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

破廟前,盤生而坐的神殊愣了愣,雙手合十,表情不變的說道:

“是什麼讓施主產生貧僧知道如何晉升一品的錯覺?”

........許七安沉默一下,輕聲嘆息。

果然,向一個殘魂索要答案,還是太勉強了,他想了想,道:

“我已經履行當初的承諾,替大師集齊了頭顱之外的身軀,大師若是願意,我可以讓您與它們聚合。”

神殊面帶微笑:

“多謝施主!”

神殊的各個部位裡,這位是最具佛性的..........許七安點點頭,主動退出神殊的意識世界。

右臂不知道的事情,不代表軀幹不知道,等把除頭顱之外,所有部位湊齊,或許量變能達到質變,讓神殊想起更多東西。

神殊是半步武神,武僧的路子和武夫很相近,如果世上還有誰能成爲許七安的老師,非神殊莫屬。

另外,當年的萬妖女王也是一品強者,九尾狐肯定知道該如何晉升一品。

所以接下來的目標很明確——去南疆!

............

京城,靈寶觀。。

洛玉衡踏着祥雲,於蔚藍天空中降落,飄入靈寶觀內。

觀內弟子見到道首迴歸,立刻來到僻靜小院外,恭身道:

“道首,宮內傳來消息,說一個月後,許銀鑼和臨安公主大婚,請您務必參加婚禮。”

聽見消息的洛玉衡,下意識就要伸出手召喚飛劍。

猛的想起祖傳的神兵被她留在許七安腦子裡了,那臭小子腦子裡想的都是些狗屁倒竈的玩意,需要神劍好好清理一番。

一個月後大婚........洛玉衡蹙着眉頭沉吟片刻,忍不住望向皇宮方向。

呵,那個女人想拿我當槍使,破壞大婚?你都不急,我急什麼。

她打算忍耐,不作迴應。

但想了想,她確實應該急的,女帝和許七安至今爲止,清清白白。

可她與姓許的雙修了一次又一次,嘴上再不願意承受,她自己也知道,心裡是有他的。

堂堂人宗道首的雙修道侶,豈能另娶旁人。

於是洛玉衡說道:

“去司天監,找許七安留在那裡的女人,就說許七安和臨安公主一個月後大婚。”

她雖然不好出面,但可以讓花神出面啊,花神又蠢又笨,最容易當槍使。

最主要的是,花神人長的好看,沒有男人能無視她的無理取鬧。

靈寶觀弟子不疑有他,點頭道:

“弟子明白。”

..........

道首有令,弟子不敢耽擱,立刻前往司天監,但是撲了個空。

另一邊,一輛樣式普通的馬車停在許府,一位長相平庸的婦人,拎着裙襬跳下去車,施施然走到府門。

門外一對披堅執銳的侍衛把手。

許府如今的地位今非昔比,府裡府外都安排了高手護衛,還有打更人的暗哨在附近潛伏。

“我與許七安是故友。”

慕南梔朝着侍衛說道:“他請我來府上小住片刻。”

今日清晨,宮裡派人來說,許七安託皇帝給她帶話,希望她從司天監搬出來,到許府小住。

在慕南梔看來,姓許的這是在變相的討好她,司天監再好,也是別人的地盤。

許府則是他的家。

兩名侍衛對視一眼,左邊的說:

“您稍等片刻。”

匆匆入府稟告。

俄頃返回,把慕南梔請了進去。

隨着侍衛穿過外院,走過曲折的廊道,慕南梔在內廳見到了衣裙光鮮亮麗,容貌豔麗動人的嬸嬸。

嬸嬸也看見了侍衛帶進來的婦人,嬸嬸心說不對啊,這樣的女人,怎麼可能被我侄兒看中。

她聽說有女人來家裡,自稱倒黴侄兒親自邀請,第一反應是侄兒在外面惹的風流債到家了,總不好拒絕吧,於是允許對方入府。

看清女人長相後,嬸嬸覺得不對勁了。

以侄兒風流好色的脾性,他相中的女子,必定年方二八,貌美如花。

而眼前的婦人,姿容平庸,五官普通,除了胸脯傲人,以及一看就好生養的大屁股,除外再無亮點。

年紀看起來和自己差不多。

大郎絕對看不上這樣的女人。

“咦........”

嬸嬸審視着她,道:“我想起了,你是當初佛門斗法時,坐我家馬車一起去司天監看鬥法的人。”

而且還詆譭鈴音是親戚家的女孩........記仇的嬸嬸心裡嘀咕一句。

“你還記得我呀!”

慕南梔點點頭,有些驚訝嬸嬸的記性,她在內廳環顧一圈,很快就被擺在觀賞架上的九星蘭吸引。

嬸嬸打量着她,問道:

“寧宴讓你來的?”

“難道是我自己來的?”

王妃傲嬌慣了,哼哼唧唧道:“要不是他死皮白賴的邀請,我纔不來呢。”

豈料嬸嬸也是個傲嬌的,聽完心裡就不開心了。

“你這盆蘭花養的不行啊,它渴了,要喝水。瞧把它蔫的。”慕南梔走到架子前,把弄着九星蘭。

“哎,誰讓你動它的!”嬸嬸頓時柳眉倒豎。

這盆九星蘭是她心愛之物,此花耐寒性極高,只在冬日裡開花,共九朵,每一朵顏色都不同,明豔動人,故稱九星蘭。

這種花觀賞性極高,是達官顯貴們鍾愛之物,據說最初是從鎮北王府上流出來的。

另外,此花最珍貴之處在於,它很難培育,以致於數量稀少。

九星蘭是前首輔千金王思慕送給嬸嬸,用來討好未來婆婆的。

別說是慕南梔了,家裡誰都不給動,就算是嬸嬸最疼愛的幼女許鈴音,那也是動次打次動次打次。

嬸嬸本來把它養的很好,但不知道怎麼回事,半個月前,花朵突然凋敝,它再沒有開過花。

“它渴了。”

慕南梔又重複了一遍。

“你怎麼知道它渴了,它告訴你的?”嬸嬸哼哼道:

“九星蘭可耐寒了,不需要多澆水,五天澆一次就好。”

“那爲什麼蔫了呢?”慕南梔一針見血的指出。

嬸嬸啞了一下,解釋道:

“因爲它嬌貴唄。”

慕南梔指着廳內的獸頭炭盆,沒好氣道:

“你天天燒着炭,屋子裡就熱,它當然渴了,偏還用養在外頭的規矩來養它,好好的花叫你養成這樣。”

嬸嬸大怒,感覺自己在專業領域裡遭受了羞辱,怒道:

“你懂什麼花?你懂什麼花!”

“比你更懂!”慕南梔針鋒相對:

“我還能讓它當場開花。”

“那你倒是讓它開啊。”嬸嬸掐着腰冷笑道。

慕南梔眼珠子轉了轉,道:

“如果我讓它開花,你就管我叫姐姐。”

嬸嬸哼道:“一言爲定!”

慕南梔朝着九星蘭輕吹一口氣,奇蹟發生了,九星蘭迅速結出花苞,而後徐徐綻放,碧綠之間,點綴出九朵色彩繽紛的花朵,煞是好看。

嬸嬸小嘴長成“O”字型,表情僵在臉上。

慕南梔淡淡道:

“叫姐姐吧。”

以後我就是許寧宴的長輩了,他要是再敢碰我,就是大逆不道。

...........

南疆,南法寺。

封印之塔外的廣場上,清光一閃,青衣和白衣,以及套着木枷,戴手銬腳鐐的白猿現身。

“什麼人?”

廣場上巡邏的妖兵發現了他們,手持武器,大喝着靠攏過來。

等到靠近了,看清來人的長相,妖兵們紛紛躬身,態度大變:

“見過許銀鑼。”

許七安微微頷首,釋放氣息,幾息之後,九尾狐御風而來,出現在廣場上。

她有着銀色的秀髮,腦袋上一對毛茸茸的狐耳,蒙着面紗,擋住傾國傾城的容顏。

上半身是一件不寬不窄的裹胸,下半是獸皮短裙,以及一件圍在腰身的皮裘,看起來像是前面開叉的裙。

身後,九條狐狸尾巴如有生命,時而像孔雀開屏,時而朝着不同方向撫動,美奐絕倫。

“你腦袋上的劍是怎麼回事。”

九尾天狐一見面,目光就牢牢盯着許七安天靈蓋上的劍柄。

“被家暴了........”

他擺擺手,表示不願意多談。

“你是來搬救兵的嗎?我可沒精力跑中原去替你打架。”

九尾天狐眨巴美眸,笑吟吟的問道。

聲音柔媚磁性,帶着玩世不恭的媚勁。

“你消息太落後了,我剛晉升二品,與許平峰打了一架。”許七安笑道。

九尾天狐愣了一下,端詳着許七安,半晌,咯咯笑道:

“做的不錯。”

表情太平靜,這讓我怎麼人前顯聖.........許七安吐槽了一句,說道:

“我是來送神殊右臂的........你受傷了?”

九尾天狐語氣平靜的解釋:

“剛和廣賢,還有琉璃打了一架,受了些傷。幸好琉璃被監正重創,傷了本源,沒法發揮全部實力,不然我傷的會更重。”

看來南疆這邊也不是風平浪靜..........許七安目光落在封印之塔:

“神殊大師無礙吧。”

九尾天狐撇撇嘴,給他一個白眼:

“超品不出,誰能真正傷他?你來的正好,神殊的惡念和烙印在骨子裡的好戰,實在太難控制。右臂是他的佛性,融合右臂裡的魂魄後,神殊會變的更溫和。”

正說着,封印之塔的大門“轟隆”敞開,只穿了一條黑色長褲的,赤着上身的神殊走了出來。

他通體漆黑,肌肉虯結,宛如雕塑,脖頸處空空蕩蕩。

神殊的身體甫一出現,許七安體內的右臂立刻出現異動,他的胸口凸起一個右臂的輪廓,輪廓一點點隆起,一點點分離血肉,要從許七安體內鑽出。

有點疼........許七安皺了皺眉,清晰的感覺到血肉分離般的疼痛。

神殊右臂在他體內蟄伏多年,早已融入他的血肉,此時剝離出來,讓許七安的感覺就像手腳被人硬生生扯斷。

俄頃,一條漆黑的右臂“破體而出”,飛向神殊軀體。

“不,我不要見到這個虛僞的傢伙。”

突然,神殊的左手大聲抗議,並一巴掌把右臂拍飛出去。

氣機“轟”的一炸,右臂飛出九霄雲外。

許七安愣在原地,心說這是鬧什麼?

念頭剛閃爍,一道流光呼嘯而來,右臂飛了回來,一記沖天炮打向左手,並伴隨着右臂殘魂的聲音:

“這可由不得你!”

這時,神殊的左腿飛起,準確擊中飛來的右臂,又一次把它踢飛。

“我也討厭這個虛僞的傢伙。”左腿大聲說。

“你倆不識擡舉啊。”

神殊的軀幹自行脫離左臂和雙腿,氣機凝聚成雙臂和雙腿,沉聲道:

“那就打一架吧。”

軀幹和右臂一樣,都是性格偏溫潤的。而左臂是惡意滿滿,雙腿則是桀驁好戰。

於是,軀幹、右手、左手、雙腿,開始打了一起,場面極其慘烈。

九尾天狐抿了抿豐潤鮮豔的小嘴,不讓它抽搐,深吸一口氣,這位萬妖女王沒什麼語氣的說道:

“讓它們打吧,打完就和諧了,呵,每個人都有意見不同的時候,我們一邊說話。”

每個人都有意見不合的時候?就像每次賢者時間的我,會憎恨不久前急色的我不愛惜身子...........許七安點了點頭,大概明白神殊現在的狀態了。

“正好有事要請教娘娘。”

他們離開封印之塔,來到南法寺南邊的一座華美宮殿。

殿內燈火通明,鋪設着繡工精湛的地毯,擺放盆栽、金銀玉器,支撐穹頂的立柱包裹着金箔玉片。

穿着清涼的狐妖美人侍立在殿中,個個容貌嬌媚,活色生香。

許七安還看見了氣質清冷,宛如大家閨秀的清姬,她正坐在案邊,批閱着摺子,處理萬妖國的事務。

清姬擡頭看了一眼入內的許七安孫玄機和袁護法,欲言又止一下,低頭繼續做事。

猩紅地毯的盡頭,是一張寬大的美人榻,九尾天狐慵懶的側躺在塌上,九條蓬鬆美麗的狐尾,徐徐撫動。

“你身上最後一根封魔釘是誰拔的?”

九尾天狐問出了好奇許久的問題,剛纔忍着沒問。

“你哥哥!”許七安笑道。

九尾狐無暇仙顏愣了愣,愕然反問:

“阿蘇羅?”

她是個聰明的狐狸,心裡略一盤算,立刻聯想到阿蘇羅先前放水的事。

但她沒明白阿蘇羅這麼做的目的。

“因爲阿蘇羅是天地會的八號。”許七安掏出地書碎片,揚了揚。

對於這個隱秘組織,九尾天狐略有耳聞,知道是地宗道士組建,以地書爲信物的組織。

許七安簡單解釋了其中緣由,等九尾狐微微頷首,表示已經明白,他開門見山的問道:

“今日來此,除了兌現承諾,送還神殊大師右臂,還有一個目的!”

“如何晉升一品?”九位天狐挑了挑眉。

“娘娘果然聰明。”許七安笑着恭維一句。

“這沒什麼難猜的,你想力挽狂瀾,挽救大奉,二品修爲確實不太夠。伽羅樹是一品中的佼佼者,白帝表現出了一品的實力,單憑這兩位,就夠你頭疼了。

“何況白帝的它真身是遠古神魔後裔——大荒!

“它暗中圖謀着什麼,我們難以知曉。總之你現在的二品實力,無法抗衡雲州,晉升一品是你唯一的出路。”

九尾狐嘆息一聲:

“但我給不了任何建議。”

許七安聞言,眉頭緊皺,不解道:

“娘娘此言何意?”

他纔不信九尾天狐不懂如何晉升一品,且不說前任萬妖國主是一品。

眼前的九尾狐就是二品中期或巔峰,下一步就是晉升一品。

謀求晉升是生靈的本能,九尾狐肯定知道晉升一品的正確姿勢。

“妖族和武夫體系是很接近的,只不過一個修的是天賦神通,一個修的是“意”,除此之外,幾乎沒有區別。但九尾天狐並非純粹的妖族。”

銀髮妖姬嘆了口氣:

“我們是神魔後裔,神魔和當今各大體系是不一樣的,這麼說吧,靈蘊是神魔後裔的根基。對我來說,只要靈蘊完全復甦,融入我的肉身和元神,我便能踏入一品。

“所以,你非要問我如何踏入一品,那我只能告訴你,只要有神魔靈蘊就好了。”

這,這就和慕南梔一樣,她不用修行,只要靈蘊復甦,自然而然就能重返巔峰.........許七安一陣失望。

“那,神殊大師知道如何晉升一品嗎?”

許七安不甘心的問。

“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九尾天狐笑吟吟的說:

“等他們打完了,你再問便是。”

殿內當即無話。

袁護法看一眼許七安,又看一眼九尾天狐,滿臉失望。

因爲他們有刻意收束念頭,袁護法的天賦神通,還無法強行窺探超凡的念頭。

看來以後很難再窺探到許銀鑼的內心了..........袁護法心情複雜的想。

銀髮妖姬審視一眼白猿,詫異道:

“咦,這隻猴子還沒死啊,你們人族挺寬容的嘛。”

許七安淡淡道:

“離死不遠了。”

袁護法象徵性的擡了擡套在脖子上的木枷。

半個時辰後,外面狂暴的氣機波動停止,一切變的風平浪靜。

衆人聯袂離開大殿,來到封印之塔外。

廣場上,無頭的神殊傲然而立,手腳齊全,看樣子,經過一番磨合,它們選擇了和自己妥協。

許七安連忙迎上來,拱手道:

“前輩,晚輩有一事請教。”

神殊默然片刻,感慨道:

“九州已經多久沒有一品武夫了?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在我回答之前,請你思考一個問題。

“我與其他武夫,最大的區別是什麼?”

.........

PS:在做細綱,接下來我會寫一寫戰爭中得其他角色,比如天地會成員們,比如許二郎。但考慮到主角的戲份會稍稍降低,又擔心這樣會掉追訂,所以在思考如何完美的銜接劇情。

這書到中後期了,撒的網太多,思慮的東西也多,更新慢是不可避免的。

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三章 吃蟹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五十章 詩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五十章 詩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卷尾感言!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三章 吃蟹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十六章 很潤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
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三章 吃蟹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五十章 詩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五十章 詩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卷尾感言!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兩百三十六章 國士無雙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三章 吃蟹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十六章 很潤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