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

觀星樓地底。

盤坐在房間內,靜靜打坐的鐘璃,耳廓一動,聽見了雜亂的腳步聲。

這時,有一個腳步聲加快,來到她的房門外,喊道:

“鍾師姐,打更人奉許銀鑼之命,押送一批犯人來此地關押。”

鍾璃起身開門,看見門外站着一位白衣術士。

她先是點點頭,而後望向幽暗走廊入口,看見一位繡金鑼的中年人,與一衆銀鑼、銅鑼,押解着一批犯人走來。

鍾璃迎了上去,輕聲問道:

“發生了什麼?”

白衣術士“哦”一聲,語氣平靜的解釋:

“許銀鑼和長公主造反了,就想把幾個親王兄弟,包括永興帝關在司天監。”

作爲司天監的術士,看不起皇權是基本操作。。

鍾璃迎上押解親王的金鑼,後者拱手說道:

“本官趙錦,奉命押解人犯,請鍾姑娘安排。”

鍾璃就說:

“這一層有二十個房間,隨便挑一個便是。”

宋廷風聞言,隨手打開身側的一扇鐵門,推了一把許元槐:

“進去!”

許元槐腳下一滑,狠狠摔在地上,腦袋磕到鐵門上,痛的悶哼出聲。

宋廷風嘲笑起來:“廢物........”

話音方落,突然腳下一滑,直挺挺的後仰,腦袋也磕到牆上。

作爲一個煉神境的高手,他沒有受傷,只是摸着腦袋,臉色茫然。

趙錦皺了皺眉,望着宋廷風,斥責道:

“毛毛躁躁的。”

然後他也摔了一跤。

“???”趙金鑼臉色茫然。

他不明白自己一個四品武夫,掌控化勁的高手,爲什麼會在沒有障礙、沒有行走的情況下,突然就摔一跤。

趙金鑼旋即想通,望着鍾璃,猜測道:

“這是困住罪犯的陣法?”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領頭的白衣術士背靠牆壁,點點頭:

“你就當是吧。”

接着,銀鑼銅鑼們把罵罵咧咧的親王、永興帝推入房間,過程中,雙方都有人無緣無故摔倒,不是腦袋磕牆上,就是臉撞地上。

鍾璃負責關上每一扇鐵門,掌心貼在門上,激活陣法。

見事情辦完,包括趙金鑼在內,一衆打更人背貼牆壁,謹慎的挪移,離開地底。

靠着牆壁的白衣術士感慨道:

“昨日還是帝王,今日就成了階下囚,嘿嘿,讓這些錦衣玉食的親王們嚐嚐階下囚的滋味也不錯,不然怎麼能知道人間疾苦呢,是吧鍾師姐。”

鍾璃愣住了。

她呆呆的站了半天,眼睛越來越亮,急聲道:

“你快去找許銀鑼,讓他來我這裡一趟。”

白衣術士也沒問原因,點點頭:

“好,不過鍾師姐,您能先回房間嗎?”

他指了指敞開的鐵門。

鐵門能鎖住鍾師姐的厄運,他可不想三步一摔,術士的肉身很精貴的,經不起折騰。

“哦!”

鍾璃轉身進了房間,鐵門關閉的剎那,白衣術士聽見“啪嘰”的悶響,他猜測是鍾師姐摔倒了。

白衣術士走出地底,拾階而上,來到許七安暫住的臥房。

他正要扣門,忽然福至心靈,想道:

“不對,規避厄運三大法則:鍾師姐的話不能聽;鍾師姐的身邊不能待;鍾師姐的東西不能碰。

“我大意了,差點忘記這三條法則。”

一念及此,白衣術士默默轉身離開。

還是把鍾師姐的話轉述給宋師兄,讓他當炮灰吧。

............

司天監,浮屠寶塔內。

白姬蜷縮在蒲團上,聲音細軟,嬌聲道:

“姨怎麼還沒來,大師你放我出去吧,好無聊呀。”

塔靈老和尚睜開眼,緩緩道:

“小施主若是覺得無聊,不妨與貧僧一起參悟佛法。”

白姬一聽,頓時支棱起來,叫道:

“我是妖族呀,我生來就是要打佛門的,哪能跟你學佛法。”

塔靈老和尚給出自己的理由:

“瞭解敵人,才能打敗敵人。小施主跟我學佛法,將來長大了,才能找到佛門的弱點。”

白姬聞言,愣了一下,覺得很有道理,她的小腦瓜想不出反駁的話。

正說着,塔靈老和尚耳廓一動,繼而笑道:

“你的主人返回了。”

他屈指輕彈,一道金光激射而出,於室內綻放,然後慕南梔就出現了。

她穿着荷色的長裙,面容憔悴,眼神裡滿是疲憊。

許七安離開時,沒有帶走浮屠寶塔,和太平刀一起留在桌上,給花神三重保護。

慕南梔甦醒後,溝通塔靈,便被傳送進來了。

“姨!”

白姬歡呼一聲,化作白影飛撲到慕南梔懷裡。

慕南梔接住白姬,順勢盤坐在蒲團上,雙手合十,虔誠道:

“大師,我悟了。”

塔靈老和尚反問道:

“你悟了什麼?”

慕南梔無比虔誠,大徹大悟:

“色即是空!”

塔靈老和尚欣慰道:

“善!”

同時,他心裡嘀咕一聲:這話聽起來好熟悉。

白姬抽了抽粉色的鼻尖,茫然道:

“姨,你身上有股怪味道,不是你的味道.......”

“你聞錯了。”

“沒有沒有,我鼻子可靈了。”

“閉嘴,小崽子少打聽。”

塔靈老和尚聽着她們的爭論,伸出手指,輕輕點在慕南梔眉心。

花神雙眼瞬間空洞,失去神采,身子一歪,昏迷過去。

這變故讓白姬嚇了一跳。

“貧僧是在幫她疏導氣機,鬱結在丹田,反而傷身。”塔靈老和尚解釋道。

一夜之間,她體內多了一股無法消化的磅礴氣機,這是她感覺到疲憊的原因。

...........

王府。

王貞文卯時便醒了,用過午膳,喝過藥,便睜着眼睛不肯睡,像是在等待着什麼。

天光大亮後,他就聽見了隱約的炮火聲。

很快又趨於平靜。

等啊等,等啊等,午膳到了。

王貞文滴米未進,終於等來管家稟告,說錢首輔和幾位大人來拜訪。

至此,王首輔如釋重負,讓管家請人進來。

少頃,錢青書、孫尚書等幾位王黨骨幹推門而入,在圓桌邊入座。

錢青書把圓凳搬到牀邊,坐的最近。

王貞文看着他們的臉色,沉吟半晌,道:

“看樣子是事成了,但你們爲何是這等表情?”

幾位老夥伴較爲沉默,但又不是凝重,而是那種不知該從何說起的複雜。

刑部孫尚書和其他幾位,目光交接,而後齊齊投向錢青書。

錢青書自知避不過,輕嘆一聲:

“事成了,不過結果有些偏差。”

“偏差?”王貞文見他欲言又止,心裡一沉,想到了一個可能,急道:

“許七安,篡位了?!

“糊塗啊,大奉氣數未盡,下至百姓,上至貴族,都還認可皇室,便是那雲州亂黨,也要千方百計的宣傳自身爲正統,不惜一切代價的要求永興認可,便是爲此。

“他好不容易攢下不菲聲望,豈可自毀前程?”

急怒攻心,劇烈咳嗽起來。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錢青書扶他坐起身,輕拍後背,欲言又止一番,道:

“許七安沒有篡位,就他那性子,給他龍椅他都不會坐。

“你覺得他是一個願意埋首案牘,處理政務的人?”

王貞文一想,覺得有理,心態平和了許多,問道:

“他準備立誰?”

錢青書幽幽道:

“長公主懷慶!”

“咳咳咳........”王貞文又劇烈咳嗽起來,臉色漲的通紅。

孫尚書忙倒了杯熱茶,遞上來:

“喝口茶,壓一壓。”

王貞文勉爲其難的喝了一口,壓住咳嗽,而後迫不及待的問道:

“你們同意了?”

錢青書無奈道:

“我們原以爲會立炎親王,事後才知,那小子虛晃一槍,把我們都給騙了。

“當時箭在弦上,賊船已上,還能反悔?”

喊出“請陛下退位”時,就已經沒回頭路了。

而且永興和一衆兄弟都被長公主牢牢控制,王黨便是想反悔,也沒合適的人物推出來。

先帝的兄弟和一些郡王,資格差了些。

再說,當時看一衆親王、郡王的表現,明顯捏着鼻子認下懷慶,未必願意冒險。

王貞文勃然大怒:

“女子稱帝,簡直胡鬧,胡鬧!”

孫尚書突然說道:

“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女子稱帝,大陽是有先例的。

“再說,論才華、魄力、能力,長公主都是佼佼者,她當皇帝,遠比永興和其他親王要強。”

王貞文難以置信道:

“她給了你們什麼好處。”

孫尚書看向錢青書,新任首輔低聲道:

“也沒什麼好處,就是之前永興答應我們,但以朝堂穩定爲由,一直遲遲不曾兌現的承諾。

“再就是,朝堂重新洗牌,空出來的位置,魏黨和我們瓜分,從此再無羣黨相爭的局面。”

王貞文不說話了。

因爲他知道自己的反對無效,懷慶給的實在太多,多到王黨無法拒絕。

哪怕都知道她將來肯定會扶持其他黨派,不會任由魏黨和王黨做大,但沒人會因爲以後的事,拒絕眼前唾手可得的利益。

這和聰明與否無關,和人性有關。

“好算計,和永興帝比起來,她更像元景。”

王貞文“呵”了一聲:“事已至此,老夫也只能順應大勢。”

他一個臥病在牀的人,還能怎樣?

“不過老夫要給你們一個忠告。”

王貞文掃過屋內衆人,沉聲道:

“女子稱帝,即使有史可依,亦非主流常態,說服力有限。她想坐穩龍椅,可沒那麼容易。”

錢青書起身,拱手道:

“王兄請說。”

...........

許七安返回司天監,來到自家臥室門前,看見宋卿倒在門外。

“果然有人來找我,還好我做了好幾手準備.......”

他心裡嘀咕一聲,拎起宋卿,啪啪扇了幾巴掌,把他強行喚醒。

宋卿迷迷糊糊的醒來,茫然道:

“許公子,你回來了啊.........咦,我臉好疼。”

沒這麼誇張啊,我就是輕輕打了兩巴掌,哦,我已經是二品武夫了..........許七安轉移話題: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宋卿揉着紅腫的臉,口齒不太靈光的說:

“鍾師妹託人傳話,說有事要找你。”

鍾璃小可憐找我啊。許七安點一下頭:

“不急的話,我抽空過去一趟。

“對了,宋師兄最近是不是熬夜做鍊金術實驗,很長時間沒睡覺了?”

宋卿一愣:

“你怎麼知道?”

腦子靈光的話,你就不會接鍾璃的任務,這是很簡單的推理.........許七安沒有解釋,恭敬的送走腦子不太好用的宋卿。

目送他的背影離開,許七安抹去門上的強烈麻藥,推開而入。

房間裡空蕩蕩的,牀鋪凌亂,沒了大奉第一美人,牀單上不規則的斑痕也已經乾透。

許七安目光自然而然的望向桌上的太平刀。

太平刀豎起刀尖,指向一旁的浮屠寶塔。

許七安點點頭,身形旋即化作金光,遁入寶塔內部。

空曠的第三層,塔靈老和尚盤坐在蒲團上,慕南梔歪歪扭扭的倒在另一張蒲團,昏睡不醒。

白姬湊到她身邊,不停的抽動粉嫩的鼻尖,嗅啊嗅。

“狐狸崽子,你幹什麼呢!”許七安心說,你在猥褻我老婆嗎。

白姬見到他進來,表示很開心,然後困惑的說:

“姨身上有怪味道,嗯,我總覺得很熟悉。”

.........許七安吃了一驚,心說你怎麼可能熟悉呢,你還是個孩子啊。

白姬盯着他看了片刻,突然恍然大悟:

“我想起來了,夜姬姐姐每次和你交配完,身上就有這股味道。”

它擡起爪子,用力拍打一下蒲團,怒道:

“你是不是和我姨交配了,她是我的,不准你搶她。”

“放心吧,她以後還會抱着你,陪你吃飯睡覺。”許七安安慰道。

給你一個舒服的靠枕........他心裡補充一句。

白姬一聽,就滿意了,豎起了毛茸茸的狐狸尾巴。

這時,塔靈老和尚找到機會,說道:

“我替她梳理了氣機,旁人十年都未必能修來這般磅礴的氣機。”

這些都是許七安輸入她體內的氣機。

頓了頓,老和尚說:

“她體內似乎還有一股力量在甦醒,非常神奇的力量,想來就是不死樹的靈蘊。”

當日和幽冥蠶交流時,塔靈也是在場的。

許七安點了點頭,抱起慕南梔離開寶塔,回到臥室。

他提前回來,就是爲幫她疏導氣機,花神不通修行,無法自主的運轉氣機,這樣一來,許七安渡入她身體裡的氣機,會凝結在丹田。

時間一長,反而對身體有害。

現在塔靈主動幫忙,他倒是省了一番力氣。

許七安把花神放在牀上,脫掉繡鞋,盯着白皙玲瓏的小腳丫子看了幾眼。

“不能操勞了美人。”

默默給她蓋上被子。

這時,他感覺後腦勺被人敲了一棍,於是輕車熟路的摸出地書碎片,查看情況。

魚塘一號,發來私聊。

【三:殿下?】

【一:本宮派人安撫了一下臨安,發現她情緒雖然不高,但已無大礙。】

【三:啊?還有這等事?我完全不知情。】

御書房裡的懷慶,看着地書碎片,“呵呵”了一聲。

【一:方纔錢首輔找本宮,提了幾個意見。】

許七安沒有說話,耐心等待,不多時,懷慶的長篇大論發來。

【一:女子稱帝,阻礙極大,本宮能壓制朝堂諸公、軍隊,卻未必能壓制各州官府、衛所以及百姓的悠悠衆口。

【因此在登基前,首要的是掌控、引導輿論,讓京城各大酒樓、茶館,說一說當年大陽女帝的事蹟,讓更多百姓知曉這件事。

【而後將雲州使團遊街示衆,拉攏民心。

【最後,錢首輔提議,本宮登基當日,若能有祥瑞之兆,則民心可定。】

提前吹一波大陽女帝的功績,讓百姓心裡有個底兒,儘可能的打消牴觸心理........將雲州使團遊街示衆,是一種拉攏民心的方式,嗯,這在上輩子某個“自由國度”的全民選秀裡是常見套路,非常有用。

祥瑞之兆,說白了就是劉邦斬白蛇起義那一套,給自己一個名正言順,而這一點恰恰是最重要的,永遠不能小覷“民心所向”四個字。

許七安在心裡分析了一波,傳書道:

【錢首輔有治國之才。】

【一:這是前首輔王貞文的意思。】

【三:殿下與我說這個是?】

【一:祥瑞之兆..........本宮思來想去,沒有一個適合的點子。】

這你不能問我,我只是個粗鄙的武夫..........許七安心裡吐槽一句,提了一個建議:

【讓靈龍馱着殿下,在京城上空飛一圈?】

【一:京城百姓不識靈龍,拋媚眼給瞎子看。】

【三:我精通御獸手段,可引來百鳥朝鳳。】

他剛說完,就自我否定了此建議。

京城不是南方,冬日裡幾乎沒什麼鳥類,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很多耐寒性高的鳥都凍死了。

即使他累死累活,能召喚來的鳥類也有限,小打小鬧沒意義,凸顯不了女帝登基的儀式感。

【三:你握着鎮國劍,駕馭靈龍飛一圈?】

【一:皇室血脈之人,皆可握住鎮國劍。而且,百姓目力有限,飛太高看不到,飛太低,繞京城一圈,顯得本宮譁衆取寵。】

懷慶想了想那個場面,覺得太丟人了。

那你去找術士和儒家啊,他們才花裡胡哨,我只是個粗鄙武夫..........許七安皺了皺眉:

【抱歉,我沒法子了。】

【一:罷了!】

御書房裡,懷慶放下地書碎片,輕輕嘆息。

堂下的錢青書當即道:

“殿下,許銀鑼可有主意?”

他不認識地書碎片,只當那是司天監裡用來聯絡的法器。

懷慶微微搖頭。

左都御史劉洪說道:

“實在不行,可讓趙守在殿下登基時,顯化出龍鳳和鳴異象。”

祥瑞之兆這種操作,他們這些文官是沒辦法的,只能求助超凡高手。許七安沒辦法,那便只能找趙守了。

錢青書沉吟一下,道:

“此法尚可,但場面稍稍欠缺了些,不夠深入人心。”

張行英難得的附和王黨大佬的話:

“殿下登基,開我朝未有之壯舉,非同一般,這祥瑞之兆,自是越宏大越好。”

他們想要的是震驚京城的那種祥瑞。

文官們找遍史書,學習前人操作,共找出三種辦法,龍鳳和鳴算是最好的了,但懷慶還是不太滿意。

當然,如果是天生異象,那法子就多了,只是異象不代表是祥瑞。

事實上,大部分規模宏大的天生異象,象徵的都是災難。

比如地動,比如電閃雷鳴,比如血光沖天.........

...........

最好的祥瑞之兆,難道不是我揹着你在京城裡逛一圈嗎,我就是大奉最有名的瑞獸啊..........許七安邊吐槽,邊放下地書碎片。

突然,他聞了一陣陣花香,以及草木的清新氣息。

愕然環顧,室內早已變了一番模樣,慕南梔躺在一片花叢中,色彩繽紛的鮮花、翠綠得草,從牀上長出來,從棉被裡長出來。

從浴桶裡長出來,從茶几長出來,從立柱長出來,從一切木質傢俱里長出來。

這一剎那,許七安懷疑自己不是坐在臥室裡,而是坐在花房裡。

這,這簡直就離譜..........許七安一臉呆滯。

說實話,這種能力,即使在超凡境都是鳳毛麟角,花神靈蘊恐怖如斯。

他正苦惱着怎麼清理滿屋子的花花草草,忽然心裡一動,再次取出地書碎片,向懷慶發起私聊:

【殿下,我有一個注意,可讓你登基時,天降祥瑞,載入史冊那種。】

..........

PS:這章六千字,不算加更了,錯字晚上再改。

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六章 驗屍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寫個總結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八十六章 愛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
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六章 驗屍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寫個總結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八十六章 愛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