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

寇陽州又一次踏入青州地界,嘲諷道:

“我又過來了,來打我........”

話音方落,許平峰的身影傳送到他面前,白衣之下,手掌探出,朝寇陽州胸口印去。

還真敢與我近身.........寇陽州並掌如刀,悍然劈出。

一人站在雍州地界,一人站在青州地界,掌與刀強勢碰撞。

轟!

宛如火炮爆炸,空氣水波般盪漾,周圍的地皮掀起,就像人臉上出現一塊黑斑。

寇陽州沒有趁着近身的機會,一套連死體魄孱弱的二品術士,不是他不想,而是辦不到。

噔噔噔.......寇陽州連退數步,每一腳都造成輕微地動。

“他在青州地界有衆生之力加持,強行推平青州城的計策果然不行啊。。”

寇陽州眯了眯眼,放棄了一路打到青州的念頭。

先前制定計劃時,老匹夫拍着胸脯說,那許平峰就算再厲害,我也能單槍匹馬把青州給攪的天翻地覆。

表現出充足的、二品武夫的自信。

但現在他得承認,許七安沒有糊弄他,煉化一州之地的二品巔峰術士,可以調動衆生之力的術士,他確實打不過。

雖然這衆生之力比起許七安差遠了。

............

卓浩然?

竟然看到了卓浩然!

許新年握着渾天神鏡,盯着卓浩然享受一泄如注快感的臉,他的心狂跳了幾下,繼而涌起強烈的興奮和激動。

得來全不費工夫!

他深吸一口氣,平復激動的情緒,冷靜問道:

“此人身在何處?”

渾天神鏡回答:

“西南方六十里,除了他之外,我還找到好多雄性交配、雄性洗澡的場景,你要是喜歡的話,我可以逐一顯示出來。”

他的語氣很奇怪,透着一種“你果然和你大哥一樣,裝什麼裝”的嘲諷。

“你能鎖定他嗎?”

許二郎想起大哥傳授的,關於渾天神鏡的使用說明。

但凡被渾天神鏡照到過的人,神鏡便能標記他,然後在能力範圍內,隨心所欲的鎖定。

“當然可以。”

得到肯定答覆,許新年鬆口氣,當即說道:

“拔高視野,我要鳥瞰附近的情況。”

他變的非常冷靜,就像一個成熟的指揮官。

鏡中視野瞬間拉昇,出現軍帳的頂部,然後是一座座坐落有序的軍帳,以及或者站崗或巡邏的士卒。

許二郎目光隨意一掃,便憑藉經驗,評估出這支軍隊的數量在三千到五千之間。

“繼續!”

他說了一句。

視野繼續拔高,當這支軍隊的軍營變成模糊的“小方塊”時,鏡面出現了新的敵軍,一支數量龐大到驚人的敵軍,軍營的規模是卓浩然這支軍隊的數倍。

兩座軍營之間,距離大概有五里。

“這是雲州軍的一支主力部隊,卓浩然率領的是先鋒軍。”

許新年心裡有了判斷。

一般來說,主力大部隊前頭,都會有一支或兩支先鋒軍負責探路,在敵人大規模突襲時,爲主力部隊爭取迎敵的緩衝時間。

一支軍隊從散漫狀態,到迎敵狀態,是需要時間的。

但軍隊的數量多達數萬時,更需要集結的時間。

許二郎當初在北境打仗,妖蠻和大奉聯軍曾經被靖國鐵騎衝散,很大原因就是缺少集結軍隊的時間。

幾十人上百人,很好集結,幾千人就難了,幾萬人難上加難。

因此,能在點兵點將是,誇下海口說“多多益善”的人,要麼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要麼是用兵如神的強人。

許二郎握着渾天神鏡,看向側方並肩而行的恆遠,道:

“恆遠大師,請替我聯絡天地會成員,就說,我要狩獵卓浩然。”

恆遠愣了一下,溫潤的雙眼猛的一亮,雙手合十,笑道:

“許施主稍等!”

說完,他以極快的速度取出地書碎片,鬆開握馬繮的手,快速傳書:

【六:許施主託貧僧告知諸位,他要狩獵卓浩然。】

雛鳳第一個迴應:

【二:我也想狩獵卓浩然,但首先要先找到他。】

【四:不急,遲早會對上他的。】

【二:但這樣誰都無法保證,第二次屠城會不會發生,雲州軍已經鐵了心要讓雍州化作焦土。】

【六:諸位放心,許施主已經捕捉到卓浩然的蹤跡。】

地書聊天羣猛的一靜,接着是楚元縝的傳書:

【你們遭遇卓浩然了?戰況如何,可有危險?在什麼位置,我立刻御劍過來。】

李妙真和李靈素也紛紛傳書,既有對卓浩然迫不及待的殺意,也有對許二郎安危的擔憂。

【六:不用擔心,我們並沒有遭遇卓浩然,是許施主鎖定了卓浩然的位置,利用那件可以觀照千里的法寶。】

李妙真和楚元縝愣了一下,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李靈素則立刻想到了渾天神鏡,畢竟這件法器他曾經持有過。

【七:嘿,許寧宴這個狗賊,對堂弟還真是掏心掏肺啊。】

“狗賊許寧宴”是天地會成員對許七安心照不宣的諢號,最開始是從楊千幻口中流傳,後來漸漸被李靈素“引流”到天地會。

接下來,許新年通過恆遠,把卓浩然的位置,以及其率領的先鋒軍和後方主力部隊的位置,告知楚元縝等人。

【六:行動定在黃昏時,斬首行動一定要快,先鋒軍中可能還有四品,而後方大部隊裡,四品高手更多。五里路,對四品強者來說也就十幾息的時間。

【所以我們必須制定好詳細的計劃。】

...........

黃昏,卓浩然提起褲子下牀,看了眼奄奄一息,肛腸寸斷的清秀少年,這明顯是活不下去了,消耗點珍貴藥材和丹藥,倒是還能救回來。

只是爲了一個賤民俘虜,不值得浪費藥材和丹藥。

像這種姿色的少年,軍營裡還有很多。

而且卓浩然雖然不忌口,但平時還是更喜歡睡女人,偶爾膩煩了,纔會換一換口味。

清秀少年在他眼裡,本就是用完一次就丟的玩物。

“廢物,連個娘們都不如。”

卓浩然把佩刀掛在腰間,呸了一口。

至少女人不會玩一次就廢。

望着牀上纖瘦少年的身體,卓浩然沒來由的想到了許七安的堂弟,那個讓他吃了大虧,險些被軍法處置的俊美少年郎。

脣紅齒白,眉目有神,那皮相比他見過的大多數女人都要出彩。

“嘿,有機會的話,倒是想嚐嚐他的滋味。嘖嘖,凌辱許七安的堂弟,這可比睡許七安女人還要帶感。”

攻陷松山縣後,卓浩然大仇得報,已經沒那麼痛恨許新年了。

殺心消了,色心就來了。

他認爲,俘虜許新年的好處,遠比殺了他更大,軍中好男色的將領不少,想來很樂意臨幸許七安的堂弟。

卓浩然來到桌邊,將酒壺裡的烈酒一飲而盡,只覺得神清氣爽。

十三日後,姓許的死無葬身之地,雲州軍再攻陷雍州,如此,雲州入主中原的大局就是板上釘釘了。

哦,還有那個女帝,哪天大軍攻入京城,她必定成爲雲州軍蜂擁搶奪的對象。

“下一站屠哪座城呢?”

卓浩然望着立架上的地圖,陷入沉思。

就在這時,軍帳內,清光一閃,六道身影鬼魅般的出現。

居中的是一個白衣背影,傳送陣緩緩縮回他腳下。左側是穿輕甲披猩紅披風的妙齡女子,以及穿道袍,俊美無儔的年輕男子。

右邊是額前一縷白髮的青衫劍客;手持一面青銅鏡的俊美年輕人;身材魁梧,苦大仇深的中年和尚。

楊千幻、楚元縝、李妙真、李靈素..........卓浩然瞳孔一縮,腦海裡浮現幾人相關的畫像、資料。

除了許新年和不認識的光頭和尚外,這些人全是四品。

他們怎麼做到如此精確的傳送..........沒有任何猶豫,卓浩然雙腿不需要蓄力,化作殘影撲向軍帳之外,同時高喊:

“敵........”

聲音猛的卡住,衣領死死纏住他的脖頸,腰間的佩刀自動出鞘,怒斬主人。

軍帳內的物品“乒乒乓乓”的砸向卓浩然。

下一刻,這些雜物被四品武夫的氣機統統震飛,眼見卓浩然就要衝破軍帳,許二郎手腕一翻,將渾天神鏡照向卓浩然。

青銅鏡面中,映照出卓浩然的身影。

他身軀隨之僵凝,無法再邁出一步。

李妙真和李靈素的陰神離體,師兄妹聯袂掠向這位以嗜殺聞名的武夫,並同時伸出手掌,抵在卓浩然胸膛。

猛的發力!

卓浩然的元神當即被震出肉身。

緊接着,楚元縝背後的飛劍出鞘,“咻”的一聲,穿透卓浩然的元神。

心劍!

本就半虛幻的元神,愈發黯淡。

卓浩然元神扛過這一劍後,立刻下沉,試圖迴歸肉身。

但這時,一抹金光已掠到肉身前,渾身染上金漆的恆遠大師,弓步擰腰,右臂後揚,一拳轟出。

砰!

卓浩然的腦袋當場炸成西瓜,骨塊血肉飛濺。

元神再無法迴歸肉身,只好快速上升,試圖逃離軍帳。

可是,李妙真和李靈素的陰神,卻在此時抓住了卓浩然元神的雙腿,阻止他逃離。

對於專修元神的道門四品來說,沒了肉身的武夫,就是任由拿捏的螻蟻。

咻!

楚元縝的飛劍折返回來,一劍刺穿卓浩然元神。

這位四品武夫發出無聲的、淒厲的尖嘯,隨後煙消雲散。

天地會成員配合默契,再輔以法寶相助,整個過程沒有超過五息。

楊千幻淡淡道:

“走了!”

“等等!”

李妙真飛快掃了一眼牀上不着片縷,奄奄一息的少年,道:

“帶他一起走!”

楊千幻沒有反對,擡腳一踏,傳送陣籠罩衆人,帶着他們消失在軍帳中。

他們離開幾秒後,兩名穿甲冑的將領衝入軍帳,一個拎着銅錘,一個持着重劍,他們目光一掃,紛紛看向卓浩然的外頭屍體,以及散落各處的雜物。

“死了........”

拎着銅錘的將領沉聲道:

“從我們察覺到動靜,到趕過來,只有三息,卓浩然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兩人相視一眼,心裡駭然,涌起懼意。

捫心自問,剛纔的襲擊若是針對他們中的任何一人,結局不會比卓浩然好到哪裡。

手持重劍的武夫沉吟一下,道:

“不用慌,先通知大將軍。

“今晚我們住一起,不要單獨行動。

“暗殺者看起來是針對卓浩然的,應該是他率軍屠城,惹了衆怒。”

拎銅錘的將領聞言,略微鬆了口氣:

“他太殘暴了,我就知道遲早惹來殺身之禍。”

...........

黃昏餘暉裡,楊千幻帶着五人返回許二郎率領的騎兵陣營,恆遠大師接過李妙真拋來的療傷丹藥和治療外傷的軟膏,走向半死不活的少年,耐心的替他擦拭“傷口”,喂下丹藥。

李靈素手刃惡徒,心情亢奮,提議道:

“我們是不是可以如法炮製,獵殺主帥戚廣伯?”

李妙真同樣滿臉笑容,神清氣爽,但不妨礙她一口否決師哥的建議,並吐槽道:

“你想死儘管去,別拉着我陪葬。”

許二郎道:

“戚廣伯本身修爲如何不重要,但身爲雲州軍統帥,身邊必定有高手護衛,且數量不少,憑我們幾個很難殺死他。最好的結果是同歸於盡,更大可能是自投羅網,自尋死路。”

“哎呦,這兄弟是怎麼了?”

苗有方小跑到少年身邊,嘖嘖感嘆:

“這都能塞雞蛋了,可憐,可憐吶。”

然後莫桑也跑過來,和他一言一語的評頭論足。

“殘忍,那卓浩然死有餘辜。”

“是啊是啊,此等心態扭曲之人,在我們南疆是沒有的。”

“得了吧,你們南疆蠱族連獸類和屍體都不放過。”

“但這跟我們力蠱部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們力蠱部男人是喜歡姑娘的,你們中原人可真變態,好好的一個男兒,被折騰成這副模樣。”

“對了,許銀鑼是有修行蠱術的,你說他會不會和你們蠱族一樣變態?”

邊上的許二郎一聽,心裡頓時沉了下來,忽然覺得渾天神鏡的話,也許有幾分可信度。

李靈素心裡則想着,哦,這個苗有方,背地裡腹誹狗賊許寧宴,我回頭要悄悄告訴狗賊,讓他教訓這個不肖弟子。

............

戚廣伯用晚膳時,收到了卓浩然被暗殺的消息。

他面不改色的吃着米飯:“卓浩然破陣驍勇,是一把難得的尖刀,可惜了。”

邊上伺候着的副將附和了一句,不無擔憂的說道:

“那夥暗殺者來去無蹤,殺人在頃刻間,軍中將領因爲此事,人人自危。”

戚廣伯淡淡道:

“傳令下去,五品以上的高手,三人一組,片刻不得分離。扛過對方的瞬殺手段,死的就是他們。”

這不算什麼大事,很容易就能應對。

戚廣伯接着道:

“這場戰打不了多久了,十三日內見分曉。在伽羅樹菩薩和白帝斬殺許七安前,我也要收下楊恭的人頭。”

.............

楚州。

荒無人煙的平原,羽衣翻飛的仙子,拎着一口長劍,立於廣袤的曠野上,擡眸,望着暗沉沉的天空。

墨雲層層疊疊翻滾,時而亮起藍白的光芒,恐怖的雷霆在雲層中醞釀。

雲層翻滾之劇烈,宛如濤濤奔涌的河水。

方圓百里之內,所有生靈都感覺到了末日般的氣息,或顫抖匍匐,或當場暴斃。

幸而楚州地廣人稀,周邊的百姓也早就做過一次疏散,確保百里之內荒無人煙。

墨雲堆積的邊緣處,探下一顆猙獰又威嚴的龍頭,頭頂的兩根龍角間,一顆內核漆黑,外層跳動電弧的“水雷球”緩緩凝聚。

當龍頭探下來之時,水雷球便已經凝聚完成。

“轟!”

音爆聲裡,水雷球化作流光劃過半空,沿途留下密集的電弧。

洛玉衡五官精緻如刻,昂首,全神貫注的凝視着天空中的劫雲,對於恐怖的水雷球無動於衷。

一道青衣身影憑空浮現於水雷球和洛玉衡之間,雙臂緩緩展開,做合抱狀。

過程中,一道道衆生之力蜂擁而來,匯入他體內。

“嗡!”

水雷球被許七安的雙掌攏住,不斷震顫,推的他朝後滑退。

許七安眼裡精光一閃,雙臂膨脹數倍,撐破衣袖,“嘭”的一聲,他以暴力生生掐滅了雷球,兩條手臂也被暴力震碎,兩肩空空蕩蕩。

骨骼迅速再生,血肉滋長。

許七安甩了甩皮膚白皙的兩條胳膊,咧嘴笑道:

“勁兒夠大,過癮。”

白帝聲音宏大威嚴,緩緩道:

“比起監正,你差遠了。”

許七安笑道:

“比起大荒,你也差遠了,本體怎麼不來?”

白帝蔚藍的豎瞳裡,出現明顯的情緒波動,沉聲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

許七安伸了個懶腰,笑容淡然,一副信心十足,智珠在握得模樣。

“哦,忘了告訴你,我是道尊轉世。”

道尊轉世?!

白帝的雙眼裡,露出極度震驚之色。

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十萬訂!!!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兩百零六章 信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十八章 女兒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九十一章 捐款
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轉世?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十萬訂!!!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十六章 很潤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兩百零六章 信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十八章 女兒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九十一章 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