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大劫的秘密(二)

“官爺!”

竺賴謙卑的點頭哈腰,湊上前去,擺出乖順姿態,解釋道:

“我們是去半月城做生意的,請問有什麼事?”

那名守衛拎着一根長矛,冷冰冰的問道:

“路引呢?拿出來!”

路引.......竺賴愣了一下,半月城距離此地只有四十里路,往來不需要路引,只有超過百里之遙,行人和商隊才需要出示路引。

而路引是城主府簽發的。

竺賴這支商隊是僞裝的,根本得不到城主府簽發的路引。

見竺賴沉默,那名攔路的守衛目光變的銳利,而邊上三名守衛冷冰冰的望來。

竺賴心裡一凜,回頭看了眼露出緊張之色的同門,謙卑的笑道:

“這,這事兒我可沒聽說過........爲何去半月城也需要路引?”

他是乞丐出身,天生就會點頭哈腰,用卑微的姿態討好人是職業技能。

那名持銳守衛很滿意竺賴的態度,解釋道:

“這是上頭的規矩,不要問爲什麼。”

因爲我也不知道。。

他的回答,反而讓竺賴鬆了口氣,因爲他剛纔想的是——莫非我們中出了叛徒!

把大乘佛教遷徙的事舉報給城主府。

要知道大乘佛教徒人數衆多,總有不願意東徙的,自身不想離開西域,又不願意看到別人走,心態扭曲之下,把所有人都舉報也不是不可能。

雖然大乘佛教上層許諾,對留在西域的信徒採取不拋棄不放棄的做法,並鼓勵留在西域的信徒繼續傳教。

這一定程度上安撫了信徒。

但竺賴是乞丐出身,見慣了人性的醜惡,第一時間就懷疑師門遭遇背叛。

好在看起來,似乎是別的事?

“官爺,能否行個方便。”竺賴從懷裡摸出一錠銀子,悄悄遞到守衛手中。

“混賬東西!”

守衛大怒,訓斥道:

“我們是忠於城主的勇士,城主府的命令,就是我們的信仰。”

竺賴想了想,忍痛又摸出三錠銀子,畢恭畢敬:

“官爺,您看.......”

那守衛想了想,沉聲道:

“佛陀說過,佛不會讓信仰祂的人困頓,想來城主也是。”

他看向身後的三名守衛,問道:

“你們說對嗎。”

三名守衛臉色嚴肅的點頭。

疏通關係後,竺賴鬆了口氣,轉頭吩咐道:

“出發!”

商隊得以順利出城,在城外坑坑窪窪的官道上緩緩前行。

陽光照在他們身上,每一個人都臉龐都煥發着光彩,就像奔赴新的人生。

西域禁止大乘佛法,他們便去中原,去土地肥沃的中原傳播他們的信仰。

同一時間,在西域的各大城邦、國度,都有類似的隊伍離開自小生活的家園,奔赴荒野,奔赴信仰。

他們就如同一條條細流,向着大海匯聚而去。

..........

阿蘭陀。

琉璃菩薩站在山巔,俯瞰着山腳密密麻麻的人流,西域但凡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差不多都來了。

聖山腳下的平原,扎着一頂頂涇渭分明的帳篷。

“山海關戰役結束後,我佛門氣運便如烈火烹油,如果能融合神殊,佛陀將是九州最強的超品。”

身後傳來難分男女老幼聲線的聲音。

少年僧人穿着袈裟,雙手合十,信步而來。

“即使不融合神殊,佛陀依舊是最強大的超品,只要西域的氣運不損。在我看來,佛陀鎮壓神殊頭顱,因此沉睡五百年,反而錯過了很多機會。”

琉璃美眸空靈,嘴脣豐潤性感,她的肌膚白皙細膩,與膚色粗糙的西域人大相徑庭。

廣賢菩薩嘆息道:

“那可是半步武神啊。”

佛陀創立禪武雙修體系,爲的是什麼?

先成超品後成半步武神,那便是真正的天上地下無敵手。

只是中原人族出了一位儒聖,把九州所有超品盡數封印,徹底打亂佛陀的計劃,逼祂不得不另闢蹊徑。

而後便誕生了神殊這個不受控制的“分身”,再之後,爲了讓計劃重回正軌,佛陀分屍封印了神殊,原本打算先消化神殊的頭顱........

“半步武神不死不滅,便是超品,也只能封印,難以殺死。”廣賢菩薩又嘆了口氣。

頓了頓,他與風華絕代的琉璃並肩俯瞰,望着平原上難以估量的龐大信徒,挑起嘴角:

“無論如何,我們都比蠱神、巫神快了一步。

“對了,聽說許七安出海了?”

琉璃菩薩微微頷首,“他既沒有殺死伽羅樹,那麼就只剩出海這個機會。可惜那隻遠古神魔早就先他一步吞噬了海外神魔後裔。

“此行註定是徒勞無功。”

廣賢聞言,順勢東望,笑道:

“待佛法大會之後,便一舉吞下大奉。”

話音落下,阿蘭陀響起了悠揚高亢的鐘聲,一聲聲迴盪在天地間。

阿蘭陀山腳下的平原,一位位信徒走出帳篷,望向聖山,然後,他們不約而同的原地盤坐。

不管男女老幼,紛紛盤坐在地,雙手合十,露出虔誠的神色。

“當!”

空靈悠揚的鐘聲迴盪於信徒們的心中,響在了每一位聽聞者的耳畔,彷彿能洗滌他們的心靈,帶來對生命最真切的感動。

對佛陀最虔誠的信仰。

廣賢和琉璃不再廢話,各自盤坐。

主殿方向,伽羅樹盤坐在廣場上,他的聲音伴隨着鐘聲,迴盪在每一位信徒耳邊:

“自開天闢地以來,七十二萬三百六十八年,無人成佛。佛陀之後,三千四百九十一年,亦無人成佛,佛陀便是唯一,是三千世界唯一真佛.........”

信徒們默默聽着,虔誠祈禱。

漸漸的,伽羅樹的聲音在他們耳畔,變成了似有似乎的誦經聲。

起先,他們是默默的聽着,再後來,他們不知不覺的跟着誦經聲一起唸誦。

於是,天地間便迴盪起宏大的梵音。

梵音不絕於耳,帶着莫名的力量,牽動着每一位西域信徒的心,牽動着這羣象徵着西域上流社會人士的心。

沒有人注意到,雄偉高大的阿蘭陀,似乎活了過來,像生物那般被賦予了生命。

..........

“法不傳六耳,您稍等!”

許七安扭頭,掃了一眼魁梧高大,鬃毛微霜的龍人,以及他身邊嬌美動人的女王珍珠。

“你們倆先離開這裡。”

他以神念傳音,把自己的想法灌入兩位神魔後裔的識海。

怒浪島主和鮫人女王對視一眼,沒問原因,順從的躍入海里,“噗通”兩聲,消失在波濤中。

許七安再看向九尾狐。

後者秀眉倒豎,兇巴巴的瞪着他。

許七安就說:

“國主可以留下,監正,她是自己人。”

監正恍然大悟:

“哦,已經成爲你的紅顏知己了?”

難道在你心裡,我是個風流好色之人?我說的是情誼,出生入死的情誼.........許七安覺得監正對他一定有什麼誤解。

九尾狐扭過頭去,“啐”了一口。

等怒浪島主和鮫人女王遊遠,許七安撐起一道氣機屏障,隔絕聲音的傳播。

接着,他和九尾天狐在船頭排排坐,看向監正。

監正沒看他們,招了招,把太平刀攝入手中,一邊觀察着它,一邊說道:

“要消化那道門,還需要些時間。”

許七安順勢提出心裡的疑惑,道:

“爲何我看到的是刀!”

監正笑呵呵道:

“因爲你是武夫。”

武夫怎麼了,武夫吃你家大米了?!許七安沒好氣道:

“別賣關子,把話說清楚。”

懟了監正一句後,他心裡靈感噴涌:

“這就是武夫和所有體系不同的原因?”

監正笑着點頭:

“原因之一,待會兒我會明明白白的告訴你。”

許七安接着問道:

“那把刀,就是你說的門,在我的感知裡,它固然神異,卻不足以讓神魔發狂吧。另外,融入了它之後,太平刀會有什麼變化?”

監正撫摸着太平刀,道:

“擁有這把刀,你纔有成爲守門人的資格,它是守門人的武器。

“你說的對,它現在確實失去了最核心的能力,因爲第二次大劫和第一次大劫是不同的。”

果然是這樣,我猜的沒錯.........許七安正要再問,邊上的九尾狐拿尾巴抽了他一下,怒道:

“廢話太多了。”

她不想聽許七安廢話,她只想聽監正說大劫的秘密。

許七安當即保持沉默。

監正盤腿而坐,太平刀橫在膝前,緩緩道:

“在說大劫的真相之前,我要問你們一個問題。

“你們覺得,何爲天,何爲地?天是怎樣的,地是怎麼樣得?”

一言不合就搞哲學,我只知道何爲孝,何爲愛.........許七安側過腦袋,望向了九尾狐:

“監正考你呢!”

.........

PS:下一章要填坑了,思慮好久,決定先斷在這裡。因爲填坑要連貫,不能斷章。這樣你們看着纔有意思。

PS2:推薦一本書《仙狐》,作者:流浪的蛤蟆。挺有意思的一本書,我看過了。

不過這書名總讓我想起仙葫。書荒的大佬可以取看看。

另外,打更人應該是這個月完結了。

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敵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寫個總結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三十二章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番外二:一統天下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四十三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百盟感謝章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一十一章 吞噬監正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
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敵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寫個總結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二十七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三十二章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番外二:一統天下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四十三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百盟感謝章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一十一章 吞噬監正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