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

脖頸一麻,旋即傳來劇痛,非正常人類能抗拒的劇痛..........

有過兩次經驗的許七安知道,這是七絕蠱成長時進一步融入身軀,刺激到脊椎神經產生的疼痛。

許七安盤坐不動,閉目凝神,忍耐疼痛。

半刻鐘後,疼痛減緩,繼而消失,七絕蠱順利度過第二階段的成熟期,進入了第三階段的“幼年期”。

許七安沒有睜開眼,審視着七絕蠱帶來的變化,天蠱的能力始終沒變,還是“移星換斗”,作爲七絕蠱的基本盤,天蠱基本已經開發到極致。

至於天蠱窺探命運的能力,許七安懷疑至少得七絕蠱進入超凡層次,甚至需要二品層次才行。

力蠱的“狂暴”和毒蠱的“毒體”沒有變,情蠱多了一項新能力——吸收周圍生靈的情慾之力。

這個能力,讓他不用想着天天昆,只要通過吸收周圍生靈的情慾來滋養情蠱,就能穩定晉升,就像武夫吐納練氣一樣。。

並且,這些情慾之力可以儲備起來,對敵時釋放。

情慾有時比毒素更致命,因爲它是對身體的機能進行刺激,武夫的強大生命力可能不懼劇毒,但絕對無法抗拒荷爾蒙的瘋狂分泌。

分泌荷爾蒙本質上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身體的防禦機制不會抗拒。

屍蠱的成長在於兩點:

一,能操縱行屍的數量增加、品級提高;二,主人的意志可以降臨在行屍身上,等同於分身,並掌控行屍的能力。

暗蠱也有了蛻變,它這一階段的能力增幅很均衡,陰影跳躍範圍擴大,達到“目光所及,皆能跳躍”的境界。

此外,攜帶人數從一人,增加到了四人。

化身陰影的時間也得到延長,只要許七安願意,他可以一直潛藏在陰影裡不出現,直到體力耗盡。

在攻擊方面,暗蠱多了一個新技能,叫“矇蔽”。

投下一道陰影,矇蔽敵人的五感六識,讓他變成“瞎子”,但無法剋制武夫的危機預感。

防禦方面,暗蠱也多了一項新技能,叫“陰影”。

簡單的解釋就是,身體化作無形無質的陰影,讓敵人的攻擊落空。

最後是心蠱,到了如今的境界,許七安終於明白爲什麼心蠱又被稱爲御獸蠱。

心蠱母蠱就如同一箇中央處理器,可以完美調動、支配獸類組成的大軍。世上或許有比他更懂得行軍打仗的將領,但世上沒有一支軍隊的配合力能超越超凡心蠱師。

此外,心蠱還能影響智商不高的生靈,包括但不限於人類、獸類和器靈。

智商越高,心蠱越難控制,反之,則越好控制。

不過這並非絕對,高智商的生物如果長期受制於心蠱,就會變成低智慧生物,再難以擺脫心蠱師的操縱。

這讓許七安想到了心蠱之力瀰漫的森林地帶,裡面的生靈不管智慧高還是低,都變成了只知道服從命令的死士。

但心蠱師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個體戰力太低,且沒有足夠的保命技能。

“能和心蠱師在戰場一較高下的,只有巫師了,真不知道當年魏公是怎麼打贏山海關戰役的。嗯,我能想到剋制巫師控屍術和心蠱師的手段,只有火炮。

“射程之下既真理..........”

內心感慨着,許七安睜開眼,他瞳孔驟然收縮,脊背肌肉緊繃,宛如蓄勢待發的獵豹。

眼前兩丈外,站着一個黃毛猴子,目光溫和的審視着他。

因爲沒有察覺到敵意,所以許七安按捺住出擊的衝動,但也沒有完全鬆懈,因爲能剋制武夫危險預知的手段,蠱族正好就有。

移星換斗!

“老身過來看看你。”

黃毛猴子口吐人言,聲音慈祥,是個年邁的婆婆。

“你是.........”

許七安心裡一動,腦子裡浮現一個名字。

“孩子們叫我天蠱婆婆。”

黃毛猴子微笑道。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果然是她........許七安記得麗娜說過,當日把七絕蠱託付給她,讓她帶去京城尋找有緣人的,就是這位天蠱婆婆。

天蠱老人的妻子。

“都說天蠱有窺探未來的力量,如今算是見識了。”

許七安並未放鬆警惕,淡淡道:“婆婆神機妙算,竟能算到我來了南疆,算到我在此處。”

黃毛猴子笑了起來,語調平靜溫和:

“不,是龍圖告訴我,麗娜回了部族,我才知道你身在南疆。

“窺探未來有諸多限制,並非隨時隨地皆可。不然,當初山海關戰役,老頭子也不會輸了。嗯,也可能是監正屏蔽了天機,讓他無法窺見戰爭的結果。這一招對巫師同樣有效。

“都說魏淵是罕見的帥才,這點不假,但你們中原那位監正,背地裡做的事情,只怕更多。”

許七安點點頭:“婆婆親自來找我,所爲何事?”

黃毛猴子緩緩道:

“你想必有很多問題要問我,老身恰好也有事要與你說。

“不過此番過來,是給你個忠告,就在剛纔,許平峰的弟子找上了我。

“他遊說蠱族各部的首領,與雲州叛軍結盟,聯手攻打大奉,瓜分中原。”

艹........許七安臉色一沉,“各部首領答應了?”

黃毛猴子頷首:

“二十一年前的山海關戰役,蠱族輸了,各部都不服氣,而且死了那麼多人。這股火壓了二十年,遲早是要發泄的。”

上輩子對歷史頗有研究的許七安點了一下頭,拋開立場,戰敗國含恨積怨,試圖報復的心態,是正常的。

“龍圖沒答應,但如果戰爭局勢不利,蠱族面臨危機,力蠱部是不可能坐視不管的,天蠱部也一樣。”

“我明白婆婆的難處。”

黃毛猴子輕輕點頭,繼續道:

“七絕蠱是老頭子留下的後手,一旦許平峰起事失敗,他便無法兌現承諾,那麼儒聖的雕塑便無法修復。

“所以他留下了七絕蠱,當做接續這段因果的後手。

“但老身要說的是,若許平峰起事能成,他就必須承擔這個因果,助南疆建國,割讓兩州之地,以一品術士的手段爲蠱族凝聚氣運,修復儒聖雕塑。

“那麼蠱神便會繼續沉睡。

“站在老身的立場,實在沒有拒絕的理由。”

許七安默然。

“如今幾個孩子在力蠱部埋伏,伺機圍殺你。你若不想死,便速速離開吧。過段時間,我會讓麗娜去找你,你想問的事,想知道的事,我會通過麗娜傳達於你。”

天蠱婆婆操縱着黃毛猴子,說道。

看起來,蠱族出兵大奉的決心不小啊,族人積怨已久,就連天蠱婆婆也不願意倒行逆施。而且,許平峰給出的承諾是封印蠱神,這是蠱族無法拒絕的條件..........許七安皺眉:

“蠱族想打大奉,我理解。

“結局要麼是把大奉滅了,瓜分中原。要麼是把蠱族爲數不多的氣數打散,從此一蹶不振,然後徹底老實。

“婆婆,難道沒有折中的辦法?”

天蠱婆婆搖頭。

.........許七安沉默一下,忽然想起了什麼,道:

“對了,我這裡有一件法器,是從許平峰手裡搶過來的。”

他伸手入懷,輕釦地書碎片,取出一隻綴着銅片、五彩石、玉片等物,有着南疆風格的手串。

天蠱婆婆目光再難從手串上移開,她目光中交織着悲傷、喜悅、緬懷等複雜情感。

“婆婆,你再想想。”

許七安道。

天蠱婆婆沉吟一下,改口道:

“辦法自然是有的。

“老身先與你說說當年山海關戰役的情況,好讓你明白爲何蠱族如此敵視大奉。

“佛門對付的,主要是妄想復國的南妖,以及北方妖蠻。大奉對付的,是與高祖皇帝有仇的巫神教,以及我蠱族。”

“七部中,屍骨部的尤屍對大奉最是憎惡,因爲他父親死在魏淵的七日殺陣之下。其次是情蠱部,當年大奉軍隊劫掠了過半的情蠱部女子,廢去她們修爲,充入各地教坊司。

“毒蠱部讓大奉軍隊死傷慘重,魏淵一怒之下,親率三萬騎兵千里奔襲,將毒蠱部的戰士一鍋端了,俘虜五千毒蠱族人,盡數坑殺。

“直至今日,毒蠱部人口依舊是七部中最少的。不過,正是因爲當年毒蠱部的族長、長老連同精銳死傷殆盡,跋紀才能脫穎而出,成爲首領。

“他本人對大奉沒有太大的仇恨,且毒蠱部依賴於南疆豐富的毒草毒物,對中原領地沒有野心。他勉強算是中立派。但他的態度並不能決定族人的態度。

“毒蠱部至今依舊仇恨着大奉。

“心蠱、暗蠱、力蠱對大奉談不上仇恨似海,但肯定沒有好感就是了。

“至於老身的天蠱部,仇恨無法動搖天蠱的睿智,但蠱神一直是我部重視的問題,誰能封印蠱神,誰就能得到我們的支持。”

魏公當年也太狠了吧,簡直是從東街砍到西街,眼睛都不眨一眼的狠角色...........許七安眉頭緊鎖。

這樣的蠱族,根本不可能成爲大奉的盟友。

天蠱婆婆面帶微笑:

“該說的,我都說完。如何應對,看你自己。”

說完,招了招手,攝來手串,小心翼翼的戴在手腕上,黃毛猴子揚長而去。

............

面對尤屍的質問,大長老丟掉柺棍,挺了挺胸膛,展示魁梧膨脹的肌肉,冷哼道:

“許七安是力蠱部的朋友。”

尤屍嘶啞的聲音說道:

“也是蠱族的敵人,我們不會在力蠱部的地盤上打。但你們若是敢阻擾,別怪我不客氣。”

其他幾位長老紛紛丟掉柺棍,挺着肌肉發達的胸膛:

“想打架?來啊!”

心蠱部的淳嫣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

“你不知道這羣肌肉發達的野猴子是什麼性格?玩死人把腦子玩壞了?”

力蠱部的族人最受不得激將法,一旦上頭,那就是六親不認。

鸞鈺笑吟吟道:

“幾位長老別和他一般見識,蠱族同氣連枝,力蠱部不好出面我們能理解。

“待會兒只管看着,放心,奴家會留他一條命的。”

六位長老這才臉色好轉,哼道:

“要找許七安麻煩,是你們的事,但現在給我滾出力蠱部地盤。他只要一天還在力蠱部,就不容你們放肆。”

他們還是想保許七安一命。

蠱族首領傾巢而出,即使龍圖不插手,這等數量的高手也不是許七安能應付。

他雖然殺了金剛,可就算羅漢,也不敢單槍匹馬殺到蠱族來。

而許七安若是死在這裡,許鈴音這個小娃子將來肯定心生怨恨。

心蠱師淳嫣耳廓微動,傾聽片刻,低聲道:

“他不在力蠱部,不久前,與力蠱部的長老們離開了,沒有返回。”

她溝通力蠱部周圍的蛇蟲鼠蟻、鳥類,從它們那裡打探到了情報。

值得一提,力蠱部附近的動物極其稀少。

蛇蟲鼠蟻之類的,主要是藏身的本事不錯,纔沒有被力蠱部的蠻子趕盡殺絕。

“去了何處!”

尤屍沉聲問道。

“不知。”淳嫣搖頭。

這時,她靈動的杏眼,猛的一亮,側頭看向平原盡頭:

“他回來了。”

沒有任何猶豫,暗蠱首領鼓盪起一團陰影,籠罩住幾位首領,帶着他們消失在樹蔭下。

大長老等人臉色大變,極目遠眺,看見一襲青袍的年輕人,站在平原的盡頭,一動不動,似是在等待着。

“壞了,他怎麼趕在這個時候回來。”

大長老憤怒的罵娘。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十六章 很潤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實體書上線了第四十章 上貓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七十六章 夜會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三十二章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
第十六章 很潤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實體書上線了第四十章 上貓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七十六章 夜會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三十二章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