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

南城。

黎明時分,許七安躺在鬆軟舒適的大牀,蓋着南邊獨有蠶絲織造的輕裘。

夜姬側着身,緊挨着他,一副侍兒扶起嬌無力的慵懶姿態。

“在京城生活多年,已經習慣了人族的一切,回南疆後,便覺妖族過去的生活,粗陋的很,不夠精細。”

夜姬感慨了一聲,說道:“我還以爲娘娘會一把火燒了南城,重建萬妖國呢。”

九尾天狐保留了西域人建造的二十七座城,作爲萬妖國的據點。

這樣的決定其實需要極大的魄力,因爲並非所有妖族都能化形,也不是所有妖族都喜歡住在人類城鎮。。

嘯聚山林,在自然中肆意生活,是很多妖族理想的生活。

於是九尾天狐在保留二十七城的同時,在南疆各處劃分出妖族各個族羣的活動領域。

爲了保證兵源充足,且能迅速投入戰鬥,聽從調遣,劃分的區域離二十七城不遠。

不過,目前的妖族,大部分都居住在城中,一來是戰事剛剛穩定,二來需要足夠多的妖兵管理西域人族。

“你們家娘娘是個很理智的女人,不,女妖。保留城池,效仿人族制度,對妖族好處更大。”

許七安笑道。

輕裘之下,滑膩溫軟的嬌軀緊貼着他,夜姬一邊不知死活的勾引,一邊嘆息說:

“娘娘擔憂的是西域各國不要俘虜,那這些西域人是殺是留,便是個問題了。”

當年西域人來南疆“大開荒”,遷徙數萬百姓,在南疆建立城池,享用十萬大山裡的草藥、木材、山珍等等。

五百年後的如今,二十七城加周邊村鎮,總人口多達百萬之衆。

這些人裡,一部分死於戰火,一部分逃回西域,更多的則成了俘虜。

西域各國要容納這麼多人,首先吃飯是個問題,其次住房、田地分配等等。

願不願意承擔,很值得懷疑。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她這種走一步想十步的人,不可能沒有對策。”許七安笑道。

夜姬擺出小女子姿態,討好道:

“許郎的智慧不輸娘娘。”

還是和浮香在一起的時候最爽啊,她懂的如何取悅我,不像國師,只會榨乾我...........許七安感慨道。

不止是國師,慕南梔啊,臨安啊,李妙真啊,懷慶啊等等,這些女子都是時代的奇葩,要麼持靚行兇,要麼嬌生慣養,要麼比他還俠肝義膽,要麼就是讓他自卑的女學霸。

想起自己剛來到這個世界時,渴望過三妻四妾的枯燥生活,許七安內心便感慨萬千。

混到超凡境界,當大老爺的生活依舊遙遠。

要不怎麼說理想很珍貴的,因爲理想總是遙不可及。

見成功討好情郎,夜姬笑容嫵媚,繼續道:

“娘娘說,奪回萬妖山只是第一步,妖族後續還要陳兵邊境,這樣才能幫中原牽制佛門。正好,這西域人可以充當民兵,物盡其用。

“總不能白白養着他們,而且妖族率性生活,沒有人族那麼講究,不需要奴隸。只有人族裡的貴族,才自覺高人一等,講究規矩,奴役僕人,彰顯自己的地位。”

妖族奪回十萬大山後,如果就此罷手,那佛門就可以派兵援助雲州叛軍了。

所以妖族和佛門的戰役還沒結束,奪回南疆是第一步,後續得陳兵邊境,擺出隨時會入侵西域的姿態。

如此才能讓西域各國警惕,不敢往中原大規模出兵。

這纔是牽制。

許七安頷首:“不錯的方法。”

他望着頭頂的紗帳,想了想,傳音說道:

“你和白姬,還有清姬,與娘娘是什麼關係。你們幾個姐妹,應該不是單純的狐族。”

這........夜姬猶豫一下,傳音道:

“我就知道遲早會被你看出來。

“我們一共有九個姐妹,白姬是最小的,的確不是單純的狐族,卻比狐族更加高貴。我們是娘娘的分魂。”

許七安一愣:“分魂?”

人有“天地人”三魂,分魂的意思,如果沒理解錯的話,便是三魂之一。

夜姬解釋道:

“九尾天狐生來便有十二魂,除三魂之外,每條尾巴都有一魂。到了成年之後,九道分魂會隨着尾巴脫離身體,化作九名侍女。

“所以上一任萬妖國主,至少有九位貼身的長老,其實就是九條尾巴。

“九尾天狐的尾巴有一大功效,可以塑造成肉身,所以對我們九姐妹來說,只要魂魄不滅,肉身隨時可以更換、重塑。”

啊,原來我以前趕屍,現在是交尾.........許七安臉色複雜極了。

“她還有什麼天賦神通?”他伺機打探九尾狐的底細。

說實話,夜姬是有過掙扎的,畢竟這是娘娘的秘密,但女人在牀上的時候,心理防線最薄弱,很快就胳膊肘往外拐,把九尾狐的天賦神通泄露給許七安。

九大分魂是天賦神通之一,九尾天狐還有三種天賦神通,分別是:

攝魂、疾速........最後一種天賦神通未知,這需要九尾天狐踏入一品才能掌控。

這麼算起來,九尾天狐就有四種天賦神通,不愧是身具靈蘊,得天獨厚的妖王...........許七安念頭閃爍,想到了當日九尾天狐用靡靡之音破解度厄羅漢的誦經聲。

那應該就是攝魂。

他接着又問:

“難怪白姬的天賦神通是疾速,你的呢?”

夜姬笑吟吟道:

“許郎,自從我們在南疆重逢,你是否覺得,越來越迷戀奴家,越來越捨不得離開南疆。”

哦,原來是攝魂裡的魅惑啊,你不說我還真沒感覺到,都怪慕南梔,和她待久了,等閒的魅惑我已經完全免疫........

許七安翻了個身,雙臂撐在夜姬腰身兩側,低頭看着她,配合着露出癡迷之色,道:

“原來如此,難怪本銀鑼對浮香姑娘夜夜朝思暮想。”

夜姬極爲受用,滿臉喜悅。

俄頃,牀幔開始有節奏的搖晃。

...........

慕南梔抱着白姬,漫步在南法寺的廣場。

這裡滿地狼藉,大殿坍塌,佛像傾倒,鋪設青石板的廣場佈滿裂紋和坑洞。

隨處可見的妖兵手持武器,指使西域人修補廣場坑洞,重建坍塌的殿宇,呵斥聲和鞭子聲不絕於耳。

慕南梔知道,修繕南法寺是那個九尾狐的命令,據白姬說,這是爲了讓妖族謹記恥辱,刻苦修煉。

“白姬長老。”

“見過白姬長老。”

沿途遇到的妖兵,恭恭敬敬的朝慕南梔懷裡的白姬行禮。

白姬很禮貌的用稚嫩的童聲“嗯嗯”“啊啊”,迴應妖兵的問候。

“你這小東西都是長老,老孃我豈不是要當妖王?”

慕南梔揉着白姬的腦瓜,嘲笑道。

她興致勃勃的看着周圍的妖兵,他們有的是獸類形態,有的是人身,但保留部分獸類特徵,比如羊角、鷹爪、鱗片等等。

對花神轉世來說,這非常有意思。

本來她還挺害怕妖族的,因爲當年北上時,被北方妖蠻追殺造成心裡陰影。

後來發現,雄性妖族根本不正眼看她。

慕南梔一時間弄不明白,是容貌過於平平無奇,還是妖族對美貌的概念與人族不同。

白姬突然小聲說:

“我可能要留在南疆了。

“娘娘讓我跟着許銀鑼,是監督他有沒有好好解印神殊殘肢,但現在娘娘已經復國,神殊殘肢拼湊完整,最後的右手在他體內。

“我沒有理由再跟着他啦。”

慕南梔嘴角淺淺的笑容,漸漸失去弧度。

白姬擡起頭,道:

“姨,你不開心了?”

慕南梔嘆息一聲:

“我當初願意跟他走江湖,想着就算四海爲家浪跡天涯,但終歸有個伴兒,旅途不會太寂寞。可這兩個月來,我有一半時間是待在寶浮屠寶塔裡的。

“還好有你陪着我,也不算寂寞。你要是留在南疆了,我該多寂寞啊。”

她眼裡閃過孤獨,臉色悵然若失。

正說着,身後傳來清脆乾淨的嗓音:

“白姬!”

慕南梔抱着小狐狸轉身,看見一位蒙着輕紗的高挑女子,裙裾飛揚的走來。

“清姬姐姐。”

白姬嬌聲喊道。

清姬招了招手,白姬便從慕南梔懷裡跳出來,飛奔向許久不見的姐姐。

慕南梔微微蹙眉,有些不捨。

清姬俯身抱起白姬,狐媚眼兒彎了彎,而後朝慕南梔輕輕點頭,錯身而過。

慕南梔的目光追隨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突然看見白姬的腦袋從藍裙女子肩膀伸出來,並擡起一隻爪子,揮了揮。

旋即被藍裙女子按了回去。

慕南梔笑了笑,沉默片刻,輕輕嘆息。

..........

萬妖山頂。

銀髮狐耳的嫵媚御姐傲立崖邊,說道:

“十萬大山往南兩千六百里,有一座島,島中遍地都是彩蠶,我把它取名爲蠶島。

“蠶島北邊有一座谷,幽冥蠶一族就生活在谷中,島上繚的瘴氣毒氣極重,谷中的毒氣甚至能麻痹超凡強者。幽冥蠶喜食氣血旺盛的兇手,它們會用蠶食編織成網,捕撈海中的海獸。

“不過,你有七絕蠱伴身,毒氣也好,遍佈島嶼的彩蠶也罷,都威脅不到你。”

有極高的智慧,劇毒,蠶絲很難纏..........許七安聽的很仔細。

銀髮妖姬擡了擡手,一卷獸皮地圖浮空:

“這是我昨夜繪製的地圖。”

許七安接過地圖,沒有立刻展開觀看,而是問道:

“你怎麼知道我要復活魏公。”

九尾天狐嬌豔的紅脣抿了抿,嬌笑道:

“白鬍子老傢伙說的。”

監正啊.........許七安沒疑惑了,無奈道:

“可惜沒有俘虜度厄或阿蘇羅,我的封魔釘還在。此役之後,佛門對我忌憚倍增,真不知何時才能找到機會,拔除封魔釘。”

南法寺的超凡戰後,度厄等人知道他要拔除封魔釘,極爲小心謹慎,許七安沒能找到機會擒拿兩人中的任何一位。

不管度厄還是阿蘇羅,都是二品中佼佼者。

擊退可以,活捉太難。

“那便等着將來追隨爲娘攻打阿蘭陀吧,到時候,自有辦法取出封魔釘。”九尾天狐迎着風,眯了眯眼,銀髮飛舞。

我的孝心變質了啊........許七安吐了個槽。

封魔釘越早接觸,他就能越早跨入二品,拖個十年八年的,解了封魔釘也沒什麼意思..........許七安默默嘆息,道:

“對了,我還有一個要求!”

.............

午膳過後,許七安牽着小母馬,馬背上坐着慕南梔,兩人沿着南城寬敞的街道,朝唯一保存完好的北城門走去。

其他三座城門,在戰火中坍塌成廢墟,如今正在重建。

沿途,許多街道和房屋也在修繕,穿着樸素衣服的西域人,揹着竹簍、石塊,扛着木材,在妖族的呵斥聲和鞭子聲裡勞作。

“他們爲什麼不逃走?”

慕南梔下意識的撫摸懷裡的小白狐,卻摸了個空,她眼裡閃過落寞,但很好的藏住。

“他們在城裡,最多被奴役,出了城,在十萬大山裡,隨時都會被妖族吃掉。”

許七安似乎沒注意到她的異常,牽着小母馬,繼續往前。

慕南梔“哦”了一聲,意興闌珊的望着街道兩側的景象。

兩人很快抵達城門口,許七安說道:

“我們下一站是出海,去一個叫蠶島的地方,那裡很危險,得勞煩你再進浮屠寶塔裡。順便幫我培育一些毒草。”

慕南梔輕嘆一聲:

“許七安,我想回京城了。”

許七安愣住了:“回京城?”

慕南梔不敢看他,別過臉去,低聲道:

“我時常在想,你是不是真的有想過我的感受呢?你有想過我待在浮屠寶塔裡也會無聊,會寂寞。我並非不願意待在塔裡,你在外面應敵,我幫不上忙,自然也不能添亂。

“我只是,只是覺得你從未在乎過我的想法,我的感受.........”

說着說着,她眼眶莫名的溼潤。

突然,她聽見白姬氣啾啾的說:

“姨,那你帶我回京城吧。”

慕南梔習慣性的摸頭,嗯一聲:“帶你回京城..........”

後半句夏然而止,慕南梔難以置信的低頭,看着懷裡的白姬。

“你怎麼跟上來了。”慕南梔又驚又喜,頻頻往後張望。

“娘娘說讓我繼續跟着許銀鑼。”白姬嬌聲道。

她其實無所謂跟着誰,因爲兩邊都是親近的人。

慕南梔猛的擡頭,看着許七安:“你........”

許七安牽着小母馬繼續往前走,道:

“知道你無聊,身邊有個小崽子陪着,會開心些。”

接着,沒好氣的吐槽道:

“真是的,一受委屈就要回孃家(京城),矯情的婆娘。”

停頓一下,他低聲道:

“等世道太平了,你就不用跟着我顛沛流離,再給我一點時間,不會太久。”

慕南梔再次撇過頭去,眼兒彎彎。

............

西域的天空澄澈蔚藍,地貌比之中原,多了幾分粗獷。

雄壯的蒼鷹翱翔在碧空之下,草甸起伏的曠野上,牛羊悠揚的鳴叫,遠處雪峰皚皚,紅巖嶙峋。

阿蘭陀的山頂覆蓋着積年不化的雪,像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盤坐在西域廣袤無垠的大地上。

永不停息的誦經聲裡,阿蘇羅穿過一座座殿宇佛寺,步入小徑,再來片刻,來到冒着寒氣的水潭邊。

度厄羅漢盤坐在蓮臺上,蓮臺浮於水上,雙手合十,閉目打坐。

“廣賢菩薩正和琉璃菩薩一起,聯絡伽羅樹菩薩。”

醜帥英武的阿蘇羅沉聲道。

三位菩薩談的,肯定是南疆失守之事,以及佛門後續的戰略計劃。

度厄羅漢睜開了眼,略作沉吟,道:

“你去鎮魔澗,探一探修羅王的屍骨是否還在。我去禪林面見佛陀。”

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上架感言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四十章 結盟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八十六章 愛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上架感言第十八章 遇刺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
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上架感言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四十章 結盟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八十六章 愛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上架感言第十八章 遇刺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