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

不只是卓浩然,在座的軍中高層先是愕然,繼而罵罵咧咧起來。

“小皇帝還是個倔脾氣?這是嫌命太短了嗎,還是龍椅坐的硌屁股,迫不及待想讓我們把他趕下來?”

“他奶奶的,大奉朝廷哪來的底氣,國庫空虛,各地亂糟糟的,連監正也沒了。”

“嘿,既然不怕死,那就打唄,等咱們打進京城,那小皇帝還不得跪下來哭着求饒。”

自從監正被封印、侵佔青州後,雲州軍的士氣攀升到了頂點,甚至一度膨脹,認爲打下京城,入主中原是時間問題。

平時談論到大奉朝廷時,言語中有頗多不屑,帶着俯瞰的態度。

因此,議和在一衆將領看來,完全是施捨和憐憫,大奉朝廷竟然敢主動拒絕?

他們以爲,當雲州軍一路推到京城,當國師以及伽羅樹這樣強大無敵的超凡高手降臨京城,他們大奉有能力對抗?

戚廣伯臉色凝肅,等待衆將領發泄完情緒,他敲了敲桌面,道:

“天機宮密探傳回的情報是,許七安逼永興退位,扶持長公主懷慶登基。”

前一刻還是情緒激昂,叫囂不斷的雲州軍方將領,此刻聽完戚廣伯的話,集體失聲,面面相覷,臉上佈滿錯愕和震驚。。

這個消息確實非常震驚,讓人猝不及防。但它的性質更偏向“胡鬧”和“離譜”,竟然扶持一個女人登基?

“噗~”有人沒忍住,笑出聲:

“怎麼,姓許的走投無路了?竟整出這麼一個昏招來。”

“是啊,女人登基當皇帝,他是嫌中原亂的不夠徹底?就算京城諸公忌憚他的武力,不敢立刻揭竿造反,但只要他一離開京城,那女帝恐怕扭頭就被人賜鴆酒,或不明不白死於宮中。”卓浩然嗤笑道。

作爲一個嗜殺成性的屠夫,女人在他眼中便如玩物,也配坐龍椅?

楊川南搖頭失笑:

“如此一來,京城人心浮動,怕是更難協力對抗我們了。等國師煉化了青州氣運,揮師北上,不用多久便能大破京城。”

其他將領鬨笑起來,有嘲諷的,有不屑的,有調侃的,對於議和失敗的事,反而沒那麼放在心上了。

姬玄和葛文宣對視一眼,雖然有困惑和茫然,但沒有急着附和衆將領,而是看向了戚廣伯。

“不錯,扶持長公主登基,確實是一步險棋。”

戚廣伯環顧衆人,緩緩道:

“如果我告訴你們,他不但扶持女子登基,還在極短時間內穩定朝堂,並在長公主登基之日,讓京城滿城花開,京中百姓視爲天降祥瑞,認定長公主登基是天命所歸,是爲拯救風雨飄搖的大奉。

“爾等覺得,這又如何?”

堂內鬨笑氣氛陡然一靜。

衆將領臉上沒了笑容,沉默的彼此對視,想看看同僚是什麼反應。

葛文宣說道:

“他逼永興退位,是爲了扶持一位傀儡當皇帝,這樣便沒有後顧之憂。但既然是傀儡,選一個懵懂稚童不是更好?爲何要走這步險棋,扶持女人上位?”

有人“嘿”了一聲:

“那女帝想必貌美如花吧,沒準已經是那許七安的姘頭了。姓許的風流好色,衆所皆知。”

葛文宣皺眉道:

“只會把敵人想成蠢貨的人,纔是不折不扣的蠢貨。”

姬玄略作沉吟:

“根據大奉皇室的相關情報,長公主懷慶,是京中有名的才女,曾在雲鹿書院求學,元景在位時期,她曾任翰林編修。非一般女子。”

出身原因,姬玄對大奉皇室的成員格外關注,在座的將領或許不太清楚一個公主的底細,但姬玄知道的一清二楚。

“就因爲這個?”

卓浩然聽懂了姬玄的意思,才華橫溢的長公主上位,可能比永興更加厲害,但出於對女子的偏見,他仍然是一副不屑的態度。

戚廣伯再次敲擊桌子,道:

“天機宮探子傳來的消息時,赴京的使團還在,許七安留而不殺,想必是要與我們做交易。”

衆人齊齊看向姬玄。

如果是普通庶子,分量有限,斷然不會給大奉朝廷獅子大開口的機會。

但這位庶子是姬玄一母同胞的弟弟(非雙胞胎),而姬玄作爲雲州嫡系三品武夫,地位超然,他的弟弟自然不是一般的庶子能比。

姬玄沉聲道:

“一切聽從大將軍定奪。”

他主動退讓一步。

戚廣伯道:

“三日後,集結兵力,進入雍州地界。圍城不攻,給大奉朝廷施壓。再派使者與楊恭接洽,逼他們放人。”

葛文宣頷首:

“這樣,我們可以花費少量的代價換回姬遠公子。”

集結兵力,既是施壓,也是表現出強勢的態度,斷絕大奉朝廷獅子大開口的機會。

堂內將領們聞言,興奮的摩拳擦掌。

“早等不及了。”

“將士們日日夜夜盼着攻打雍州。”

“諒他們也不敢不交出姬遠公子。”

...........

青州城,與布政使司相隔不到三裡的豪宅裡。

許平峰盤腿而坐,一道道凡人肉眼不可見的力量朝豪宅匯聚,化作流光匯入白衣術士體內。

這些力量被凝聚在丹田處,形成一個渾濁的氣團。

許平峰雙掌虛握住氣團,一點點的煉化氣團中的“雜質”,讓它趨向透徹、無暇。

練氣士的核心能力,便是把一州氣運煉化、提純,然後融入己身,再以煉化而來的氣運,撬動衆生之力。

等到氣運渾厚到一定程度,產生質變,便可晉升天命師,窺探未來,成爲世間最頂尖的棋手。

振翅聲從庭院裡響起,一隻信鴿穩穩的停在院中。

許平峰睜開眼,將半渾濁的氣團納入丹田,然後伸手一招,將院內的信鴿“抓”在手中,信鴿帶來的是戚廣伯的傳書。

許平峰看完紙條上的內容,略一沉思,指肚在紙上一抹。

黑色字跡消失,變成一個字:

可!

他把紙條塞回信鴿腳上的竹筒,輕輕拋出,接着起身,朝左橫跨一步,來到隔壁的禪房。

房內溫度熾熱如盛夏,伽羅樹菩薩盤膝而坐,脖頸處不再空蕩蕩,腦袋已經再生。

“議和失敗了。”

許平峰笑道。

伽羅樹菩薩睜開眼,嚴肅的臉龐不見其他表情,緩緩道: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監正果然留了後手。

“不過,是什麼樣的底牌,能讓他有信心與我們一戰?”

許平峰負手而立,輕笑着說:

“你不夠了解他,敢與我們死戰,未必是有信心,若是走投無路,玉石俱焚。

“監正老師縱使留了底牌,也不可能讓他直接晉升一品,無非是某種增強戰力的手段,以及洛玉衡即將渡劫,晉升一品,追平部分戰力。

“讓他心裡有了些許底氣。”

伽羅樹菩薩微微頷首。

許平峰接着說:

“三日後發兵雍州,屆時,一探便知。”

“白帝還未返回九州大陸?”伽羅樹菩薩問道。

“尚需些時日。”許平峰道。

那位神魔後裔在海外做什麼,謀劃着什麼,沒人知道。

當然,許平峰如果刻意去調查,還是能查到蛛絲馬跡的,但沒必要。

那樣做只會破壞盟友關係,得不償失。

............

司天監。

八卦臺,許七安盤坐在桌案邊,望着京城衆生百態,感悟着衆生之力。

身後清光一閃,白衣飄飄的孫玄機帶着袁護法,出現在他身後。

“傷好了嗎?”

許七安盤坐不起,留給一人一猿挺拔的背影,恰如當初的監正。

袁護法先看着孫玄機,然後回頭望着許七安的背影,道:

“好了七七八八。”

許七安點點頭,從懷裡摸出一隻錦囊:

“裡面的東西會告訴你接下來怎麼做。”

孫玄機接過錦囊,沒有打開,默默的看着許七安的背影。

袁護法體貼的翻譯:

“你在模仿監正老師嗎?但我覺得你更像楊師弟!”

許七安“呵”了一聲,不作回答。

袁護法善解人意的翻譯:

“許銀鑼的心告訴我:別把我和逼王相提並論,我不是在cos監正,我是在模仿諸葛亮.........臥槽大意了,沒堤防這隻死猴子,我今晚要吃猴腦。”

袁護法霍然驚醒,從沉浸式讀心中掙脫,默默縮到孫玄機身後,戰戰兢兢的說:

“請給我一個機會。”

孫玄機展開錦囊,掃了一眼,“嗯”了一聲,腳下陣紋擴散,帶着袁護法傳送離開。

袁護法如釋重負,感覺自己撿了一條命。

同時他意識到,自己的讀心神通又有精進,許銀鑼不收束念頭的情況下,他也能看穿。

一時間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悲。

孫玄機剛離開,許七安御風而起,朝靈寶觀飛去。

回京多日,他還沒有去過靈寶觀,起初是心情也沒時間,再後來,則忙着和花神雙修,主動忽略了國師。

畢竟國師肯定知道他和慕南梔雙修的事,這時候去觸黴頭,不是一個魚塘主該有的求生欲。

但現在他必須要去一趟靈寶觀。

............

靈寶觀裡。

洛玉衡盤坐在水池上方,閉目打坐。

身披羽衣,頭戴蓮花冠,眉心一點硃砂灼灼醒目。

清冷出塵如九天仙子,常年修道浸潤出的仙氣,便能秒殺大部分“生於紅塵”的女子。

池邊的涼亭裡,坐着一位抱狐狸崽子的女子,嘖嘖道:

“國師真美呀,膚若凝脂,鳳眼朱脣,冰肌玉骨,人間尤物。

“真是讓我這樣的庸脂俗粉羨慕嫉妒恨呀。”

她相貌平平,年紀一大把,說話的語氣卻分明在調侃打趣,哪裡有半點自卑。

“羨慕嫉妒恨呀!”白姬爪子一拍,附和道。

慕南梔嘆息道:

“國師美則美矣,但沒男人疼也怪可憐的。”

白姬嬌聲道:“可憐呀!”

慕南梔接着說:

“不像我,雖然姿色一般,但好歹有男人疼。”

忽然又搖搖頭,愁容滿面:“也不是什麼好事,急色鬼一個,牀都不讓人下。”

洛玉衡光潔的額角,一條青筋凸了起來。

她只當做沒聽見,繼續打坐。

小院外,一牆之隔。

悄悄的離開...........許七安用天蠱的“移星換斗”能力屏蔽氣息,從哪來回哪去,深藏功與名。

“慕南梔這蠢貨,覺醒花神靈蘊後就飄了..........國師啊,你這是遭報應了呀,誰讓你當初威脅恐嚇她的...........嗯,反正不關我的事。

“這年頭都流行姐妹內卷,花神卷國師,懷慶卷臨安,玲月卷元霜..........”

許七安離開靈寶觀。

半刻鐘後,一隻橘貓躍上圍牆,來到僻靜小院。

慕南梔和洛玉衡同時看向橘貓。

橘貓一點也不慌,嘴裡叼着一封信,邁着優雅的步伐走到池邊,把信丟下。

然後扭頭就走。

國師和花神齊齊皺眉,試探道:

“許七安?”

橘貓回過神來,賣萌般的“喵”了一聲,繼續往前走。

兩位上了年紀,但顏值依舊豔冠天下的女人收回目光。

洛玉衡招手攝來信封,展開看完,一臉冷笑。

“誰的信?”

慕南梔假裝毫不在意的問道。

“許七安咯。”

洛玉衡淡淡道。

“寫了什麼?”慕南梔耳朵頓時豎起來。

洛玉衡嘴角一挑,一副雲淡風輕的語氣:

“祈求雙修。”

...........

夜裡,八卦臺。

許七安捧着地書碎片,接着微弱的星光,凝視着鏡面的傳書。

【一:地宗妖道的據點已經摸清楚了,他們確實在青州,投靠了雲州叛軍。如今執掌青州的提刑按察使司。總據點就在青州城的提刑按察使司。

【他們還是習慣的穿着地宗的道袍,很好辨認。】

魏淵的暗子着實厲害啊.........天地會成員內心感慨。

【九:好,那就按計劃行事,諸位,我們找一個地方會合。】

【三:我們就在雍州城外的地宮裡碰頭吧,那地方大家都知道,且雍州緊鄰青州,方便行動,沒必要再來京城了。】

【八:雍州城外的地宮?】

阿蘇羅是不知道地宮位置的。

楚元縝傳書道:【雍州城南郊三十里,有一片山脈,你到那裡應該就能見到我們。八號你在什麼地方?如果距離不遠,我們可以御劍過來接你。】

阿蘇羅傳書拒絕:【不用了,不算太遠,我已經在中原了。】

距離雍州也就幾千裡的路程。

【九:那,明日卯時見!】

衆成員紛紛回覆:【好!】

明兒有好戲看了.........許七安收好地書碎片,融入陰影,回到屋中。

燭光如豆。

慕南梔抱着白姬,坐在桌邊看有圖冊和文字的話本。

“怎麼還沒睡?”

許七安說着,開始解袍子,準備和花神一起把牀搖的咯吱響。

慕南梔冷笑道:

“許銀鑼不去找你得國師雙修,來我這裡作甚。”

?我爲什麼要找國師雙修,又沒到雙修時間,正常狀態下的洛玉衡還是很抗拒和我啪啪的.........許七安沒明白她這是吃了什麼醋。

白日裡不是耀武揚威,卷的很漂亮嗎!

“你在說什麼啊。”許七安沒好氣道。

慕南梔“呵”了一聲,懶得搭理他。

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兩百章 勾引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三章 慕姨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四章 修行天賦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九章 稱帝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章 生母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卷尾總結兼請假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六十八章 礦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六章 高人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
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兩百章 勾引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一百三十七章 瓦罐不離井上破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三章 慕姨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四章 修行天賦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九章 稱帝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章 生母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卷尾總結兼請假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六十八章 礦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六章 高人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