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

懷慶招手攝來珠子的途中,掃了一眼狐狸尾巴,面帶微笑的絕色妖姬,又看了看錶情誠懇的許七安。

接着,她伸手接過了鮫珠。

珠子入手的剎那,綻放出澄淨明亮的光芒,就像許七安上輩子的燈泡,即使在臨近晌午的天色裡,也足夠耀眼,足夠明亮。

“竟還會發光。”

懷慶輕‘咦’了一聲,表情和語氣有些驚喜。

有了這枚珠子,她寢宮裡就不用點蠟燭,而且珠子的光芒澄淨明亮,比燭光要璀璨許多。

難得的好寶貝啊。。

說完,她發現許七安和九尾狐表情古怪的望着自己。

但兩人的表情並不一樣。

許七安的眼神和表情有些複雜,喜悅、戲謔、安心、溫柔、得意,無奈等等,懷慶已經很久沒從他的臉上看到這麼複雜的情感。

九尾狐則是戲謔、憋笑,以及一絲絲的敵意。

懷慶冰雪聰明,立刻察覺出端倪。

這時,她看見九尾狐捧腹大笑,滿臉戲弄、笑吟吟道:

“傳說只要手握鮫珠,見到心愛之人,它就會發光。

“還以爲一國之君,堂堂女帝有多與衆不同,原來也和尋常女子一樣,對一個風流好色的男人情根深種。

“嘖嘖,藏的挺深啊,本國主閱女無數,還真沒看出你那麼喜歡許銀鑼。

懷慶看着手裡的鮫珠,臉色一白,繼而涌起醉人的紅暈。

她猛的看向許七安,美眸裡閃爍着羞怒、窘迫、尷尬,就像當初許寧宴和臨安的大婚時,被袁護法赤裸裸的揭露心聲。

她沒想到許七安居然用這種方式“暗算”自己。

“這個,陛下.......”

許七安咳嗽一聲,剛要打暖場,緩解女帝的尷尬,就看見她暈紅的臉頰一下子變的蒼白。

接着,用一種無比失望,悲傷暗藏的眼神看着他。

懷慶冷冰冰道:

“你是不是很得意?”

嗯?這是什麼態度,惱羞成怒嗎........許七安愣了一下。

懷慶冷冰冰的揮了揮袖子,把鮫珠砸了回來。

許七安伸手接過,捧在手心,習慣性的撐起氣機,不讓它與自己手掌真實接觸。

他忽然明白懷慶惱怒的原因。

如果讓持有者面對心愛之人時,鮫珠會發光,那他捧着鮫珠時,它卻沒有任何異常。

這代表着什麼?

代表許七安誰都不愛。

難怪懷慶會失望,會憤怒。

這女人腦子轉的也太快了吧..........許七安剛纔捧着鮫珠,其實手掌和鮫珠之間隔了一層氣機。

這樣就不會出現異常,讓懷慶察覺出不對勁,而且,更一層次的顧慮是,等懷慶知道鮫珠的特性,轉頭問他:

“珠子發光是因爲誰?”

九尾狐興風作浪的附和:“對,因爲誰?”

這就很尷尬了。

嘆了口氣,他撤掉氣機,握住了鮫珠。

於是在九尾狐和懷慶眼裡,鮫珠綻放出澄澈明亮的光芒。

懷慶冰冷的臉色迅速融化,眉眼間的失望和傷心收斂,癡癡的望着鮫珠。

“哎呀,許銀鑼原來一直暗戀人家。”

九尾狐“驚叫”一聲,眨巴着眸子,睫毛扇動,羞澀道:

“這,這,我們種族不同,不能相愛的。”

你滾你滾.......許七安恨不得啐她一臉的口水。

爲了避免出現剛纔那一幕,他收回鮫珠,拱手道:

“臣出海數月,先回府一趟。”

懷慶未作阻攔,微微頷首。

“我也要去許府做客!”

九尾狐嬌聲道。

許七安不理他,手腕上的大眼珠子亮起,傳送離去。

九尾狐搖着小腰,扭着臀兒,奔出御書房,化作白虹遁去。

人去樓空,偌大的御書房靜悄悄的,宦官和宮女早已摒退,懷慶坐在空蕩蕩御書房裡,聽見自己的心在胸腔裡砰砰跳動。

她捧着自己的臉,輕輕吐出一口氣。

也好,變相的傳達出了心意,燙手山芋在許寧宴手裡,她不管了。

..........

北境。

九州地理志注:

蛇山,無草木,多金石,山中有大蛇,名曰燭九。

靖國的鐵騎在蛇山頂上鑄起十幾米高的祭臺,祭臺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是妖蠻兩族屍體堆積的京觀。

“納蘭雨師,一切準備就緒。”

靖國國君夏侯玉書登上祭臺,畢恭畢敬的行禮。

祭臺上,納蘭天祿負手而立,微微頷首:

“開始!”

夏侯玉書抓起火把,丟入火盆中,火油瞬間點燃,火盆衝起烈焰,冒氣黑煙。

黑煙滾滾,在蔚藍天空瀰漫,清晰可見。

山上、山腳的靖國鐵騎紛紛放下兵器,跪倒在地,拇指相扣,左掌包裹右掌,閉上眼睛,向巫神祈禱。

數萬人的信仰交匯在一起,明明無聲,可停在納蘭天祿耳中,卻是一聲聲宏大的召喚。

遠處靖山城,巫神鵰塑“轟隆”一震,黑氣瀰漫而出,嫋嫋娜娜的朝北境飄去。

黑氣穿過千山萬水,只用了十幾息的時間,就抵達了數萬裡外的蛇山,於蛇山頂上散開,化作一張模糊的面孔。

蛇山上的所有人都感覺到天地一黯,彷彿進入了黑夜。

夏侯玉書沒敢睜開眼,但察覺到了一股沛莫能御的力量籠罩整座蛇山。

巫神來了,祭臺召來了巫神........他心裡一震,連忙排除雜念,愈發的虔誠恭敬。

納蘭天祿朝着天空中巨大的人臉行了一禮,接着從袖中取出一口青瓷碗,碗裡盛着清水,水中游曳着一條筷子粗的赤蛇。

燭九!

它被納蘭天祿封印在了碗中。

納蘭天祿把碗放在鋪設黃綢的桌上,後退了幾步。

天空中的模糊人臉張開可吞山川日月的嘴,用力一吸。

碗中的蛟龍不可避免的飛起,脫離青瓷碗,被巫神吸入口中。

而那些分散在祭臺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屍體,溢散出絲絲縷縷的血氣,同樣被巫神吸入口中。

儘管炎國國運拱手讓給了佛陀,但北境的氣運算是彌補了巫神的損失.........納蘭天祿心想。

雖然試探出了監正的底牌,明白了他除了扶持許七安晉升武神,再無其他手段。

但佛陀並沒有讓大奉超凡高手死傷,吞噬雷州的行動雷聲大雨點小,因此巫神教的這步棋,總體來說是損失極大的。

納蘭天祿甚至覺得,佛陀退的那麼幹脆,多半也是抱着“反正便宜佔盡”的心理,不給巫神教漁翁得利的機會。

不多時,巫神張開的大嘴緩緩合攏,一道聲音傳入納蘭天祿耳中:

“做的不錯。”

這聲音無法分辨男女,宏大而威嚴。

納蘭天祿保持着行禮的姿勢,沒有動彈。

“速回靖山城。”

威嚴的聲音再次傳來,繼而隨着黑雲一起消散。

..........

許府。

書房裡,許七安望着桌對面的許新年,道:

“事情經過就是這樣。”

俊美無儔的許二郎捏着眉心,感慨道:

“這完全超出了我的品級該承受的壓力,除了絕望,像我這樣的凡夫俗子,還能怎麼辦?”

許七安拍拍小老弟肩膀:

“你可以負責出謀劃策嘛,狗頭軍師不需要上陣打戰。”

說完,揉着小豆丁的腦瓜,道:

“最近還有夢見大蟲子嗎。”

許鈴音懷裡捧着一疊桂花糕,秋季桂花香,府上天天都做桂花糕。

“有嘚!”小豆丁含糊不清的應道:

“天天說我要變成骨頭,可我變成骨頭讓師傅和白姬啃了怎麼辦。”

她認爲的“蠱”是骨頭的骨,畢竟在生活中,娘整天訓斥她說:

是不是骨頭硬了?

或者說:

鈴音啊,今天給你燉了排骨湯。

許新年嘆道:

“原來不化蠱,難逃大劫是這個意思。”

各大體系的超品如果取代天道,其所在體系的修士都將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蠱神讓許鈴音儘快修行化蠱,是把她當成親信培養啊。

許七安沉聲道:

“化蠱的話,鈴音就會變成智力低下的蠱獸,只遵循本能做事,無法保留人性。

“當然,在蠱神看來,人性這東西完沒有意義就是了。”

如果化蠱沒有這麼大的後遺症,蠱族早就倒戈蠱神了,也不會一代代的傳承着封印蠱神的理念。

許鈴音聽了,淺淺的眉頭倒豎:

“像白姬一樣笨嗎?”

她一臉恐懼的模樣。

你和白姬半斤八兩,哪來的底氣鄙視人家.........兄弟倆同時想。

不過,雖然智商拿不出手,但情感是不能缺失的。

許鈴音要是沒了情感,會變成只知道吃的蠱獸。

到時候,就是蠱獸鈴音出沒,萬里生靈絕跡,寸草不生。

四大超品啊,想想都絕望.........許新年“嗯”了一聲,沒好氣道:

“軍師就是軍師,哪來的狗頭。

“大劫是以後的事,絕望也是以後的事,但大劫未來之前,大哥能做的還有很多。

“四大超品裡,佛陀已經成勢,即使大哥成了半步武神,也不能貿然進入西域,佛門不用去管了。

“蠱神沒有附屬勢力,大哥提前把蠱族遷到中原便是,而後等着祂掙脫封印吧,沒有更好的辦法。

“倒是荒和巫神教,需要特別注意。

“前者重返巔峰後,說不定會把海外神魔後裔凝聚起來,收入麾下,這是極爲龐大的一股勢力。大哥要及早派人去收攏神魔後裔,把他們變成自己人。

“後者,巫神還未掙脫封印,而你現在是半步武神,可以滅了巫神教。但我覺得,巫師體系擅長占卜,不會留下這麼大的漏洞。”

不錯,我弟新年有首輔之資.........許七安滿意點頭:

“不管巫神教留了什麼手段,他們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至於收攏神魔後裔,派誰去?”

許新年望向門外,露出古怪的笑容:

“讓我那個新嫂子啊,九尾天狐對吧。”

許七安聞言,也學着許新年捏了捏眉心。

“要不是看在她陪我出海的份上,我現在準把她吊起來打。”

闊別數月的大郎回來了,本來大家都挺高興,結果大郎身後冷不丁的竄出一隻風情萬種的狐狸精,笑吟吟的說:

“各位妹妹好,我是許寧宴的妖侶,以後就是你們的姐姐。”

許七安說不是不是,她開玩笑的,我倆清清白白,日月可鑑。

但沒人相信他。

誰會相信一個天天勾欄聽曲的人呢。

狐狸精的性格就是這樣,唯恐天下不亂,四處作妖.........許七安把許鈴音的糕點搶過來,然後按着她的腦袋,把她壓制住。

看着妹妹急的哇哇叫,他心裡就平衡多了。

許新年一點都沒有幫幼妹主持公道的意思,反而拿了兩塊糕點塞嘴裡:

“沒什麼事我就先出去了。”

“去哪兒?”

“去看戲。”

..........

內廳。

九尾狐品着茶,小手捻着糕點,掃過板着臉的臨安,滿臉冷笑的慕南梔,面無表情的許玲月,一臉幽怨的夜姬,以及害怕妖怪,小手無處安放的嬸嬸。

“幾位妹妹真是開不起玩笑。”九尾狐笑着說:

“我和許銀鑼清清白白的。”

嘴上說清白,一口一個妹妹們。

慕南梔“哦”一聲:

“清清白白的你,隨他出海歷經生死?”

歷經生死是九尾狐剛纔自己說的。

“各取所需而已嘛。”九尾狐委屈道:

“我若真與他有什麼,哪會眼睜睜看他勾搭鮫人女王,還收了定情信物。”

內廳裡的火藥味忽然高漲。

這下連嬸嬸都覺得大郎太過分了。

走到門口的許新年詫異的回頭看向大哥——海外還有姘頭嗎?

就這一回頭,許新年驚呆了。

眼前的大哥白髮如霜,神容疲憊,眼裡蘊含着歲月洗滌出的滄桑。

一瞬間像是蒼老了數十歲。

苦肉計........許新年瞬間明白了。

.......

PS:先更後改。

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寫個總結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章 舉薦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五十八章 flag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十六章 很潤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
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寫個總結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章 舉薦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五十八章 flag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十六章 很潤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