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餘波

“咳咳.........”

許平峰捂着嘴,劇烈咳嗽,鮮血從指縫間溢出。

隔了好幾秒才平息咳嗽,輕嘆道:

“半條命沒了,監正老師下手可真狠。”

他環顧衆人,給出建議:“先回去養傷吧,諸位傷勢都不輕,而我也得花時間煉化青州氣運。”

三人一獸裡,許平峰自己的情況就不說了,差點死在監正手裡,說沒了半條命,其實是在挽尊。

伽羅樹菩薩頭顱無法再生,儒聖刻刀的力量侵蝕體魄,削弱力量,需要時間煉化、拔除。

“白帝”這副肉身的情況,比伽羅樹菩薩只差不好,且守門人到手,它現在只想着把長槍送回海外,落袋爲安。

至於黑蓮道長,沒有受到監正針對,受傷最輕。。

這樣的狀態下,他們是不敢直接殺到京城的。

“初代死後能留下後手,讓監正吃了大虧,同樣是天命師,誰能保證監正沒有相應的後手?”伽羅樹菩薩穩健的很:

“這一戰已經成功剷除監正,沒必要急功好利。”

黑蓮道長“嘿”道:

“諒他一個許七安,也翻不起什麼風浪。了不起再加一個洛玉衡,一個孫玄機,嗯,還有金蓮那個雜碎,應該也到三品了。”

許平峰笑道:“別忘了,還有一個寇陽州。”

但那又怎麼樣呢,別看大奉超凡高手還有不少,但都是些三品二品的貨色,己方一個伽羅樹菩薩,就能壓制洛玉衡寇陽州和許七安,打的他們毫無還手之力。

何況還有白帝,有黑蓮,有姬玄,還有他這位二品巔峰術士。

等攻下青州,煉化青州氣運,他的實力會更上一層。

............

監正沒了...........慕南梔蹲在許七安面前,眼神茫然。

“什,什麼意思啊?”

她小心翼翼的問道。

慕南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她知道一定是大事,應該許七安臉色從未如此難看,剛纔他沒照鏡子。

不然就能看見自己大難臨頭,如臨末日的表情。

在花神轉世的認識裡,這個男人骨子裡的倔強的、桀驁的、驕傲的,生死麪前,也不能讓他屈服。

但剛纔那窮途末路的表情,是她從沒看過的,讓她沒來由的心慌。

“大難臨頭.........”

初步恢復的許七安簡單解釋了一句,立刻從地書碎片裡取出傳音法螺,傳音道:

“孫師兄,監正是不是出事了。”

國之將亡,氣運示警,他知道監正出問題了,但冥冥中的感應無法讓他知道具體細節。

法螺那頭寂寂無聲,連一個字都沒有。

許七安一邊焦慮的等待,一邊擴散思緒,肯定是青州那邊出了狀況,以如今的局勢,只有這種可能。

“以許平峰和伽羅樹的實力,頂多拖住監正,不可能在青州的地盤上威脅到監正。但監正確實凶多吉少了.........所以他們肯定有幫手。

“如今的九州各大勢力,巫神教對中原的態度,毫無疑問是坐山觀虎鬥,甚至存了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心思。但就目前的節點來說,巫神教肯定不希望大奉敗的這麼快。

“巴不得狗咬狗,廝殺的更慘烈一些,所以大巫師薩倫阿古多半不會參與。

“其他勢力中,蠱族不可能與大奉爲敵,且自顧不暇,精力放在鎮守極淵。阿蘭陀那邊有南妖盯着,他們敢入中原援助許平峰,九尾狐早就帶着熊王和神殊推平阿蘭陀,解印神殊頭顱了。但之前通過白姬和她溝通,她似乎沒這方面的想法。

“北方妖蠻已經廢了,一個三品的大妖燭九,難成大器。

“各大勢力之外的超凡裡,天宗肯定排除在外,地宗的黑蓮與天地會不死不休,而我作爲天地會最靚的仔,肯定是他針對的對象。

“白帝是大荒,大荒圖謀守門人,與許平峰有聯繫,但他未必願意出手對付監正,因爲沒有直接的利益衝突,許平峰未必能拿出足夠的籌碼請動他,此獸存疑。

“所以單憑一個黑蓮入夥,不可能威脅監正,許平峰另有殺手鐗..........”

分析到這裡,許七安已有相應猜測——初代監正!

初代監正姓柴,柴家守的墓就是初代監正留下的,而許平峰早已收集地圖,掌控了那座大墓。

如果世上還有什麼能威脅到天命師的,那肯定只有天命師。

這時,傳音法螺裡,響起了袁護法的聲音:

“許銀鑼,我是袁護法。”

許七安霍然驚醒,略顯手忙腳亂的抓起法螺,置於耳邊,迫切的問道:

“你說!”

那邊沉默了幾秒,袁護法道:

“幹他孃的,監正老師不可能會死.........老子要殺光雲州那羣雜碎.........監正老師不會死的,不會的.........幹他孃的,幹他孃的.........

“現在該怎麼辦.........監正老師沒有任何交代.........老師真的被殺了?幹他孃的,老子要滅了雲州那羣雜碎.........”

這是孫玄機最真實的內心。

監正,死了啊。孫師兄心態崩了..........許七安表情木然的聽着,瞳孔微微放大。

他默默放下手裡的法螺,寂然而坐。

慕南梔一聲不吭的蹲在他身邊,懷裡的小白狐蜷縮在她懷裡,露出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隔了一陣,許七安問道:

“青州局勢如何?”

袁護法沉默片刻:

“孫師兄的心沒告訴我.........”

孫玄機腦子亂糟糟的。

“但青州多半是守不住了,我估計會撤退,撤到雍州去。”袁護法給出自己的判斷。

“我明白了.........”許七安結束了傳音。

............

蠱族。

極淵邊緣,帶領一衆超凡首領,準備進入極淵清理蠱獸、蠱蟲的天蠱婆婆,突然頓足北望。

身邊的蠱族首領、四品高手,紛紛停下腳步。

煙視媚行,扭着小蠻腰的鸞鈺,好奇問道:

“婆婆,怎麼了?”

天蠱婆婆沉吟許久,臉色凝重:

“監正,沒了.........”

天蠱能偶爾看到未來的畫面,剛纔那一瞬間,天蠱婆婆看到的是大奉觀星樓的八卦臺。

空蕩蕩的八卦臺。

作爲一名二品天蠱師,她對未來的一角,向來秉持着重視的態度。

仔細解讀後,明白了那未來一角的寓意——大奉此後,再無監正!

監正沒了.........在場的蠱族超凡首領,面露茫然。

什麼叫監正沒了?

監正怎麼能沒了,那樣的話,大奉怎麼辦?

換成以前,他們得知這個消息,恐怕會歡欣鼓舞,慶祝大奉失去這位守護神。

但如今,雖然算不上與大奉綁在一根繩上,但也是下了血本的。

尤其是力、心、屍、暗四大部族的首領,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心蠱師淳嫣蹙眉道:

“婆婆,此言何意?”

天蠱婆婆搖着頭:

“老身只看到監正沒了,或許死了,或許被封印了,更詳細的情況,便不知道了。”

衆首領臉色瞬間難看。

根據他們對天蠱的瞭解,婆婆既然把這個消息說出來,那說明這是一件已經發生的事,不算泄露天機。

“這........”鸞鈺收斂媚態,皺起精緻的眉頭:

“沒了監正,大奉如此抵禦雲州和佛門聯手,那,那小子還欠我三個月的肉償呢。”

莫桑..........龍圖側首北望。

...........

靖山城。

薩倫阿古站在荒蕪的山巔,望着南方。

“弒師,是術士的宿命,你因弒師崛起,又因弒師收場,乃因果循環。”

他接着望向遠處祭臺,巫神鵰塑,感慨道:

“沒了守門人,你們這些超品,總算是鬆口氣了。只是引來了大荒重臨九州,不知是福是禍。”

大巫師嘆息一聲:

“你既已殞落,我們之間的賭注,便不作數了。”

他朝南方擡起手,高聲道:

“來!”

青州,雲州軍營裡,一道流光衝突重重束縛,朝着東北方而去。

............

阿蘭陀。

廣賢菩薩盤坐在菩提樹下,望着金鉢投射出的伽羅樹菩薩身影。

他安靜的聽伽羅樹說完,雙手合十:

“阿彌陀佛,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頓了頓,他沉聲道:

“你切記,推翻大奉之前,務必讓許平峰來一趟阿蘭陀,佛門不能再重蹈五百年前覆轍。

“另外,那位神魔後裔需得警惕,我們至今不知道他有何謀劃。”

伽羅樹菩薩因爲沒有腦袋,所以無法點頭,也做不出表情,只是簡單的“嗯”一聲。

廣賢菩薩又問:

“接下來有何部署?”

伽羅樹聲音洪亮,語調卻平淡:

“待許平峰煉化青州氣運,待本座拔除儒聖刻刀之力,養好傷勢,再北上征伐。”

廣賢菩薩沉吟片刻,頷首贊同:

“此乃穩妥之法。”

............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紅包和點幣 先到先得!

雲鹿書院。

趙守把亞聖儒冠、儒聖刻刀重新請回亞聖殿。

他輕嘆一聲,走出大殿,朝着司天監方向作揖。

...........

皇宮。

永興帝坐在鋪設黃綢的大案後,右手支撐着頭,輕輕捏着眉心,神態疲倦。

他時而擡頭看一眼御書房的大門,焦急的等待着。

不多時,掌印太監趙玄振步腳步匆匆的身影出現,邁過門檻,快速奔了進來。

“怎麼樣?見到監正了嗎。”

永興帝立刻起身,雙手撐在案邊,死死盯着趙玄振。

後者微微搖頭:

“奴婢見到了宋卿,傳達了陛下的意思。宋卿上了八卦臺,說監正並不在司天監。”

永興帝眼裡的光芒漸漸黯淡,頹然入座,有氣無力道:

“宋卿可有說監正在何處?”

趙玄振搖一下頭,欲言又止。

永興帝眉頭一皺:“有話便說。”

趙玄振小心翼翼道:

“當時宋卿臉色並不好,有些口不擇言,慌慌張張。奴婢詢問,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說可能出大事了........”

可能出大事..........永興帝陷入沉思,內心涌起不祥預感。

這時,外頭值守的侍衛,甲冑鏗鏘的來到御書房門外,抱拳躬身,大聲道:

“陛下,衆親王、郡王求見。”

永興帝一愣,心裡不祥的預感頓時加重。

...........

青州,布政使司。

一位位吏員沉默着進進出出,一份份戰報摞在布政使楊恭的案邊。

“宛郡淪陷,守軍全軍覆沒,大儒張慎不知所蹤,生死不明..........戚廣伯縱容叛軍、流民在城中大肆掠奪、屠城,宛郡一夜間化作廢墟........”

“東陵臨近的郭縣淪陷,守將趙廣帶着兩千殘部撤離,孫玄機離營而去,不知所蹤........”

“松山縣淪陷,飛獸軍折損過半,守將竹鈞率部衆迎擊敵軍,死戰不退,力竭而亡。許新年率領蠱族殘部共八百人,守軍三百人撤離,途中遭遇敵將卓浩然追殺,許新年身中一刀,生死不明.........”

一夜之間,青州第二道防線全面崩潰,青州軍損失慘重。

這讓青州高層失去了對局面的掌控,震動驚駭之餘,造成了一定的騷亂和惶恐。

“諸位,青州保不住了,本官決定,退守雍州。”

楊恭深吸一口氣,緩緩掃視堂內衆官員、幕僚,沉聲道:“去準備撤離的諸多事宜吧。”

所謂的諸多事宜,包括清空各大糧倉、軍需輜重、銀兩,以及強行遷徙百姓。

當然,按照舊例,遷徙的百姓是鄉紳士族階層,而非真正的底層百姓。

這不是說視百姓如芻狗,而是在戰亂時期,底層百姓確實沒有任何價值。鄉紳貴族階層有錢、有糧、有人,籠絡住他們,朝廷就能得到相應的回報(好處)。

而底層百姓什麼都沒有,該放棄就要放棄,否則會吃垮、拖垮朝廷。

衆官員默默起身,朝楊恭行禮,沉默得退出大堂,各自忙碌。

偌大的堂內,頃刻間不見人影,寂寂無聲。

陽光從格子窗外照進來,這位布政使大人,枯坐在堂內,一瞬間彷彿蒼老了十幾歲。

.............

永興一年,冬。

青州失守,布政使楊恭率殘餘軍隊退守雍州,與雲州軍展開對峙。

天下震動。

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七章 見太子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五章 前奏(7000)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六十章 婚事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十章 不平事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卷尾感言!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八章 圍棋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
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七章 見太子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五章 前奏(7000)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六十章 婚事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十章 不平事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卷尾感言!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八章 圍棋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