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

某間潮溼陰冷的牢房裡,赤蓮緩緩站起身,一邊提起褲子,一邊審視着剛被蹂躪過的年輕女子,滿意的說道:

“不愧是大戶人家的千金,確實嫩。”

那女子蜷縮在地,眼神空洞,白嫩的肌膚遍佈淤痕。

赤蓮說完,扭頭看向身後排起長隊的地宗弟子們,嘿了一聲:

“瞧把你們急的,行了,隨你們折騰吧,記得留一命,來日方長。”

穿着道衣的弟子們也跟着“嘿嘿”笑了起來,滿臉陰邪:

“多謝赤蓮師叔,多謝赤蓮師叔。

“我們一定會好好疼愛小美人。”

赤蓮道長整理衣冠,不去看被弟子們圍住的女子,走出了牢門。

地宗張揚人性中的惡念,但不同的人,側重點也不同。。

赤蓮道長以**爲主,喜歡姦淫良家,並享受她們的絕望和哀求,反倒對殺戮和酷刑不熱衷。

赤蓮道長穿過廊道,來到獄卒們休息的房間,招來一位弟子,問道:

“近日可有物色到姿容出彩的女子?”

弟子冷笑道:

“有那麼幾個.........”

當即把手底下弟子挑中的美人逐一稟告給赤蓮道長,比如某某的妻子,某某的女兒.........

“只是他們都已臣服,投效雲州軍,不方便明着搶他們的女人。”

赤蓮道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幾個女人而已,他們會懂得怎麼取捨。若不識擡舉,便把他們全家關進地牢。地牢裡每天都在死人,總得補充新人嘛。

“要麼把妻女送進來,要麼一起進來看貧道怎麼玩弄他們的女眷。”

說着說着,他眼裡的**愈發熾烈,似乎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至於雲州軍方面,赤蓮根本不擔心,誰會爲了區區幾個小人物與地宗叫板?

真當道首這樣的二品強者是吃素的?

便是那許平峰,也會睜隻眼閉隻眼,因爲這是拉攏地宗必須要付出的代價。

那弟子聽完,頓時紅光滿面,猙笑道:

“弟子早就看中一個小美人了,今日就帶回來,讓赤蓮師叔享用。”

當然,赤蓮師叔享用後,就輪到他們來享用了。

赤蓮道長“嗯”一聲,端起茶盞正要再喝一口,突然察覺到眼前的弟子,雙眸瞬間空洞,而後毫無徵兆的抽出背在身後的劍,朝自己胸口刺來。

同一時間,手裡滾燙的茶水自行潑出,澆在他臉上。

領口、腰帶、紛紛叛變,前者驟然收緊,試圖勒死他。後者散開,將他捆在椅子上,束縛行動。

桌上的茶盞翻飛而起,貼在赤蓮道長胸口,準確的接住了弟子刺來的劍。

道門七品——食氣!

能操縱身邊一切物品,化爲己用,比武夫的以氣御物更加精妙。

擋住弟子的襲擊後,赤蓮道長頭頂浮現一顆烏光燦燦的“金丹”,烏光照射之下,叛變的衣服紛紛失去靈性。

儘管地宗妖道已經墮落,但金丹本身的能力並沒有改變,甚至比道門正統金丹要強,因爲它還附帶一定的墮落之力。

赤蓮道長掌心按在弟子胸口,輕輕發力,“砰”的一聲,那名弟子撞在牆壁上,昏死過去。

這時,兩道虛幻的人影穿牆而入,分別是身穿道衣的俊美年輕人;穿輕甲負猩紅披風的妙齡女子。

天宗臥龍雛鳳!

這是他們的元嬰。

闖入房間後,李妙真和李靈素同時張嘴,吐出兩顆金燦燦的金丹,以玉石俱焚之勢撞向赤蓮的“金丹”。

轟!

混亂的精神力席捲整個地牢,震的外頭的犯人、地宗弟子意識錯亂。

赤蓮道長元神受到震盪,短暫眩暈。

就在此時,牆壁再次“轟隆”一聲,一道覆蓋金光的身影撞破牆壁闖入房間。

趁着赤蓮元神震盪之際,恆遠大師快速貼身,一拳打在丹田,一拳打在胸口,一拳打在面門,赤蓮道長的肉身瞬間爆裂,鮮血和肉塊濺滿牆壁。

對於武僧和武夫來說,只要能近身,其他體系的同階高手就是紙老虎,不堪一擊。

赤蓮道長的元嬰遁出,顧不上憤怒,張嘴發出無聲的尖叫。

黏稠漆黑的元嬰之力將房間填滿,腐蝕着在場的三位四品高手。

趁着李靈素李妙真和恆遠對抗墮落之力的腐蝕,赤蓮道長拔空而起,欲衝出地牢。

逃離此處,他就安全了。

外頭有黑蓮道首,有一衆同門。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紅包和點幣 先到先得!

“咻!”

突然,一道雪亮的劍光從恆遠撞塌的牆洞中射來,明明是有實體的劍,卻把虛幻的元嬰釘在牆上。

人宗心劍,心斬靈魂!

赤蓮道長臉色猙獰的嘶吼中,元嬰寸寸消融,灰飛煙滅。

所有的不甘和憤怒,戛然而止。

一名四品強者,不到十息,便被格殺當場。

解決完赤蓮,李妙真語速極快,道:

“恆遠大師,你負責清場,地牢裡的所有地宗妖道,一個不留。”

宛如一尊金身的恆遠雙手合十,唸誦佛號:

“一個不留!”

他沒有表情的轉身,離開房間,走向潮溼的廊道。

金剛怒目!

地牢之外,提刑按察使司。

一道道絢彩斑斕的功德之力降臨,凝成金蓮道長的身影。

“黑蓮,到我們清算的時候了。”金蓮道長高聲道。

衙門深處,漆黑污濁的氣息升騰而起,於空中化作一朵綻放的黑蓮,蓮臺中央,站着一位流淌着漆黑黏稠液體的人形。

整個提刑按察使司,便被絢彩斑駁的功德之力,和污穢渾濁的墮落之力填滿,兩道氣界彼此抗拒,涇渭分明。

他有何一雙赤紅如血的眼睛,森然的俯視着不遠處的金蓮:

“金蓮,就憑你,還有天地會裡的幾條小雜魚?”

話音落下,兩股對抗的氣界之上,出現一道魁梧高大的身形。

他屈指點在眉心,語氣低沉道:

“還有我!”

嗤~腦後熾烈的火環燃起,金漆瞬間覆蓋全身,可怕的氣息鋪天蓋地的籠罩。

“佛門金剛?”

黑蓮注意力頓時被他吸引。

“不!”阿蘇羅再次敲打眉心,腦後火環收斂,一輪絢麗光輪亮起,他嘴角一挑:

“是羅漢!”

“不可能!”

黑蓮氣息劇烈波動,發出難以置信的咆哮。

..........

潯州城外!

寇陽州吐出一口刀氣,融於浩浩蕩蕩的刀羣中,剎那間,每一把刀都被賦予了可怕的力量,它們彼此呼應,彼此融合,渾然一體。

刀羣滾動,呈螺旋狀“刺”向伽羅樹菩薩。

而在螺旋的中心,是一把雪亮的長劍,洛玉衡的心劍!

洛玉衡的選擇,充分展現出她的智慧。

想真實有效的對伽羅樹造成傷害,武夫的手段很有限,心劍對這位菩薩的殺傷力,甚至要超過監正的攻擊。

元神領域裡,道門和巫師纔是主宰。

洛玉衡或許沒有監正強大,但對元神的打擊,監正也不如她,這是體系不同所造成的差距。

伽羅樹菩薩立於空中,雙手結印,身後的不動明王法相,也隨之結印。

不動明王法相唯一的弊端是,施展法術時,本體必須保持不動。

嗡!

空間褶皺瞬間被撫平,伽羅樹菩薩身週三十丈範圍,變成一潭死水,連一絲風都沒有。

無形無質的空間,化作最堅不可摧的牢籠。

叮叮叮........螺旋狀的刀陣擊撞在凝固的虛空中,濺起刺目的火星,一把把刀折斷,鐵片宛如暴雨,朝四面八方濺射。

雙方的將士屏息凝神的望着這一幕,大氣不敢喘。

能親眼目睹如此神蹟,是他們的造化。

另外,這場攻與防的較量結果,直接關於到雙方的士氣。

寇陽州再次吐出一口刀氣,附加於刀陣,並掌如刀,朝前邁出一步,遞出掌刀。

刀陣瞬間加快翻滾速度,猶如電鑽,硬生生的鑽破凝固的空間,朝前挺進了三尺。

叮叮叮!

“鑽頭”與空間壁壘交界出,亮起灼灼的紅光,那是一把把紅如烙鐵的刀。

它們繼而碎成灼熱的鐵塊,拋向空中,濺在地面。

老匹夫已是面目猙獰,臉頰肌肉抖動,額角青筋暴起,掌刀微微發抖。

老夫斬不破金剛法相,斬不破不動明王,但若是連區區一道法術壁壘都破不開,便白瞎了六百年的修爲..........寇陽州身軀宛如瓷器,寸寸開裂,鮮血長流。

他的氣勢卻層層拔高,前所未有的強盛!

“開!”

刀陣像是陷入狂暴,不顧一切的衝擊着空間壁壘。

六尺,一丈,三丈,十丈,二十丈,三十丈.........堅不可摧的空間壁壘破碎,周遭的氣流像是堵塞許久的積水,瘋狂涌入其中,掀起一陣強風。

叮叮叮!

剩餘的刀劈砍在不動明王法相上,只能擊撞起可憐的火星。

但真正的殺招,緊隨而至。

那柄融入了洛玉衡陽神的鐵劍,刺在了不動明王眉心。

“叮!”

鐵劍翻轉着沖天拋飛,洛玉衡陽神震出鐵劍。

伽羅樹菩薩不怒自威的雙眼,出現一剎那的空洞,進入短暫的暈眩。

他身後的不動明王法相,僵硬不動。

恰在此時,蓄力已久的許七安,斬出了人生中最巔峰的一劍。

這一劍,融入了各種法術,以大奉第一神器鎮國劍爲載體,目標是金剛法相。

天地間,黃澄澄的劍光一閃而逝,下一刻,便貼在了金剛法相的胸口。

金剛法相的十二雙手臂做合握姿態,但它不像“不動明王”法相一般,能禁錮空間。

因此無法抵禦“玉碎”無法躲避,不可阻攔的特性。

轟!

此方天地瞬間沸騰,五行之力紊亂,空間劇烈震盪,瀕臨崩潰。

wωω ●тt kдn ●Сo 城頭的守軍紛紛低頭匍匐,藉助城牆抵擋肆虐的靈力亂流,遠處的雲州軍則陷入混亂,人仰馬翻,陣型不穩。

好在他們雖然沒有城牆作爲掩護,但距離夠遠,不然就是神仙打架殃及池魚。

“呼,呼.........”

許七安拄着劍,大口喘息。

前方半空中,伽羅樹菩薩寂然而立,不動明王法相毫髮無損,但金剛法相胸膛遍佈裂痕,鎮國劍獨有的特性,讓他無法短時間內修補金剛法相。

裂痕持續擴大,金剛法相一寸寸崩解,化作碎光消散。

“咔擦......”

許七安胸口裂開蛛網般的縫隙。

玉碎把力量返還給他了。

二品武夫強大的自愈力修補着傷口,眨眼間便恢復如初,除了力量耗損,導致體力下滑,沒有任何後遺症。

“吼!”

潯州城頭,數千名守軍齊齊狂吼。

強大的自信在每一位守軍心裡滋生,場中拄劍而立的青衣身影,便如不可撼動的鎮國之柱。

至此,監正隕落,青州失守的陰雲,徹底在衆守軍心裡煙消雲散。

他們重燃了勝利的信念。

蠱族要是有如此強大的領袖,整個南疆都是他們的.........城頭,一部分蠱族戰士看到崇敬的望着那道背影,沒來由的嫉妒起周圍的大奉士卒。

由於蠱神力量有限,且無法直接吸收,蠱族高手也無法像蠱獸一樣,直接容納蠱神之力,這大大遏制了超凡的誕生。

蠱族幾乎很少有二品強者,一品更是沒有希望。

三品的首領雖能穩步誕生,卻時常死於極淵裡爬出來的超凡蠱獸。

像許七安這樣的人物,蠱族歷史上並不多見。

相比起氣勢如虹的潯州守軍,遠處的雲州軍陷入沉默。

姬玄怔怔的望着許七安,腦海裡反覆閃過一個念頭:

無法匹敵!

他因爲這個不爭的事實,心裡涌起滔天的妒火和憤怒。

“我九死一生才晉升三品,費盡心機,藉助戰亂凝成血丹,將修爲推到三品中期,再想精進,血丹效果已然不大..........即使做到了這一步,依舊無法追趕他的腳步,憑什麼,憑什麼!?”

憤怒和嫉妒險些摧毀他的理智。

此戰之前,他以爲自己已經距離許七安很近,姓許的體內有封魔釘,修爲無法寸進,而自己一路晉升,此消彼長之下,曾經可望不可及的敵人,早已沒有了優勢。

直到現在,見到了那讓人戰慄的一劍,斬破金剛法相的一劍。

姬玄再次體會到了無力感,雍州城外的那種無力感。

場內唯一沒有被情緒左右的是許平峰,他腳下的圓陣,毫無徵兆的擴散。

在許七安、洛玉衡和寇陽州消耗劇烈,雙方將士回味剛纔戰鬥之際,與青銅法器配套的陣法,迅速擴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雙方超凡強者籠罩在內。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青銅圓盤表層浮現清光構建的傳送陣,下一刻,傳送陣吞噬了圓盤,把它送到數十里外的高空。

孫玄機嗤笑一聲。

許七安緩緩勾起嘴角:

“許平峰,想復刻對付監正的手法對付我們?

“你的智慧讓人失望。”

監正再怎麼強大,也是孤身一人,手段有限。

而他們裡,有武夫,有道門,有術士,有儒家,還有準三品得七絕蠱。

手段之花裡胡哨,豈是區區監正能比?

即使他們任何一人都會被監正吊打,但數量是可以彌補質量的,各大體系各有特點,彼此配合,絕對比一個監正要難對付。

許平峰看着長子嘲笑的目光,嘴角終於抽動了一下。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六十七章 尋人十萬訂!!!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月末總結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章 生母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七十章 赴會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十七章 心劍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六十七章 尋人十萬訂!!!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月末總結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章 生母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七十章 赴會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十七章 心劍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