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

許七安?

他什麼時候來的?

這位一品武夫的出現,讓周遭或遠或近的超凡們猝不及防。

他彷彿突然間出現,沒有任何徵兆,瞞過了一衆超凡強者的感知。

“許銀鑼來啦~”

遠處的鸞鈺驚喜的低呼,眸子晶晶發亮,笑靨如花。

龍圖鬆了口氣:“趕回來的還算及時,這下算是有的打了。”

“勉強!”心蠱師淳嫣低聲道。

有了許七安這位一品武夫參戰,大奉總算能挽回些頹勢,至少面對三位菩薩時,不再是被動防禦,而是主動出擊。

甚至,一品武夫還能輔助半步武神,與佛陀形成拉鋸戰也說不定。。

終於回來了.......阿蘇羅、金蓮道長等人如釋重負。

大奉現在很需要一品武夫層次的戰力。

因爲只有這樣,他們才能騰出手輔助神殊,爲他對抗超品增加勝算,光憑神殊一人,根本打不過佛陀。

神殊此時的悽慘狀態,就是最好的證明。

雖然半步武神輕易不會敗,但被佛陀這麼磨下去,戰敗是遲早的事。

這個結局,朝廷希望來的晚一些,這樣就能遷走更多的百姓,挽救更多無辜的性命。

衆人念頭紛呈之際,看見許七安帶着度厄羅漢,一步步的走了出來。

他所過之處,淤泥般的暗紅色血肉物質被氣機彈開,儘管它們瘋一般的撲擊,但就是無法接近許七安。

這一幕,恰如神殊不久前一步步逼退它們。

這........大奉方的超凡高手心臟砰砰狂跳,一個大膽的猜測在心裡成型,他們因此心跳加快,血脈噴張,涌起無法壓抑的狂喜。

度厄跟着許七安,一步步走出正常地帶,枯瘦的老和尚凝視着他,緩緩道:

“你晉升半步武神了?”

這個問題問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許七安身上。

薩倫阿古掠出數百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楊恭、孫玄機、金蓮道長,以及更後方的楚元縝和恆遠,這些人更是忍不住屏住呼吸。

許七安微微頷首,表情平靜的:

“嗯!”

平靜的表情,平淡的語氣。

可在聞者耳中,就像是一顆巨石砸進湖面,不,是一個隕星砸入汪洋,掀起了堪比海嘯的情緒。

又一位半步武神誕生了。

九州,出現了一位新的半步武神。

自神魔時代終結,無盡歲月以來,有明確記載的半步武神,只有一位神殊。

現在,以及以後,會有一個新的名字載入史冊——許七安!

某種意義上來說,半步武神的數量,比超品更稀少。

原本見到許七安趕來,只是有些詫異的琉璃菩薩、伽羅樹菩薩和廣賢菩薩,三人臉色緩緩僵住。

清冷如冰的洛玉衡,凝視着許七安,眉眼溫柔。

她看的不是半步武神,是自家男人。

多半是見到監正了,或者出海前從司天監得到了什麼東西..........金蓮道長撫須而笑,他一瞬間聯想到很多東西。

同樣是擅長謀劃、佈局的人物,橘貓道長明白監正的深不可測,對許七安的晉升有一定的預見和期待。

當初在南疆初見,他只是個區區三品武夫,一年的時間,已經是半步武神.........阿蘇羅振奮激動的同時,回憶往昔,只覺得宛如夢幻。

他真的走到這一步了,成爲九州世上第二位半步武神,這可是我的弟子啊,我是半步武神的老師,今日雷州之劫可解,百姓無辜百姓不會遭殃了.........楊恭攏在袖中的手微微發抖,心潮澎湃。

孫玄機:“........”

孫師兄千言萬語都在心裡。

黑夜裡,傳來楚元縝狂生般放浪不羈的笑聲,一掃陰霾。

他身邊的恆遠大師雙手合十,滿臉欣慰。

“一個神殊就如此可怕,許七安也成了半步武神,足以抗衡超品了吧。”伊爾布小聲嘀咕。

從他的語氣和表情中可以清晰的看出、聽出畏懼之情。

監正,你的底牌果然是他.........薩倫阿古眸光暗沉,蒼老粗糙的臉龐看不出情緒。

他心裡的某個想法得到了驗證。

經過短暫的腦子發懵後,鸞鈺腦海裡就剩一個念頭:

我睡過半步武神,我是情蠱部史上最有出息的首領!

她激動的臉蛋潮紅,興奮的渾身戰慄。

蠱族首領們同樣狂喜激動,雖然他們沒有睡過半步武神,不過許七安成爲九州史上第二位半步武神,也意味着南疆擁有一位半步武神做盟友。

西域今日的異變,也許就是南疆明日的榜樣。

由不得他們不怕。

現如今,有一位如此強力的盟友,衆首領心安不少。

“阿彌陀佛,大乘佛教千秋萬代!”

度厄枯瘦的臉龐,露出由衷的笑容。

許七安掃了一圈大奉方的超凡、蠱族首領、巫神教巫師、佛門菩薩,在他們或忌憚或狂喜或震怒的表情裡,收回目光,看向了神殊和佛陀。

然後,他一步步的返回神殊身邊,沿途排開淤泥般的血肉物質。

這個過程中,所有超凡強者都看了過來,追隨着他的步伐。

新晉的半步武神,實力如何?

“做的很好。”

許七安朝神殊點點頭。

此時,神殊已經長出新鮮的血肉,但沒有完全復原,就像一具被剝了皮的肉身。

大日輪迴法相的力量依附在他骨骼上,侵蝕着他的身軀,抗衡着半步武神的不滅特性。讓神殊的再生變的相對緩慢。

“你做的也不錯。”

神殊淡淡道。

兩人說話間,血肉物質凝成的高大佛像,居高臨下的俯視着許七安,首次發出恢弘威嚴的聲音:

“守門人!”

超品果然知道一切,知道武神是內定的守門人,只有身在海外的荒不知道.........許七安嘿道:

“你和巫神獵殺一品武夫,不允許一品武夫成長起來,就是爲了杜絕守門人的出現。

“現在,我已經半步武神,不死不滅,你還能殺的了我嗎。”

他在說什麼啊.........阿蘇羅楊恭金蓮道長等人,聽的雲裡霧裡,蠱族的首領們同樣沒聽懂。

守門人不是監正嗎,怎麼和武夫扯上關係了。

隱約間,他們覺得許七安話裡透出的信息很重要,但此時不是刨根問底的時候,只能強忍住百爪撓心般的好奇,按兵不動。

回答許七安的是佛陀的沉默,沉默中,一枚枚微縮的太陽緩緩成型。

“不要大意。”

神殊告誡道。

“我知道!”

許七安擡起手腕,讓大眼珠子亮起,試圖切割空間,把微縮太陽轉移走。

但他很快就失敗了,每一個微縮的太陽中,都蘊含着佛陀的意志。

它們是一個整體。

除非把它們一次性全部轉移,但這件法器無法切割方圓幾公里的空間,這超出了法器的涵蓋範圍。

這時,佛陀詭異消失,出現在許七安身後,金剛法相澎湃着可怕的氣息,十二雙拳頭砸了下來。

這一擊足以把一品武夫捶趴在地。

大輪迴法相代表“人”的佛文亮起,投出一道金光,照在許七安身上。

大輪迴法相的光芒落空,許七安出現在佛陀身後,同樣形如鬼魅,無聲無息。

但他沒能出手撕裂佛陀凝成的佛像..........大慈大悲法相吟唱佛經,梵音陣陣,消弭敵人的戰意。

大智慧法相逆轉光輪,降低周圍敵人的智商。

佛陀憑藉自身詭異莫測的手段,復刻了之前對付神殊的那一幕。

見狀,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孫玄機,他打開儲物法寶,又取出一座青銅鐘........術士總是這麼的富有。

楊恭彈動儒冠,清光鼓舞。

金蓮道長擡起了手,對準許七安,打算爲他添加福緣。

“轟隆!”

天空雷聲大作,降下一道道粗如水缸的雷柱,天地瞬間染上熾白,暴雨傾盆而下。

這打斷了孫玄機等人的操作,逼迫的他們不得不被動防禦。

呼風喚雨!

二品雨師的能力。

巫神教也下場了.......大奉方的超凡強者心裡一沉。

洛玉衡毫不猶豫的並起劍指,操縱飛劍射向許七安,劍身騰起濃烈的七情六慾,使人沉淪,使人墮落。

這一招楚元縝之前用過。

不出意外,佛陀撐起了無色琉璃領域,讓周遭的一切褪去色彩。

即使是陸地神仙的飛劍,面對超品施展的法術,也不可避免的墜落。

這個時候,佛陀的大日輪迴法相已經凝聚而成。

見識過神殊剛纔慘狀的洛玉衡等人,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半步武神想抗住佛陀的蓄力一擊,也得付出慘重代價。

而毫無防備的硬吃大日轟炸..........

大日緩緩撞向許七安。

突然,夜空裡傳來嬌笑聲。

笑聲悅耳動聽,明明不大,卻清晰的鑽入衆人耳中,鑽入靈魂中,帶來百爪撓心的魅惑,伊爾布、楚元縝這些品級不高的修士,眼前出現陣陣幻覺。

頭暈眼花。

薩倫阿古幾個一二品高手循聲看去,沉沉夜幕之下,絕世妖姬赤足如雪,踏空而來,她美的不似人間凡物,八條狐尾如孔雀開屏般。

妖冶美麗。

九尾狐來了,伴隨而來的,還有層層翻涌如海潮的威壓,無差別的覆蓋在場每一位強者。

一,一品?!

佛門的三位菩薩臉色微變。

他們很清楚一品的九尾狐意味着什麼,來不及驚怒,包括他們在內,所有超凡的注意力,同時被許七安和佛陀吸引。

魔音灌腦之下,許七安掙脫了幾大法相的影響。

也就是這個時候,大日輪迴法相砸了下來。

深吸一口氣,許七安把手串摘下,吞入腹中,接着,身體每一個毛孔都在噴出血霧,周身精血燃燒,力量貫穿四肢百骸。

血祭術!

他雙臂一振,沉聲道:

“衆生之力!”

一股股無形無質的細流,從四面八方涌來,海納百川般的匯入他體內。

氣息暴漲。

這還沒完,他體表浮現出扭曲的紋路,宛如刺青,密密麻麻的覆蓋了全身的皮膚。

目睹這道刺青的人,心裡恐懼瞬間炸開,只覺得對方就是“力量”的象徵,是執掌世間力量的神靈。

最後,他坍塌了所有氣機,沉澱所有情緒。

天地一刀斬!

時至今日,他不需要藉助刀意也能施展這個法術。

在天地一刀斬秘法的引導下,這些力量全部坍塌在丹田形成的黑洞裡。

薩倫阿古臉色微變,二話不說,揮袖駕起烏光,遁向遠方。

佛門的菩薩,大奉超凡強者,蠱族的首領,顧不上廝殺戰鬥,紛紛退避。

這個過程中,他們回首看去,看見那尊新晉半步武神,朝着大日輪迴法相轟出了拳頭。

下一刻,他們失去了視覺。

強光灼傷了他們的眼球,讓每一位敢回頭的人,雙目流下兩行血淚。

轟!

磅礴的氣機和金色的佛光形成一個巨大的蘑菇雲,翻涌着衝上上千米高空。

佛陀身軀化成的“淤泥”,一層層的刮開,一塊塊湮滅,方圓數裡任何生靈都不存在,只有神殊和許七安兩位半步武神。

那尊身後佇立八大法相的佛像,在大日輪迴爆炸的瞬間,以施展行者法相避到遠處。

不知過了多久,一切風平浪靜,只剩滿目瘡痍的大地,和兩具通紅的骷髏。

“真疼啊.......”

許七安神念傳音說。

...........

“比神殊還強........”

廣賢菩薩低聲道。

就許七安剛纔爆發出的力量,已經超越神殊。

琉璃菩薩和伽羅樹沒有說話,一言不發,剛纔金蓮道長等人內心有多沉重,他們現在就有多沉重。

到了這一步,佛陀搶先蠶食中原,奠定優勢的行動,徹底失敗。

“唉,麻煩咯。”

薩倫阿古嘆息道,他掃了一眼身邊的兩名靈慧師,他們臉色發白,眼神裡充斥着畏懼。

反觀洛玉衡爲代表的大奉超凡,以及蠱族首領,又驚又喜。

顯然,許七安爆發的戰力,完全超出他們的預料,帶給他們強烈的自信心。

許七安吐出地書碎片,白骨手掌握住鎮國劍,道:

“大師,你幫我抗住幾大法相的影響。”

半骷髏狀的神殊默然不語,率先衝向佛陀,趁着對方有效牽制住佛陀,許七安坍塌氣機和情緒,融入衆生之力,斬出了玉碎。

覆蓋千里的地面,裂開一道長達百丈的地縫,地縫邊緣的血肉物質焦黑乾硬,徹底失去生機。

可對佛陀來說,這樣的傷勢沒有任何意義。

許七安胸口同步裂開劍傷,旋即復原。

殺不死超品,一般的手段無法對超品構成威脅...........許七安沒有意外,反而覺得是正常情況。

儒聖爲什麼只封印,卻不殺死佛陀和巫神?

不是不想,而是沒辦法!

“想殺死超品,需要特殊手段。”

這時候,神殊開口了。

“特殊手段?”許七安虛心求教。

“我不知道。”神殊淡淡道:“但我知道該如何逼退祂。”

他不再說話,親身示範。

磅礴而可怕的力量從神殊身體裡奔涌而出,宛如決堤的洪水。

剎那間,天地元素紊亂,烏雲蓋頂,電閃雷鳴,降下的卻不是雨,而是火焰。

大地泛起金屬般的光澤,土靈和金靈無序融合。

整片大地都在晃動,天生異象,一時間分不清是天地在排斥武夫,還是武夫在排斥天地。

這是武夫自成天地特性的具現化。

初入一品時,許七安也曾引動過天地異象,招來雷劫。

但沒有神殊這般誇張。

把半步武神的領域展開,形成一片無序的空間,以此來對抗佛陀對這片天地的吞噬.........目睹血肉物質層層退散的許七安心裡一動,明白了神殊的意思。

他當即效仿神殊,展開領域,引來天地異象。

頓時,血肉物質如憤怒的汪洋,涌起一層層浪潮,拍打着,撲擊着,闖入半步武神撐起的龐大領域。

而後被可怕的力量灼燒成發乾發硬的“泥土”,生機斷絕。

雙方僵住了片刻,暗紅血肉物質組成的浪潮退去了。

佛陀放棄了蠶食雷州,煉出山河印。

如果只是一位半步武神,祂能通過水滴石穿的“打磨”,耗到對方精疲力盡。

可面對兩尊半步武神,最後被耗到精疲力盡的,只會是祂。

“追上去看看。”許七安牙牀開合。

神殊點了點骷髏頭。

兩位半步武神瞬間消失。

..........

“走!”

琉璃菩薩雙手分別按在兩位菩薩肩膀,帶着他們消失在原地。

薩倫阿古抽出打神鞭,捲住伊爾布和烏達寶塔,化作烏光遁向遠方。

阿蘇羅和九尾狐和佛門有深仇大恨,並不願就此罷休,朝着西方追去。

“結束了!”

楊恭如釋重負,只覺得身心疲憊。

但神色間有着難以壓抑的亢奮,成功打退佛陀,意味着大奉面對大劫,已初步具備自保之力。

孫玄機吐出一口氣。

金蓮道長搖搖頭:

“跟上去看看,許七安和神殊似乎想去一趟西域。”

西域是佛陀的地盤,在雷州時的表現,肯定不可能和西域時相提並論。

如果真打起來,他們現在趕過去,還能給予一定的幫助。

度厄羅漢雙手合十:

“西域很危險,最好在遠處觀望,不要踏入西域地界。”

洛玉衡原本想追擊巫神教的,聞言,只好打消念頭,隨金蓮道長等人一同前往西域。

.........

此時,李妙真還在天海之間等待許七安。

“狗東西,爲什麼這麼慢?!”

飛燕女俠焦慮的想。

.........

PS:推薦一本書:《隱秘之首》,很有創意的一本書,值得一看,書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六十章 婚事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十八章 成全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七十章 赴會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六十八章 礦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
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六十章 婚事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十八章 成全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七十章 赴會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六十八章 礦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