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

松山縣,甕城裡。

許新年聽完副將的傷亡彙報,無聲的吐出一口氣: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下去吧,讓將士們留心些,不要給敵軍的高手趁夜襲擊的機會。”

兩次攻城戰下來,敵軍的精銳保存完好,死的都是些流民組成的雜軍。

雲州軍的主將是個聰明人,懂得用流民的命來消耗守城軍的炮彈和弩箭。此外,他們還讓高手混在雜軍中,伺機攀上城牆大殺一通,破壞守城的牀弩、火炮。

“敵軍主將是個聰明人,但夜襲又顯得格外愚蠢。”

許二郎看一眼身邊的苗有方,道:

“有些奇怪。。”

苗有方完全不懂,聳聳肩:“有什麼奇怪的,我覺得他是個聰明人,知道趁夜裡不備偷襲。”

“夜裡攻城的弊端,方纔我與你說過了,一個成熟的將領,不會這般冒進。除非他有必須短期內攻下松山縣的時限。”

許新年冷靜的分析。

“反正我只負責殺敵,動腦子的事我絕不參與。”

苗有方先表明立場,然後開始吹牛皮:

“我可能沒跟你說過,當日在南疆十萬大山,本大俠協助許銀鑼,殺入佛門重地南法寺,與衆佛門高僧死戰。

“最後力挫佛門二品的阿蘇羅,爲南妖的起事奠定基石。今日有我助你,你可以放一百個心。”

許新年看他一眼,緩緩道:

“在青州城的時候,我見過袁護法了,他與我詳細說了十萬大山的事。”

牛皮被戳破的苗有方表情一僵,旋即齜牙道:

“那是隻討人厭的猴妖。”

對此,許新年由衷的認同:

“君子所見略同。”

兩人默契的斜了對方一眼,彷彿在說:

看來你也經歷了讓人尷尬的場面。

這時,一名士卒匆匆進來,大聲稟告:

“許大人,敵軍射來一封箭書。”

許新年目光微閃,鎮定道:

“呈上來。”

苗有方當即起身,從士卒手裡接過箭書,遞給許新年。

後者拆開閱讀,看完,冷笑了一聲。

“上面說什麼?”

苗有方忙問。

許二郎淡淡道:“敵軍主將是個叫卓浩然的,他說三天之內破城,斬我頭顱,送給我大哥當見面禮。”

...........

東城門十里之外,雲州君營帳。

篝火熊熊,一頂頂帳篷寂靜無聲,士卒們早早的睡下,披堅執銳的甲士來回巡邏。

更外圍還有斥候巡視。

軍帳外,一身甲冑,體格魁梧的卓浩然,親手斬掉了抓獲的大奉軍斥候。

他舔了一口沾滿鮮血的刀背,獰笑道:

“想不到負責鎮守松山縣的,是許七安的堂弟。待我攻破松山縣,斬下那廝頭顱,一定好好保存,派人給姓許的送去。”

副將趙恬沉聲道:

“根據這斥候的交代,那許新年是雲鹿書院張慎的弟子,精通兵法,不可大意。”

他深知卓浩然跋扈的性子,立刻補充道:

“不過,以將軍的神勇,破城指日可待。大將軍若是知道您斬下許新年的頭顱,定會嘉獎。”

卓浩然頷首:

“傳令下去,斬許新年頭顱者,賞白銀千兩,封百戶。”

............

次日,許七安入定中醒來,看見一位如同丁香花般,結着哀愁的女子。

她美則美矣,哀愁的氣質卻能讓人忽略了她的美貌,讓人忍不住想走入她的內心,傾聽她的哀愁。

“許郎,你醒啦。”

洛玉衡柔聲道。

是你啊,小哀..........許七安鬆口氣,七情之中,最難纏的是“欲”、“怒”、“惡”三個人格。

怒人格相對較好,就是脾氣暴躁了些,一言不合發脾氣,動手打人。

欲人格是許七安最畏懼的,這意味着他一天24小時都是打樁機模式,腰子苦不堪言。

惡人格沒經歷過,上回惡人格是最後一位出場,洛玉衡早早把他趕走了。

根據小姨這般忌憚的表現,許七安推測惡人格就是宮鬥戲裡,惡毒的皇后之類。

只要不出現這三種人格,其他人格許七安都無所謂。

小哀很多愁善感,總覺得自己年紀可以當情郎的媽了,有些惆悵。

“國師,你便如朝陽一般美麗,讓人沉醉。”

許七安像呵護嬌花一樣,呵護着脆弱敏感的小哀。

小哀露出羞喜之色,低聲道:

“許郎不必叫我國師,喚一聲玉衡便是。”

來了來了,你又來社死了.........許七安打了個寒顫,心說何必呢,回頭等你回覆了,又想着提着劍砍我。

...........

極淵外圍,原始森林邊緣。

以天蠱婆婆等超凡首領爲首,七部的四品高手齊聚在原始森林邊緣地帶。

蠱族衆人心頭沉重,蠱神之力大井噴,往往意味着可能會誕生超凡境的蠱獸。

一頭神智錯亂的畸變怪物,且是超凡境,它所象徵的,是殺戮與破壞。蠱族歷史中,死於超凡蠱獸的首領並不少。

可以說,超凡蠱獸是蠱族首領們拼上性命處理掉的。

“蠱神之力相較於平時,濃郁了數倍。”

說話的是屍蠱部的四品長老,他身邊帶着三名氣息渾厚的行屍傀儡。

“不提誕生超凡,四品層次的蠱獸蠱蟲數量會在短期內暴增,若是疏忽大意,我等很可能會有隕落風險。”

毒蠱部的長老說這些話的時候,是看着力蠱部的六位長老的。

大長老罵咧咧道:

“你瞅啥瞅,老子殺過的蠱獸比你吃過的肉還多。”

嘴上不服氣,大老張的眉頭卻沒鬆過,始終緊皺。

蠱神之力爆發的次數不多,他們人生中只經歷過兩次,任何一次都無法與昨日的動靜相比。

經過一夜的吸收和消化,極淵附近的蠱蟲蠱獸們,恐怕已經初步蛻變。

強大還不是關鍵的,主要是極淵周邊的原始森林廣袤無垠,很難做到地毯式搜索,一旦有疏漏,可能就給了未來超凡蠱蟲喘息的空間。

“幸好有許銀鑼幫忙,他是武夫,擅長殺伐,有他助陣,如虎添翼。”

力蠱部的二長老說道。

各部長老們微微點頭,即使是不喜歡中原人的毒蠱、屍蠱和情蠱部,也得承認二長老說的是事實。

“如果有術士幫忙就好了,炮轟極淵,能省很多事。或者,像道門人宗這種能駕馭劍陣的體系。”

天蠱婆婆身邊,一箇中年人說道。

正討論着,衆人看到一道金光御風而來,那是腦後燃着火環的許銀鑼。

而他身邊,有一位御劍飛行的女子,腳踩飛劍,穿着羽衣,手挽拂塵,眉心的硃砂尤其引人注目。

看到御劍女子的剎那,蠱族男子都是一愣,繼而流露出癡迷之色,理智告訴他們,這是個白淨的中原女子,但眼睛告訴他們,這就是世間最美貌的女子。

他們從這位女子身上看到了自己所鍾情的那一款。

許七安降落在地,朝着天蠱婆婆等人頷首,道:

“這位是人宗道首,大奉國師。”

人宗道首.........除了天蠱婆婆外,所有人都詫異的盯着洛玉衡,沒記錯的話,當今人宗道首,是二品強者。

“我特意請來一起清理蠱獸的。”

許七安又道。

有人宗劍修參與,清理蠱蟲蠱獸會容易許多.........力蠱、心蠱、天蠱、暗蠱幾個部族的長老眼睛一亮,由衷的欣喜。

Wшw★ TTκan★ ¢ 〇

而毒蠱情蠱和屍蠱三個部族的長老,或沉默或尷尬,因爲他們內心裡,對許七安是敵視的。

因爲他代表的是大奉王朝。

爲什麼要對仇人以禮相待?這是他們共同的心聲。

但現在見到許七安爲了幫助蠱族清理蠱獸,竟把遠在大奉國都的人宗道首請了過來。

這份誠意和善意,讓他們無論如何也說不出狠話。

能把大奉國師請到南疆來,想必是耗了天大的人情吧..........三部的長老們心想。

“能把人宗道首請來,肯定用了天大的人情吧。”

大長老感慨道。

其他部族的人會把疑惑放在心裡,但力蠱部的人向來是“有話直說”。

許七安看一眼洛玉衡,“哦”了一聲:

“無妨,國師是我的道侶。”

這句話說出口,許七安看見在場二十餘人,表情一下子變的很古怪。

人宗道首是他的雙修道侶..........

天殺的,如此絕色美人被這粗鄙武夫拱了..........

許銀鑼不愧是大奉第一武夫啊,在中原的底蘊比我們想象的要深厚.........

哼,搶我男人..........

各種各樣的念頭在衆人心裡閃過。

天蠱婆婆朝洛玉衡頷首示意,道:

“出發吧。”

............

有了洛玉衡相助,清理蠱獸的行動變的輕鬆而快速。

一位即將渡劫的劍修,她能爆發出的殺傷力,讓蠱族衆人刮目相看。

到了黃昏,許七安與蠱族衆人退出極淵,返回部族。

他沒有隨龍圖返回力蠱部,追上天蠱婆婆,道:

“婆婆,借一步說話。”

天蠱婆婆拄着柺杖,與他並肩行了一段路程,老人眉目慈祥的問道:

“請援兵的事?”

許七安點點頭。

天蠱婆婆緩步前行,沉吟道:

“情蠱、毒蠱就算了,兩個部族對大奉的成見太深,非一朝一夕能改。倒是屍蠱部可以爭取,魏淵於尤屍來說有殺父之仇,其族人倒是沒那麼仇恨大奉。

“暗蠱部因爲習性的原因,只比力蠱部稍稍好一些,但也缺物質錢糧,日子過的清貧,你可以從這方面入手。”

習性的原因?他們是不是一天到晚都在玩捉迷藏..........許七安忍住了,沒吐槽。

“心蠱部的族人比較理性,淳嫣對你似乎挺有好感,好好商量,難度不大。力蠱部許以糧食便可,族人好戰,不懼犧牲。天蠱部不擅長戰鬥,觀星象之術,術士亦可,便不用惦記着我們了。”

“多謝婆婆。”

許七安拱手。

問清楚各部的地址後,他與洛玉衡返回力蠱部,國師進入房間後,做的第一件事是在門窗貼上符籙,隔絕內外。

而許七安則把許鈴音送到麗娜房間去。

“啪啪啪.......”

燭光昏暗的房間裡,南疆氣候炎熱,蚊蟲惱人,許七安替國師拍蚊子,一直拍到深夜。

..........

次日,朝陽剛剛升起,許七安趁着國師未醒,前往暗影部。

暗影部坐落於極淵西南邊,是一個相當有規模的鎮子,三米高的土牆圍着鎮子,背靠羣山,鎮外一條小河潺潺流淌。

鎮子人口有七千左右。

這當然不是暗影部所有的人口,蠱族在南疆繁衍數千年,發展出許許多多的小部落,這座大鎮周邊,分散着許多小村莊。

許七安一路陰影跳躍,來到暗影部時,朝陽已經高高掛起。

鎮外的河水染上一層瑰麗的金紅,靜謐流淌。

鎮子裡靜悄悄的,就像一個明明充滿活人氣息的鄉鎮,突然人口集體消失,死寂中透着詭異。

他轉頭四顧,看見一個穿南疆服飾的孩子坐在家門口啃着窩窩頭。

“家裡大人呢?”

許七安靠攏過去。

說話的時候,他審視着小男孩,衣着樸素,手裡的窩窩頭似乎就是他的早膳。

小男孩茫然的看着他,顯然沒聽懂中原官話。

這時,門口水缸邊的陰影裡,爬出來一個年輕男子,穿着青色和藍色相間的服飾,臉色慘白,頭上纏着青色布巾。

“是許銀鑼嗎?”

年輕人恭敬的說道。

“你是他的父親?”

許七安反問。

“我是巡邏隊的,您一進鎮子,我們就注意到您了。首領有交代,如果許銀鑼到訪,就帶您去見他。”

年輕人說完,看着孩子:

“他的父母都藏起來了,不夠兩個時辰是不會出來的。”

說的我癮頭也犯了,忍不住就想藏一藏.........許七安點頭,語氣平靜:

“帶路吧。”

............

PS:最近在調整作息,每天12點前保證讓自己上牀睡覺,所以暫時穩定兩更。等我把作息調回來了,再來補更。

第六章 高人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七十章 赴會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六十章 婚事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九章 稱帝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
第六章 高人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七十章 赴會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六十章 婚事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九章 稱帝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