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9.第557章 自戕

第557章 自戕

柴杏兒露出無辜且茫然的笑容:“徐前輩此話怎講?”

“怎講?”許七安笑眯眯的反問:“這一切的幕後黑手,難道不是你嗎。”

李靈素臉色微變。

淨心等和尚,也詫異的看了過來,包括已經醒轉,臉色蒼白的淨緣。。

柴杏兒搖搖頭:“前輩,你誤會我了。”

女人不愧是戲子,她的眼神語氣,誠摯又無辜,看不出絲毫心虛。

你在堂堂大奉許銀鑼面前裝模作樣.許七安“呵”了一聲:

“先別急着否認,聽我說完。

“這段時間以來,我對柴建元的案子查的還算深入,咱們從頭梳理案件,首先,按照你的說法,柴建元是在書房被柴賢殺的,時間是夜裡,當你們趕到的時候,看見屋內有柴賢和柴建元。

“而後者已經死了,對嗎。”

柴杏兒點頭:“這是柴府衆人有目共睹的事,前輩難道以爲我說謊?”

“你當然沒有說謊,你看到的都是真的,但未必是事實。”

許七安道:“柴建元和柴賢都是五品化勁,銅皮鐵骨防禦了得,即使柴賢出其不意的偷襲,想在短時間內殺死柴建元,根本不可能。可是,你們趕到的時候,柴建元已經死了,柴府就這麼大。”

李靈素眼睛微微發亮,想起了許七安說過的話:“是中毒,柴建元事先中毒了。”

淨心微微點頭,認可了李靈素的說法。

其他和尚默默聽着。

許七安接着說道:“爲此,我刻意潛入地窖,解剖了柴建元的屍體。發現他確實有中毒的跡象。”

說話的同時,他走到柴建元身邊,撕開他胸口的衣衫,露出裡面的被縫合好的“傷口”。

柴杏兒神色一下複雜起來,道:“原來如此,當晚潛入地窖的人是你”

頓了頓,她沉聲道:“看來是柴賢早有預謀,暗中給大哥下毒。”

衆人的目光旋即落在懷疑人生中的柴賢,他低着頭,碎碎念着什麼,對周遭的事務完全不在意。

自閉了.

“阿彌陀佛。”

淨心搖搖頭,低聲唸誦佛號。

“不,下毒的人不是柴賢,是你柴杏兒。”許七安朗聲說道。

衆人霍然轉移目光,看向柴杏兒。

李靈素睜大了眼睛。

柴賢的碎碎念停了一下。

柴杏兒俏臉略顯僵硬:“前輩還是不相信我?”

許七安不理會,侃侃而談:

“諸位還記得嗎,爲什麼柴建元不告訴柴賢他的身世?僅僅是因爲怕他受到打擊?能修煉到五品化勁的,哪個不是心智堅韌之輩。這點打擊算什麼?

“最初我也沒想明白,可當我看到柴賢的離魂症,突然就明白爲何柴建元會隱瞞他的身世。這樣只會加重他的病情,甚至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我們現在看到的結局。”

衆人若有所思。

李靈素恍然,旋即皺眉問道:“但這和杏兒有什麼關係?”

許七安看了一眼清麗的人妻:

“柴杏兒的前夫因柴建元而死,你心生怨恨,於是你借父子倆因爲柴嵐婚事鬧矛盾這個契機,暗中讓柴賢知道了他的身世,刺激了離魂症加重。

“同時給柴建元下毒,讓他合理的死在柴賢手中。柴賢自幼偏激,他的另一面更加偏激狠辣,發現柴建元就是導致他悲慘童年的罪魁禍首,也正是柴建元要把他心愛的姑娘嫁給別人,他會做出怎樣的反應?”

內廳忽然安靜了。

柴杏兒能感覺到那些目光,在此刻盡數聚焦在自己身上。

她只是看了一眼李靈素,說道:

“徐前輩,這些都是你的猜測,沒有證據。而且,小嵐至今下落不明,她和柴賢關係親近,未必就不知道柴賢的身份,或許早就看過他的六趾。因此,她纔不會愛上柴賢。”

“這一點,你們問一問柴賢,是否知道他左腳有六趾就知道了。”

柴杏兒繼續說道:“她不願意嫁給皇甫家,於是給大哥下毒,並暗中透露柴賢的真實身份,然後逃離,至今,她都下落不明。前輩,我的這番推測,是否合理?”

還不承認!

“僅僅是因爲不願意出嫁?”

一個年輕的和尚忍不住開口質疑。

“那杏兒也不會因爲柴建元將前夫煉成鐵屍,便害死自己的親大哥。”

李靈素低聲道:“前輩,柴建元是逼不得已纔將杏兒前夫煉成鐵屍,並非刻意,杏兒即使心有怨念,也只是怨念而已。”

許七安不理,笑了一下:

“你的動機我確實不太明白,這是後話。柴杏兒,祠堂底下的密室裡,關着的是誰,需要我說出來嗎?”

柴杏兒臉色瞬間蒼白。

許七安環顧衆人,接着看向柴賢:“柴嵐就被柴杏兒關在祠堂密室裡,我已經找到她了。”

柴賢猛的擡起頭,嘴皮子顫抖:“她,她可好”

“李靈素,你去把人帶過來。”許七安朝門口擡了擡下巴。

“我?”李靈素指了一下自己。

“難道是我?”許七安反問。

可我不知道密室在哪裡啊.李靈素本能的不想去,害怕揭開真相,但他看見門口站着一隻橘貓,不悅的擡起爪子拍了一下門檻。

於是知道再不去徐謙這個死老頭子就要生氣了,只得硬着頭皮邁步出門。

內廳安靜下來,誰都沒有說話。

佛門的衆僧半期待半忌憚,期待的是案件的進展,忌憚則是不知道待會兒許七安會如何處置他們。

禪師們還有一戰之力,可自問面對那神鬼莫測的一刀,沒有半分勝算。而且對方也有一具傀儡可以施展、抵消戒律。

至於淨心,他是最知道許七安身份和修爲的人。

其他人或許還有博一博的念頭,淨心完全不抱這方面的僥倖。

半刻鐘後,李靈素橫抱一位蓬頭垢面的女子進來,剛纔一起離開的橘貓沒有跟來。

柴杏兒臉色又白了幾分。

柴賢死死的盯着女子,距離近了,透過凌亂的髮絲,看清了女子的面容。

“小嵐.”

他顫抖着,發出類似哭喊的聲音。

柴嵐張了張嘴,情緒激動之下,無法成言,嚎啕大哭起來。

“小嵐,小嵐”

柴賢扭動身子,挪到她面前,仔細的審視了好幾遍,悲喜交織:“沒事就好,你沒事就好。”

許七安審視着漂亮人妻:“還有什麼要狡辯的?”

柴嵐的出現,是指控柴杏兒的鐵證,強行狡辯沒有意義,因爲還有戒律在等着她。

柴杏兒明白這個道理,她沒有再說什麼,緩步走向李靈素,擡起雙手,捧住聖子俊美的臉,柔聲道:

“李郎,我早知道你是浪蕩子,從見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

她嘆息道:“我本不想理會你,可你偏要招惹我,你從千絕谷回來後,我就再難違背本心的愛上你。那時候想的是,縱使你是個浪子,可一個願意爲你豁出命的男子,就算是個浪子,我也喜歡。”

“杏兒,你,你這是何必呢”李靈素憐惜道。

爲了一口怨氣,何至於此?僅僅是因爲柴建元將亡夫煉成鐵屍?

李靈素難以理解,他剛想說些什麼,捧着他臉頰的柴杏兒突然掌心反轉,朝她自己眉心拍去。

變化來的太快,李靈素猝不及防,只能在瞳孔急劇收縮間,看着蘊含氣機的掌心往柴杏兒眉心拍去。

突然,一隻手出現在李靈素的瞳孔裡,握住了柴杏兒的手腕。

“想自盡?我允許了嗎。”

許七安冷笑道。

“徐前輩”

聖人一下子驚喜起來,心說前輩你真是太靠譜了,你永遠是我的靠山。

旋即,涌起一陣後怕的李靈素按住柴杏兒的雙肩,又驚又怒又憐惜:

“自盡?口口聲聲說愛我,反手就自盡?爲什麼。”

柴杏兒沒搭理他,側頭望向許七安,苦澀道:“前輩,我已無話可說,只能以死謝罪,你也要管?”

“話還沒問完呢,現在想死,是不是太急了。”

看着徐謙似笑非笑的表情,迎着對方灼灼的目光,柴杏兒忽然有一種被剝光的感覺,什麼秘密都無法隱藏。

什麼意思?

幕後兇手已經認罪,案子真相大白,還有什麼要問?

衆人詫異的表情裡,李靈素道:“前輩?”

“我有兩個疑點,想請柴姑姑解答。”

許七安掃過衆人,“諸位不覺得奇怪嗎,柴杏兒前夫死了近三年,爲何這三年裡,她一直按兵不動,非得等到現在纔出手?”

淨心和李靈素眉頭同時一皺。

他們理解了徐謙的話,隱忍的前提是尋找機會,或積蓄實力。但過去的三年裡,有什麼阻攔了柴杏兒復仇?

柴杏兒抿了抿嘴,坦然道:“我在等待一個機會,加重柴賢離魂症的機會。柴家和皇甫家聯姻就是機會。”

“呵,以柴賢的病情,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了。即使沒有皇甫家的事,他恐怕也會做出弒父之舉,當然,你非要說等待機會,也可以。”

許七安表情沉穩,有着老刑警的冷靜和自信:

“第二個疑點,你爲何要囚禁柴嵐呢?

“假設你的一切謀劃都是爲了復仇,柴建元是你仇人,柴賢是你工具,但柴嵐是局外人,你爲何囚禁她?”

柴杏兒沉默許久,眼裡閃過憤恨,“你們可知當日我夫君和大哥外出辦事,爲何會遭到仇人伏擊?”

她“呵”了一聲,環顧衆人,譏笑道:“根本沒有所謂的仇人,一切都是大哥設的局。”

“胡說。”

柴嵐激動的大聲駁斥,哽咽道:“父親爲什麼要這麼做,姑姑,你害了父親,還要再污衊他嗎?”

柴杏兒冷笑道:

“當然是爲了他的孽種。我和夫君都是五品,夫君入贅柴家,便是柴家人。而他的兩個兒子一事無成,唯有柴賢資質絕佳,卻患了離魂症。他一邊尋找治病方法,一邊又擔憂如果無法治好柴賢的離魂症,以他養子身份,如何繼承家主之位?

“族人是會支持一個外人,還是支持我們夫妻?他自信活着的時候,能壓住我們夫妻倆,可一旦他死去,柴家就是我們夫妻的囊中物。

“於是,他要趁我沒有子嗣,除掉我夫君,來維持平衡。這樣,哪怕將來治不好柴賢的病,也能讓柴賢以養子的身份,協助老二或老三。

“讓柴家的家主之位,不落在我手裡。

“他害我夫君慘死,我就要以牙還牙,對她最寵愛的女兒。可嵐兒終歸是我侄女,我還是沒能狠下心來殺她。”

“怎麼會這樣.”李靈素完全沒料到此案背後還有這樣的隱秘。

“阿彌陀佛,功名利祿都是浮雲。柴建元施主因一己之私,犯下大錯。柴杏兒施主因放不下仇恨,同樣犯下大錯。”

淨心搖搖頭,感慨道。

“我不信,我不信”

柴嵐拼命搖頭。

柴杏兒望着許七安:“徐前輩,你若不信,可以用戒律審我。”

“我信。”許七安點頭,笑道:“但你還是說謊了。”

這下子,大家又把目光從柴杏兒身上,挪到了許七安這裡。

柴杏兒臉色一變。

“你說的是實話,柴建元當初或許真的害了你夫君。但,這和你關押柴嵐並無關係。你狠不下心,大不了就不殺她。狠下心,便殺她。你言辭鑿鑿的說了一大堆,其實是在轉移我們的注意力。”

在我面前搞這套轉移注意力,偷換概念的說辭,呵,女人,你是不知道許銀鑼三個字怎麼寫.許七安只恨自己沒有眼睛,無法犀利反光。

“另外,柴建元有兩個兒子,你想報復他,難道不該選擇兩個侄子麼,怎麼偏就選擇了侄女。如果我猜的沒錯,你囚禁柴嵐的目的,是想把柴賢留在湘州。”

噔噔噔.柴杏兒連連後退,她的表情很古怪,像是看到了魔鬼。

她所有的秘密都被看穿了。

“你,你到底是誰!?”柴杏兒尖叫道。

李靈素和淨心隱約聽明白了一些,至於其他人,思維已經跟不上了。

包括柴賢和柴嵐。

“我是誰不重要,現在請你回答我最後一個疑點:你爲什麼要把柴賢留在湘州。”

柴杏兒銀牙緊咬,半個字都不肯說。

許七安打了個響指。

恆音身子一正,腳下一踏,擡起手行了個軍禮:“yes sir.”

接着,三花寺首座雙手合十,緩聲道:“不打誑語!”

無形但磅礴的力量將柴杏兒籠罩,讓她處在無法說謊的狀態。

“爲什麼要囚禁柴嵐。”許七安問。

包括李靈素在內,衆人齊刷刷的看向柴杏兒。

柴杏兒臉龐一陣扭曲,終究無法違背本心,如實道:“爲了把柴賢留在湘州。”

還真是這樣!!

在場衆人頓時明白,一切都如徐謙所料。

“理由是什麼?”許七安問出最關鍵的問題。

柴杏兒秀美的臉龐已經完全扭曲,一字一句道:

“他,他是龍氣宿主.在上級還沒趕來之前,我不能讓他離開湘州。”

她知道龍氣宿主?!許七安和淨心臉色大變。

龍氣宿主,又是龍氣?什麼是龍氣?我被東方姐妹軟禁的半年裡,外界都發生了什麼啊李靈素茫然的想。

浮屠寶塔裡,他知道徐謙和佛門搶的那道金龍,叫做龍氣。

但更多的信息就不知道了,徐謙沒有告訴他。

許七安臉色凝重,沉吟片刻,問道:“你的身份是什麼。”

柴杏兒掙扎了好幾秒:“我是“天機宮”的暗子,爲組織收集漳州、江湖方面的情報。”

“天機宮是什麼組織,屬於什麼勢力。”

“我,我並不清楚”

“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許七安沉聲道。

“不久前,組織傳來情報,讓我注意漳州地界是否出現異常。這包括一些突發的大事件、突然揚名立萬的江湖人士、修爲突飛猛進的高手等。

wωω ★ттkan ★¢ ○

“情報上說,大奉龍脈潰散,龍氣散落中原各州,擇主寄宿。沒多久,我便發現柴賢修爲突飛猛進,竟在短時間內領悟了化勁。

“要知道,他去年前剛踏入六品,而以他的資質,至少得五年才能領悟化勁。我將情報上報給了上級,一邊等待消息,一邊觀察柴賢。

“我突然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既能報復大哥,又能順勢掌控柴家的機會。於是策劃了這一切.”

李靈素閉上了眼睛,嘆息道:“杏兒,是你把我和徐前輩的信息泄露給淨心他們的吧。”

柴杏兒苦澀的點頭:

“我囚禁是小嵐是爲留住柴賢,等待上級到來。可沒想到等來的是你們,還有佛門。更讓我無奈的是,你們都對柴賢產生強烈的好奇。

“爲了不讓你們找到柴賢,破壞我的事,我便將你和他的消息泄露給佛門,讓你們專注對付彼此,忽略柴賢。可惜淨心沒能找到徐前輩。”

我有天蠱的“移星換斗”法術,當然找不到我天機宮,這熟悉的名稱,要沒猜錯的話,是不當人子建立的諜子組織了。

等閒的江湖勢力,根本不可能知道龍氣潰散,作爲龍氣潰散的罪魁禍首之一,他怎麼可能不蒐集龍氣?

作爲打算起兵造反的二品“練氣士”,他的眼線、暗子,不可能只侷限於雲州,沒想到這就讓我碰上一個。

我或許可以順着柴杏兒這條線,把不當人子的暗子連根拔除.額,這樣的話就太簡單了,以不當人子的智商,不可能那麼蠢許七安捏了捏眉心。

大奉龍氣潰散?他們在說什麼啊李靈素莫名的覺得自己和時代脫節了。

他連忙看向其他人,驚愕的發現,除了柴賢柴嵐兄妹倆和自己一樣,其他人竟絲毫不驚訝,像是早已知道。

等等,龍氣?龍脈?!

李靈素霍然想起,曾經在天宗的古籍裡看過關於龍脈的知識。

他從而聯想到了大奉皇帝被那個許銀鑼斬殺的事件。

兩者會不會有關?

這時,淨心突然道:“徐施主打算如何處置他們,如何處置我們?”

在場所有人的生殺大權,盡握在許七安手中。

他率先看的是柴賢。

抽取龍氣是必須的,至於柴賢,他犯下累累命案,卻是個精神病患者,不是主觀犯罪,按照我上輩子的法律,這種人應該關在精神病院裡一輩子不能出來但按照大奉律法,這種人凌遲處死.我果然只適合破案,做不成法官。

許七安正斟酌着。

這時,柴賢擡起頭說道:“能解開我的繩子嗎?”

他表情一片平靜,語氣也顯得波瀾不驚,似乎早有了決斷。

許七安抽出太平刀,刀光一閃,輕易的斬開法器繩索。

柴賢朝他頷首,輕聲道:“我犯下的過錯,我會以命贖罪。他說的對,我太懦弱了,一直沒敢正視自己。”

這個他,指的是另一重人格。

“我八歲那年,母親病逝,便開始乞討爲生,受盡了欺凌,餓瘋了的時候,甚至要和狗搶吃的。最難捱的時候,恨不得自己立刻就死了,死也是一種解脫。我無時無刻不在痛恨生父。後來義父找到了我,把我領回柴家”

他側頭,看着身邊的柴嵐,笑容溫和:“我找到了活下去的意義,可惜這只是鏡花水月。”

柴賢伸出手掌,想觸摸柴嵐的臉頰,手伸到一半就僵在半空。

“如果能回到過去,我不會進柴家,情願這輩子沒有遇到過你。”

僵在半空的手收了回來,拍在自己眉心。

砰!

骨裂聲裡,伴隨着柴嵐的尖叫聲,柴賢身子驟然僵住,眼眶裡溢出鮮血,然後軟綿綿的倒地。

一道粗壯的龍氣從柴賢體內飛出,張牙舞爪的衝向屋頂,要離開這裡。

PS:終於寫完了,近六千字。

(本章完)

743.第717章 熟悉的氣息211.第205章 審問681.第656章 神殊殘肢13.第13章 審問46.第46章 買首飾778.第750章 陛下和朕712.第687章 給青州的驚喜767.第740章 雲州的條件(一)758.第731章 恐懼295.第285章 問答384.晚上兩章一起更新177.第174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667.第642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465.第446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73.第73章 驚悚509.第490章 對答707.第682章 另一個計劃871.第839章 戰後總結895.第863章 黑洞879.第847章 蠱的世界2.第2章 妖物作祟752.第726章 日出西方718.第693章 援兵232.第226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797.第769章 決戰前夕915.第883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817.第789章 攻城606.第584章 曙光852.第822章 新世界的大門542.第521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796.第768章 渡劫在即561.第539章 大敵來訪172.第169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295.第285章 問答324.第312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951.王者榮耀·李信短篇——《光明行》已上836.第807章 許什麼騾?(5600)95.第95章 桑泊853.第823章 懸賞令289.第280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870.第838章 佛陀現身497.第478章 告御狀894.第862章 美夢924.第892章 晉升之法687.第662章 送別916.第884章 回京742.第716章 楊千幻的妙計118.第116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63.第63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52.第52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404.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70.第70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834.第805章 與蠱神對話883.第851章 收服533.第513章 逃脫330.第318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804.第776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354.第342章 生命鍊金術590.第568章 劫走許元霜876.第844章 監正競選大會433.第414章 上貓本能213.第207章 爛人575.第553章 對質(一)597.第575章 天宗來人326.第314章 情報換丹藥273.第265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157.第154章 審問恆遠152.第150章 故事(二)291.第282章 佛光282.第274章 挑戰銀鑼894.第862章 美夢43.第43章 題字808.第780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499.第480章 揭開陰謀733.第707章 我是誰(5000)303.凌晨後更新,寫個大章779.第751章 落子429.今天有事兒,晚點更新,743.第717章 熟悉的氣息420.第402章 一臂一法器279.第271章 春闈結束73.第73章 驚悚930.第898章 出世869.開個單章感謝一下黃金盟大佬58.第58章 flag698.第673章 蠱神之力897.第865章 青丘狐572.第550章 線索675.第650章 十萬大山595.第573章 五封信(求月票)726.第700章 九尾天狐659.第635章 帝王法相256.第248章 心劍91.第91章 一字馬209.第204章 呵,女人92.第92章 監正的禮物747.第721章 最醜的大嫂807.第779章 大青衣307.第296章 新的思想流派918.第886章 苦肉計
743.第717章 熟悉的氣息211.第205章 審問681.第656章 神殊殘肢13.第13章 審問46.第46章 買首飾778.第750章 陛下和朕712.第687章 給青州的驚喜767.第740章 雲州的條件(一)758.第731章 恐懼295.第285章 問答384.晚上兩章一起更新177.第174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667.第642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465.第446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73.第73章 驚悚509.第490章 對答707.第682章 另一個計劃871.第839章 戰後總結895.第863章 黑洞879.第847章 蠱的世界2.第2章 妖物作祟752.第726章 日出西方718.第693章 援兵232.第226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797.第769章 決戰前夕915.第883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817.第789章 攻城606.第584章 曙光852.第822章 新世界的大門542.第521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796.第768章 渡劫在即561.第539章 大敵來訪172.第169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295.第285章 問答324.第312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951.王者榮耀·李信短篇——《光明行》已上836.第807章 許什麼騾?(5600)95.第95章 桑泊853.第823章 懸賞令289.第280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870.第838章 佛陀現身497.第478章 告御狀894.第862章 美夢924.第892章 晉升之法687.第662章 送別916.第884章 回京742.第716章 楊千幻的妙計118.第116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63.第63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52.第52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404.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70.第70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834.第805章 與蠱神對話883.第851章 收服533.第513章 逃脫330.第318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804.第776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354.第342章 生命鍊金術590.第568章 劫走許元霜876.第844章 監正競選大會433.第414章 上貓本能213.第207章 爛人575.第553章 對質(一)597.第575章 天宗來人326.第314章 情報換丹藥273.第265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157.第154章 審問恆遠152.第150章 故事(二)291.第282章 佛光282.第274章 挑戰銀鑼894.第862章 美夢43.第43章 題字808.第780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499.第480章 揭開陰謀733.第707章 我是誰(5000)303.凌晨後更新,寫個大章779.第751章 落子429.今天有事兒,晚點更新,743.第717章 熟悉的氣息420.第402章 一臂一法器279.第271章 春闈結束73.第73章 驚悚930.第898章 出世869.開個單章感謝一下黃金盟大佬58.第58章 flag698.第673章 蠱神之力897.第865章 青丘狐572.第550章 線索675.第650章 十萬大山595.第573章 五封信(求月票)726.第700章 九尾天狐659.第635章 帝王法相256.第248章 心劍91.第91章 一字馬209.第204章 呵,女人92.第92章 監正的禮物747.第721章 最醜的大嫂807.第779章 大青衣307.第296章 新的思想流派918.第886章 苦肉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