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

【四:巫神出世了!】

皇宮,御書房裡,懷慶手裡握着地書碎片,指尖微微發緊。

儘管很早前就有心裡準備,但看到楚元縝的傳書,她的心依舊緩慢的沉入谷底,四肢泛起冰涼,涌現悲觀、恐懼和絕望的情緒。

雷州戰況激烈,本就是勉強拖延,而海外情況更是兇險,許七安生死不明,此時此刻,大奉拿什麼阻擋巫神?

巫神最後一個掙脫封印,卻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佔了大便宜。

誠然,佛陀與巫神是競爭關係,但別想着利用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規律左右逢源,說服佛陀撤退,大奉超凡確實可以轉移到東北方阻擾巫神,但這不過是拆東牆補西牆。

到時候的結果是,佛陀東來,勢如破竹,局面不會有任何好轉。

“派人通知內閣和打更人衙門,大劫已至!”

良久,懷慶望向御下的掌印太監,語氣機械化般的說了一句。

大劫已至........掌印太監的臉色煞白無比,如墜冰窖,身軀微微發抖,他擡起顫巍巍的雙臂,默默行了個禮,躬身退下。。

.........

文淵閣。

議事廳,錢青書、王貞文等幾名大學士,坐在桌邊,頭髮花白的他們眉頭緊鎖,臉色凝重,以致於廳內的氣氛有些凝重。

掌印太監看了他們一眼,略作猶豫,道:

“咱家多嘴問一句,幾位大人可有破局之策?”

他真正的意思是,大奉還有救嗎?

之所以沒有問懷慶,而是詢問幾位大學士,一來是不敢觸女帝黴頭,二來未必會有答案。

當然,他是女帝的心腹,前幾次的超凡會議裡,掌印太監都在旁伺候,對局勢知曉的比較清楚,

所以更明白情況的危急。

焦躁的錢青書聞言,忍不住就要出言呵斥,邊上的王貞文先一步說道:

“待許銀鑼歸來,危機自解。”

他神色篤定,語氣從容,雖然神色凝重,但沒有任何驚慌和絕望。

見狀,掌印太監心裡一下安定,作揖笑道:

“咱家還要去一趟打更人衙門,先行告退。”

他作揖行禮的時候,腦子裡想的是許銀鑼過往的戰績、事蹟,以及據說達到了中原武夫史上未有的半步武神位格。

心裡便涌起了強大的自信,儘管依舊有些忐忑,卻不再惴惴不安。

王貞文目送他的背影離去,臉色終於垮了,疲憊的捏了捏眉心,說道:

“縱使難逃大劫,在最後一刻來臨前,本官也希望京城,以及各洲能保持穩定。”

而穩定的前提,是人心能穩。

趙庭芳難掩愁容的說道:

“陛下身邊的心腹都對許銀鑼有信心,何況是市井百姓,我們不亂,京城就亂不了。”

經過女帝登基後新一輪的洗牌,上位的、或保留下來的大學士,不說品性高雅,至少私德沒有大問題,且城府深,有心機,因此面臨如此糟糕的局面,還能保持一定程度的冷靜。

換成元景期間,此刻早已朝野動盪,人心惶惶了。

王貞文說道:

“以排查西域細作爲由,關閉城門,清空客棧、酒館和煙花之地的客人,施行宵禁,阻斷謠言傳播渠道。”

知道大劫的諸公不多,但也不算少,消息泄露在所難免,這樣的舉措是防止消息擴散,引來恐慌。

至於各洲的布政使衙門,早在數月前就收到朝廷下達的秘密公文,尤其是靠近西域、東北的幾大洲的布政使衙門、下轄的郡縣州衙門。

他們接收到的命令是,狼煙一起,舉境遷徙。

百戶一里,十里一亭,十亭一鄉,分別由里長亭長鄉長負責各自管轄的百姓,再由縣令統籌。

當然,實際情況肯定要更復雜,百姓未必願意遷徙,各級官員也未必能在大劫面前謹記職責。

但這些是沒辦法的事。

對於朝廷來說,能救多少人是多少人。

錢青書低聲道:

“盡人事,聽天命!”

聞言,幾位大學士同時望向南方,而不是巫神席捲而來的北方。

........

打更人衙門。

南宮倩柔腰懸佩刀,滿心焦慮的奔上浩氣樓時,發現魏淵並不在茶室內。

這讓他把“義父,怎麼辦”之類的話給嚥了回去,略作沉吟後,南宮倩柔大步走向茶室左側的瞭望臺,看向了皇宮。

鳳棲宮。

心情不錯的太后正倚在塌上,捧着一卷書閱讀,身前的小茶几擺着花茶、糕點。

室內溫暖如春,太后穿着偏明豔的宮裝,淡掃蛾眉,容貌傾城,顯得愈發年輕了。

她放下手裡的書,端起茶盞準備品嚐時,突然發現門外多了一道身影,穿着藏青色的袍子,兩鬢斑白,五官清俊。

“你怎麼來了。”

太后臉上不自覺的展露笑容。

魏淵通常不會在晨間來鳳棲宮,除非是休沐。

“閒來無事!”

魏淵走到軟塌邊坐下,握着太后的一隻手,溫和道:

“想與你多待一會兒。”

太后先是皺了皺眉,繼而舒展,調整了一下坐姿,輕輕依偎在他懷裡,低聲“嗯”了一下。

兩人默契的喝茶,看書,時而閒聊一句,享受着靜謐的時光。

也可能是最後的時光。

...........

雷州。

暗紅色的血肉物質,宛如滅世的洪水,淹沒着大地、山川、河流。

神殊的漆黑法相連連後退,從最初交手至今,他和大奉方的超凡強者,已經退了近百里。

儘管很絕望,但他們的阻擊,只能減緩佛陀蠶食雷州的速度,做不到阻止。

如果沒有半步武神級的強者相助,雷州失守是遲早的事。

沒記錯的話,再往後退七十里就是一座城,城裡的百姓不知道有沒有撤走,不,不可能所有人都撤離.........李妙真掃過與伽羅樹死斗的阿蘇羅、寇陽州。

掃過不停給神殊施加狀態,但自身卻徘徊在身死邊緣,隨時會被琉璃菩薩偷襲的趙守等人。

掃過屢次將目標鎖定廣賢,卻被琉璃菩薩一次次救走,無功而返的洛玉衡。

焦慮感一點點的從心裡升起,不由的想到出海的許七安。

你一定要活下來啊........她念頭閃爍間,熟悉的心悸感傳來。

李妙真意念一動,召出地書碎片,眸子一掃,繼而陡然色變,脫口道:

“巫神掙脫封印了。”

她的聲音不大,卻讓激烈交戰的雙方爲之一緩,繼而默契的分離。

接着,渾身浴血但酣暢淋漓的阿蘇羅,眼神已現疲憊的金蓮道長,右臂骨折的恆遠,紛紛取出地書碎片,查看傳書。

四號楚元縝的傳書內容在玉石鏡面顯化。

天地會成員心裡一沉,臉色隨之凝重。

而他們的表情,讓趙守楊恭等超凡強者,心涼了半截。

最不願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

巫神選在這個時候掙脫封印,在中原守備最空虛的時候,祂掙脫了儒聖的封印。

“果然是這個時候........”

廣賢菩薩低聲喃喃。

他沒有覺得意外,甚至已經猜到這位超品會在這個節骨眼掙脫封印,理由很簡單,巫師六品叫卦師,巫神擁有能抓住機會。

廣賢菩薩雙手合十,唸誦佛號,面帶微笑:

“諸位,你們有兩條路。”

李妙真等人看了過來。

廣賢菩薩緩緩道:

“皈依佛門,佛陀會寬恕爾等過錯,賜爾等永生不死的生命,萬劫不朽的體魄。

“或者,退出雷州,把這數萬裡疆域讓給我佛門。”

“癡心妄想!”洛玉衡冷冰冰的評價。

廣賢菩薩淡淡道:

“你們別無選擇,嗯,莫非還指望許七安像上次那樣從海外歸來力挽狂瀾?

“半步武神雖說不死不滅,也得看遇到的是誰,他在海外直面兩位超品,自身難保。或許,荒和蠱神已經趕來九州。”

伽羅樹神色倨傲又霸道,道:

“如此看來,皈依佛門是你們唯一的活路。

“其他三位超品,不見得會放過你們。”

阿蘇羅獰笑道:

“行啊,你和伽羅樹自盡當場,本座就考慮再入佛門。”

李妙真掃了一眼遠處大戰不休的神殊和佛陀,收回目光,冷笑道:

“我此番奔赴雷州,阻擊爾等,不爲私仇,不爲名利,更不爲長生。爲的,是天地無情以萬物爲芻狗。”

金蓮道長撫須而笑:

“好一個天地無情以萬物爲芻狗,貧道覺得一生廣修功德,只知道人有七情六慾,要經歷人生八苦,從不覺得“天”該有這些。”

度厄雙手合十,滿臉慈悲,聲音洪亮:

“阿彌陀佛,衆生皆苦,但衆生並非囚籠裡的玩物。佛陀,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楊恭哼道:

“爲天地立心是我儒家的事,超品想越俎代庖,本官不同意。”

寇陽州微微頷首:

“老夫也一樣。”

他們此番站在這裡,不爲自身,更不爲一國一地的百姓。

爲的是九州生靈,是後世子孫,是天地演化到第三階段後的走向。

這時,趙守傳音道:

“諸位,我有一事.........”

...........

海外。

五感六識被矇蔽的許七安,察覺不到任何危險,實則已經腹背受敵,陷入兩名超品的夾擊中。

往上是蠱神,往下是荒,而他此刻正與七絕蠱爭奪身體的主動權。

只要給他幾秒,就能壓制七絕蠱,碾碎它的意識,可兩位超品不會給他這個時間。

浮屠寶塔再次升起,塔尖套着大眼珠子手串,塔靈就要讓大眼珠子亮起,故技重施之際,它突然失去了對外界的感知。

它也被矇蔽了。

蠱神連法寶都能矇蔽。

最致命的是,塔靈無法把自己的遭遇告訴許七安,讓他知道傳送失效。

這時,失去對外界感知的許七安,腳下氣機一炸,主動撞向頭頂的蠱神。

“嘭!”

無法完全控制身軀的半步武神,以玉石俱焚的姿態撞中蠱神。

蠱神堅硬如鐵的龐大身軀,被撞的微微一頓。

許七安卻因爲無法蓄力,無法調動足夠的氣機,撞的骨斷筋折,皮開肉綻。

雙方撞擊的力道猶如洪鐘大呂,震徹天地。

終究是蠱神勝了一籌,迅速調整,開始蓄力,龐大的身軀筋肉鼓脹,正要把許七安撞入氣旋,可就在這時,蠱神體表的肌肉炸開,筋腱一根根斷裂。

這讓祂正在積蓄力量的身軀宛如泄了氣的皮球,失去了這轉瞬即逝的機會。

許七安空洞的眼睛恢復靈光,一把抓住浮屠寶塔,塔尖的大眼珠子當即亮起,從蠱神和荒的夾擊中傳送了出去。

他不敢對兩位超品有絲毫小覷,蠱神見識過他化解“矇蔽”的手段,現在既然故技重施,那肯定有相應的辦法阻止他傳送。

所以再次被矇蔽後,他就沒指望浮屠寶塔救他。

剛纔那一撞,是他在自救,利用玉碎自救。

至於爲什麼撞的是蠱神,而不是荒,當然是兩害相較取其輕。

蠱神和荒都是超品,但兩者有本質區別,蠱神擁有七大蠱術,手段多,更花裡胡哨,更難對付。

但相應的,祂的殺傷力會偏弱。

反觀荒,全身上下就一個天賦神通,這種劍走偏鋒般的屬性,纔是最可怕的。

就算許七安如今是半步武神,也沒信心能在超品荒的天賦神通中存活。

他一把抓住後頸的七絕蠱,把它連帶血肉硬生生摳下來,本想直接捏碎,念頭一轉,還是沒捨得,鎮殺蟲體內的靈智後,灌注氣機將其封印。

沒有了七絕蠱,我又成了粗鄙的武夫........惋惜中,許七安取出七絕蠱,隨手丟進地書碎片。

突然,許七安頭皮發麻,涌起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氣運示警!

他自然而然的知道了原因,巫神掙脫封印了。他在這邊苦苦支撐,想不出解救監正的辦法,九州大陸那邊,巫神突破封印。

..........

“天尊,弟子求你了,請您出手相助大奉。”

天宗牌坊下,李靈素聲音都喊嘶啞了,可就是沒人迴應。

“別喊了。”

嘆息聲從頭頂傳來。

李靈素擡頭望去,來人是他師尊,玄誠道長。

他彷彿抓住了希望,急切道:

“師尊,師尊,您快求求天尊出手相助,這次大劫非同一般,他不出手會後悔的。”

玄誠道長搖了搖頭,面無表情的說道:

“我無法左右天尊的想法,天尊既說了封山,自然就不會出手。你便是跪死在此,也無濟於事。

“回去吧,莫要聒噪。”

說罷,太上忘情的玄誠道長轉身離去,不看弟子一眼。

李靈素正要開口喊住師尊,忽覺熟悉的心悸傳來,連忙掏出地書碎片,定睛一看:

【四:巫神掙脫封印了。】

巫神掙脫封印了........李靈素呆若木雞,表情呆滯,臉色漸轉蒼白,旋即,他的額頭青筋凸起,臉頰肌肉抽動,握着地書的手用力的青筋暴突。

..........

皇宮。

頭戴皇冠,一身龍袍的懷慶站在湖畔,沉默的與湖中的靈龍對視。

湖中的瑞獸有些不安,黑鈕釦般的眼睛看着女帝,有幾分戒備、敵意和哀求。

“替朕凝聚氣運。”懷慶低聲道。

頭顱探出湖面的靈龍用力搖晃一下腦袋,它發出沉雄的咆哮,像是在恐嚇女帝。

但懷慶只是冷漠的與它對視,冷漠的重複着剛纔的話:

“替朕凝聚氣運!”

“嗷吼!”

靈龍揚起長尾,發泄情緒的拍打湖面,掀起沖天巨浪。

無能狂怒了片刻,它高高的直起身軀,張開修長的顎骨。

一道道紫氣從虛空中溢出,朝着靈龍的嘴涌起,紫氣中有着玄而又玄的成分,懷慶的肉眼無法看到,但她能感應到,那是氣運!

靈龍正在吞納氣運,這是它身爲“氣運調節器”的天賦神通。

..........

PS:求月票,最後一個月,最後一天了,以後再想給許白嫖投月票就沒機會了,lsp們,求票(狗頭)。

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誕生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三章 吃蟹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八章 圍棋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六十七章 入島百盟感謝章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八章 圍棋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八十四章 禍從口出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
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八十七章 半步武神誕生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三章 吃蟹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一十二章 花裡胡哨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八章 圍棋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六十七章 入島百盟感謝章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五十五章 鮫人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八章 圍棋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八十四章 禍從口出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