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

御書房。

永興帝展開文書,仔細審閱着雙方的“協議”,協議內容繁雜,涉及到的細則極多,第一個條件不變:

自永興一年起,大奉每年向雲州進貢白銀五十萬兩,絹六十萬匹。

細則上的延伸、改動:

頭一年只需要進貢十五萬兩,絹三十萬匹,來年必須還清。

第二個條件不變,和談結束後,大奉朝廷要立刻朝各地衙門發邸報,承認雲州一脈是中原正統,並張貼告示,昭告天下。

第三個條件,扯皮最久。

雲州方面要求朝廷割讓雍州、禹州和漳州。

雍州再往北,就是京城地界,因此雍州是不可能割讓的,這是原則性問題。。

談判過程中,姬遠再次以雲州超凡強者施壓,但這一次不管用,禮部尚書和鴻臚寺卿死不鬆口。

禹州和漳州,前者鐵礦資源豐富,後者是大奉三大糧倉之一,此二洲若是割讓給雲州叛軍,可想而知會有什麼結果。

但保下了雍州,禹州和漳州就不得不讓出去,從地理位置來說,這兩州距離京城還算遙遠,不及雍州這般致命。

第四個條件,監正的煉器手札。

永興帝昨日已經派人去司天監取,出乎意料,司天監的宋卿很痛快的就給出來了。

痛快的彷彿這不是亡師的遺物。

“陛下,雖然和談順利達成,但云州叛軍狼子野心,不能輕信啊。”

年邁的歷王,此刻也在御書房內,他是在場唯一被賜座的人。

“叔公放心!”

永興帝的臉上終於有了幾分以往的笑容,語氣輕鬆的說道:

“此事,朕早已與諸公商議過,等送走了雲州使團,朕會親自找許銀鑼,讓他去南疆搬救兵。蠱族和妖族都有不少超凡強者。讓許銀鑼把他們請來便是。

“再有一月便是春祭,春祭後,大地回春,寒災可解,局面一定會好起來的。”

歷王聞言,微微頷首:

“本王聽說前些日子,陛下與許銀鑼鬧的不愉快?”

永興帝擺擺手:

“小事而已,朕平日裡敬他三分,但國家大事,朕自有主張。不容他逞匹夫之勇。”

至於搬救兵的事,永興帝完全沒想過許七安改怎麼請,難不難請,似乎一切都是許七安應該做的。

就像他把蠱族和妖族發展成盟友。

厲王“嗯”了一聲,臉色稍鬆,緩緩道:

“原來陛下早有計較,那本王就放心了。”

永興帝打的是什麼主意,剛纔說的一清二楚,先議和,穩住叛軍,再讓許銀鑼豁出臉去請南疆盟友援助。同時等待開春,消退寒災。

厲王同樣也沒考慮過任務難度。

..........

城門外,六騎策馬狂奔而來,他們披着斗篷,騎乘快馬,呼嘯着穿過城門。

入城門,馬匹奔馳速度銳減,爲首一騎勒住馬繮,回首望向城牆。

他臉色僵硬,缺乏表情,像是石頭雕刻而成。

楊硯!

楚州屠城案後,楊硯便留在了那裡,朝廷任命他爲楚州總兵兼楚州都指揮使。

即使在魏淵死後,他也一直留在那裡楚州,不曾回京。

“召集所有潛伏在京城的兄弟,等待命令。”楊硯側頭,看向左邊的下屬。

“是!”

下屬雙手抱拳,接着拽住馬繮,輕輕一拽,與隊伍分離,朝另一條道疾馳而去。

義父生前沒能扶上六皇子登基,如今,該是我們這一派執掌乾坤了..........楊硯移動視線,順着寬敞的主幹道,眺望皇宮方向。

...........

打更人衙門。

四名金鑼齊聚一堂,門窗緊閉。

金鑼趙錦盯着對面的銀鑼宋廷風,眯了眯眼,道:

“許銀鑼真的這麼說?”

許銀鑼已經成爲一種稱號,而非官職了。

在大奉,只要說出“許銀鑼”三個字,誰都知道指是哪位。

宋廷風笑道:

“如今中原動盪,朝廷也處於危機之中,幾位金鑼能否在這場洪流中抓住機會,就看今日選擇。

“寧宴是魏公的弟子,四位大人與他亦有交情,並不陌生,還怕他坑你們不成。再說,講一句大逆不道的話,如今大奉,效忠誰最有前途?

“不是坐在金鑾殿裡,向雲州叛軍搖尾乞憐那位,而是我的兄弟。”

趙錦和其他三位金鑼對視一眼,沉吟一下,道:

“許銀鑼爲什麼不自己來?”

宋廷風不答,而是取出一張紙條:

“看完你們自然知道。”

趙錦接過,展開紙條看了一眼,先是鬆口氣,評價道:

“是他的字跡。”

接着,眸光一凝,盯着紙面看了許久。

趙錦深吸一口,壓下內心翻涌的激動情緒,不動聲色的把紙條交給另外三名金鑼,傳閱完畢後,他說道:

“你回覆許銀鑼,只要他沒騙我,我趙錦可以把這條命交給他,但我們要和他見一面。”

...........

驛站。

姬遠握着傳音法螺,道:

“無趣!

“大奉的小皇帝無趣,朝堂諸公也無趣,國子監學子更無趣。

“我聽說當初鎮北王屍體運回京城時,元景閉宮不見百官,有個叫許新年的庶吉士,堵在午門從早罵到晚,罵的元景妥協開門。

“可惜朝堂上沒有見到此子,談判中亦沒見着,許是位卑言輕,沒資格與我同案辯論。”

關於許新年的事,他是從這幾天的談判中,偶爾聽到有人私底下嘀咕說:

那雲州來的小子牙尖嘴利,如果翰林院許大人能來,定罵的他當場痛哭流涕,乖乖滾回雲州。

傳音法螺裡傳來葛文宣的笑聲:

“那你怕是沒機會見到了,許新年此人,是許七安的堂弟,元霜和元槐的堂哥。

“他並不在京城,而是隨大奉軍在青州打仗,嗯,青州失守後,他被卓浩然砍了一刀,生死不知了。”

姬遠嘖嘖搖搖頭:

“一介書生,硬挨卓將軍一刀,怕是凶多吉少。不提他了,葛將軍,那姓許的至今沒有現身。”

葛文宣沉吟一下,道:

“看來與我們之前猜測的差不多,姓許的黔驢技窮了,默認了和談,想着爭取時間熬過寒冬,然後向南疆求援。”

這是很容易就能推理出的事情,大奉超凡戰力緊缺,盡是些三品之流,根本不可能與一品、二品強者爭鋒。

而到了超凡境,從三品開始,再想晉升,那可就難了。

資質差的,就像武林盟寇陽州,五百年才勉強晉升,成爲二品武夫。

資質拔尖的,比如國師、洛玉衡之流,年紀輕輕就是二品,但也在二品境卡了足足二十年。

既然短期內無法靠自身晉升來追平戰力,那麼求援是許七安唯一的選擇。

姬遠嗤笑一聲:

“南疆蠱族受限於蠱神之力,難以誕生一品,七部中只有天蠱婆婆是二品,卻不擅長戰鬥。南妖的超凡強者更是稀少的可憐。

“那具可怕的殘屍不可能離開南疆,九尾天狐倒是有可能會插手中原之爭,可是,她如果來了中原,那西域便沒了牽制,亦可分一部分兵力進攻中原。

“其實唯一的變數在巫神教,納蘭天祿脫困後,巫神教便有了一位大巫師,一位雨師。

“他們如果和大奉結盟,倒是有些頭疼。”

“九公子聰明。”葛文宣笑着說:

“我亦是如此認爲,但老師說,暫時不用理會巫神教,至於緣由,我便不知了。”

頓了頓,繼續說道:

“許七安既然甘願做縮頭烏龜,便由他去吧,一個三品武夫,翻不起什麼風浪了。明日離京?”

姬遠“嗯”了一聲:

“明日早朝交換文書,而後便可離京返回雲州了。”

這是必要的流程,談判結束後,雙方交換文書,然後在朝會這種公開場合“告別”。

傳音結束,姬遠把傳音法螺交還許元霜,笑眯眯的問一旁的許元槐:

“元槐,京城教坊司裡的花魁,個個都是拔尖的美人,今日離京,趁着還有時間,九哥帶你去享受享受?”

許元槐並不搭理他。

姬遠毫不在意,把玩着摺扇出門,他也就隨口一說,可不敢真去教坊司,萬一遇刺怎麼辦。

...........

次日,朝會。

卯時,天色漆黑,文武百官井然有序的穿過東西兩座側門,過金水橋,京官候在丹陛、臺階和廣場,諸公邁入金鑾殿。

今日早朝專爲雲州使團舉行,主角是姬遠和一衆隨行者。

二十多名身穿雲州官袍的“談判團”,邁入金鑾殿,趾高氣昂,帶着勝利者的強勢和傲然。

永興帝高居御座,不痛不癢的聊了幾句後,便讓人交換文書。

“承蒙陛下和諸位大人款待,本官此行甚是開心。”

姬遠笑容滿面的朝永興帝作揖,朝諸公作揖。

金鑾殿內,衆臣臉色難看,只當看不見他一臉的嘲弄和肆意張揚的氣焰。

“對了,京城近來民怨沸騰,公然辱罵朝廷,辱罵陛下。在下建議,該殺就殺,以儆效尤。”姬遠笑道。

身側的許元霜則想起,九哥這幾天時常打探民間消息,日日聽着京中百姓、國子監學子怒罵雲州使團和潛龍城一脈,當時他手搖摺扇,看似毫不在意。

原來是暗暗記在心裡了。

永興帝現在只想趕緊送走雲州使團,道:

“不勞姬使節操心,朕自會處理。另,銀兩和絹已經籌備妥當,可由姬使節帶走。”

至於割地,後續還有一堆工作,比如通知當地官府,撤走鄉紳貴族以及當地軍隊等等。

不可能立刻完成。

“如此,便謝過陛下........”

姬遠話音方落,忽聽“轟隆”一聲,火炮聲從遙遠處傳來,緊接着,密集的鼓聲也同步傳來,是宮門方向。

殿內衆人大驚失色,其中包括姬遠爲代表的雲州使團。

偏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

永興帝眼裡慌張一閃而逝,強作鎮定,望向趙玄振:

“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趙玄振領命退去,他跨出金鑾殿,俯瞰殿外廣場,下方官員一片大亂,臉色惶急,宮中禁衛一部分涌向宮門,一部分奔向金鑾殿,保護陛下和諸公。

金鑾殿內,姬遠眉頭緊皺,握緊銀骨這扇,沉吟不語。

許元霜和許元槐,前者蹙眉,後者頻頻朝外張望。

殿內文武官員,皇室宗親,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直到趙玄振狂奔着返回,他拎着衣袍下襬,跑的像是一條喪家之犬,尖叫道:

“大事不妙,大事不妙.........

“陛下,叛軍打進來了,打進來了。”

殿內衆人臉色大變,下意識的看向姬遠,自雲州起事開始,“叛軍”這個詞就和雲州掛鉤,聽了兩個多月,驟聞叛軍二字,本能的反應是,雲州叛軍殺進京城了。

姬遠等人也愣了一下。

旋即便聽趙玄振喘了一口氣,續上話來:

“高喊着清君側.........”

喧譁聲再次於殿內掀起,永興帝猛的看向皇室宗親所在之處,接着一愣,因爲他看見了炎親王。

按理說,此刻炎親王應該不在此地纔對,莫非不是他?

一衆親王、郡王同樣用怪異的眼神看着炎親王。勳貴中,有幾個修爲在身,不動聲色的向炎親王靠攏。

如果說,朝廷裡有誰能造反、敢造反,大概只有這位太后所出的親王了。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擒賊先擒王的道理,沒人不懂。

炎親王懵了。

“什麼叫打進來了?可有攻破宮門?”

勳貴裡,一名國公大步出列,惡狠狠的瞪着趙玄振:

“把話說清楚。”

臉色蒼白的趙玄振正要說話,殿外忽然傳來喊殺聲,兵刃碰撞聲,以及慘叫聲。

這下不用說了。

叛軍有內應,而且規模不小..........殿內衆人立刻做出判斷。

把守宮門的是禁軍,守皇城的是十二衛,沒有任何一支軍隊能在這麼短時間內連續攻下皇城和宮城,除非叛軍就是十二衛和禁軍。

什麼人竟然能策反禁軍和京城十二衛?

衆人念頭閃爍間,喊殺聲越來越近,直到有大內侍衛慘叫着摔入金鑾殿。

殿門外,人影閃動,一馬當先殺進來的,是穿着打更人差服的兩名金鑼,以及穿輕甲拎長槍的楊硯,再往後則有銀鑼銅鑼、羽林衛、御刀衛等。

成員非常複雜,但他們手臂上都纏着一條紅綢。

他們提着帶血的刀,將殿內諸公、宗室、勳貴,團團圍住。

“楊硯?

一位郡王認出了他,又驚又怒:

“亂臣賊子,你敢行謀逆之事,不怕誅你九族嗎!”

永興帝壓下所有情緒,維持着君王的鎮定,撐案而起,看一眼炎親王,轉而望向楊硯和幾位金鑼,強作冷靜,道:

“你們的主子是誰。”

與此同時,兩位勳貴一左一右,鉗制住了炎親王。

看到楊硯和幾位金鑼現身,明眼人就知道幕後之人是誰了。

這些魏淵的黨羽,當初可是支持六皇子的。

若非魏淵死的早,許七安殺了貞德後,登基的絕對不會是太子,而是當初的六皇子。

姬遠很懂得在關鍵時刻低調,握着摺扇冷眼旁觀。

“九公子,大奉朝廷內亂了。”

一位緋袍官員半喜半憂的說道。

這和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如果和談能讓朝廷內部亂起來,那麼成與不成,都無所謂了,甚至比談成議和效果更好。

一旦中樞亂了,大奉朝廷會以讓人驚喜的速度崩潰、瓦解。

當然,使團的生命安危就有些不受保障,所有是一半喜一半憂。

“靜觀其變。”另一位緋袍官員低聲說:

“不管誰勝誰負,如果不想國破家亡,必定要與我們客客氣氣。”

依目前大奉的局勢,與雲州撕破臉皮,那是死路一條。造反的人不會看不到這個事實。

“這,這和我沒關係.........”

炎親王只是練氣境修爲,被兩位修爲高深的勳貴制住,毫無反抗能力。

這時,殿外的廝殺聲停了下來,似是分出勝負。

當然,遠處依舊有火炮聲和鼓聲,其他處的戰鬥還在繼續。

“不必爲難六皇兄,此事與他無關。”

清冷悅耳的聲音傳來,殿內衆人或回頭,或側目,看見金鑾殿外,一襲素白長裙的倩影,跨過高高的門檻,裙襬拖曳於地,走了進來。

長公主?

不明真相的人一臉愕然。

永興帝愣住了,沒想到出現在眼前的人會是她。

“懷慶?”

永興帝指着她,怒道:

“你想幹什麼,回答朕,你想幹什麼?!”

他用力一拍大案,氣勢猛的高漲了幾分。

懷慶一步步走到御座之下,望着永興帝,語氣平淡,聲音卻不低:

“請皇兄退位!”

此言一出,殿內一片寂靜,落針可聞。

姬遠瞠目結舌,端詳着懷慶的背影,眼裡有着難以掩飾的驚豔。

“你?懷慶.......”

永興帝彷彿聽見了天大的笑話,他雙手撐在案上,居高臨下的俯視着大逆不道的皇妹,突然咆哮道: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永興帝重拳出擊。

換成任何一個兄弟,他會既小心又警惕,但現在要求他退位的、造反的,是一個女流之輩。

笑話!

他沒再去看懷慶,而是望向楊硯和金鑼們,以及圍住殿內羣臣的叛軍們,怒斥道:

“爾等瘋了不成,陪一個女人造反?你們有幾個頭可以砍。

“憑她也能成事?問問這滿殿諸公,誰會支持她。問問天下人,誰會支持她一個女流之輩。”

這時,劉洪默默出列,作揖,高聲道:

“請陛下退位!”

然後是錢首輔,他與劉洪並肩而立,作揖,大聲道:

“請陛下退位!”

接着,右都御史張行英、刑部孫尚書、兵部尚書一起出列,齊聲道:

“請陛下退位!”

彷彿引發了羣體效應,頓時,一大片的官員作揖出聲:

“請陛下退位!”

人數佔了殿內人數近一半。

王黨和魏黨,第一次如此齊心。

永興帝臉色陡然僵住,繼而緩緩蒼白,他怔怔的望着殿內躬身作揖的官員,好半天,嘴脣顫抖着喃喃道:

“瘋了,你們都瘋了..........”

皇室宗親這邊,親王和郡王們茫然無措,唯獨炎親王,欣喜若狂,激動的渾身顫抖。

大理寺卿難以置信,挨個兒的去扶作揖的官員,訓斥道:

“你們都瘋了嗎,陪一個女流之輩發瘋,誰給你們的膽子,莫要逞一時之快,成不了事的。”

現在只是打了個突襲,後續呢?

皇室宗親數量龐大,只需登高一呼,就能平了叛亂。

因爲沒有人會支持一個女流之輩。

跟着一個公主造反,不是瘋子是什麼?

懷慶雙手交疊於小腹,淡淡道:

“帶下去,讓他寫退位詔書。”

楊硯領着幾名銀鑼大步上前,朝着御座上的永興帝走去。

“不得放肆!”

掌印太監趙玄振張開雙臂,擋在楊硯幾人面前,他臉色微微發白,疾言厲色道:

“臨安殿下與許銀鑼有婚約,爾等造反,許銀鑼不會放過你們!”

這句話,宛如暮鼓晨鐘,驚醒了猶豫不定的皇室宗親、勳貴、以及王黨魏黨除非的官員。

永興帝灰敗的眼神裡,陡然迸發出亮光,就像絕望之人,看到了一縷曙光。

沒錯,他還有許七安。

只要許七安支持他,任憑懷慶和炎親王再怎麼囂狂,也成不了大事。

那些徘徊猶豫的人,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永興帝定了定神,環顧楊硯等人,朗聲道:

“朕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懸崖勒馬,朕可既往不咎。拿下逆賊懷慶,朕還要賞你們。

“否則,爾等應該知道謀逆是何下場。”

趙玄振膽兒一壯,朝着喝道:“還不退下!”

“亂臣賊子,還不悔改。”

“跟着一介女流造反,嫌命長嗎。”

“速速拿下懷慶,不然,等禁軍殺來,等許銀鑼殺來,你們都要死。”

那些擁躉永興帝得官員、勳貴,大聲呵斥。

“唉!”

巨大的嘆息聲迴盪在殿內,懷慶身後的影子裡,一道人影膨脹、伸展,正是剛剛鎮壓了禁軍五營的許七安。

剛纔還把許七安掛在嘴邊,正主下一刻就來了,永興帝眼裡喜色剛有浮動,便見這位大奉第一武夫,冷冰冰的望着自己,道:

“永興,退位吧,我可以保你不死。”

永興帝臉色煞白如雪,身子一晃,像是失去了力氣自稱,跌坐在龍椅上。

那些擁躉永興帝的官員、勳貴,臉色齊齊僵硬。

姬遠手裡的銀骨這扇,“啪嗒”摔在地上,他瞳孔如遇強光,劇烈收縮。

要造反的,是許七安...........

……

ps:四千章節,兩千加更。

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四章 雨來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七章 嚇唬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六章 高人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四十章 結盟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七章 嚇唬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
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四章 雨來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一百三十八章 飛燕女俠(12000)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七章 嚇唬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六章 高人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四十章 結盟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七章 嚇唬第九章 稱帝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