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議和

【七:我也聽說了,簡直可笑,大奉境內,就算是天尊也不是監正對手。監正怎麼可能死呢。】

李靈素髮表了看法。

【四:我暫時沒有聽到傳聞,不過以監正的位格,除非超品出手,不然大奉境內是無敵的。】

楚狀元哪怕辭官十年,依舊關心朝廷,關心天下大事,地書聊天羣裡,逢着討論這類事情,永遠不缺他的身影。

【九:不好說啊,大奉風雨飄搖,已是強弩之末,監正能得到的國運加成有限。而沒了一國氣運的加持,一品術士的戰力,也就那樣吧。。】

金蓮道長給出的評價相對客觀。

【九:對了,已經確認八號要出關,他安然無恙,甚好。他近期可能會去一趟京城,諸位要不要在京城共聚?】

【七:有空再說吧。】

李靈素如此回答。

其他人沒有說話,在等待許七安或懷慶的回覆。

隔了好一會兒,終於等來懷慶的準確答覆:

【一:青州失守,監正極有可能隕落。】

簡單的一句話,卻彷彿焦雷一般炸在天地會成員耳畔,炸的他們腦子嗡嗡作響,瞬間失去思考能力。

整整一盞茶的功夫,沒有任何人說話。

李妙真夢囈般的傳書:

【二:怎麼會........】

晴天霹靂!

對於衆成員來說,簡直是一個無法接受的噩耗。

【七:監正死了,那,那大奉怎麼辦?不對不對,監正怎麼死的?這不可能啊.........】

他的問題,就是天地會衆成員共同的問題。

【一:詳細情況暫且不知,根據宋卿說,當日出手的超凡高手中,有許平峰、伽羅樹、白帝,還有黑蓮。】

【二:白帝?雲州的那個白帝?】

曾經在雲州待過很長時間的李妙真,難以置信的傳書質詢。

其他成員想了幾秒,心裡纔有對應的猜測。

【一:就是它,孫玄機是這麼說的。另外,對於這位神魔後裔的實力,孫玄機推測是一品。若非一品,根本殺不死監正。】

當時參戰的超凡高手裡,黑蓮是二品,如果白帝也是二品,那麼根本不可能殺死監正。

天地會衆人倒抽一口涼氣,涼到了心裡。

他們知道雲州的傳說,對那位白帝或多或少有些瞭解,但沒想到這位傳說中的存在,竟與許平峰結盟,出手對付監正。

【九:奇怪,這隻神魔後裔無緣無故,爲何插手中原之事,其中必有蹊蹺。】

李妙真楚元縝等人,同樣無比好奇。

【二:許七安?你肯定知道吧。】

李妙真已經習慣遇事不決,召喚許七安。

如果是他,肯定知道..........這個念頭在每一位天地會成員心裡閃過,金蓮道長除外。

他們從許七安那裡得知了神魔殞落的真相,得知道尊把神魔後裔逐出九州的隱秘,得知佛陀相關的秘聞。

如果是許七安,即使不清楚具體的真相,或多或少會了解一些內幕。

【三:白帝是衝着監正去的,此事涉及到遠古時代的某件隱秘,我應該還沒告訴過你們,關於守門人的事。】

守門人?

天地會成員對這個稱呼完全陌生。

【三:我並不知道守門人具體的含義,待查清楚了再與你們說吧。至於此戰的經過,我大概有些頭緒,可以告訴你們。】

衆成員精神一振,緊盯着地書碎片。

許七安把之前告訴趙守的,關於柴家和初代監正的事,又說了一遍。

【九:曲折離奇,初代監正死了五百年,還能左右當今局勢,不愧是術士體系的開創者。】

金蓮道長感慨萬千。

難怪監正會敗,真正剋制他的不是許平峰,而是初代留下來的手段..........懷慶再沒有任何懷疑,無奈接受監正被封印的事實。

唯一的好事便是監正沒死,但被封印和被殺區別不大,大奉如今的局面,敗亡已經是註定了,屆時,監正一樣要死........楚元縝心裡默默嘆息。

【七:這,這沒得打了,我們失去了監正,敵方多了一位一品.........】

大奉必亡啊。

聖子沒把這個想法說出來,此刻,就算是他這樣對大奉沒有歸屬感的天宗弟子,也感受到了絕望和沉重。

【六:貧僧記得,許大人說過,你身負國運,與大奉早已不可分割,大奉若是滅亡,許大人也會殉國。】

比較沉默的恆遠,突然插了一嘴,把現實血淋淋的揭露在衆成員眼前。

李妙真有些惱怒的傳書:

【二:臭和尚你說這個做什麼,哪壺不開提哪壺。】

許七安想了想,傳書道:

【實不相瞞,我沒有想出破局之法,眼下的情況,對我,對大奉來說,確實是死局。除了懷慶殿下,你們與大奉朝廷,其實沒有太大幹系。】

但我們和你有干係啊.........這句話,飛燕女俠只敢在心裡小聲嗶嗶。

恆遠再次傳書:

【六:貧僧這條命是許大人救的,貧僧說過,有機會定要報答許大人的救命之恩。阿彌陀佛,出家人,能有機會了卻因果,實乃幸事。】

恆遠大師,你又插旗了..........許七安心窩一熱,連忙用吐槽來掩蓋內心的感動。

【七:大師覺悟高啊,我可不會爲了他豁出命,不過念在一起走江湖的份上,就陪你小子走完人生最後一程吧。】

話說的不好聽,但態度擺明了,不退出。

【四: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練了這麼久的兵,總得拉出來練練的。】

懷慶和李妙真沒有說話,他們倆不需要發表態度。

前者自身便是皇室,責無旁貸。後者太上旺情,拋頭顱灑熱血的事,飛燕女俠最喜歡幹。

【五:阿爹讓我北上打仗。】

這時,麗娜傳書過來了。

莫桑已經在中原了,龍圖這是要讓兒女一次性死一雙嗎..........天地會是我最可靠的班底,就算是海王李靈素,關鍵時刻也還是靠得住的..........許七安握着地書碎片,迎着溫吞的陽光,緩緩吐出一口氣。

............

劍州與襄州交界處。

某座山寨,李靈素收好地書碎片,木然呆坐片刻,輕嘆一聲,離開屋子。

走出籬笆院,朝着演武場的方向行去。

所謂演武場,其實是手底下小兵們開闢、夯實出的一塊空地,用來練武,排兵佈陣,以及大夥聚餐和婦女們嘮嗑。

“首領好!”

沿途遇到的下屬恭敬問好。

李靈素面無表情走着,很快來到演武場,看見楊千幻戴着遮住面容的帷幔,大聲訓斥着場內的烏合之衆。

“現在練功不努力,將來上了戰場,全寨子都來你家等着開席。”

聽着楊千幻的訓斥,李靈素目光掃過一衆流民組成的隊伍,離譜的發現裡面居然還有六七歲的稚童。

“打仗要從小培養,等將來年紀大了,悔之晚矣,全寨子都等着去你家開飯。”

楊千幻的訓斥着傳來。

就算是兄弟我,偶爾也會覺得楊兄你腦子有問題..........李靈素深吸一口氣,高聲道:

“楊兄!”

楊千幻早就看到李靈素了,畢竟他是背對衆人,恰好面向李靈素走來的方向。

“李兄!”

楊千幻停下訓斥,大步走過來,到了李靈素面前,一個轉身,背對着他,道:

“何事?”

李靈素卻沒有回答,而是權衡、沉吟良久,心一橫,說道: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 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青州那邊傳來消息,青州失守了。”

楊千幻聞言,吃了一驚,但沒有氣急敗壞,振奮道:

“只有局勢危急,才能凸顯出楊某的重要性啊,待我練兵結束,力挽狂瀾,看雲州那羣亂臣賊子,納頭來拜,祈求活命。”

李靈素沉聲道:

“監正,被封印了..........”

楊千幻“呵”了一聲:

“那真是天大的好事,監正老.......師誤我多年,沒了他的壓制,我楊某才能出人頭地啊。”

李靈素微微搖頭:

“楊兄,我不是再跟你說笑。”

當即把許七安那裡得知的情報,轉述給了楊千幻。

聽完,楊千幻默默站在那裡,像是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塑。

好長好長時間後,李靈素聽到低沉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我知道了........”

這時李靈素從未聽過的聲音,褪去了所有的浮誇和玩世不恭,陌生的不像出自楊千幻之口,又或者,這纔是他正常的聲音。

“不要告訴采薇。”

楊千幻再次說道。

............

青州。

姬玄左手按住刀柄,右手拎着酒壺,推開葛文宣住所的門。

葛文宣穿着術士標配的白衣,坐在案邊研讀兵書。

“姬玄少主日理萬機,不忙着招兵買馬,籌備糧草,到我這裡來做什麼?”

葛文宣笑眯眯道。

“和談使者是我二弟,我聽說是你舉薦的,過來找葛將軍要個說法。”

姬玄把酒和刀拍在桌上,眯着眼,皮笑肉不笑:

“聽完你的話,我再決定是喝酒還是拔刀。”

作爲雲州軍裡,青壯派中的兩位實權人物,葛文宣和姬玄的關係向來微妙。

既是好友,又是競爭關係。

既能坐下來喝酒談笑,又會因爲爭奪資源拍桌子瞪眼。

戚廣伯治軍嚴厲,賞罰分明,不會因爲姬玄的身份而有任何偏私。

“姬遠公子才華橫溢,能言善辯,口才向來犀利,又是城主的子嗣。由他來當使者,與大奉和談,再適合不過。”

葛文宣道。

姬遠是姬玄的弟弟,一母同胞,都是庶出。

在一衆兄弟中,排名第九。

與陽剛溫和的姬玄不同,這位九公子不愛修行,嗜好讀書,是潛龍城主子嗣裡,學問最好的。

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學以致用,文思敏銳,並不是讀死書的呆子。

“帶兵打仗,姬遠公子不行,但朝堂論辯,舌戰羣儒,他可比你這個大哥要強太多了。”葛文宣笑道:

“連我都辯不過他,說不過他,讀書還沒他多,你說氣人不氣人。”

姬玄毫不理會他的說笑,臉色嚴肅,沉聲道:

“你沒和許七安打過招呼,你不知道,姓許的就是個瘋子。”

葛文宣依舊平靜,道:

“如果我告訴你,使團裡,有元霜小姐和元槐少爺呢?”

姬玄愣住了。

葛文宣繼續道:

“是國師的主意,許七安是什麼人,他比我們更清楚。和談能解決朝堂諸公和小皇帝,而元霜小姐和元槐少爺,則能讓許七安投鼠忌器。”

姬玄皺了皺眉。

房內一時沉默。

姬玄想起當日在雍州城,許七安挑斷許元槐手腳筋,但確實留他一命的事。

此人不會因爲骨肉之情束手束腳,但確實不是冷血無情之輩,手足兄弟對他不是完全沒有影響。

葛文宣則想起了前些日子,許平峰說的話:

他不是嘲諷我冷血無情嗎,那我就把他的弟弟和妹妹送到他面前去。

葛文宣喃喃道:

“老師是天下一等一的寡情之人啊。”

............

早朝,金鑾殿。

永興帝漸漸開始害怕上朝,害怕桌上擺的摺子,因爲上面的東西讓他坐立不安,焦慮不已。

流民成災的,國庫空虛的,青州失守的,京城百官人心惶惶,還有最近流言四起,各州布政使司傳回來摺子,說是民間到處流傳着“監正已死,大奉將亡”的

鬧的民間也人心惶惶,以爲大奉真的要亡了。

對於這類散佈謠言,唯恐天下不亂的行爲,歷朝歷代的做法是嚴懲,最常用的是流放,以及菜市口斬首,震懾百姓。

但在動亂時期,謠言漫天飛,根本堵不住悠悠衆口,恐怕底層的官員也是這樣的心思。

且青州確實失守了,逃戰的百姓把消息傳完各地,一傳十十傳百。

朝廷得努力註定收效甚微。

現在,彷彿全天下都在永興帝耳邊咆哮,告訴他大奉要亡了,他要當亡國之君了。

永興帝這位太平盛世裡出身的君王,何時見過這種陣仗?

但今天上這個早朝,永興帝的心情是不一樣的,就如絕境之人看到曙光。

昨日,雍州布政使姚鴻傳回來一份摺子,內容是——雲州叛軍主動議和。

此外,姚鴻還在摺子上告了楊恭一狀,因爲楊恭拒絕議和,試圖把這件事壓下來。

此罪當誅!

“姚愛卿當真是朕的肱股之臣。”

昨日,永興帝看完摺子,喜出望外,至於楊恭,他暫時不打算處置,因爲雍州還得靠他守着。

“諸位愛卿,昨日雍州布政使姚鴻遞上來一份摺子,那雲州欲與我朝議和,停止干戈。”

永興帝環顧衆臣,高聲道:

“爾等以爲如何。”

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四十章 結盟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十八章 成全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上架感言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
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四十章 結盟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十八章 成全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上架感言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