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大事

扭曲殘缺的、象徵着靈蘊的紋路.........見到小龍人體表的情況後,船頭船尾三名超凡強者愣了愣,難掩錯愕之色。

如果蛟龍的異變是個意外,是遨遊汪洋中有了“奇遇,那麼小龍人身上出現雷同的變化,則打破了許七安、九尾狐和珍珠的僥倖,意識到情況不太妙,可能要出大事了。

九尾天狐卷着小龍人到近前,眯起靈動美眸端詳着那些讓人眼花繚亂的紋路。

“許寧宴!”

她聲音柔媚中透着凝重。

許七安自然而然的領悟她的意思,擡起下垂的手,衣袖中掠出一條拇指粗的“黑蛇”。

黑蛇夭矯飛向銀髮妖姬,過程中身軀膨脹爲一條粗如水缸,體長六丈的黑鱗蛟龍,它三分之二的身軀趴在船上,三分之一的身軀拖在海水裡。

九尾狐深吸一口氣,強忍着眩暈感,凝神觀看兩者體表的紋路。。

對比之後,她發現兩者的紋路同樣錯亂、扭曲,性質一樣,但紋路所象徵的靈蘊卻不同。

“他胸口的紋路是土屬性的,腿部的是代表力量的靈蘊,尾部的似乎是........空間?”

銀髮妖姬憑藉着豐厚的神魔學識,逐一解讀出紋路象徵着的力量。

“和蛟龍身上的不一樣,但扭曲錯亂的本質一樣,他們也許是在相同的地方遭遇了異變。”

許七安結合線索,推理出結果。

然後,他環顧鮫人女王和九尾天狐,笑眯眯道:

“看來海外確實出現了一個了不得的地方。”

之前許七安問,什麼地方能讓神魔後裔得到不屬於自身血脈的靈蘊,九尾天狐和鮫人女王的回答是——聞所未聞,並不存在。

“而且是近期出現的。”

銀髮妖姬依舊不能接受靈蘊可以後天凝聚,但事實擺在眼前。

“不是好事。”

珍珠搖了搖頭,精緻的眉頭皺起,意念傳入許七安腦海:

“墨玉也好,這位巡邏衛也罷,都瘋了,可見這是要付出代價的。”

墨玉就是被許七安煉成傀儡的這條蛟龍。

她皺眉的樣子,特別的柔弱,總能讓男子忍不住心生憐愛。

果然,顏值到一定程度後,真正分勝負的是身段以及氣質,花神這個掛逼除外.........許七安心裡感慨了一句,旋即把思路轉回正事。

“你有多久沒來阿爾蘇羣島了?”他看向珍珠。

鮫人女王小小的歪一下腦子,不太確定的說:

“大概有三四個寒暑。”

神魔後裔的時間觀念沒有人族那麼強,珍珠不會去刻意記時間。

“墨玉的領地在西海,與阿爾蘇羣島相距遙遠,而這種情況是近期出現的話,理論上來說,墨玉不可能和阿爾蘇羣島的巡邏衛一樣,同時出現異變。”

許七安分析。

珍珠輕聲說:

“阿爾蘇羣島的首領是‘龍’的後裔,墨玉也是龍的後裔,他們之間應該是有聯絡的。”

這就聯繫上了,墨玉和阿蘇爾羣島的那位統治者結伴去了某地探險,結果遭遇了意外,染上混亂、扭曲的神魔靈蘊——紋路是靈蘊的外在象徵。

那位“島主”去探險,帶上衛隊也是合理且正常的事,所以能解釋爲何小小龍人會和三品蛟龍一樣,出現相同的異變。

銀髮妖姬想到了最初遇到的那具小龍人屍體,沉吟道:

“所以,那傢伙也和墨玉一樣都神智錯亂,返回阿爾蘇羣島後,胡亂屠殺了島中的生靈?”

“那傢伙”指的是島主。

許七安一邊收回蛟龍,一邊說道:

“立刻前去阿爾蘇羣島查看情況。”

鮫人女王和銀髮妖姬一臉的躍躍欲試。

事關神魔的靈蘊傳承,與她們息息相關。

許七安則嗅到了一絲“大事”的氣息,神魔之力也叫靈蘊,是天生便存在於血脈之中的。

而前有墨玉蛟龍,後有小龍人,都沾染上了不屬於自身的靈蘊。

此事絕不尋常。

..........

漆黑無邊的海洋裡,幾道人影手持鋼叉,擺動修長的尾巴,在深海里敏捷的潛游。

他們的四肢宛如船槳,尾巴與脊椎形成一道彎曲的“線”,劈開海水,遊動間伴隨着密集的氣泡。

除了適合水中游動的身體結構外,他們還天生具備控水的能力,小到藉助水流提升速度,大到掀起狂濤海嘯淹沒敵人。

“礁”是龍人守衛軍的隊長,麾下統領着十二名龍部落的戰士,他一邊遊動,一邊說道:

“注意,根據鸞族提供的情報,那個墮落者就在附近,我們有一個兄弟慘死於墮落者手中。墮落者擁有短暫的瞬移能力,謹防他偷襲。”

他的聲音通過海水這個媒介,清晰的傳入身後十二名龍部落戰士的耳中。

讓聲音在海水中順利傳播,而不失真,也是龍人控水能力的一種。

十二位龍人聞言,忍不住握緊了手裡的鋼叉。

他們這次出動,是爲了狩獵一位同族的墮落者,那名墮落者在阿爾蘇羣島四處殺戮,鬧的島上生靈心惶惶。

而像他那樣的墮落者,還有不少。

爲了清除這些墮落者,六大部族死傷慘重。

“礁”身軀魁梧強壯,體型比身後的下屬要大一圈,但即使是他,也沒自信能夠躲避墮落者的襲擊。

“兄弟們,我們是‘龍’的後裔,是部族中英勇的戰士,守護阿爾蘇羣島,守護家園,是我們的使命,是祖先世世代代傳承於我們的使命。

“我們的祖先守護了羣島,這纔有了我們棲息繁衍的家園。而今日,我們也該爲後代,守護家園。”

“礁”的龍臉,露出了視死如歸的表情。

阿爾蘇羣島的神魔後裔們,和其他地方的不同,他們不但崇拜強者,更崇拜高尚的強者。

因此每一位隊長,不但是隊伍裡最強的人,還得是品性最高潔的人。

當文明發展到一定程度,個體就會從服從力量,改爲服從品德。

這就是爲什麼說,以力服人是一時,以德服人方能長久。

阿爾蘇羣島的神魔後裔,已經發展出“品德觀”。

全神貫注的巡邏了許久,這支隊伍始終沒有遭遇墮落者。

已經離開這片海域了?“礁”猜測的同時,鬆一口氣。

能不與墮落者遭遇,自然是最好。

就在這時,身後一名龍人叫道:

“隊長,看上面。”

“礁”心裡一顫,被嚇了一跳,來不及訓斥下屬,循着他的手勢擡頭望去,陽光刺入海水中,波光晃盪,海面有一道陰影迅速航行着。

船?

龍人們對船隻不陌生,因爲一些弱小的,不同水性的神魔後裔,也會打造船隻渡海。

比如阿爾蘇羣島六大部族裡大地之王‘皮母’的後裔,該部的普通族人,幾乎不出海,除非有足夠大的載具,否則會溺亡在海中。

“上去看看!”

身爲隊長的“礁”一馬當先的上浮,身後的十二名龍衛緊緊跟隨。

需要靠船隻渡海,那說明不擅長水性,龍人有着天生的優勢,所以底氣很足。

再說,剛好可以向渡海者問問情況。

“嘩啦”聲裡,浪花相繼破開水面,“礁”隊長與十二名龍人巡邏衛站在海面,如履平地,審視着船上的人物。

他們最先注意到的是妖媚的狐狸精和清純柔美的鮫人女王,但還沒來得及欣賞兩位雌性的美貌,注意力便強行被船頭的雄性吸引。

這是什麼族羣的雄性.........龍人們好奇又詫異的打量許七安。

阿爾蘇羣島距離九州大陸數萬裡之遙,人族幾乎不會來到這裡,島上的神魔後裔更不會遠渡重洋前往九州大陸。

因此他們從未見過人族模樣。

船頭的這個雄性生物,與他們印象中的雄性都不一樣,整體更協調更好看,但也更加“柔弱”,因爲他沒有象徵防禦的鱗片、誇張的肌肉、充當武器的尖銳部位。

龍人們打量三人時,許七安也在打量着龍人。

沒有嗜血瘋狂,有完好的神智..........阿爾蘇羣島的情況和我預料的不同?許七安沉吟着摸了摸下巴。

在他的猜想裡,阿爾蘇羣島應該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甚至已經滅島。

這個時候,龍人們終於注意到了甲板上那具龍人屍體。

墮落者.........他們如同蛇類的豎瞳猛的收縮,呼吸也變的急促了幾分。

龍人們很輕易的推斷出事情的經過,嗜血瘋狂的墮落者遇見了船隻,在殺戮本能的趨勢下,對船上的三位出手,不敵被殺。

難怪沒遇到墮落者,原來已經被船上的三位強者獵殺了。

珍珠朝着船舷邊靠攏,掃一眼龍人們,溫柔的嗓音說道:

“我是鮫人族的女王。”

鮫人族女王?!

十三位龍人面面相覷,以他們的身份和地位,是沒資格見鮫人女王的。

因此估摸不準他們的身份。

珍珠轉而看向許七安,用意念傳輸:

“他們並不認識我。”

身份太高有時候也不好.........許七安抖了抖袖子,滑出一條小黑蛇。

小黑蛇於空中夭矯遊動,“嗷嗚”咆哮一聲,身軀膨脹,化作一條體長數十丈的蛟龍。

超凡的氣息瞬間填滿這片海域,來自高等生物的威壓讓十三位龍人渾身戰慄,而龍軀上遍佈着的紋路,被許七安以氣機掩蓋,龍人們無法目睹。

否則他們會當場昏厥,嚴重的話,直接神智錯亂。

“墨,墨玉大人.......”

“礁”匍匐在海面一動不動,但似乎認出了蛟龍。

墨玉大人爲什麼會和他們在一起?

他不是死在探險中了嗎?

“礁”心裡念頭紛呈,閃過各種猜測。

他對鮫人女王的身份再沒有懷疑,能和超凡爲伍的,只有超凡。

見這位高大魁梧的龍人擺出臣服姿態,珍珠柔聲問道:

“甲板上的這個龍人可是你們的族人?”

“礁”依舊保持匍匐姿態,“是的,女王!”

珍珠蹙眉,問出關鍵性問題:

“他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九章 稱帝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
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九章 稱帝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三十七章 不動明王第十三章 審問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