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

“這就是儒聖爲什麼要封印超品的原因,也是我們與超品最大的矛盾來源。”

監正罕見的露出了嚴肅的表情,非常非常的嚴肅,許七安從未見過這麼正經的監正。

就像他從未見過不裝逼的楊千幻。

“你們覺得,天道是無情好,還是有情?”

許七安和九尾天狐對視一眼,各自沉默了幾秒,前者說道: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天道無情,對衆生來說,纔是最大的公平。”

銀髮妖姬點頭:

“我也這麼認爲。”

你應該說:俺也一樣!許七安心裡默默嘀咕。。

監正說道:

“但神魔也好,超品也罷,都是有思想的生靈。”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但許七安和九尾狐明白了。

倘若超品取代天道,那麼天道便擁有了意識和私慾。

這也能理解,如果取代天道是像道尊天宗分身那樣融入規則,失去意識,那超品就不會苦心經營,費盡心思的想要成爲天道。

“此方世界的生靈,生生世世,都將被超品,不,天道奴役!”

九尾天狐臉色很不好看。

沒有感情的規則纔是好的規則。天道如果有了自我意識,有了思想和私慾,這是件非常可怕的。

雖然世上從沒有絕對的自由,但現在至少還能喊一聲“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如果天道有了意識,生靈便成了傀儡玩物........許七安心情沉重,道:

“不只是奴役那麼簡單。

“各族文明的進程也將就此終結,天地的演化也會終止,或者進入一個極端的方向。”

如果把目光放在更宏觀的角度,人族的文明不可能再野蠻生長,後世子孫生生世世活在天道的陰影之下。

監正笑道:

“儒聖也覺得這樣不好,未來怎麼樣,該由子孫後代來決定。天道無情,便是最大的情,它不需要有私慾和意識。所以儒聖封印了所有超品,爲九州生靈爭取了一千兩百多年的喘息之機。

“爲守門人的出現,贏得了時間。”

說完,他看向許七安,道:

“你這趟出海是爲了尋求晉升半步武神的機緣吧。”

許七安“嗯”了一聲。

他沒能幹掉伽羅樹,掠奪對方的神力精華,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出海尋找神魔後裔。

總不能把寇師傅和阿蘇羅給吞了吧。

監正點了點頭,“其實原本在我的盤算裡,奪回神殊頭顱順帶吞噬伽羅樹,是最好的結果。可惜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

在他的謀劃裡,我早該晉升半步武神了?不對啊,那樣的話,我根本不會出海,也就不存在今日的截胡,不截胡,我就無法獲得成爲守門人的資格........

老銀幣是在忽悠我,還是他原本另有謀劃?是我的出現改變了他原先的計劃.........

許七安一時摸不準監正是惡意嘲諷,還是真的其他算盤。

我討厭老銀幣........他一臉躺平的姿態,道:

“那現在該怎麼辦?”

對付老銀幣最好的辦法就是白嫖。

監正將目光望向東北方向,道:

“往那個方向航行三日,你會到達一片遠古戰場,那裡有你想要的東西。嗯,宋卿那個孽徒有搗鼓出採集精血的陣盤吧。”

他雖然這麼問,但語氣和表情都充滿篤定,似乎對自己的孽徒很有信心。

許七安順着他的目光看去,心裡一動,想起了鮫人女王珍珠給的情報。

“鮫人島的女王告訴我,東北方有一處遠古戰場,生活着一個恐怖的怪物。”

鮫人女王當時指的方向是東南方,按照此時的位置,那處古戰場是在東北方,恰好是監正說的方向。

不難推測,兩處地方應該是同一處。

監正道:

“那個怪物是遠古時代超品級的神魔,戰死後殘留的靈蘊和意志融合,成了無魂無魄的怪物。相比起伽羅樹,它更適合你。

“因爲那位神魔的靈蘊,是‘力’的象徵。單論氣力,十個荒也不是祂的對手。”

許七安眼睛一亮。

對武夫來說,氣力的誘惑甚至要強於絕色美人。

把一個增強雙倍氣力的機會和一個大美人放在武夫面前,武夫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

這時,一直沒說話的九尾狐,忽然蹙着問道:

“超品如何依靠氣運取代天道?”

“集九州氣運於一身,那祂便是九州,便是天道。”監正的回答言簡意賅。

九尾狐斟酌道:

“所以,不管是巫神還是佛陀,都想傳教中原,凝聚信仰。只要讓九州生靈都信仰佛門或巫神教,祂們就能取代天道?”

監正嘆息道:

“理論上可以,但現實裡行不通。現實只會比你想的更加殘酷。

“大奉雄踞中原,凝聚了龐大的氣運,可這不代表中原人族氣運盡歸大奉。小到江湖幫派,大到武林盟這樣的龐然大物,只要形成一定的規模,都是人族氣運的一部分。

“另外,江湖、廟堂人傑輩出,他們本身便象徵着一定的氣運。

“大奉只是凝聚了最多的人族氣運罷了。

“同樣的道理,即使九州生靈信奉佛陀、巫神,祂們也不可能佔盡九州氣運,談何取代天道?”

九尾狐隱約把握到了什麼,但又不太敢確認,試探道:

“那該如何?”

監正看向了許七安,道:

“你在大墓中曾經得到過一塊玉璽,裡面存儲着氣運。”

許七安點頭。

監正說道:

“但那個王朝早就已經湮滅在歷史中。”

“這能說明什麼?”九尾狐不理解。

許七安斟酌道:

“氣運由百姓,或者說生靈凝聚而成,但它不會隨着生靈的湮滅而消失,只要以特殊的手段保存下來,就可以視作是一股力量.........”

說到這裡,他臉色陡然變了。

九尾狐睜大了眸子。

...........

西域。

阿蘭陀山峰凝聚着九大法相,宛如九天之上降臨人間的神祇,迎接着信徒的膜拜。

但在無人可見的背光面,睜開一雙沒有睫毛,沒有情感的巨大雙眼。

那雙巨大的眼眶中,眼珠子‘咕嚕’轉動了一下,兩顆眼珠子一起朝着右側斜去,宛如打量身後的信徒們。

這時,阿蘭陀的山腰處,外層岩石裂開,露出了暗紅色的肉質,以及兩排森然的大白牙。

每一顆牙齒都有成年人體型那麼大。

嘴巴的兩邊緩緩往上翹起,像是在咧嘴。

很快,它又合了回去,被外層的岩石覆蓋,重新變成山體。

梵音還在繼續,沒有人注意到聖山活過來了。

山腳的平原上,一位年紀不大,穿着貴族服飾的小姑娘,被強烈的尿意“憋醒”,從虔誠祈禱的狀態中掙脫。

她感覺自己就像睡了一覺,渾渾噩噩,不知道身在何處。

“娘,我要........”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盤坐在身邊的父母、族兄以及僕人們都不見了,她的身邊空空蕩蕩,寂靜的讓人恐懼。

小姑娘驚恐的站了起來,環顧四周,高呼着父母和兄長的名字。

聲音在昏暗的天地間迴盪,沒有人迴應她,遠處那些信徒依舊保持着雙手合十的姿勢盤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他們臉上帶着幸福的笑容。

不知道爲什麼,她卻寒毛直豎。

她恐懼的流下淚水,抱着膝蓋蹲在地上,盯着腳下的地面,一動不敢動。

她發現薄薄的泥土下面拱起了兩團東西,她愣了愣,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試圖去撥開泥土。

在她手指觸及拱起的那兩團東西前,泥土霍然分開,是一雙遍佈血絲沒有睫毛的眼睛。

眼睛默默盯了她片刻,‘咕嚕’轉動了一下眼珠子。

小姑娘的臉龐肉眼可見的扭曲,麪皮抽搐起來,她緩緩長大嘴巴,就要爆發出高分貝的尖叫,但是突然,她腳下的地面裂開,將她吞了進去。

廣賢菩薩睜開雙眼,從高空俯瞰,平原上的信徒正在迅速減少。

這些信仰着佛門,代表着佛門氣運的信徒,終於與他們信奉的佛陀融爲一體。

“身融大道,方得永生。”

廣賢菩薩滿臉慈悲,雙手合十:“願衆生得證果位,九州處處皆佛國。”

身邊,琉璃菩薩低下頭,凝視着腳下的地面,目光穿透了土石,望見了山體內部,看見了一尊尊盤腿而坐的信徒,他們融入佛陀體內,如登極樂。

琉璃收回目光,望向下方平原,佛陀的意志在不斷延伸,平原變成了祂,河流變成了祂..........

..........

“吃掉九州所有氣運,到時候就算九州生靈絕跡也無所謂。因爲氣運不會散去,就像玉璽裡存儲着的氣運一樣。”

許七安死死盯着監正,試圖從他那裡得到不同答案,期待他推翻自己的猜測。

失望的是,監正緩緩點頭:

“這就是大劫!

“只是爭奪信仰,傳教九州,算什麼大劫?

“當然,信徒越多,佔據的疆域越遼闊,對超品的增幅越大。開國之初,如果讓巫神教得逞,就沒有佛陀和蠱神什麼事了。

“而三百年前,儒家不滅佛的話,現在佛陀恐怕已經身化天地,取天道而代之。”

許七安心裡彷彿籠罩起一片陰影。

取代天道已經是無法容忍的事,誰想事態比他想象的還要殘酷、糟糕。

九尾狐低聲道:

“最多年末,蠱神和巫神就能掙脫封印........”

焦慮感和危機感瞬間爆棚了。

許七安張了張嘴,剛想說些什麼,忽見監正的身影正緩緩消散。

監正看着他,露出一抹笑意:

“知道儒聖刻刀爲何親近你,選擇了你?”

他沒能把話說完,身影如夢幻泡影,消散一空。

...........

阿蘭陀三十里外,平康城。

作爲靠近聖山阿蘭陀的城邦,此地繁花似錦,人口稠密。

城中以經營酒肆客棧爲經濟來源,是前往阿蘭陀朝聖的信徒,必選的落腳點。

人口流動量龐大的同時,也帶來了貿易上的發達。

城頭,一名值守的士卒眺望着遠方,貧瘠的土地連綿向視野盡頭。

突然,他看見遠處的地面,像波浪一般鼓動了一下,像是活了過來。

他懷疑自己眼睛出了問題,用力揉了揉眼,再次遠眺,這回什麼動靜都沒有。

突然,地面又動了一下,這一次,距離城牆很近,因此看的無比清楚。

“喂喂,地下有東西。”

他下意識的握緊長矛,轉頭對身邊的同僚說。

同僚聞言,朝遠方一陣眺望,什麼都沒看到,抱怨道:

“鬼影都沒見一個,別一驚一乍的。”

那士卒不信邪,目視前方,全神貫注的審視着,過了好久,他無奈的放棄,轉頭對身邊的同僚說:

“奇怪,我明明........”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身側空空蕩蕩,同僚不見了。

不但如此,平康城的城頭,所有值守的士卒都消失了。

整個世界一片寂靜。

士卒茫然的左顧右盼,無法理解眼前的情況,當他奔到城牆的另一邊,查看城內的情況時,他才真正感受到恐懼。

整座城都空了。

這時,身前幾尺外的女牆裂開一隻眼睛,一隻沒有眼睫毛、不摻雜感情的眼睛。

緊接着,所有的女牆都裂開一隻眼睛,成排成排,它們的眼珠子同時轉動,看向了那名士卒。

..........

京城。

穿着順滑絲綢裡衣的懷慶,霍然驚醒。

薄如蟬翼的綢衣緊貼着曲線玲瓏的豐滿嬌軀,因爲汗水已經浸透了衣衫。

她掀開薄被,掛在屏風上的袍子自行飛起,披在她肩上。

懷慶赤着雪白的玉足,踩着光亮可鑑得地板,大步奔向寢宮外室,呼喊道:

“來人!”

外頭伺候着的宮女,低着頭,小碎步而來,躬身道:

“陛下,奴婢在。”

“立刻派人去請趙學士和魏公,一刻鐘後,朕要見到他們。”懷慶語速極快的說完,環顧自身,補充道:

“先替朕更衣。”

..........

以阿蘭陀爲原點,血肉物質快速蔓延,大地活了過來,河流活了過來,遠處的城邦也活了過來

琉璃絕美的臉龐如同雕塑,缺乏情感變化,聲音柔美但沒有起伏:

“如果能將西域信徒盡數召集而來,不出三日,佛陀便能煉化西域。”

“佛陀既是西域,何來煉化之說。”

伽羅樹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

佛陀正在與西域同化,佛門在西域經營數千年,遍地都是信仰,氣運早已融入佛門。

因此佛陀成爲西域的步伐不受任何阻礙,自然而然。

廣賢菩薩笑道:

“待佛陀大功告成,便可東去,吞噬中原氣數。而此時,蠱神和巫神尚在封印之中。”

兩位菩薩聞言,微微一笑。

廣賢望向伽羅樹,道:

“許七安遠赴海外,註定徒勞無功,三品以上的神魔後裔早被那位遠古神魔屠戮殆盡。

“他很可能會孤注一擲,打你的注意。我等可設局殺他。”

伽羅樹臉色嚴肅,語氣平淡:

“他未必敢來西域。”

說完,他聽身側的琉璃菩薩皺眉道:

“度厄何在?”

.........

PS:錯字先更後改。

盟主可以在書簡介一鍵申請盟主羣,羣內抽獎送起點紀念禮盒,時間截止在本月7號,運營官讓我發,我忘了

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七十一章 救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十二章 被改變的未來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十萬訂!!!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八月總結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
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七十一章 救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十二章 被改變的未來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四十八章 陸地神仙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十萬訂!!!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八月總結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