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

孫玄機的發言,像極了領導和老闆假大空的致辭,除了初出茅廬一腔熱血的傻小子,沒人會聽進去,更沒人會當真。

鍾璃棄權,便不用多說,能有三十票,倒黴黨已經很忠心了。

楊千幻光顧着裝逼擺形象,他真以爲靠一個後腦勺,就能征服所有師兄弟?

宋卿倒是畫餅了,許諾了,可他只針對自己的羣體——鍊金術師。

鍊金術只是術士的領域之一,並非所有術士都癡迷於鍊金術,傾盡銀庫扶持鍊金術試驗,別人還得擔心你們把司天監的銀庫耗損一空呢。

那煉丹怎麼辦,買藥怎麼辦,吃穿用度怎麼辦?

只有褚采薇的許諾,乍一聽有些兒戲,上不得檯面,實則覆蓋面最廣,誘惑力最大。

是人就得吃飯,民以食爲天,人是無法抗拒美食的,即使是沉迷於鍊金術的宋卿,不也天天抱怨司天監的伙房做的菜不夠好吃?

所以術士們表面上嘲笑采薇師妹,私底下都給她投票。

“你作弊!”

楊千幻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大聲道:

“許寧宴,你一定是聯合陛下作弊了,怎麼可能有人會選采薇師妹?!讓采薇師妹當監正,我司天監顏面何存啊,她連背對衆生都不會。。

“我提議重新推舉!”

許七安淡淡道:

“提議無效,投票過程公開公正,不存在作弊,票是諸位投的,你們到底投了誰,自己心裡最清楚。”

白衣術士們面面相覷,都沒說話。

那些沉默的人,就是投了褚采薇的。

宋卿拍案而起:

“我不服!

“難道我的許諾還不如采薇師妹?你們難道不希望大把大把的花銀子?你們到底想要什麼?”

想要什麼?我覺得你剛纔如果說“大家都選我,我給你們每人發一個老婆”,那監正的位置非你莫屬..........許七安默默腹誹一句。

戴着兜帽的楊千幻轉身,罕見的面朝“後腦勺黨”,怒斥道:

“你們這羣叛徒,到底是誰選了采薇師妹。”

他手底下的馬仔,人數總共六十六,可他的得票只有四十,毫無疑問,他們中出了二十二個叛徒。

“對啊,到底是誰背叛了楊師兄,可恥的叛徒。”

“就是就是,自己自覺站出來。”

六十六人異口同聲。

楊千幻:“..........”

懷慶環顧衆人,嗓音清冷,有着冰塊撞擊般的質感,朗聲道:

“朕不日便會擬旨,封褚采薇爲新任監正,爲期三年。選舉大會到此結束,誰若是不服,再鬧事生事,朕便將他關在地底三年,勿謂言之不預也。”

孫玄機默默轉身離去。

袁護法望着他的背影,緩緩讀心:

“累了,隨你們吧.........”

宋卿和楊千幻相繼拂袖而去。

鍾璃看了許七安一眼,後者點點頭:

“這段時間帶你回府上小住幾日。”

消弭一些厄運。

...........

接下來的日子裡,許七安又進入插花弄玉,授業臨安,以及和浮香偷偷摸摸滾牀單的枯燥生活。

爲了增強氣機,提升修爲,勤耕不輟,偶爾會從靈寶觀帶幾分壯陽補腎的靈丹妙藥去探望聖子。

聖子日漸憔悴........眼神裡漸漸多了一種叫做“沒有世俗的慾望了”的感悟,許七安覺得更準確的描述是:

一滴都沒有了!

順帶一提,許七安在京城爲聖子租了一座兩進的大院,院子裡住了三十多位紅顏知己,每日勾心鬥角,打打鬧鬧,還要輪番榨取聖子的生命力。

苗有方常常帶着麗娜的哥哥莫桑,去聖子府上做客(看戲),津津有味。

時間走到四月底,外出積累功德的李妙真返回京城,拎着一罈壯陽酒去找師哥敘舊。

屋檐上,李妙真望着殺機四伏的住宅,幸災樂禍道:

“師哥啊,最近日子不好過吧。

“瞧瞧你的黑眼圈,都趕得上宋卿了。”

李林素冷哼一聲:

“你以爲許寧宴日子就好過?你別看他整天裝的志得意滿,享盡齊人之福,其實家宅裡的矛盾,一點都不少。

“師哥我雖然腰疼,但我這邊簡單啊,我只要把每一位女子哄好,雨露均沾,她們鬧歸鬧,卻不至於失控。許寧宴那邊可就有趣了。

“首先是臨安殿下,嘖嘖,那可是個惹事精,今兒打壓一下夜姬,明兒刺一刺王妃,後天又和許玲月大戰三百回合,這位公主殿下可鬧騰了。

“偏偏水平稀爛,誰都鬥不過。那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的勁頭,我聽了都覺得不可思議。”

李妙真哼一聲:

“不奇怪,懷慶不是說了嗎,臨安就是隻麻雀,嘰嘰喳喳沒完沒了,看着巴掌大那麼一隻,不成氣候,可你一不注意,她就飛起來啄你臉。

“真不知道許寧宴喜歡她什麼。”

李靈素嘿嘿道:

“這你就不懂了吧,像臨安這種嬌憨可愛的紙老虎,對你一心一意,受了委屈就在你面前含着一包淚,可憐巴巴希望你出面做主的女子,男人最喜歡了。”

李妙真覺得這完全不是自己能做到的事,冷哼一聲:

“就會裝柔弱扮可憐,噁心!”

“這你就錯了,裝柔弱扮可憐的是許鈴月,但男人同樣吃這一套,誰不喜歡一個清麗可人的妹妹對你依賴呢。說到許玲月啊,自從大婚之後,她就不裝了,現在和許寧宴的生母斗的非常激烈。”

李妙真眉頭一皺,“她和許寧宴生母有什麼矛盾?”

完全是兩個沒有“利益”關係的人。

李靈素侃侃而談:

“因爲許家嬸嬸和許寧宴生母的關係有些微妙,雖然兩人表面上客客氣氣,可時間久了,許家嬸嬸難免會想,這個女人回來了,我辛苦養大的崽,就不是我的了。看着她對許寧宴噓寒問暖,心裡就不是滋味。

“你明明什麼都沒幹,就因爲一個身份,把我含辛茹苦養大的孩子搶了。而從姬伯母的角度來說,我只是想彌補二十多年的虧欠啊。

“國師也不是省油的燈,隔三差五的去一趟許府,當着臨安的面和許寧宴喝喝茶,論論道。哦對了,那個狐狸精可狡猾了,她現在已經成了臨安的軍師。

“專門替她出主意..........”

李妙真上下審視着師哥,表情古怪:

“你爲什麼會知道的這麼詳細?”

“都是苗有方告訴我的。”李靈素挑眉道。

好傢伙,苗有方改行做收集情報的暗子了?專收集許府女眷的宅鬥相關?你倆上次被許寧宴吊在許府外還不夠,想被吊在京城城門口是吧........李妙真滿腦子的槽點。

李靈素咳嗽一聲,道:

“這些狗屁倒竈的事,不提也罷。妙真啊,功德修的如何?”

李妙真“嗯”一聲:

“還算不錯。”

轉修地宗心法後,她才感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路,做好事和修行兩不誤,太適合她了。

李靈素嘆息道:

“地宗功法雖然適合你,但入魔的危機不可不防,所以,師哥替你想好解決之道了。”

李妙真詫異的看着臥龍,心說你不是個會關愛師妹的人啊,你想整什麼幺蛾子。

李靈素掏出一本褐色封皮的書,薄薄一側,大概十幾頁的內容,悄悄塞進李妙真懷裡,低聲道:

“師哥從靈寶觀裡偷出來的,人宗心法,你收好。”

人宗心法........李妙真斜眼看他,你想幹什麼?

“地宗入魔沒法子解決,可人宗業火纏身,你可以找許寧宴雙修啊,光明正大的睡他。師哥只能幫你到這一步了。”李靈素擠眉弄眼。

儘管很厭惡狗賊許寧宴,但既然師妹對許寧宴有好感,他也不會棒打鴛鴦。

再說,師妹性子剛烈,可比洛玉衡還有王妃難對付多了。

許寧宴要是把持不住........往後的日子可就有意思了。

“神經病!”

李妙真隨手把人宗心法丟到院內的花圃裡。

“懶得理你,我走了。”

李妙真御劍而去。

聖子一個人坐在屋頂,落寞的喝着虎骨酒,想着黃昏後又是數場狹路相逢的激戰,心裡就一陣發怵。

喝完虎骨酒,聖子覺得自己又可以了,施施然下了屋頂,在花圃裡一陣翻找,發現那本人宗心法不見蹤影。

“咦,她明明丟在這裡的.........”

...........

皇宮。

御書房,懷慶坐在鋪設黃綢的大案後,淡淡道:

“今日錢首輔遞了份摺子上來,給朕羅列了不少才華人品兼備的年輕俊彥,希望朕能從中選出一位,冊封爲後。

“許銀鑼怎麼看?”

我覺得冊封爲後,這個措辭有些問題.........堂下的許七安說道:

“給我看看。”

見他還真要看,懷慶臉色一冷。

你看什麼?

看完替我選一個?

懷慶看向掌印太監,淡淡道:

“把畫像搬出來給許銀鑼過目。”

掌印太監立刻捧來十幾甫畫卷,在小宦官的輔助下,逐一展開。

許七安徐徐掃過身份優越,地位超然的公子哥們,沒好氣道:

“這都是些什麼歪瓜裂棗,怎麼配的上咱們的陛下,錢首輔腦子是不是壞了。

“他首輔當膩了?”

懷慶故意唱反調,淡淡道:

“朕覺得都挺好的,個個一表人材,年少有爲,大奉出色的年輕人,也不是隻有許銀鑼,對吧。

“你覺得哪個最順眼,就替朕挑一個吧。”

其實錢青書挑的這些人確實不差,可以說是京城最拔尖的二代。

自身能力也不俗。

比如這位叫“錢俊”的公子,十歲詩經倒背如流,十二歲考取童生。

去年雖然會試落榜,但想來今年能憑藉一篇《我的首輔父親》一舉奪魁,成爲狀元……

許七安搖頭:

“這些凡夫俗子,怎麼能配得上陛下呢。”

懷慶“哦”了一聲,語氣冷淡:

“朕也是普通女子,總要成親生子,這些人都是大奉未來的棟樑,如何配不上朕!”

許七安隨口說道:

“能配的上陛下的,當然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懷慶雙手撐在大案,身子略微前傾,美眸明亮,似乎就在等他這句話,逼問道:

“那許銀鑼認爲,誰是頂天立地的英雄。”

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九章 稱帝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百盟感謝章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十六章 很潤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四章 雨來
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九章 稱帝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百盟感謝章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十六章 很潤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三十二章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四章 雨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