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

【五:爲什麼要如此絕望呢,如果許寧宴能晉升半步武神,與神殊聯手,勉強也算一位超品吧。那大家坐下來談判的餘地還是有的。】

同樣在南疆,享用着妖兵貢獻烤肉的麗娜,適時插了一嘴。

.......李靈素一時間無言以對,轉念想想,似乎是這個道理。

神殊和佛陀的經歷告訴他們,半步武神雖不是超品的對手,但兩位半步武神加起來,總不至於還被超品吊打吧?

如此一來,大奉確實有談判桌上喝茶的資本。

【二:許寧宴這個死鬼,出海數月,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

李妙真氣啾啾的發言。。

師妹,注意你的身份,你是地宗藍蓮,前天宗聖女,你不是許寧宴後宅裡的庸脂俗粉們.........李靈素在心裡爲師妹挽尊。

【一:讓度厄羅漢速回京城,留在雷州朕不放心,三位菩薩還沒出手。】

發生了這般變故,把大乘佛教的奠基人召回京城是最穩妥的做法。

京城好歹還有一品陸地神仙坐鎮,以及數名超凡境。

【八:回不去了,巫神教的幾個超凡虎視眈眈。】

阿蘇羅回答。

薩倫阿古等人隔着雖遠,但阿蘇羅已經感應到了,當然,大巫師也沒有隱藏的意思就是了。

薩倫阿古也在雷州..........懷慶的頭皮微微發麻。

巫神教把氣運送給佛陀,現在又來“觀戰”,其心可誅!

這是打算在關鍵時刻出陰刀下黑手,度厄羅漢此刻回京城,多半是羊入虎口。

而若是讓金蓮道長等超凡一起回來,那神殊怎麼辦?

有金蓮道長阿蘇羅這些超凡在,至少能輔助神殊,替他解決一些麻煩。

【九:蠱族的首領們也在。】

金蓮道長補充了一句。

蠱族首領雖然普遍都是三品境界,無法形成主力,但七大蠱術詭異莫測,勉強能牽制巫神教........懷慶略送一口氣,傳書道:

【一:隨時彙報戰況,如果情況允許的話。我立刻讓國師和趙院長趕來雷州。】

她放下地書碎片,看向殿內的魏淵三人,語速飛快的把情況簡單說明。

趙守沉吟道:

“我讓楊恭帶上儒聖刻刀前去雷州支援,至於本官,留守京城。”

他這是堤防有人趁機把京城給端了。

佛門的三位菩薩還沒出現呢。

王貞文臉色嚴肅:

“讓楊恭帶上傳送玉符先去雷州,國師......洛道首暫留京城,一旦佛門的菩薩現身,國師火速支援。”

魏淵沒有插話,王貞文的安排沒有問題。

現在要堤防的是佛門菩薩襲擊京城,巫神教反而不用顧慮,因爲佛門已經沒有“老巢”這個概念了,而巫神教的巫神還未破除封印。

佛門現階段可以不顧家,巫神教卻不敢和他們玉石俱焚。

趙守大袖一揮,聲音鏗鏘有力:

“楊恭就在我身邊。”

一道清光從旁邊騰起,勾勒出紫陽居士楊恭的模樣。

他穿着緋色官袍,剛正在衙門裡辦公。

“........”

儘管已經見多了儒家的法術,但這種“說到做到”的風格,仍讓殿內三人覺得荒誕,心裡無言。

“院長?”

楊恭環顧四周,見衆人臉色凝重,當即皺眉:

“出了何事。”

趙守把情況簡單的告知於他,聽的楊恭雙眉緊鎖,心情沉重。

懷慶誠懇道:

“有勞先生了。”

她在雲鹿書院求學時,正是拜在紫陽居士門下。

楊恭點點頭,正要接下,袖子裡忽然衝出一道清光,朝着懷慶的腦瓜狠狠敲去。

懷慶愣了一下,憑藉武者的本能,探手撈住清光,定睛一看,是把戒尺。

她有些愕然的看着楊恭。

要刺殺皇帝嗎?

楊恭嘆了口氣:

“陛下莫要稱我先生,稱我先生時,莫要說請教、有勞等詞。”

他招了招手,把戒尺收入袖中。

接着解釋道:

“我是用三字經溫養此物的,正所謂,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

所以見學生就打?懷慶抿了抿嘴,正色道:

“很有責任感!”

......楊恭苦笑一聲,“臣就當陛下是真心誇讚了。”

他知道時間緊迫,沒有多言,大袖一揮,復刻了趙守方纔的動作,朗聲道:

“儒聖刻刀速來見我。”

爲節省時間,他嘗試召喚儒冠。

但沒反應。

衆人齊刷刷看向紫陽居士,楊恭老臉一紅,立刻道:

“吾身在雲鹿書院中。”

清光自腳下騰起,原地消失不見。

.........

“嘭!”

神殊腳下的地面炸開,土塊連帶着血肉物質一起被炸飛,清出一片直徑數丈的真空地帶。

而他本人,像高速出鏜的炮彈,射向佛陀。

佛陀右後方,一道虛幻的法相一閃而逝,祂旋即消失不見,讓神殊撲了個空。

緊接着,佛陀身影出現在神殊後方,象徵着征伐和力量的金剛法相,於左後方凸顯。

十二雙手臂同時揚起。

當!

打鐵般的聲音裡,神殊踉蹌後退,而佛陀腳下的血肉物質,出現了水波般的盪漾,化解了半步武神的拳勁。

沒有後退的佛陀身後,再次浮現一道身影,大慈大悲法相。

梵音禪唱響徹天地,消弭一切憤怒和敵意。

咔咔......金燦燦的輪盤逆向轉動,金色佛文寫就的“阿修羅”三個字亮起。

神殊的氣息以可察覺的速度下滑,漆黑的皮膚凸顯,先是腦袋變的虛幻,接着右臂變的虛幻,轉輪的力量這才用盡。

逆轉大輪迴法相,是把神殊削弱到過去的狀態,若是正轉,則是向未來推進。

半步武神壽元無窮無盡,正轉沒有意義。

而神殊剛剛恢復巔峰不久,逆轉恰能有效的削弱他。

遠處,阿蘇羅氣息也呈現輕微下滑趨勢,同爲阿修羅族,他無法避免,只是此地距離太遠,處在大輪迴法相力量籠罩的邊緣地帶。

削弱的不算嚴重。

又一道法相在佛陀身後凸顯,垂眸拈花,腦後象徵智慧的光輪逆轉。

神殊的眼睛忽然失去光彩,呈現呆滯狀態,彷彿忘記了身處危險場所。

在這個過程中,佛陀身後,暗紅色血肉物質組成的浩渺汪洋,再次裂開一張張嘴巴,它們緩緩吐出一顆微縮的金色太陽。

佛光籠罩天地間。

這些微縮的金色太陽向着佛陀腦後的虛影匯聚,越聚越多,佛光照徹此方世界,連黑夜都轉爲了白晝。

九大法相集齊的佛陀是何等的恐怖。

李妙真和金蓮道長掠出,動作整齊劃一的擡手,朝着遠處的神殊,順時針一轉。

他們以削弱自身福緣爲代價,爲神殊注入了深厚的福緣。

同時,兩人眼裡照射出金燦燦的光芒,試圖用陽神之力喚醒神殊。

但陽神的力量在佛光中消弭、淨化,沒能起到效果。

“法術沒用的,得換個方式!”

楚元縝沉聲道:

“妙真,借我飛劍一用。”

他的劍已經毀在佛陀的侵蝕下。

話音方落,十幾把品質極佳的飛劍便飛到楚元縝面前,任君採擷。

不是李妙真的法器,是孫玄機的。

一把就夠了........楚元縝隨手抓了一把,左手往劍身一抹。

頓時,這把劍透出強烈的情緒,貪嗔癡恨愛惡欲,彷彿是世間人性的聚合體。

這是出行前,楚元縝特意向洛玉衡求來的業火,封於體內,善用這股力量,能讓他的劍勢短暫達到超凡。

楚元縝投出飛劍,目標不是佛陀,而是神殊。

他要用強烈的業火喚醒神殊。

而業火既不屬於法術,亦非天地元素。

飛劍化作流光,如同一道發亮的細線,撞向神殊後背。

可就在這時,天地褪去了顏色,神殊方圓百丈之內,一切化作黑白。

無色琉璃領域。

飛劍凝固在領域中,繼而哐當落地。

這個時候,佛陀後腦的大日已經龐大到直徑超過十米,神殊的皮膚開始出現溶解。

楚元縝臉色微變。

“當!”

嘹亮的鐘聲突兀響起,這鐘聲震耳發聵,讓人元神震盪,氣血翻涌。

李妙真驚駭的發現,縱使是道門陽神的她,此刻也有出竅的跡象。

敲鐘的是孫玄機,他手裡握着一把黃銅打造,刻滿陣紋的錘子,身前浮着一座兩人高的青銅鐘。

噹噹噹.......

孫玄機奮力敲擊銅鐘,每次敲打,便有清光漣漪伴隨着鐘聲盪漾,刻在鐘身的陣紋旋即亮起,隱約有浮出的跡象。

他的眼睛耳朵鼻孔嘴角都溢出鮮血,但手裡的黃銅錘一刻不停。

聽見鐘聲,神殊瞳仁微動,隱有清醒的徵兆。

大輪迴法相爆發出強烈的光華,藥師法相腦後的光輪加速逆轉,大慈大悲法相嘴脣開闔,天地間梵唱更嘹亮,漸漸蓋過鐘聲。

佛陀腦後的大日輪迴法相愈發熾烈,越聚越多,快速磨滅神殊的生機。

“鐘聲效果增強十倍。”

如同吟誦的聲音,突然響在衆人耳畔。

遠處清光升起、熄滅,頭戴亞聖儒冠的楊恭終於趕到了戰場。

當!

鐘聲響徹天地間,猶如晴天霹靂。

楚元縝、恆遠兩人的元神直接被震離身體,度厄和阿蘇羅合十盤坐,以禪功抵擋。

金蓮道長和李妙真憑着陽神的強大,硬抗了鐘聲,但大腦一陣陣眩暈,噁心嘔吐。

孫玄機手裡的銅錘脫落,身軀從空中墜落,他的元神也被震了出去。

楊恭見狀,雙手一託,隔空托住楚元縝、恆遠和孫玄機的肉身。

另一邊,神殊耳廓微動,腦海一遍遍迴盪着鐘聲,他瞬間從各種控制法術中掙脫,意識迴歸,並察覺到自己此刻的處境。

前方是恰好凝聚完畢的大日。

這輪大日緩緩浮起,以看似緩慢,實則極快的速度撞向神殊。

其他幾大法相併沒有閒着,持續發揮威能,試圖再次“剝奪”神殊神智。

“繼續敲!”

楊恭叫道,旋即噴出一口鮮血。

法術反噬,問題不大。

金蓮道長探手撈起銅錘,狠狠敲在銅鐘上。

噹噹噹......

響亮的鐘聲迴盪在每一個角落,幫助神殊穩固意識,對抗法相的影響。

這位半步武神沉沉低吼一聲,身軀霍然膨脹,化作三十丈高的漆黑法相,十二雙肌肉虯結的手臂展開,朝着天空一舉,拖住了大日輪迴法相。

..........

海外。

九尾狐立在海面上,她的身周浮着各種各樣的魚蝦屍體,密密麻麻,幾乎將海面覆蓋。

魚蝦屍體在渾濁的海浪裡沉沉浮浮,它們極少有全屍的。

這些還不是全部,此時海浪已經漸漸平靜,最激烈的時候,海面升起百米高的巨浪,推走了一波又一波的海洋生物屍體。

結束了.......她鬆了口氣,在海面等了近一刻鐘,沒等來臭男人落荒而逃的身影,狐狸精便知大事已成。

當即小腰一擰,縱身扎入魚蝦屍體中。

八條尾巴宛如觸手划動,推動着她快速下潛,頭頂的光線漸漸微弱,直至消失,九尾狐屈指彈出幾道白光,它們如同鬼火般嫋嫋娜娜的下行。

照亮渾濁的海水。

又下潛了許久,狐火照到一隻巨大的怪物,它的體積無法估量,狐火照到的部位相較怪物來說,不過冰山一角。

九尾狐神念一掃,在怪物的獨眼上探查到了許七安。

她聚攏狐火,照亮許銀鑼的身影。

他渾身赤裸裸,不着片縷,花崗岩般的肌肉勻稱健美,四肢完好,不見任何傷勢。

這倒可以理解,對一品武夫來說,除非身死道消,不然任何傷勢都能瞬息間復原。

但他的氣息衰弱了很多,衰弱到九尾狐覺得自己可以吊打這個粗鄙的武夫。

“喂,你怎麼能耍流氓,快把燈熄了。”

許銀鑼是個體面的人,側了側身子,不給她看自己的大寶貝。

九尾狐沒好氣道:

“瞧把你得意的。

“速速吸收祂的精華,看能不能晉升半步武神。”

她內心是無比期待的,即將見證一位半步武神的誕生。

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番外一:劫後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十三章 逃脫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十一章 摸魚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四章 雨來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寫個總結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
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番外一:劫後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十三章 逃脫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十一章 摸魚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四章 雨來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寫個總結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