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

問出魏淵是否早知道會復活時,懷慶本能的皺了皺眉頭。

目前來說,其實有很多證據可以證明魏淵對自己復生之事,是有預料的,甚至有所準備。

比如趙守借儒聖刻刀和亞聖儒冠的力量,施展言出法隨,帶回來魏淵的一縷魂魄。

趙守不可能不把這件事,提前告訴魏淵,沒有隱瞞的必要。

又比如,宋卿創造了“驚世駭俗”的人體煉成術——某種意義上說,這確實稱得上驚世駭俗。

這肯定瞞不過魏淵。

以他的謀算能力,必然已經將其納入計劃之中。。

但懷慶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勁........

對了,是蓮子,魏公當初特意讓許七安相助金蓮道長,從金蓮道長那裡換取了一枚蓮子.........懷慶想起來了,魏淵通過許七安,從金蓮道長那裡要來了一枚蓮子。

根據以上種種線索,不難推斷,魏淵早在出徵前,就準備好復活的計劃。

當初只以爲魏淵索要蓮子,純粹是奇貨可居的心態,沒想到所謀之深遠,讓人喟嘆。

“先與我說說大奉的近況。”

魏淵說話的時候,目光眺望的是桑泊方向。

那裡正在舉行春祭大典,距離他復活,到兩人坐案交談,也只過了半刻鐘而已。

恰好是煮茶的時間。

“此事說來話長........”

懷慶斟酌了一下,道:“我挑重點於您說。”

所謂的重點,就是大奉如今的情況,其中包括青州和雍州戰場的經過、監正的“隕落”,以及大奉和雲州超凡強者的數量、實力對比。

再就是目前的渡劫戰。

這樣有助於魏淵迅速瞭解大局。

至於她如何登基的,大奉官場的權力變化,以及那些上古秘辛,都是次要的。

“比我想象中的要好。”魏淵喝了一口茶,笑道:

“我指的是戰場,打到如今的局面,大奉只差一口氣,雲州也半死不活了。這就很好。”

此時的懷慶,還沒明白他所謂的“好”,好在哪裡。

她沉聲道:

“如今,大奉成與敗,就看北境的渡劫戰,可洛玉衡能否順利渡劫,朕心裡沒底,魏公覺得呢?”

懷慶迫不及待想聽一聽魏淵的見解。

魏淵卻沒有回答,反問道:

“許七安晉升二品時,可有攫取王妃靈蘊?”

他仍習慣稱慕南梔爲王妃。

剛纔的描述中,懷慶只說了許七安解開封魔釘,而後晉升二品,並未提及慕南梔。

聞言,懷慶咬着脣瓣,點了一下頭。

魏淵表情微鬆,說道:

“你要關注的並不是北境的超凡戰,無法干涉的事,便不需去勞神。因爲成與敗,不會因爲你的意志而改變。

“我也一樣,這副身軀與常人無異,北境之戰我無可奈何。

“許寧宴讓你復活我,是想我幫忙解決雍州戰事。”

他審視着懷慶身上的常服,欣慰道:

“你沒讓我失望,選了一個恰到好處的時機登基,不過,我當初以爲你會扶持四皇子登基,自己暗中操縱朝局。當然,你若選擇在元景死後奪位,我也替你留了後手。”

懷慶一愣:“除了打更人的暗子,魏公還留了什麼手段?”

她之所以在先帝死後,選擇隱忍,是因爲太子乃正統,而那時的大奉還沒有變的如此糟糕,所以時機未到。

而且,那會兒龍氣潰散,雲州叛軍蓄勢待發,先帝又幾乎榨乾了國庫。

永興登基,面臨的就是一大爛攤子,以他的能力,絕對駕馭不了局面。所以懷慶認爲,隱忍是最好的辦法。

她沒想到魏淵竟然還給她留了底牌?

“既然沒用上,那就不必說了。”魏淵眯着眼,道:

“我方纔說好,是楊恭和大奉將士的戰力出乎我預料,比我想象的要好。原以爲會是一場苦戰,結果雲州軍已經是強弩之末。

“但白帝的出現,卻非我預料之中。至於監正的馬失前蹄,倒是不奇怪。

“許平峰敢造反,那必然有辦法應對天命師的力量。關於這一點,不需要窺探未來,用用腦子就夠了。”

他看着表情猛然一震的女帝,笑道:

“是啊,我能想到的事,監正會想不到?”

懷慶不傻,沉默了好一會兒:

“您是說,監正是故意爲之,主動進的圈套.........爲什麼?”

魏淵搖頭:

“那老東西想什麼,沒人知道。記住這步暗棋就夠了,繼續往下看,自然便能猜出來。”

懷慶思索片刻,嗯一聲,表示學到了。

魏淵繼續道:

“白帝對付監正,對付大奉的目的是什麼。”

這同樣是懷慶方纔沒說到的。

她知道魏淵會問,順勢說道:

“此中之事說來複雜,魏公可聽說過守門人的存在?”

魏淵一邊搖頭,一邊恍然:

“監正?”

懷慶在他面前,從未有過自己是個聰明人的感受,無奈的點頭,當即把守門人的概念,以及遠古神魔隕落真相等相關之事,統統告訴魏淵。

“原來是和超品一個目的。”魏淵恍然,他一口喝光半溫不涼的茶水,道:

“四日後渡劫結束,嗯,你現在立刻傳令雍州,連夜撤軍,退守京城。”

他怎麼知道超品和白帝圖謀的是一件事.........懷慶沒看過魏淵留給許七安的遺書,短暫疑惑後,便被魏淵的話驚的瞠目結舌,蹙眉道:

“楊恭重傷不醒,雍州守軍羣龍無首,就等着您去主持大局。雍州是最後一道防線,爲何憑白拱手讓人?”

魏淵慢條斯理的添加熱水,笑道:

“我就是要把雍州讓給他。”

見懷慶眉頭緊鎖,魏淵解釋道:

“許平峰是二品術士,他想來已經知道我復生了,易位而處,你覺得他會如何應對?”

懷慶分析道:

“趁您剛復活,還來不及掌控局面、掌控軍隊之前,以快打快,拿下雍州。他不可能給您時間。”

魏淵又問:

“大奉精銳早打光了,你覺得雍州能守住?”

懷慶搖頭,抿着脣道:

“但可以再拼掉雲州軍一部分主力。”

魏淵搖頭:

“仗不是這麼打的。雍州沒多少精銳了,但京城有啊,京城還有一萬禁軍,這是大奉最後的兵力。京城有儲備最精良的火炮和裝備,有最堅固的城牆。高手同樣不缺,王公貴族府上,養着不少高手。

“京城還有監正親手刻畫的守城大陣,雖說沒了他的主持,陣法威力大減,但總歸是一層堅固的防禦。再集無營禁軍和雍州殘部之力,是不是比讓楊恭他們殉城更划算?”

守城大陣是京城建城之初就佈下的。

大奉開國時,高祖皇帝在此建都,司天監所有術士傾巢而出,參與建成。

在各處城牆裡投入相應的材料,刻畫陣法,由初代監正親自統籌,京城看似平平無奇的高大城牆裡,到底蘊藏着多少陣法,無人得知。

當代監正上位後,京城陣法大改造,耗費朝廷近半年的稅收。

除了京城外,只有邊關一些重要的主城纔會有陣法,但也只是一些粗略的守城大陣。

委實是這玩意太勞民傷財。

可這樣我們就沒有退路了.........懷慶凝眉不語,又聽魏淵說道:

“這是最正確的應對之法。在許平峰看來,是我會做出的選擇。這點非常重要。”

懷慶皺眉道:

“什麼意思?”

魏淵望向雍州方向:

“速戰速決的意思。”

............

深夜。

雍州城四十里外,雲州軍營。

軍帳內,十幾位將領齊聚一堂,相比起剛出雲州時,能進戚廣伯軍帳議事的將領,已經換成了許多新面孔。

卓浩然、王杵等經驗豐富,修爲高深的大將,陸續戰死在沙場。

新提拔上來的人,要麼修爲差一些,要麼領軍打仗的經驗差了些。

相比起精銳部隊的損失,這些高級將領的戰死,纔是戚廣伯最心疼的。

一個經驗豐富的將領,有時能決定一場戰役的勝負,要不怎麼說千軍易得,一將難求?

不過這場戰打到現在,大奉的損失只會更重。

不但打光了精銳,連雍州總兵楊恭都命懸一線,此時的雍州軍羣龍無首,官職最高的是雍州布政使姚鴻,一介書生。

而雍州都指揮使,更是一個躺在祖宗功勞簿上混吃等死的世家子弟。

雍州緊鄰京城,連通南北,自古富庶,極少有兵災。

因此從上到下,軍隊戰鬥力極弱,向來是世家弟子鍍金的好地方。

潯州一戰後,大奉能打的精銳幾乎折損殆盡。拿下雍州是遲早的事情。

但云州軍同樣損失慘重,士卒疲憊不堪,戚廣伯直系軍隊在潯州打的幾近全軍覆沒。

因此雲州軍雖在雍州城外駐紮,卻只對峙,不開戰,一邊休養生息,一邊等待北境渡劫戰結束。

但就在今日,一個讓雲州軍高層頭皮發麻的消息,從國師那裡傳來。

魏淵復生了!

在這個節骨眼上,魏淵復生了。

但凡軍伍出身的人,誰不知道魏淵的大名。

這位打贏山海關戰役的一代軍神,是註定要名留史冊的存在。

縱使將來雲州得了天下,史官修史時,筆下也繞不開這位千年一見的帥才。

“國師是什麼意思?”

楊川南望一眼姬玄,又看一眼戚廣伯。

姬玄是今日返回軍營的,這意味着雍州的超凡戰結束了,但沒有寇陽州或孫玄機戰死的消息,不難猜測,雙方只是暫時休戰。

姬玄沉聲道:

“國師的意思是,不計代價,拿下雍州。再北上與京城對峙,不給魏淵機會。”

戚廣伯臉色凝重,但雙眸炯炯有神,前所未有的鬥志高昂,補充道:

“打下京城,將陛下迎來,舉辦登基大典,屆時國師煉化京城氣運,大奉朝廷便再無回天之力。”

楊川南頷首:

“這確實是最好的辦法。”

其餘將領沒有說話,只是點頭。

他們明白國師的顧慮,不能給魏淵時間啊,拖的越久,局面越不利。

北境渡劫戰若是勝了,一切好說。

可萬一失手了呢?

洛玉衡順利晉升一品,超凡層面的戰鬥差不多就能追平,再有魏淵運籌帷幄.........想想就覺得頭皮發麻。

衆人對渡劫戰原本極有信心,可隨着時間的推移,大部分人都動搖了。

接近一旬了,伽羅樹菩薩和白帝仍未殺死許七安等人。

能殺早就殺了,至今還未有結果,說明北境的戰鬥肯定遇到麻煩了。

戚廣伯道:

“傳令下去,黎明時攻城。”

姬玄道:

“我與國師會負責牽制孫玄機與武林盟的老匹夫,爾等務必儘快拿下雍州。”

衆人齊聲道:

“萬死不辭!”

..........

冷月高懸。

一騎飛馳在狹窄山路中,時而停下來,根據圓月的方位,辨別方向。

經歷整整一夜荒無人煙的奔馳後,前方終於出現火光。

火光越來越亮,相應的建築輪廓也映入黑衣騎士眼裡。

那是一座建在山坳裡的廢棄軍鎮。

馬匹飛奔在遍佈石子的小道,抵達軍鎮外,突然一根箭矢於夜色中射來,釘在騎士前行的道路上。

馬背上的騎士猛的一拽繮繩,戰馬長嘶中,一個急停。

碎石小路兩側的草叢裡,鑽出十幾名持銳甲士。

爲首的甲士喝道:

“什麼人!”

騎士絲毫不慌,語氣沉穩道:

“奉魏公之命,來見你們的首領。”

他並不知道首領是誰。

.........

軍鎮中央的小樓裡,南宮倩柔坐在桌邊,擦拭着雪亮的戰刀。

這五個月裡,他習慣於睡前擦拭兵刃。

等待着將來有朝一日,率軍踏平巫神教,爲義父報仇雪恨。

油燈光暈昏黃,映照着他美豔絕倫的臉蛋,氣質陰柔,雪膚櫻脣,眉目如畫,若非一雙眸子冷冽逼人,非女子所有,以及喉結明顯,憑誰見了都會認爲他是女兒身。

且是絕色美人。

當日遇見孫玄機後,他按照義父留下的錦囊指引,來到了這處廢棄軍鎮。

這裡什麼都有,有夠一萬大軍吃整整一年的糧食,畢竟這批糧草是供給十萬大軍的。

除了糧草外,還有蠟燭、火油,以及相應的生活用品及物資,不過數量極少。

看到這些軍糧後,南宮倩柔恍然大悟,明白了征討巫神教時,消失的軍糧去了哪裡。

不過他只猜對了一半,這些軍糧確實就是當初消失的那一批,不過並不是魏淵斷的糧,先帝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通過漕運轉移了這批軍糧。

只是途中被魏淵安排的人劫了。

先帝斷糧草,是魏淵預料中的事。

南宮倩柔並不知道自己的使命,魏淵通過孫玄機給他三個錦囊,其中一個錦囊是一個地址,以及讓他在此處等待時機的命令。

等待什麼時機,南宮倩柔並不知道。

後續的兩個錦囊,他沒有拆。

南宮倩柔相信,如果時機到了,魏淵自然會讓他拆錦囊,哪怕這位算無遺策的大青衣已經死去。

這時,一位甲士扣響南宮倩柔的門,道:

“南宮將軍,鎮外有人求見。”

南宮倩柔擦拭的動作一滯,深吸一口氣,壓住心裡翻涌的情緒,道:

“帶進來!”

很快,一位黑衣男子被帶了進來,南宮倩柔審視着他,吃了一驚:

“你?”

那黑衣人同樣審視南宮倩柔,目光從茫然到愕然,接着露出恍然大悟神色:

“南宮金鑼?!”

屏蔽天機之術,在見到其本人時,對於“目擊者”來說,便已無效。

但要讓所有人都想起,則必須暴露在大衆視野裡,既三個以上的人(這個設定在第二卷結束的時候說過)。

南宮倩柔頷首:

“原來你也是義父的暗子,懷慶殿下知道嗎。”

此人,正是懷慶府上的侍衛長。

心腹中的心腹。

“現在是懷慶陛下了。”侍衛長說完,露出苦笑:

“以前不知道,但懷慶陛下接手魏公的暗子後,便知道了。陛下宅心仁厚,沒有處罰我,依舊願意重用我。不過,她仍不知魏公出徵前,交給我的任務。”

陛下.........南宮倩柔追問道:

“義父給了你什麼任務?”

..........

PS:五一快樂!勞動節快樂!

第十四章 女屍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百盟感謝章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六章 高人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十萬訂!!!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六十章 婚事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十四章 女屍第十一章 摸魚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
第十四章 女屍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百盟感謝章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六章 高人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十萬訂!!!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六十章 婚事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十四章 女屍第十一章 摸魚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