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

姬玄在青州戰場可謂一戰揚名,先後以暴力摧毀東陵、郭縣兩城,讓大奉守軍直接潰散。

雲州軍三線作戰,松山縣和宛平縣的戰事都不太順利,唯有姬玄率領的部隊勢如破竹,壓制了當時青州守軍中,唯一擁有三品術士的軍隊。

這件事對大奉軍來說,毫無疑問是一個巨大打擊。

Www_тт kan_¢O

對於這位新崛起的年輕強者,誰不忌憚?甚至有人把姬玄和許七安做比較,因爲兩人都是年輕一代的超凡武夫。

因此,在認出單騎兵臨城下的是姬玄後,城頭的守軍一下精神緊繃起來,緊張、慌亂、惶恐等情緒翻涌不息。

他想幹什麼?

單人破城嗎?

誰,誰能攔住他?

一個個念頭在青州守軍心裡閃過,帶來緊張和惶恐,以及一絲絲的絕望。

“開炮!”

城頭,一名將領喝道。。

但炮兵臉色發白,神情緊繃,像是沒有聽到。

並非他有意抗命,而是過於緊張,全神貫注之下,忽略了身邊的動靜。

那位將領一腳踢開炮兵,正要親自上陣,卻見姬玄停了下來,沒有繼續突進。

姬玄勒住馬繮,眺望城頭,淡淡道:

“楊恭何在?讓他出來見我。”

語氣平淡,聲音卻能清晰的傳入每一位守軍耳中。

原青州都指揮使周密,按住刀柄,站在女牆邊,沉聲道:

“有話便說!”

姬玄抽出腰間的小刀,拿在手裡把玩,眼裡彷彿沒有周密:

“你沒資格與我說話。”

周密好歹是原青州都指揮使,權力最大的三把交椅之一,何曾被人這般侮辱。

好在爲官多年,武夫的桀驁性子打磨了不少,深吸一口,扭頭對副將說:

“去請楊布政使。”

不管怎麼樣,對方既然沒有立刻攻城,那總歸是好事,且聽他怎麼說。

副將忌憚無比的看一眼遠處的姬玄,領命而去。

俄頃,穿緋袍的楊恭登上城頭。

“楊布政使........”周密迎了上去,傳音道:

“雲州叛軍大規模集結,兵臨城下,今日恐怕凶多吉少。”

失去監正牽制雲州超凡強者,潯州如何抵抗叛軍的蠶食?

周密之所以選擇傳音,是不想動搖軍心,儘管守軍們的士氣本來就不高。

楊恭臉色凝重的頷首,走至女牆邊,沉聲道:

“本官楊恭。”

姬玄這才停止把玩短刀,掃過城頭衆守軍,高聲道:

“兩軍交戰,不斬來使。

“雲州使團進京議和,遭逢許七安和長公主這對狗男女政變,此二人狼狽爲奸,顛覆皇權,將我雲州使團下獄。爾等身爲大奉士卒,不知清君側便罷了,我雲州皇族的威嚴卻是不容冒犯。”

他停頓一下,目光在城頭一陣搜索,道:

“許七安堂弟許新年身在潯州,速速交出此人,本將軍可放爾等一馬。否則,今日便踏平潯州,叫爾等化作灰灰。”

說完,姬玄手裡的短刀,爆發出沖天的刀芒,他把短刀一撩,弧形刀光呼嘯而出,在地面犁出一道深深的溝壑,然後“砰”的一聲斬在城牆上。

咔擦咔擦........堅固的城牆崩裂出蛛網般的裂縫,城頭守軍同時感覺腳下一晃。

何等囂張!

守軍中的將領又懼又怒,可偏偏又拿人家沒有辦法。

對方囂張不假,強大也是真的。

能對付超凡武夫的只有超凡武夫。

將領們尚且能怒,普通士卒連憤怒都情緒都不敢有,一個個心裡發毛,脊背涌起寒意。

就這一刀之威,如果是砍在城頭,砍在他們身上,十條命也沒了。多少人都不夠這個可怕的年輕人屠戮。

“這小子如今口氣這麼狂妄了。”

苗有方握緊刀柄,咬牙切齒道:

“當初在雍州城,許銀鑼一個人打的他們屁滾尿流,現在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苗有方和姬玄是有仇的。

當初龍氣還在身時,他被姬玄一夥人從青州追殺到雍州,而後在青樓中被抓。

若非後來遇到許銀鑼,他苗有方哪來的今日?

許新年貓着腰,低着頭,不給姬玄看到自己,臉色凝重:

“你也知道是當初,現在這個姬玄也是超凡武夫了。”

莫桑哼道:

“我阿爹能一隻手打垮他。”

後方,雲州軍陣營中,葛文宣握着一隻單筒望遠鏡,審視着城頭守軍的狀況,忍不住失笑:

“姬玄公子真是一戰成名了。

“一人一騎,嚇的大奉守軍噤若寒蟬,想來打下中原,在史書上添這麼一筆,青史留名啊。”

各軍團的高級將領,手上皆有一枚單筒望遠鏡,密切的注視着潯州城牆。

劈出一刀後,姬玄徐徐掃過城頭,見無人應答,失笑道:

“怎麼?女人當皇帝之後,你們也成娘們了?”

“休想!許銀鑼義薄雲天,有功於社稷,有功於百姓,我等便是戰死,也不叫你如願。”

城頭,一名將領大聲喝道。

姬玄二話不說,手腕一抖,短刀呼嘯而去。

那名將領修爲不弱,提前察覺到危機,朝側方一撲。

“轟!”

那片城頭直接炸出一道缺口,碎石四濺。

那將領避開了這可怕的一刀,但被餘波震成重傷,倒地不起。

“不識擡舉的,可以再站出來。”姬遠咄咄逼人。

大奉守軍敢怒不敢言,憋屈的握緊兵器,咬緊牙關。

見守軍始終不願配合,姬玄面無表情的抽出了佩刀,俊朗的面容掛起冷笑:

“看來是不願接受本將軍一片好意,那今日,姬玄就一人破城,給你們的女皇帝一份登基賀禮。”

若非考慮到可能一不小心,像捏蟲子一樣捏死許新年,他豈會浪費口舌。

伴隨着長刀出鞘,超凡武夫的威壓釋放,如海潮,如山崩,降臨在城頭每一位守卒心頭。

讓普通守軍如臨末日,失去抗爭勇氣。

楊恭剛要施展儒家法術,鼓足“軍心”,助守軍擺脫三品武夫的威壓。

就在城頭將士滿心恐懼之際。

突然,天空雲層洶涌,疾速變化,凝成一張巨大的臉,俯瞰潯州,俯瞰渺小如螻蟻的姬玄。

“區區三品,也敢大言不慚!”

低沉且威嚴的聲音,從九天之上傳來。

雲層凝聚而成的臉,在場的守軍裡不少人都認識。

——大奉銀鑼許七安。

.............

青州城。

提刑按察使司兩街之外的酒樓,楚元縝站在窗邊,俯瞰着行人不是太多的主幹道。

“我當年遊歷青州時,此地繁花似錦,百姓安居樂業。沒想到短短几年時間,竟已蕭條至此。”楚元縝捏着酒杯,感慨不已。

青州城會變成這樣,一半災情一半戰亂。

其實青州城還算好的,雲州軍攻佔此城後,只搜刮過一次百姓的錢財,此後便沒有再行劫掠之事。

而是拿出從百姓手裡搶來的錢糧,賑濟百姓,取之於民用之於民,還能收穫一波感恩戴德。

李靈素問道:

“楊兄,黑蓮還在衙門內?”

楚元縝朝側退了一步,讓出位置。

楊千幻邁步到窗邊,背對衆人,帷帽下的雙眼亮起清光,仔細凝視一番後,閉上眼睛,兩行熱淚滾滾。

“還在!”

四品術士之身,觀看二品強者的氣數,難免要受些反噬。

楊千幻會失明半刻鐘。

他們很幸運,潛伏青州不久,就發現雲州叛軍在大規模集結,準備進攻雍州。

而黑蓮身在提刑按察使司,沒有隨軍出征。

這就給了天地會一個抓落單的機會。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天地會成員在提刑按察使司附近的客棧住了下來,暫且按兵不動,等待許七安的消息。

如果許平峰和伽羅樹出現在雍州,那麼他們立刻出擊,圍殺黑蓮。

反之,則繼續潛伏,或者取消計劃。

但金蓮道長認爲後者可能性不大,因爲雲州軍是許平峰的基本盤,他不可能不隨軍出征,否則一旦遇到許七安或大奉其他超凡強者。

大軍說覆滅就覆滅。

相反,伽羅樹和許平峰隨軍出征,實力稍弱的黑蓮留在青州鎮壓後方的分配纔是正常合理的。

“還有一點要注意,白帝不知去了何處。”坐在桌邊的阿蘇羅提醒道。

“青州城沒有一品。”背對衆人的楊千幻淡淡道。

“監正被封印後,白帝再也沒有出現。”金蓮道長補充一句。

他曾暗中入夢過幾位雲州軍的將領,驚訝的發現,打下青州後,他們就再沒見過白帝。

正說着,衆人一陣心悸,默契的掏出地書碎片,看見了許七安的傳書:

【三:動手!】

............

“許銀鑼,是許銀鑼!”

“我見過許銀鑼,是他沒錯。”

城頭,大奉守軍昂起頭,望着天空中那張白雲凝聚而成的臉,驚喜的叫起來。

“真的是許銀鑼嗎?”

“他孃的,你們可別騙人!”

沒見過許七安真容的將士,急迫又忐忑的追問。

“是他,不會錯的。除了許銀鑼,咱們還有誰這麼厲害?”

“也是.........許銀鑼終於來了,終於來了。”

議論聲在城頭各處響起,喜悅洋溢於每一位將士臉上,取代了之前的緊張和絕望。

就像狼羣有了首領,孤軍有了依靠。

頹廢低迷的士氣蕩然無存。

許銀鑼出現在戰場上,他們便放心了,就算是戰死,也不會覺得沒有意義。

楊恭無聲的吐出一口濁氣,嗯,他的學生來了。

苗有方如釋重負,激動的雙眼發紅:

“他來了,我就知道他一定會來。”

說着,苗有方抽出長刀,高高舉起,咆哮道:

“誓死追隨許銀鑼,保衛潯州,保衛雍州。”

他一帶頭,立刻引來連鎖效應,城頭的將士紛紛抽刀、舉矛,高呼:

“誓死追隨許銀鑼。”

“保衛潯州。”

“保衛雍州。”

許新年環顧周遭,心馳神蕩,喃喃道:

“這就是大哥如今在大奉聲望,獨一無二的聲望。”

在一片山呼海嘯的喊聲裡,許七安衝破雲層,如隕星般直墜大地。

轟!

大地猛的塌陷出深坑,五里之外的雲州軍清晰的感受到了震感。

這個時候,姬玄早已退去百餘丈,留下一匹戰馬被當場震死,七竅流血。

這時,雲州軍這方忽生異象,兩尊高大巍峨的法相凸顯。

左側的法相身高六丈,猶如黃金鑄造,肌肉虯結,背後十二雙手臂呈扇形張開,腦後燃燒着灼熱的火環。

它彷彿是力量和火焰的化身,甫一出現,高空的溫度便急劇上升,進入炎炎盛夏。膨脹的威壓伴隨着氣浪,席捲四方。

右側是一尊盤腿而坐的淡金色法相,低頭垂眸,雙手合十。它象徵着山嶽般的厚重,在它周圍,空間凝固,一絲一毫的風都沒有。

兩尊法相之間,立着一尊魁梧高大的菩薩,冷漠的俯瞰。

另一邊,白衣術士的身影旋即浮現,腳踏圓陣,白衣勝雪。

圓陣緩緩旋轉,雷電、風、火、水、土、金、木等力量簇擁着他,圍繞着他,氣勢威嚴強沛。

白衣術士彷彿是看不慣許七安的囂狂,特意爲了壓制他一般。

姬玄在前,伽羅樹菩薩在左,許平峰在右,互成犄角之勢,與孑然一人的許七安對峙。

城頭守軍的喊聲夏然而止,遠處的兩尊法相,讓他們靈魂戰慄。

“等你很久了!”

姬玄咧嘴,笑道:

“聽說你扶持一個女子登基稱帝,不少人說你是窮途末路,負隅頑抗,我覺得也是。

“監正給你留了後手,該用的就用吧,省的到時候伽羅樹菩薩和國師出手,你連用的機會都沒有。”

對他而言,本次攻城是來殺人和抓人的,把許七安的堂弟握在手心,便不怕他不交換人質。

對國師來說,則是一次引蛇出洞得試探,想來國師也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底氣,讓許七安敢這般孤注一擲。

這時,一道清光從許七安後方騰起,化作孫玄機白衣飄飄的身影。

身高、容貌、氣質皆平平無奇的孫師兄,深深看了一眼伽羅樹和許平峰,忽然聲色俱厲的咆哮一聲:

“來!”

擡腳,重重一踏!

傳送陣法驟然輻射開來,清光之中,一道人影顯化,滿頭白髮如雪,身穿布衣,負手而立,傲然道:

“武林盟,寇陽州!”

又一道人影顯化於陣法中,身穿羽衣,頭戴蓮花冠,眉心一點硃砂,容貌傾國傾城,手裡拎着一柄鏽跡斑斑的鐵劍。

“人宗,洛玉衡!”

雖然是來站場的。

第三道人影顯化,頭戴亞聖儒冠,穿儒衫,一手負背,一手置於小腹,笑道:

“儒家,趙守!”

一道又一道人影顯化,被傳送陣法召來。

“金鑼楊硯。”

“姜律中。”

“張開泰。”

“陳嬰。”

“曹青陽。”

“蕭月奴。”

“戴宗。”

“喬翁。”

“傅菁門。”

“........”

近三十名四品出現在陣中,有魏淵舊部,有武林盟的幫主門主,有懷慶籠絡招安來的高手。

他們站在超凡強者身後,超凡強者站在許七安身後。

許七安鬢角飛揚,兩袖飄飄,一字一句道:

“奉女帝之命,清剿叛軍!

“寧爲玉碎,不爲瓦全!”

潯州城頭,自青州失守後,便頂着巨大壓力的將士們,瞬間熱淚盈滿眼眶。

誰說大奉無人?

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四十章 結盟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十一章 摸魚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盟主感謝章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章 生母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八章 圍棋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月末總結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七章 密摺(6000)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
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四十章 結盟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十一章 摸魚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盟主感謝章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章 生母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八章 圍棋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月末總結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七章 密摺(6000)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