舊抱有期待。

沒準他會晉升半步武神歸來呢,那個男人從未讓她失望過。

突然,懷慶心有所感,擡眸看去。

魏淵趙守比她更早一步。

空曠的御書房裡,毫無徵兆的出現一大羣人。

爲首的男人面容俊朗,穿着靛青色的長袍,一如往昔,正是闊別數月的許七安。

他身後是洛玉衡、阿蘇羅、九尾狐、金蓮道長等超凡強者。

魏淵、王貞文、趙守和懷慶,同時站了起來。

他回來了?還帶回來了在雷州的超凡強者?

懷慶似乎想到了什麼,繼而聽見自己砰砰狂跳的心聲,她努力維持着表情的平靜,但帶着一絲顫抖的聲調卻出現了她:

“佛陀退了?”

聞言,王貞文魏淵和趙守,一起盯着許七安。

許七安“嗯”了一聲。

懷慶抿了抿嘴,帶着一絲期待,一絲小心翼翼,試探道:

“你晉升半步武神了?”

她大氣不敢喘的模樣,帶着期待和小心的姿態,讓她看起來有些可憐巴巴,就像問父親有沒有帶回自己心愛布偶的女孩。

王貞文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袖袍微微抖動。

魏淵看起來比較平靜,但他看一個人,從未有如此專注。

趙守忍不住屏住呼吸。

..........

PS:今天感冒了,回家後睡了一覺纔開始碼字。錯字先更後改。

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九十八章 回家月末總結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九章 稱帝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五十六章 怪物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二十六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三十二章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十四章 不願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章 生母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十三章 審問月末總結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兩百零六章 信
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九十八章 回家月末總結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九章 稱帝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五十六章 怪物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二十六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三十二章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十四章 不願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章 生母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十三章 審問月末總結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兩百零六章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