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救命

許七安抽出鎮國劍,氣機綿綿灌入黃銅劍中,充盈的氣機讓鎮國劍宛如燒紅的烙鐵,周圍的海水迅速沸騰。

他揮舞手臂,胡亂的斬出一道道黃澄澄的劍光,斬入海溝中。

第一道劍光擊撞在海溝邊緣,揚起無數塵煙般的淤泥,震落一塊塊巨石。

第二道第三道........十幾道劍光消失在幽深漆黑的海溝裡,過了幾秒,整個海牀震動起來,沉澱在此處無盡歲月的淤泥紛紛揚起。

軟泥層爆裂開來,清澈的海水瞬間化作渾濁的泥湯。

海溝裡傳來沉雄的嘶吼,因爲被海水扭曲的緣故,更顯恐怖。

沉睡在海溝裡的遠古怪物被激怒了。。

下一刻,五條觸手從幽深的海溝裡衝了出來,裹挾着數百萬噸的暗流,狠狠拍向許七安。

這時,同樣粗壯的雪白狐尾從許七安後方刺來,針鋒相對的與觸手拍在一起,整片海域的水在此刻震盪起來。

如果此地靠近海岸的話,對於臨海的城鎮來說,絕對是一場可怕的災難。

戰鬥掀起的海嘯會摧枯拉朽的淹沒一切。

雪白狐尾纏上六條觸手,雙方就像交纏在一起的線條,繃的筆直。

銀髮妖姬素白的臉龐瞬間漲紅,額頭青筋凸起,傳音催促道:

“我最多支撐一盞茶的時間。”

許七安不再廢話,猛的一個俯衝,如同發射的魚雷,拖曳着沸騰的氣泡,進入了海溝中。

他在無光的黑暗中俯衝了許久,偶爾丟出一隻貝殼引爆,照亮四周。

這裡看不見魚類,海藻等水中植物也鮮少看見,許七安穿梭在六條巨柱般的觸手之間,不多時,神念感應到了那位隕落於此的神魔本體。

他一次性甩出數十枚貝殼,同時引爆。

嘭嘭嘭........

沉悶的爆炸聲裡,火元素膨脹成一團團火光,帶來了漫長歲月裡第一次的光照。

照亮了那位遠古神魔的殘害。

這是一隻體型龐大到難以想象的怪物,外觀酷似章魚,它的身軀幾乎填滿了整個海溝,它的身軀殘缺不全,遍佈着啃咬的痕跡。

它只剩一隻灰白色的獨眼鑲嵌在佈滿鱗片的腦袋上,當火光照亮時,在這死寂的深海里,許七安和它的距離不超過百丈。

灰白色的眼睛死寂的盯着許七安,就如同盯着空氣裡的一粒塵埃。

這就是兩者之間的體型差距。

幸好我沒有深海恐懼症.........許七安藉着緩緩熄滅的火光,發覺這隻怪物本該有十幾條觸手,但早已被撕裂掉了。

沒有元神波動,祂早就已經死了,是怎麼度過這漫長歲月的.........初步探索後,許七安有些犯難。

要想擺下陣盤煉化祂的精華,肯定要把敵人制服才行,而這個級別的敵人,殺死是唯一的選擇。

可人家已經死了,而且死了無盡歲月。

怎麼辦?

許七安默默望着“章魚怪”的本體,他忽然明白了。

祂在遠古時代便已經死去,殘留的是不屈的意志和無畏的戰意,是執念讓祂橫跨無盡歲月長存至今。

“當初死在那位敵人手裡,這位遠古神魔是不甘心的,不服氣的,消除執念的辦法很簡單。”

他要做的不是殺死祂,而是打敗祂.........

海溝之上,正與觸手艱難角力的九尾狐收到許七安的傳音:

“國主,你先上去,不必再插手這場戰鬥了。”

..........

伊爾布從未有過如此快速的飛行經歷,山川大地在他眼裡,模糊的一閃而過,等大巫師的法力耗盡,他發現自己已經穿過大奉疆土,來到了西域地界。

“讓我來送玉璽,這不是讓我送死嗎。”伊爾布謹慎的飛行在西域的天空,回想着自己走過的路,腦海裡浮現一個疑問:

“爲什麼跑腿的總是我。”

從鎮北王煉血丹開始,他一直充當着跑腿、打手的角色。

另一位靈慧師烏達寶塔至今都沒見過許七安,而他已經和許七安打過好幾次交道。

伊爾布非常謹慎,沒有深入西域,在發現一具普通屍體後,他便操縱着屍體御風飛行,讓屍體代替自己去阿蘭陀。

“我要是深入西域,肯定會被佛陀吞噬。

“正好可以利用傀儡去探查一番,看看西域現在是什麼樣子。”

以他靈慧師的品級,單獨操縱一具屍體,大概能施展本體五成的力量。

伊爾布疾速飛行一陣,最大的感受就是荒涼。

沒有人煙,荒涼死寂。

路過的村莊、城鎮都是空的。

“真的全沒了,數十萬裡西域,生靈絕跡,變天之爭,還真是殘酷.........大奉的那羣蠢貨,恐怕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吧。

“他們當世沒有超品坐鎮,無法知曉大劫的秘密。將來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佛陀如果取代天道,我們巫師體系,不,天下所有體系都會消亡,成爲歷史中的塵埃,真想不通大巫師爲什麼要把炎國的氣運送給佛陀。”

伊爾布的傀儡一邊朝阿蘭陀飛去,一邊思考起來。

“大乘佛教分走了佛陀的氣運,讓祂無法徹底成爲西域。但以佛陀的法力,佛門的底蘊,肯定不會止步於此,必然有其他法子。但可能需要花費極大的時間,這對巫神來說是有好處的。

“大巫師把炎國氣運交給佛陀,佛陀如果順勢成爲西域,下一步就是吞食中原.........”

想到這裡,伊爾布靈光一閃,跟着思路繼續分析:

“大奉的超凡必定拼死頑抗,面對佛陀的出手,南疆的那位半步武神恐怕做不到袖手旁觀,再加上超凡強者,兩虎相爭必有一傷。這樣我巫神教便能坐收漁翁之利。

“不對,就算是半步武神,光憑他的一己之力,根本擋不住超品。大巫師這是在玩火啊,這不符合他的性格,他憑什麼認爲大奉能擋住佛陀,許七安在海外,監正也被封印........”

伊爾布一愣,他忽然明白了大巫師的真正用意。

監正那老小子雖然陰溝裡翻船,被許平峰伽羅樹等人聯手封印,但那是天命師啊,最擅長佈局的天命師。

監正算計着一切,對於大劫,他會算不到?

他必然留下了相應的手段,不爲人知的底牌。

如此一來,佛陀就是他們的探路卒。

“這纔是真正的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如果大奉仍然不敵佛陀,大不了將來和蠱神結盟對抗佛陀........”

這時,伊爾布看見了巍峨的聖山出現在地平線盡頭,阿蘭陀到了。

他當即停止思考,操縱傀儡,化作烏光掠向阿蘭陀。

還未靠近,前方白影一閃,五官精緻立體,白衣赤足,青師如瀑的琉璃菩薩攔住去路。

這位有着西域風情的絕色美人淡淡道:

“巫神教的伊爾布,你來阿蘭陀做什麼。”

行屍傀儡愣了愣,脫口而出:

“你怎麼知道是我。”

琉璃菩薩豔若桃花,卻冷若冰霜,聲音毫無起伏:

“你不是負責跑腿的嗎。”

雖然基本都是我外出辦事,但不代表我是跑腿的,本座乃靈慧師........伊爾布內心破口大罵,外表孤傲冷傲,淡淡道:

“大巫師囑託我爲佛陀送氣運。”

爲了挽尊,凸顯自己的地位,他沒有用“派遣”和“命令”這樣的詞。

琉璃菩薩挑了挑眉,隔了十幾秒,道:

“薩倫阿古想讓我佛門衝鋒陷陣,拼光中原的超凡力量?”

這女人很聰明嘛........伊爾布冷冰冰道:

“你們可以拒絕!”

琉璃菩薩閉上美眸,側耳傾聽片刻,睜眼道:

“東西呢!”

“佛門果然自信。”伊爾布呵了一聲,道:

“玉璽在我本體處,你若想要,隨我來便是。”

琉璃菩薩搖頭:

“不必,帶着玉璽往西來便是。”

說完,她消失不見,返回了阿蘭陀。

伊爾布沉吟一下,切斷了對傀儡的操縱。

西域邊界,披着巫師長袍的伊爾布睜開眼,“讓我送過去?”

他想了想,右手伸出長袍,朝遠方做抓攝動作。

一隻駱駝被他抓了過來,七竅流血而死,接着,駱駝轉化成了行屍傀儡。

駱駝走上前來,從伊爾布手中叼起玉璽,四蹄一蹬,飛天而去。

駱駝飛啊飛,終於來到荒無人煙的地帶,突然,它看見下方的沙地裡,睜開了一雙眼睛。

緊接着,沙地裡裂開了一張巨大的嘴巴,土浪衝天而起,推動着嘴巴咬向駱駝,把它吞噬。

土浪吞掉駱駝和炎國玉璽後,沒有回落,而是受了刺激一般,繼續扶搖直上,轉眼間便化作一道百丈高的“巨浪”,朝着東邊滾滾而去。

佛陀得到了新的憑證,繼續同化規則,取代規則,吞噬着沿途的一切。

另一邊,伊爾布彈身而起,一邊瑟瑟顫抖,一邊駕起烏光沖天而去。

通過共享視野,他清晰直觀的感受到了超品的可怕,那股令人戰慄的氣息,以及讓人不自覺產生卑微的念頭,尤其後者,是伊爾布從未體會過的。

即使面對巫神,儘管戰戰兢兢,如臨深淵,但伊爾布不會覺得自身卑微。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

南疆。

李靈素喝着十萬大山特產的山茶,看一眼不遠處聚在一起商議要事的幾位大美人。

除了許七安的妾室夜姬,還有三位容貌、氣質和身段絲毫不遜色的狐族美人。

穿着淡青色長裙,薄紗蒙面,氣質矜持清冷的清姬,她讓李靈素想到了清冷端莊的大家閨秀,知書達理,受過極好的教育。

對誰都客客氣氣,對誰都不冷不熱。

穿着漆黑繁複長裙的美婦人叫幽姬,她既有四十歲女子的成熟風韻,又有二十歲女子的風華和美貌。

一顰一笑之間,顧盼回眸之間,都已褪去了少女的青澀,如同久居深宅裡的貴婦。

她有着慈祥溫婉的母性,也有着與其他狐族女子一樣動人的魅惑。

第三位少女叫靈姬,她的活潑開朗讓李靈素想起了司天監的新任監正褚采薇。

不同的是,那位監正活潑開朗中透着蠢萌,無憂無慮,天真爛漫。

而狐族少女靈姬,更多的是古靈精怪,狡黠可愛。

一看就是喜歡捉弄人的小妖女。

我的情緣又來了........李靈素心裡想着,旋即摸了摸腰子,在心裡補充了兩個:大概!

“國主和許郎出海已有數月,遲遲未歸,而九州局勢越發嚴峻。”

夜姬皺着精緻的眉梢,滿臉擔憂。

“那位許銀鑼要是沒法晉升半步武神,出海就是白走一趟,光憑神殊爹爹可擋不住超品。”

靈姬雙手托腮,睜大明亮的眸子,笑嘻嘻道:

“夜姬姐姐是想情郎了吧,久曠之身,是不是寂寞難耐呀。什麼時候把你的情郎借人家玩玩。”

夜姬掃了一眼少女初具規模的稚嫩嬌軀,不屑的嗤笑一聲。

她們九個姐妹的關係可不是全是相親相愛,除了母性氾濫的幽姬贏得姐妹們的一致尊敬,軟萌可愛,還無法化形的白姬贏得姐妹們的一致喜愛,其他姐妹之間,或多或少都有勾心鬥角。

幽姬屈指“啪”的彈在少女光潔額頭,語氣溫柔的責怪道:

“說正事呢,別胡鬧。”

靈姬捂着額頭,噘起小嘴,哼哼唧唧道:

“反正咱們遲早要嫁給許寧宴的,清姬姐姐說過,娘娘多半逃不出許銀鑼的魔爪。那娘娘要是跟了許銀鑼,咱們不也得陪嫁嘛。”

清姬臉色微變:

“胡說八道,我可沒說過這樣的話。”

什麼?她們也是許寧宴那廝內定得小妾嗎,怎麼可以這樣,許寧宴這狗賊,老子從未見過如此好色之徒,太過分了,太過分了.........李靈素臉色緩緩僵住。

這時,他感受到了熟悉的心悸。

掏出地書碎片查看傳書。

【二:師哥,大事不妙,快讓神殊來雷州救命.......】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月末總結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八章 圍棋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六十章 婚事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七章 見太子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兩百章 勾引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
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月末總結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八章 圍棋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六十章 婚事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零二章 最後的日記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七章 見太子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兩百章 勾引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