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

御書房。

宦官們搬來沙盤、小旗,按照女帝的吩咐擺好,紅色小旗代表大奉軍,藍色小旗代表雲州軍。

此外,還有南疆、西域、巫神教,整個就一微縮型九州大陸。

其中有十幾個黑底金邊的小旗,旗上寫着“洛,趙,許,寇,金,阿,孫”等字。

懷慶揮了揮大袖,殿內宦官次第退下。

安靜的御書房裡,懷慶把“洛”旗推到北境,然後各自的盟友和敵人一起推過去。

清除一切雜七雜八超凡,只和白帝、伽羅樹死戰,這是大奉方認爲最好的局面。。

但也許,敵人會有不同看法。

於是,懷慶把“白帝”和“伽羅樹”的小旗推到雍州。

如果雲州軍趁洛玉衡渡劫,集中力量一舉拿下雍州,那在懷慶看來,這是可以容忍的損失。

別說攻下雍州,就算把京城拱手相讓,懷慶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因爲許平峰不可能在十三日內煉化雍州和京城氣運,攻下雍州=,也不過是短時間內佔領,可換來的是洛玉衡渡劫成功,晉升一品陸地神仙。

到那時,大奉完全有能力反撲。

這就是她的大局觀。

隨後,懷慶又把“洛”棋推到南疆,如果把戰鬥的地點安排在南疆呢?

這裡可全是大奉的盟友。

“這個選擇,利弊都很明顯,佛門還有兩位一品,一位二品,而蠱族雖然超凡強者多,但三品不足以插手這個層次的戰鬥。唯一的二品天蠱婆婆,還是個不擅長戰鬥的。

“關鍵是,許七安無法在南疆調動衆生之力,導致的結果就是,我方超凡強者數量倍增,但高層次的戰力反而下滑。”

懷慶搖了搖頭。

而且蠱族超凡未必肯幫忙,因爲這對他們來說,是隨時都可能殞落的。

此外,她還有一個顧慮,沒人不知道阿蘭陀裡的那位,還有沒有餘力施展出大日如來法相。

如果神殊參戰,那位又還有餘力,大日如來法相現世,好,滿盤皆輸。

算來算去,讓洛玉衡把渡劫地點選在北境,是最穩妥的法子。

於是懷慶又把棋子搬回北境,把伽羅樹、白帝,以及“許、阿、金、趙”四位超凡排在“洛”棋邊上。

“許七安.........”

懷慶閉了閉眼睛,喃喃道:

“你是真有把握,還是已經孤注一擲?”

...........

許府。

一列禁軍步履匆匆的闖入府中。

此時的內廳裡,嬸嬸還在興致勃勃的嚮慕南梔討教養花秘籍,許府的外院和內院,開滿絢爛花朵,在寒冷的冬末裡,顯得如同仙境。

“姐姐,你快教教我,這麼神奇的法術怎麼才能學會?”

嬸嬸現在可崇拜花神了,張口閉口就是“姐姐”。

倒黴侄兒三天兩頭往府裡帶人,先是那個表現禮貌客氣,背地裡在那面小鏡子裡說她壞話的李妙真。

然後是整天就知道吃的飯桶麗娜,每天大魚大肉吃許家的就算了,還夥同孽女許鈴音偷她的養顏丹。

前面兩個她都不喜歡,就這個叫慕南梔的,她很喜歡。

年紀也差不多,有共同話題。

“慕姨和我大哥是什麼關係?”

邊上的許玲月一臉純真無邪,溫婉無害的模樣。

許玲月其實不認爲大哥會看上這樣平平無奇的婦人,年紀還和娘一樣大。

但這個女人一看就是有夫家的,爲何偏要住到許府來?

“沒什麼關係,他天天纏着我而已。”慕南梔說道。

嬸嬸一聽,就怒了,愧疚的拉着慕南梔的手:

“你說這個倒黴小子,真是不要臉,是我沒教好他,是我的錯,姐姐你告訴我,他是怎麼纏着你的。回頭我讓他去祖祠裡跪三天三夜。”

正說着,管家領着禁軍進來了。

廳裡的三個女子同時起身,茫然望向外頭。

禁軍們在廳外停下,分列兩側,鏗鏘作響的甲冑聲一歇,帶隊的頭領邁步入廳,抱拳躬身:

“奉陛下旨意,接許家女眷入宮。”

..........

這天京城裡,從禁軍營統領到朝堂諸公,所有實權派人物的家眷,都被接到宮中。

國庫和糧倉刻滿了傳送陣法。

朝廷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了,一旦洛玉衡渡劫失敗,大奉超凡強者殞落,京城的實權人物就會立刻轉移。

這一戰,對女帝,對諸公,對朝廷來說,是賭上國運的一戰。

而對於底層百姓來說,今日與昨日並無區別,日子不算富裕,卻安平喜樂。

最多在茶餘飯後談論一下南方戰事,抱怨怎麼朝廷還沒有傳來許銀鑼一人一刀,把雲州區區十萬大軍殺絕的消息。

..........

靈寶觀。

洛玉衡站在小池邊,看着對面的年輕男子,探出手:

“回來!”

許七安頭頂的神劍“出鞘”,迴歸到主人手裡,帶出一堆紅的白的。

“我的腦漿........”

許七安連忙接住,吸收鮮血和腦漿裡的生命力,然後蹲下身,洗乾淨手。

過程中,他頭頂的劍傷癒合,恢復如初。

洛玉衡抖了抖手,把劍上的血水抖盡,冷哼一聲。

好歹是人宗道首,忒小心眼了........許七安心裡吐槽完,下意識的左顧右盼,沒看見袁護法,頓時鬆口氣。

想想又覺得心酸,好歹是二品大佬了,竟然被一個猴子搞出心理陰影。

洛玉衡眯了眯眼,冷冰冰道:

“你又在胡思亂想什麼?”

“我在誇國師美若天仙,能與國師成爲道侶,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事。”許七安厚着臉皮笑。

洛玉衡淡淡道:

“那就取消與臨安的婚事。”

許七安“哈哈”一聲,臉上笑容繼而收斂,撓了撓頭,嘆息道:

“我能給她的只有名分了。”

洛玉衡深深看他一眼。

許七安起身,一步跨過小池,凝視着精緻無暇的御姐臉,低聲道:

“我能給你的,是生死與共。

“此戰,我生,你生。你死,我死!”

洛玉衡抿了抿嘴,忽地低下頭,似乎不敢與他對視,望着被風吹起褶皺的池面,輕輕“嗯”了一聲。

兩人化作長虹,消失在京城上空。

............

渡劫尚未開始,雍州已經陷入烽火狼煙之中。

雲州大軍繞過潯州,在潯州東南八十里外的南關城外集結。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大舉攻城,半日內便拿下守備力量不是那麼強的南關城。

攻下南關城後,雲州軍並不佔據,而是屠城。

隨後劫掠剩餘人口、物資,大舉退兵,留下化作廢墟的城池。

這是很經典的劫掠式打法,集中力量,打一發就走,劫掠物資以戰養戰的同時,還能讓守軍疲於應付,爲修繕城牆耗費人力物力。

外族常用這種戰術,核心思想就是“光腳不怕穿鞋的”。

屠城之後,大奉軍的斥候潛入南關城查看情況,發現這座原本生活着數萬人口的城池,已經只剩殘垣斷壁。

城中雞犬不留,房屋坍塌、燒燬,守軍和百姓的屍體堆積如山,整整十二座京觀。

每一座京觀前都樹了一塊木牌,以血字書寫:

屠城者——卓浩然!

築京觀以示戰功。

雍州戰場最高指揮官楊恭,連夜召集幕僚議事,保留堅壁清野對策的同時,分出三成兵力則負責馳援、騷擾、切斷敵軍補給線等任務。

戰爭從堅守不出,變成了半野戰半守城。

許新年率領四千騎兵,五百火炮手,遊曳在荒涼的戰場上。

在青州的守城戰中,許二郎展現出了極強的指揮能力,因此他和天地會的幾位成員,各自統率一支騎兵,負責打游擊戰。

除了自身能力外,許二郎被委以重任的原因還有兩個。

恆遠大師在他率領的隊伍裡,而恆遠能與天地會其他人聯絡,消息傳遞速度極快,更容易打配合。

這在戰場上,簡直是個不講道理的優勢。

而更不講道理的是,許新年手裡有一面鏡子,可以觀照方圓千里的法寶。

渾天神鏡!

這是許七安離開時,交由堂弟的外掛。

渾天神鏡,觀照千里,進可突襲敵軍,殺對方措手不及。退可避其鋒芒,自保逃命。

這便是許七安當初爲什麼要強留渾天神鏡的原因,在戰場上,它實在太重要了。

“阿彌陀佛!”

恆遠大師收好地書碎片,滿臉慈悲的合十,唸誦佛號。

許二郎側頭問道:

“大師?”

恆遠大師嘆息道:

“李妙真道友方纔去了一趟南關城,通過地書描述了城中慘狀,貧僧不忍再看。”

許二郎心裡一動,試探道:

“給我看看?”

恆遠大師點頭,掏出地書碎片遞過去。

許二郎伸手接過,定睛看向玉石鏡面,一行行小字在鏡面凸顯。

【二:雲州軍終於暴露本性了,他們連婦孺都不放過,把南關城殺了個乾淨,這般亂臣賊子,還有那個卓浩然,老孃要親手殺了他。】

李妙真氣的直髮抖。

【四:雲州軍來勢洶洶啊,屠城壯軍心。我有預感,雍州這場戰,打的會比青州時更慘烈。】

【七:要不我們去暗殺卓浩然?】

李靈素剛纔聽完師妹的描述,心裡頭有些窩火,他終究還是沒有太上忘情,仍會被情緒左右。

【四:首先你得先確認他的位置,雲州有朱雀軍斥候巡邏,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也能發現我們。想鎖定卓浩然非常困難。】

卓浩然........許二郎摸了摸胸口,想起了松山縣淪陷那一天。

姓卓的在松山縣吃過大虧,當日破城後,卓浩然大肆屠戮守軍和百姓,追殺他數十里,險些一刀把他殺了。

李妙真罵咧咧了一陣,與天地會成員約定好,一旦有卓浩然行蹤,便立刻率兵奔襲,斬殺這位屠城的狂夫。

隨後地書羣平靜下來,無人再傳書。

許二郎把地書還給恆遠大師,問道:

“大師爲何不像他們那般,組建軍隊?”

恆遠搖頭:

“貧僧一介武僧,不懂這些。”

許新年點了點頭,旋即感覺懷裡一燙,連忙取出一件缺了半塊的青銅鏡子。

“臭小子,你連龍氣都沒有,也配擁有本座?”

渾天神鏡的鏡面凸顯出一張嘴,“呸”了一口,罵咧咧道:

“本座是你無法擁有的寶貝,你想使用我,得加錢,得用氣機溫養我。”

氣機當然不能和龍氣相比,但也是至純至陽的能量。

恆遠聞言,道:

“交由貧僧來吧。”

許二郎是儒家弟子,沒有氣機這東西。

許二郎皺了皺眉,說道:

“大哥與我說過了,你和他達成交易,暫時留在我身邊,現在跟我提這個,是想坑我?”

“是又怎麼樣!”渾天神鏡一副光腳不怕穿鞋的姿態。

許二郎看了它一眼:“我看你是討罵。”

............

“別罵了,別罵了,你這個人族牙尖嘴利。”

半刻鐘後,渾天神鏡感覺自己變成了法寶中的敗類,怒道:

“我懶得和你爭辯,沒事別叫我。”

“等下!”

許二郎摘下水囊,喝了一口:

“你先給我展示一下你的本事。”

渾天神鏡一想,覺得不算事兒,便道:

“看好了!”

青銅鏡面當即玻璃化,盪漾起水波般的漣漪,漣漪緩緩撫平,顯化出一幅畫面。

那是一座軍帳,佈置着沙盤、地圖和盔甲兵器,牀榻上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滿臉猙獰的凌虐着身材纖瘦的少年。

那少年臉色發白,額頭沁出冷汗,似乎極爲疼痛。

“你給我看這個作甚。”

許二郎感覺被冒犯了,大怒道。

達官顯貴中,以及軍中,有龍陽之好的不在少數,沒什麼好奇怪,但許二郎就是覺得這破鏡子在內涵他。

渾天神鏡心裡閃過一個問號,有些不解和委屈:

“你不喜歡嗎?你大哥就很喜歡看男人洗澡。”

許二郎腦子裡也閃過一連串得問號,接着嘴角抽搐:

“大哥是大哥,我是我,我和他不一樣。”

許二郎不太相信鏡子說的話,但這不妨礙他將來回京,把大哥的癖好告訴爹孃,讓他們審判大哥,讓大哥也和他當初一樣,在家人面前擡不起頭。

這時,許二郎看見鏡子裡,那個壯漢停止了所有動作,昂起頭,一臉享受。

壯漢五官粗狂,左眼是白瞳,不能視物,臉頰有一道長長的刀疤。

卓浩然!

...........

雍州邊境。

寇陽州一腳踏入青州地盤,而後肆意的釋放氣機。

下一秒,半空中出現一襲白衣,以及一個腰懸佩刀的俊朗年輕人。

許平峰和姬玄。

滿頭銀髮如霜的老匹夫,冷笑一聲:

“我過來了,打我啊。”

他接着往後退了一步:

“我又回來了,快來打我。”

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六十章 婚事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十四章 女屍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兩百零六章 信月末總結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寫個總結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五十四章 援兵
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三十四章 獨戰一品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四十章 爭鬥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六十章 婚事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十四章 女屍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兩百零六章 信月末總結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寫個總結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五十四章 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