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第320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

第320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

王貞文是文淵閣大學士,因此文淵閣理所應當的成爲大學士等官員的入直辦事之所。

堂內,穿着緋袍,頭髮花白的王貞文伏案辦公,其餘文官、吏員各自忙活自己的差事,偶爾有小聲討論,但總體安靜和諧。

遇到意見不合的,文官們會到偏廳大吵一架,分出勝負。不過,讀書人吵架,通常是誰都說服不了誰。

最後還得讓上級做出裁定。

“首輔大人,思慕小姐來了,說要見您。”一位門外值守的吏員,輕手輕腳的進來,說話聲也壓的很低。

王首輔遊走的筆鋒一頓,墨汁頓時在紙頁氤開,化作一團墨跡。

她怎麼進的皇宮她來內閣做什麼兩個疑惑先後浮現在王首輔腦海。

文淵閣在皇宮的東側,不過並不在皇宮高牆之內,但在規劃中,它就是屬於皇宮,外頭重兵把守,閒雜人等進不來。

首輔的千金也在“閒雜人等”裡頭。

“不見讓她進來吧,從後門進,我在偏廳等她。”王首輔擱下筆,一手負背,一手置於腹部,沉穩的離開內堂,轉去偏廳。

在偏廳等了幾分鐘,氣質文靜大方的王思慕拎着食盒進來,輕輕放在桌上,甜甜的叫道:“爹!”

王首輔板着臉“嗯”了一聲,不悅道:“你不是與閨中密友遊湖去了麼,來內閣作甚,誰帶你進的皇宮。”

王思慕笑了笑,不疾不徐的打開食盒,捧出一碗鮮香四溢的魚湯,聲音輕柔:

“遊湖時,女兒見湖中鯉魚肥美,便讓人捕撈幾條上來。趁着它最鮮活時帶回府,親手爲爹熬了魚湯。

“爹公務繁忙,也要注意身子,多喝一些滋補的湯。”

王首輔臉色稍轉柔和,嗅着令人食指大動的鮮香,嚐了一小口,頓時露出享受神色,稱讚道:

“魚湯中摻入雞精,果真是人間美味。司天監研製出此物,乃大奉百姓的口福。”

司天監研製的雞精流入市場後,立刻獲得了各階層的追捧,而今京城的達官顯貴,以及商賈富戶,家中飲食已離不開雞精。

平民人家,偶爾也會奢侈的在菜餚裡撒一些,提升口味。

王貞文已經很多年沒見過司天監研製出這種好東西了。

王思慕順勢說道:“我以前聽過一個小道消息,這雞精其實不是司天監研製。而是另有其人。”

王貞文一愣:“另有其人?”

王思慕笑道:“聽臨安殿下說,雞精真正的研製者是銀鑼許七安,司天監不過是改進一番。”

這種小事,王貞文倒是沒有關注,聽女兒這麼說,一時間愣住了,好半天都沒有喝一口。

“此子絕頂聰明,驚才絕豔”王貞文感慨着,搖了搖頭,繼續喝魚湯。

王思慕繼續閒聊着,“本來是想讓羽林衛代勞,給您把魚湯送過來的,誰知在路上遇到臨安殿下,便隨她入宮來了。”

到此,王貞文的兩個問題回答完畢。

王思慕沒等王貞文喝完魚湯,起身告辭:“爹,您慢些喝,散值了記得把碗帶回來。文淵閣內禁止女子進入,女兒就不多留了。”

最後一個問題,也回答完——來文淵閣就是給老父親送魚湯。

王貞文隨之露出笑容,語氣溫和:“回吧,慕兒的孝心,爹知道了。”

爹這個老狐狸,太難對付了,和他耍心眼真累王思慕心裡暗暗鬆口氣,嫣然一笑,轉身離開偏廳,但她沒有真的離開文淵閣,朝着外頭等待的丫鬟招招手。

丫鬟提着另一個食盒疾步過來,然後,主僕兩人去了另一位大學士的辦公堂。

另一間偏廳,王思慕把食盒放在桌案,捧出鮮香的魚湯,笑道:“錢叔叔,我今日遊湖,見湖中魚兒甚是肥美,便讓人捕撈了幾條,給您和父親熬了魚湯。”

錢青書是個高瘦的老者,與威嚴沉穩的王貞文不同,他氣質更溫和隨意,讓人感覺是個極好相處的長者。

錢青書和王貞文是同窗好友,更是同一屆的進士,說起成績,錢情書當年是一甲探花。王貞文是二甲,後選入翰林院,成爲庶吉士。

“上求材,臣殘木;上求魚,臣幹谷自古美味啊。”錢青書嚐了一口,眼睛微亮:“嗯,好喝。”

公務繁忙之際,能歇下來喝一碗魚湯,享受!

“侄女最近聽到一則消息,聽說春闈的許會元因科舉舞弊入獄了?”王思慕故作好奇。

錢青書表情頓了頓,緩緩點頭:“新任的左督察御史彈劾東閣大學士趙庭芳收受賄賂,泄題給許新年。

“而那許新年的《行路難》也不是自己所寫,是堂兄許七安代筆。”

許會元的詩是許七安代筆?此事竟還牽扯上東閣大學士趙庭芳王思慕臉色微變,各種念頭閃過,她很好的收斂了表情,問道:

“錢叔叔慢些喝,與侄女說說此中門道唄。”

錢青書皺了皺眉,猶豫了好一會,嘆道:“果然是吃人嘴軟啊不過你得保證,這裡聽到的話,一絲一毫都不得泄露出去。”

王思慕飛快的啄腦袋:“這是自然,我最守信用了。”

許府。

書房,許七安坐在書桌後,思考着下一步的計劃。

搞定一個刑部尚書不算什麼,讓二郎免除刑罰只是計劃的第一步,接下來他要從文官裡找出真正的敵人。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懷慶貴爲公主,但朝堂諸公們的謀劃,她只能看着,無法插手。畢竟是個沒有實權的公主,不過她應該有隱藏的心腹

“魏公對這件事的態度不是很積極,更多的是在考驗我的能力,如果我處理不了,去找他幫忙,雖然魏公肯定會幫我,但心裡也會失望,在所難免的。

“我該怎麼樣搞到一些內幕消息?張巡撫是個好人選,可他是魏淵的人,會被敵對陣營的文臣警惕,未必知道太多”

思忖之際,他耳廓一動,聽見了腳步聲。

“咚咚”

腳步聲在門外停下,敲了敲門,繼而傳來聲音:“大郎,有一位姑娘找您。”

姑娘,誰啊?

額,我的姑娘太多了,根本沒法猜許七安迴應道:“請她去內廳,我馬上過來。”

他把打斷的思路接續,又思考了幾分鐘,端起茶杯潤了潤嗓子,這才起身出門。

來到內廳,看見一個穿荷色襦裙的嬌俏丫鬟站在廳裡,小豆丁圍繞着她轉圈,很自來熟的說:

“姐姐我們來玩呀,我們來玩呀,我請你吃馬蹄糕。”

嬌俏丫鬟強顏歡笑的應對着,似乎不太習慣和稚童相處。

“蘭兒姑娘?”

許七安踏入門檻,一個時辰前,這丫鬟剛來過。

“許大人,”蘭兒施禮,而後從袖中取出摺疊好的紙條,遞給許七安,低聲道:“我家小姐讓我送來的。奴婢不打擾了,告退。”

不給許七安挽留,以及打開紙條的機會,匆匆離開。

許七安坐在椅子上,展開紙條,飛快掃了一眼,滿臉錯愕。

這他的表情漸漸變的嚴肅,因爲紙條上的信息太重要了,幾乎把本次科舉舞弊案的內幕寫的清清楚楚。

上書彈劾“科舉舞弊”的是新任左都御史袁雄,此人接替魏淵,執掌都察院後,便與右都御史爲首的“閹黨餘孽”展開了激烈的爭鬥。

按理說,右都御史劉洪也是主考官之一,正是袁雄的目標。可本次科舉舞弊案,泄題的卻是東閣大學時趙庭芳。

原因在於,袁雄若是直接彈劾右都御史劉洪,那麼,與他正面交鋒的就是魏淵。縱使打着打壓雲鹿書院的旗幟,各黨派多半也只是冷眼旁觀,能給予的幫助有限。

畢竟就算讓許新年參加殿試,入朝爲官,朝堂諸公一樣有法子打壓,雪藏。

所以,此案背後的第二個幕後推手出現了,兵部侍郎秦元道。

原兵部尚書因爲平陽郡主案,滿門抄斬,原本兵部侍郎秦元道是兵部尚書的第一順位繼承人。

但元景帝安排了一個小黨派的頭目接任兵部尚書。

升級無望的秦元道換了個思路,他打算入內閣,擠掉沒有靠山,自身勢力不強的東閣大學時趙庭芳。

對於左都御史袁雄來說,打壓之人許新年,不但是雲鹿書院的學子,更是銀鑼許七安的堂弟。

那許七安若不想堂弟身敗名裂,勢必求魏淵出手,只要把魏淵拖下水,何愁解決不掉右都御史劉洪。

此外,王思慕提供的紙條上還提到,曹國公宋善長也在其中推波助瀾。

“表面上看,是左都御史袁雄和兵部侍郎秦元道聯手,最多加上他們的黨羽。實際上,撇開二郎雲鹿書院學子的身份,單憑他是我堂弟,之前在桑泊案、平陽郡主案、雲州案中得罪的人,勢必會抓住機會報復我,孫尚書就是例子。

“而加上雲鹿書院學子的身份局勢不妙,另外,曹國公是幾個意思?文官找茬可以理解,你一個粗鄙的勳貴武夫,特麼的也湊熱鬧?動機是什麼”

還有,我憑什麼相信王貞文的閨女?她提供的信息我能信?

但她騙我的意思何在,從旁觀者角度看,二郎這次完犢子了,她理當在一旁偷樂,沒必要做多餘的事。那丫鬟也顯得鬼祟,給完條子就跑,這不是心虛麼。

要麼這位王家大小姐是蠢貨,要麼她認爲我是蠢貨可聽二郎和玲月的分析,這位大小姐也不蠢啊,靠,她當我是蠢貨?

遇事不決找魏淵,嗯,我就說這些是我自己打探到的,然後找他求證,還能讓魏淵對我刮目相看,若是被騙,也不礙事,說明我小心謹慎,沒有輕信於人。

午後,從浩氣樓出來的許七安,腦海裡迴盪着魏淵的話:曹國公和鎮北王是穿一條褲子的。

昨日黃昏,收到王思慕的“密信”,他獨自思考了許久,覺得可信度很高,但沒有輕率相信。

今日午膳過後,找了魏淵驗證,得到了肯定的答覆。

鎮北王與我八竿子打不到一處,這應該是曹國公自己的想法,可我與曹國公同樣不熟,他針對我做什麼?

金剛神功許七安腦海裡閃過這個念頭。

返回一刀堂的途中,遇到了一位吏員,正巧是來尋他的,道:“許大人,外頭有人找您。”

“誰?”許七安目光微閃。

“淮王府上的人。”吏員回答。

淮王府許七安吐出一口濁氣:“知道了。”

他當即轉身,往衙門外走去,到了衙門口,看見一輛奢華的馬車停靠在路邊。兩列披堅執銳的甲士守衛在馬車邊。

見許七安出來,立刻就有守衛過來傳話:“可是許銀鑼?”

許七安點點頭。

“褚將軍在車裡等您。”侍衛道。

沉吟幾秒,他隨着侍衛來到馬車邊,聽見裡面傳來男子渾厚的嗓音:“進來說話。”

聲音裡帶着一股久居上位的語氣,更像是在命令。

許七安登上馬車,進入車廂。

寬敞的車廂裡,端坐着一位絡腮鬍男子,他穿着淺紫色的袍子,國字臉,皮膚黝黑,目光流轉如電,銳氣逼人。

絡腮鬍男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許七安入座,渾厚的嗓音說道:

“聽說許銀鑼的堂弟捲入了科舉舞弊案中。”

許七安盯着他,試探道:“將軍是”

絡腮鬍男人言簡意賅的回覆:“褚相龍,鎮北王的副將。”

鎮北王的副將許七安頓時眯起了眼,“將軍不應該鎮守北方嗎,怎麼回京了?”

“這不是你一個銀鑼該問的。”絡腮鬍男人淡淡道。

他停頓了一下,繼續說:“本將軍找你,是做一筆交易。”

“將軍請說。”

“交出金剛神功的修行之法,本將軍幫你把人從牢裡撈出來。”褚相龍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果然是爲了金剛神功,也是,哪有武夫會不惦記這門護體神功,神殊和尚的不滅之軀裡,就有金剛神功,即使是高品武夫,也眼饞這門功法

這麼說來,曹國公和此人在謀劃我的金剛神功,趁火打劫,從我這裡攫取好處

“佛門的金剛不敗,非等閒人能學,得有大機緣。”許七安提醒道。

“不需要你提醒我,你既已學會金剛神功,說明已明悟其中奧義,將金剛神功的奧義刻錄出來,能不能修成,這是本將軍自己的事。”褚相龍發出一枚定心丸:

“只要你刻錄出神功奧義,本將軍自有辦法撈人。”

你這不止是想從我這裡敲骨吸髓,你順帶還想玩弄一下我的智商?許七安心裡冷笑,問道:

“敢問將軍,如何撈人?”

“我自有辦法。”褚相龍沉穩回答。

“此案背後牽扯極廣,錯綜複雜,那些文官可不會聽你的。將軍不要當我是三歲小孩。”許七安不客氣的冷笑。

“我只說撈人,沒說爲他脫罪。”褚相龍那雙鋒芒畢露的眼神盯着許七安,道:

“他不過是個小人物,沒人真的會對他死纏不放,我有把握讓他從輕處罰,最多拖個三年,就能重新參加科舉。

“以雲鹿書院在青州的苦心經營,那會是他最好的去處。”

許七安目光一閃,道:“好!不過,我的要求是,先救人。”

褚相龍點頭:“可以。”

結束談話,離開馬車,許七安面無表情的站在街邊。

到現在,他可以確認曹國公在背後推波助瀾的真正目的。

“這羣狗日的早惦記我的金剛神功,之前我聲勢正隆,他們有所忌憚,而今趁着科舉舞弊案打壓二郎,好讓我乖乖就範,交出金剛神功

“可以,看老子怎麼坑你們。”

等馬車消失在視線裡,他沒有返回打更人衙門,消失在長街盡頭。

經過一天一夜的發酵,傳播,以及有心人的推動,科舉舞弊案的流言於次日爆發。

上至貴族,下至平民,都在議論此事,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議論最激烈的當屬儒林,有人不相信許會元作弊,但更多的讀書人選擇相信,並拍案叫好,誇讚朝廷做的漂亮,就應該嚴懲科舉舞弊的之人,給全天下的讀書人一個交代。

許新年的名譽急轉而下,從被誇讚、佩服的會元,成爲了千夫所指的小人。

而身在獄中的許新年,對此一概不知,他正迎來刑部和府衙的第一次審訊。

“哐,哐”獄卒用棍子敲打柵欄,呵斥道:

“許新年,跟我出來,大人們要審問你。”

另一頭,審訊室內,刑部侍郎和府衙的少尹坐在桌後,邊喝茶,邊討論案情。

“侍郎大人,爲何不得用刑?”少尹提出疑惑。

“孫尚書的命令,”侍郎解釋了一句,隨後不屑道:

“那許新年不過是個毛頭小子,待會兒本官先給他當頭棒喝,讓他失了方寸,隨後再慢慢審問。到時,得勞煩少尹大人扮一扮紅臉。”

府衙的少尹頷首:“也可以用刑法威脅,現在的學子,嘴皮子利索,但一見血,準嚇的面無血色。”

衆官員露出笑容,他們都是經驗豐富的審訊官,對付一個年輕學子,信手拈來。

獄卒帶着許新年離開牢房,來到審訊室,朝着室內的幾名官員,躬身說道:

“諸位大人,人犯許新年帶到。”

說完,識趣的退了出去。

許新年站在門口位置,掃了一眼審訊室的景象,主桌後坐着兩位緋袍官員,分別是刑部侍郎和府衙的少尹。

兩側則有多位陪同審訊的官員、做筆錄的吏員,還有一位司天監的白衣術士。

“啪!”

刑部侍郎抓起驚堂木拍桌,沉聲道:“許新年,有人舉報你買通主考官趙庭芳,參與科舉舞弊,是否屬實?”

許新年搖頭:“一派胡言。”

刑部侍郎冷笑一聲,繼續說道:“你通過趙庭芳的管家,向其賄賂三百兩紋銀,以管家爲媒介,提前得到了考題。

“趙庭芳的管家朱右已經招供,這是他的供詞,你自己看看。”

說着,從袖中取出一份供詞,讓吏員遞交給許新年。

許新年接過,仔細看完,供詞寫的非常詳細,甚至精確到了雙方“交易”的時間,幾乎沒有漏洞。

“不愧是刑部的人,連我這個當事人都看不出破綻。不過,我這裡也有一份證明,幾位大人想不想看。”許新年道。

“什麼證明?”刑部侍郎問道。

“拿筆墨紙硯。”許二郎淡淡道。

當即,吏員搬來小桌,擺上筆墨紙硯。

許新年戴着手銬腳鐐,站在桌邊,提筆蘸墨,奮筆疾書。

俄頃,蠅頭小字寫滿了紙張,許新年拇指蘸了墨,在紙上按了手印,把筆一擲,道:“請大人過目。”

刑部侍郎命人取來,定睛一看,他臉色倏然凝固,而後呼吸漸漸粗重,突然撕毀了紙,指着許新年,氣急敗壞道:

“動刑,給本官動刑。”

少尹愣了愣,這和剛纔說的不一樣啊,人犯還沒失了方寸,侍郎大人先失了方寸?

在場的官員下意識的看向撕成碎片的紙,猜測這許新年寫了什麼東西,竟讓堂堂侍郎如此憤怒,歇斯底里。

“看,侍郎大人也覺得學生在信口開河?”

許新年攤了攤手,不屑的嗤笑一聲:“如果寫明時間,地點,人物,以及具體過程,再按個手印,就能證明我收買了什麼管家。

“那麼,侍郎大人,哦不,吾兒,喚一聲爹來聽聽。爹和你娘做過的事,都寫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衆官員再次看向碎紙片,似乎知道上面寫了什麼。

“用刑,給我用刑,本官要讓這狂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刑部侍郎目眥欲裂。

區區一個學子,竟敢侮辱他的亡母。區區一個貢士,竟敢當衆羞辱他這個正四品的侍郎。

刑部侍郎血氣瞬間涌到臉皮,怒火如沸。

“侍郎大人息怒,尚書大人有命,不得動刑。”刑部的一位官員急忙上去安撫,附耳低語。

“哼!”刑部侍郎喝一口茶,強迫自己制怒,但也不再說話。

府衙的少尹咳嗽一聲,接過審訊的擔子,問道:“許新年,你可有舞弊?”

許新年義正辭嚴:“沒有,許某行事光明磊落,絕不曾舞弊。”

少尹聞言,看向司天監的白衣術士。

此人是許公子的堂弟,許公子今晨早已來司天監告誡過,但凡許新年說的話,都是真話白衣術士點頭:“沒有說謊。”

少尹又問道:“那首《行路難》,是你所作?”

許新年挺了挺胸膛:“不才,正是學生所作。”

白衣術士機械似的回答:“沒有說謊。”

少尹和刑部侍郎相視一眼,前者沉吟道:“此案盤根錯節,頗爲複雜,不如,擇日再審?”

刑部尚書點頭:“好。”

兩人出了監牢,進入偏廳,喝茶交談。

“不出所料,司天監果然在偏幫許新年。”刑部侍郎沉聲道。

府衙的少尹笑呵呵的不說話,在“科舉舞弊案”裡,府衙採取的是靜觀其變,隨波逐流的態度。

“今日不必請司天監術士了。”刑部侍郎道。

“可以。”少尹頷首。

第二日,府衙的少尹來到刑部,參與審訊人犯許新年,卻被吏員引着去見了孫尚書。

“少尹大人請坐。”孫尚書坐在大椅上,笑着招呼。

“卑職見過尚書大人。”少尹拱手行禮,隨後入座。

孫尚書喝一口熱茶,捧着茶杯感慨道:“陛下對此案極爲重視,三令五申,讓我們儘早查明真相。

“而今趙庭芳的管家已經認罪,只需撬開許新年的嘴,此案就算了結。你說對嗎。”

少尹挺着腰桿,略有些拘謹的說:“這尚書大人不肯用刑,那許新年豈會認罪。”

孫尚書笑眯眯道:“讓人認罪,不是非用刑不可。”

少尹心領神會,露出爲難之色。

孫尚書笑容溫和:“不急不急,你且回去問一問陳府尹,再做決定。”

少尹回到府衙,把孫尚書的話轉告給陳府尹。

陳府尹沒有半分遲疑:“可以,就按照孫尚書說的辦。”

少尹爲難道:“大人,此事不合規矩。倘若那許新年是無辜的”

陳府尹坐在桌案後,嗤笑道:“許新年無辜與否,不重要,他只是個小角色。那些人想要的是“罪證”不是真相。

“有了罪證,他們才能在朝堂上廝殺;有了罪證,他們才能佔理。陛下也會覺得他們有理。明日朝堂之上,有戲看了。

“我們若是不同意,這案就卡在這裡,到時候,你頭上這頂帽子,扛不住的。”

少尹還能說什麼,拱手道:“大人高見。”

陳府尹搖搖頭:“魏公竟然沒有出手,奇怪,奇怪你派呂青去一趟打更人衙門,把這件事隱晦的透露給許七安。”

少尹出了府衙,來到刑部,依舊沒有審訊人犯,只是把陳府尹的回覆轉告給孫尚書。

孫尚書滿意微笑:“少尹大人,此案結束後,本官在府中設宴,屆時一定要光臨。有幾位大人想與你認識認識。”

次日,天矇矇亮。

文武百官保持緘默,井然有序的穿過午門,參加朝會。

又過一刻鐘,穿打更人差服的許七安緩步而來,他的左邊是穿素色宮裙的懷慶,清冷如畫中仙子。

右邊是紅裙似火的臨安,嫵媚多情,眼神勾人。

“你有幾成把握?”懷慶側了側頭,看向身邊的許寧宴。

許七安朝天邊拜了拜,喃喃道:“五五開保佑。”

PS:我先睡一會兒,太困了,眼睛快睜不開。什麼時候醒來,再更第二章,必定凌晨後了,大家別等。

(本章完)

217.第211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387.第373章 鎮國劍948.後記!206.第201章 二號的提問357.第345章 刷馬桶107.第106章 爆炸784.第756章 大召喚術340.第328章 蘇家往事32.第32章733.第707章 我是誰(5000)868.第837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311.第300章 丹書鐵券393.百盟感謝章275.第267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787.第759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26.第26章 德行901.第869章 吞噬萬物51.第51章 打茶圍104.彙報一下成績,加求月票。952.番外二:一統天下386.第372章 攻城804.第776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325.第313章 真乃神人也791.第763章 加班409.第392章 召喚387.第373章 鎮國劍58.第58章 flag95.第95章 桑泊443.第424章 見臨安689.第664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476.第457章 各方(大章)35.第35章 書房議事43.第43章 題字657.第633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494.第475章 回京95.第95章 桑泊15.第15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737.第711章 試探(5400)389.白銀盟感謝單章。198.第193章 殺敵362.第350章 誰來救救我895.第863章 黑洞15.第15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847.第817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855.第825章 功德285.愉快的單章時間。854.第824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471.第452章 國師的建議591.第569章 妹妹178.第175章 身份暴露危機771.第744章 稱帝788.第760章 大捷567.第545章 地窖的深處628.第606章 怪事165.第162章 買宅子243.第235章 請陛下賜死296.第286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869.開個單章感謝一下黃金盟大佬38.第38章 詩成291.第282章 佛光477.第458章 消失的真相909.第877章 救命708.第683章 海外靈獸725.第699章 婚事832.第803章 前往南疆62.第62章 資質測試85.第85章 卑職有事稟告456.第437章 文會(萬字大章)795.第767章 重返南疆267.第259章 光宗耀祖201.第196章 這裡是府衙321.第309章 你來啦608.第586章 愛471.第452章 國師的建議182.第179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541.第520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531.第511章 姐妹花入懷來835.第806章 被改變的未來600.第578章 背叛446.第427章 賣身契288.第279章 揭榜783.第755章 大軍壓境694.第669章 力蠱部482.第463章 奇兵82.第82章 突發事件149.第147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463.第444章 妙計863.第833章 混戰391.第376章 作揖884.第852章 珍珠701.第676章 一打五(求月票)732.第706章 失控640.第617章 暗子(求月票)876.第844章 監正競選大會916.第884章 回京158.第155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558.第536章 永興810.第782章 老女人太后17.第17章 日常懟嬸嬸783.第755章 大軍壓境
217.第211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387.第373章 鎮國劍948.後記!206.第201章 二號的提問357.第345章 刷馬桶107.第106章 爆炸784.第756章 大召喚術340.第328章 蘇家往事32.第32章733.第707章 我是誰(5000)868.第837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311.第300章 丹書鐵券393.百盟感謝章275.第267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787.第759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26.第26章 德行901.第869章 吞噬萬物51.第51章 打茶圍104.彙報一下成績,加求月票。952.番外二:一統天下386.第372章 攻城804.第776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325.第313章 真乃神人也791.第763章 加班409.第392章 召喚387.第373章 鎮國劍58.第58章 flag95.第95章 桑泊443.第424章 見臨安689.第664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476.第457章 各方(大章)35.第35章 書房議事43.第43章 題字657.第633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494.第475章 回京95.第95章 桑泊15.第15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737.第711章 試探(5400)389.白銀盟感謝單章。198.第193章 殺敵362.第350章 誰來救救我895.第863章 黑洞15.第15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847.第817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855.第825章 功德285.愉快的單章時間。854.第824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471.第452章 國師的建議591.第569章 妹妹178.第175章 身份暴露危機771.第744章 稱帝788.第760章 大捷567.第545章 地窖的深處628.第606章 怪事165.第162章 買宅子243.第235章 請陛下賜死296.第286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869.開個單章感謝一下黃金盟大佬38.第38章 詩成291.第282章 佛光477.第458章 消失的真相909.第877章 救命708.第683章 海外靈獸725.第699章 婚事832.第803章 前往南疆62.第62章 資質測試85.第85章 卑職有事稟告456.第437章 文會(萬字大章)795.第767章 重返南疆267.第259章 光宗耀祖201.第196章 這裡是府衙321.第309章 你來啦608.第586章 愛471.第452章 國師的建議182.第179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541.第520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531.第511章 姐妹花入懷來835.第806章 被改變的未來600.第578章 背叛446.第427章 賣身契288.第279章 揭榜783.第755章 大軍壓境694.第669章 力蠱部482.第463章 奇兵82.第82章 突發事件149.第147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463.第444章 妙計863.第833章 混戰391.第376章 作揖884.第852章 珍珠701.第676章 一打五(求月票)732.第706章 失控640.第617章 暗子(求月票)876.第844章 監正競選大會916.第884章 回京158.第155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558.第536章 永興810.第782章 老女人太后17.第17章 日常懟嬸嬸783.第755章 大軍壓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