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

“你不知道?”

龍圖詫異的看着許七安:“你距離超凡只有一線之差,怎麼會不知蠱術的奧義。”

我是水貨啊,跟你們不一樣.........許七安沒回答他。

龍圖見他不說話,便繼續說道:

“任何直接吸收蠱神之力的生靈,都會畸變成怪物,極淵附近的蠱蟲蠱獸就是例子。

“爲了利用蠱神的力量,蠱族先輩們付出巨大代價,用一條條生命摸索出利用蠱神之力的辦法,這就是蠱族秘術和本命蠱的由來。

“本命蠱能中和蠱神之力的污染,讓我族可以吸收蠱神的力量,但又不會被污染。”

本命蠱相當於過濾器.........許七安點點頭。

跋紀接話,說道:

“本命蠱也是蠱,吸收蠱神之力的它,爲何沒有像其他蠱蟲蠱獸一樣畸變瘋狂?因爲它有成熟期的階段性限制。。

“達到瓶頸後,它會陷入沉睡,排除蠱神力量的污染。

“也就是說,它無法像普通的蠱蟲蠱獸一樣,通過吸收蠱神之力,快速強大。”

這樣更穩定,避免畸變,但也讓修爲的增長受到扼制.........許七安想到了體內的七絕蠱,它也因爲這類原因,無法再吸收蠱神力量。

談話間,淳嫣體內的情毒被鸞鈺拔除,意識得以恢復。

她似乎還記得剛纔的事,不太敢與許七安對視。

衆首領各自散去,許七安跟隨龍圖返回力蠱部,穿過廣袤的平原,抵達伯山腳下。

此時天色已黑,族長的大院外,架起篝火和大鍋,麗娜蹲在大鍋邊煮肉,周圍圍着七八個力蠱的孩子,年歲都在十歲以下。

許七安看見自己愚蠢的妹妹,她和力蠱部的孩子一樣,眼巴巴的坐在鍋邊,等着熟肉出鍋。

那表情,那眼神,以及吞嚥口水的細節,都與力蠱部的孩子如出一轍。

感覺鈴音已經完美融入力蠱部了.........許七安掃了一圈,發現族裡多了不少陌生的青壯年,猜測是外出打獵的年輕族人回來了。

“每次她哥哥打獵回來,麗娜就喜歡拿出一部分獵物,煮給族中的孩子吃。”

龍圖欣慰的說道:“懂的施恩與人,她比哥哥跟懂的當族長,麗娜打小就聰明啊。”

.........許七安不知道該如何迴應,乾脆就不說話。

“麗娜,南梔和白姬呢?”

他走到鍋邊,低頭嗅了嗅,味道並不好。

周邊的孩子,包括許鈴音,頓時一臉警惕,懷疑他是來分一杯羹的。

“在屋子裡呢。”

麗娜頭也沒擡,專心致志的煮肉,時不時丟一把調味的辛香料。

許七安和龍圖繞過孩子們,進了大院,內院裡,一個赤着上身的年輕男人舞着一把鋼刀,呼嘯如風。

他一身腱子肉,揮刀時,手臂和脊背肌肉隨之起伏,極其陽剛。

“阿爹!”

見到龍圖和許七安進來,他立刻頓住刀勢,恭恭敬敬的喊道。

龍圖“嗯”了一聲,給許七安介紹:

“這是我兒子,麗娜的哥哥,叫莫桑。”

莫桑年紀不超過二十五,眉眼與麗娜有幾分相似,因此頗爲英俊,只是左臉一道深深的疤痕破壞了面相,兇厲的眼神也讓他看起來桀驁不馴。

“中原人,許銀鑼。”

龍圖言簡意賅的介紹許七安。

莫桑已經從歸來的長老們口中得知許七安今日的壯舉,不敢有絲毫冒犯,恭敬的行禮。

“不用客氣,麗娜是我的好友,你是她兄長,那便是自家人。”

許七安頷首微笑,心說就外表看,這位莫桑兄還算正常,不像麗娜,憨字全寫在臉上。

莫桑立刻說道:

“許銀鑼和阿爹比,誰更厲害?我聽說五位首領今天全輸給你了。

“我阿爹肯定不是你的對手,我可以打包票。”

我收回剛纔的話,力蠱部沒一個智商在線的..........許七安看一眼滿臉不服氣,並躍躍欲試的龍圖,嘴角抽動一下,找了個藉口脫身。

身後傳來父子倆大聲的交談:

“沒有規矩。”

“阿爹你明明想和許銀鑼打一場,那就直接上啊,何必畏手畏腳。”

“你要有麗娜一半聰明,爲父就把族長之位傳給你。”

許七安徑直去了內院,輕而易舉的鎖定慕南梔所在的房間,推門而入,簡陋但寬敞的房間裡,慕南梔穿着淡紫色的肚兜,白色綢褲,手裡握着汗巾,正仔細擦拭手臂、脖頸。

見有人闖入,她臉色大變,發現是許七安後,驚恐之色稍減,臉頰泛起紅暈,背過身去,怒道:

“出去出去.........”

許七安望着白皙如玉的背,像許鈴音看着食物那樣,吞了吞口水。

吱~他關上房門,等了幾分鐘,直到裡面傳來慕南梔的聲音:

“進來吧。”

許七安進了屋子,掃了一圈:“確實簡陋了些,連浴桶都沒有。”

慕南梔矜持點頭,假裝自己一點都不尷尬,只是揉捏白姬的力道悄悄加重,暗中報復。

本來說好負責望風的小狐狸對許七安的靠近不管不顧,害她沒了清白。

“剛纔遇到了些麻煩.........”

許七安把極淵裡的經過告訴她,嘆息道:

“我現在算是摸清許平峰的行事風格了,一個目的之下,永遠隱藏着第二個目的。一個不成,便立刻進行第二個計劃,永遠不讓自己竹籃打水一場空。

“下次再碰上,我就得注意了。”

慕南梔對打打殺殺的事並不感興趣,她只是一個雞都不敢殺的弱質女流,只要許七安沒吃虧,那就什麼都好。

“回頭要麻煩你幫忙種植一些毒草和毒果,不用太多,先給毒蠱部饞點甜頭。”

可惜我沒有糖尿病,不然就親自來了.........他幽默的於心底補充一句。

“嗯!”

慕南梔點頭,入江湖以來,她經常幫許七安種毒草,以滿足他古怪的癖好。

許七安從她懷裡把白姬救下來,沒好氣道:

“它還只是個孩子,別這麼欺負它。”

白姬一聽許銀鑼給自己做主,就很高興,不服氣的嬌聲道:

“看一下身子怎麼啦,夜姬姐姐前陣子在十萬大山裡,還天天和許銀鑼睡覺呢。”

........許七安面無表情的把白姬的頭按進水盆裡。

............

夜裡,力蠱部在族長院子外的廣場上舉辦了一場篝火晚會。

主題是吃肉吃肉還有吃肉。

麗娜從中原遊歷歸來,成爲了除許七安外,族中的焦點人物。

肉過三巡,一位長老大聲說:

“麗娜,快給大家說說你在中原驚心動魄的歷程吧,外出一趟,回來就四品了,大家都很好奇。”

值得一提,力蠱部沒有酒,因爲釀酒需要大量的糧食,力蠱部沒那麼闊綽。

偶爾會用食物向其他六部換酒,相當於奢侈品,所以,在力蠱部,如果誰手中拎着一壺酒,那基本就可以邁出六親不認的步伐。

本來開心吃肉的麗娜,茫然的擡起頭。

“麗娜姐姐,跟我們說說唄。”

“麗娜,中原聽說很富庶,你去了一趟中原,白成醜姑娘了,修爲也到了四品,經歷一定豐富多彩吧。”

“快說,我們迫不及待了。”

男女老幼齊聲起鬨。

噗,她有個屁的豐富經歷,全賴在我家白吃白喝了..........許七安險些捂住嘴,笑出聲。

麗娜一臉爲難的起身,結結巴巴道:

“這,這個嘛,我去中原的路上,當然是豐富多彩啊,和中原人一路鬥智鬥勇,歷經磨難,在江湖闖出偌大名頭,最後抵達京城,就潛心修行。

“並,並做了許多自古以來,縱觀史書,千年以降,都沒有人做過的事。”

她哥哥莫桑就問:“比如呢?”

麗娜被難到了,眼珠子一轉,大聲說:“比如協助許寧宴殺國公,殺皇帝。不信你們可以問他。”

衆人一起看向許七安。

殺國公有你什麼事,不過殺元景你倒是出力了.........許七安沒有拆穿,很給面子的點點頭。

頓時,麗娜贏得族人們拍掌叫好,喝聲一片。

麗娜驕傲的挺起胸脯,掐着腰。

“那麗娜姐姐在中原的名頭是什麼啊。”

一個孩子大聲問道。

“飛,飛燕女俠!對,中原人都喊我飛燕女俠。”

麗娜也大聲迴應。

飛燕女俠要是知道自己變成了南疆小黑皮,她會提着刀來找你的..........許七安麪皮抽動一下,他在人羣裡看見許鈴音和幾個孩子坐在一起,大聲鼓掌,爲“飛燕女俠”叫好。

儼然已是蠱族的孩子了。

篝火晚會在歡聲笑語中結束,許七安沒能收穫到足夠多的“阿諛奉承”,在心裡腹誹力蠱部的人都是羣粗鄙之徒。

他帶着許鈴音回房間睡覺。

慕南梔因爲白姬無意中說漏嘴的事,氣的回孃家——浮屠寶塔。

小豆丁在他的威逼之下,仔細的刷過牙齒,洗過腳,在牀上舒服的打滾。

“大鍋,我是不是要在這裡住很久呀。”

許鈴音趴在牀上,黑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想爹孃嗎?”

許七安摸摸她腦袋。

“想的。”

許鈴音用力點頭,又說:“但吃東西的時候就不想了。”

“那你喜歡這裡嗎?”

“喜歡!這裡有吃不完的肉。”許鈴音揮舞着雙臂,大聲說。

鈴音天生就是闖蕩江湖的好料子,同齡人一陣子沒見到父母,已經哭的死去活來...........許七安給她蓋上被子,笑道:

“睡吧。”

許鈴音胖乎乎的小手拍着身邊空位:“大鍋也睡。”

沒多久,呼嚕聲就來了。

許七安幫她蓋好被子,吹滅蠟燭,房間陷入一片黑暗。

..........

天蠱部。

燭燈如豆,略顯陰暗的房間裡,天蠱婆婆坐在牀邊縫補衣物。

燭光突然晃動一下,天蠱婆婆沒有擡頭,笑容溫和:

“桌上有茶水,剛煮好的。”

無聲無息出現在桌邊的人,提起茶壺,翻開倒扣的茶盞,邊倒茶邊說道:

“婆婆,七絕蠱是什麼?”

天蠱婆婆沉默了好一會兒,緩緩道:

“大概在八十年前,蠱神的力量噴涌而出,聲勢是今日的數倍。老頭子去極淵查看情況,回來後,帶回來一隻奇怪的蠱蟲。

“它很弱小,但天生就具備七種蠱術。但七股力量非常混亂,難以均衡,隨時都會爆體而亡。

“老頭子爲了培育它,想出一個辦法,那就是以天蠱爲基石,承載其餘六股力量。”

七絕蠱是蠱神之力大井噴時出現的..........許七安皺了皺眉:

“它爲何如此特殊?”

除了蠱神之外,沒有任何生物能同時掌控七種蠱術,七絕蠱是唯一的例外,這足以說明它的不同尋常。

天蠱婆婆搖搖頭,說道:

“那次蠱神之力爆發,除了七絕蠱的出現,儒聖的雕塑就是那時裂開的。老頭子也因此開始苦思如何修復封印,最後把主意打到大奉國運上。”

蠱神之力大井噴,七絕蠱出現,儒聖雕塑裂開...........許七安心裡一凜,莫名的體會到了脊背發寒的感覺。

“七絕蠱只有本能,沒有獨立的意識,這點我可以確認,希望是我多想了。嗯,就算七絕蠱有問題,以我現在的實力,也可以輕易壓制。

“如果哪天七絕蠱成爲我最強手段,那才危險,還好我武道天賦不錯..........”

他心裡念頭閃爍。

見他久久不語,天蠱婆婆皺紋遍佈的臉龐,帶着慈祥微笑:

“還有什麼想問的。”

許七安收束念頭,回以笑容:

“還真有!

“婆婆那隻猴子分身,今日在極淵裡,都看到了些什麼?聽到了些什麼?”

天蠱婆婆笑容緩緩收斂,嘆息道:

“怎麼看出來的。”

呲溜~許七安喝了一口茶,淡淡道:

“自我踏入超凡以來,越來越多的人只記得我天賦無雙,功績顯赫,卻很少還有人記得,我最初是靠什麼起家的,靠什麼揚名的。

“白日裡不揭穿婆婆,只是不方便罷了。”

...........

PS:錯字明天再改,睡覺,今天沒了。

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三十二章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五十章 投壺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六章 匪患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章 舉薦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三十二章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十九章 朝會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六章 驗屍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
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三十二章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五十章 投壺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六章 匪患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章 舉薦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三十二章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十九章 朝會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六章 驗屍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