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

宋廷風面不改色,冷漠道:

“這裡是京城,不是雲州,閣下要告狀,儘管去。

“你要真敢這麼做,老子還佩服你是個人物,若不敢,你就是個沒軟蛋的慫貨。”

他單手按刀,表情桀驁。

絲毫沒有被姬遠嚇唬住。

這是個愣頭青嗎.........許元霜詫異的審視宋廷風,按照目前的局面,大奉皇帝、諸公都迫不及待想議和,停戰。

整個大奉高層都被監正“殞落”的事件嚇破了膽,這個節骨眼上,敢不怕雲州使團,且這般硬氣的,要麼是愣頭青,要麼是有靠山。

但就算有朝堂諸公做靠山,惹怒了九哥,恐怕也保不住他。。

“放肆!”

姬遠沒開口,他身後的雲州官員們怒了,指着宋廷風訓斥:

“敢這麼跟九公子說話,你有幾個腦袋可以砍?”

“當衆辱罵和談使者,僅憑這條罪,就能讓你入獄。”

“粗鄙的武夫,不知天高地厚。”

姬遠“啪”的打開摺扇,端詳着宋廷風,笑道:

“哦,看來是有靠山啊,說來聽聽。

“本公子倒是想知道,是誰指使你潛伏在驛站,試圖破壞和談,圖謀不軌。”

一大頂帽說扣就扣,如果宋廷風背後的靠山一般,或沒有靠山,光憑雲州使團的這個指控,就能讓他下獄問罪。

守衛驛站的一衆打更人裡,就這個人敢肆無忌憚的用敵視的目光看他,昨天入住時,姬遠就注意到他了。

姬遠雖然不至於主動給一個銀鑼下馬威,但也容不得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放肆。

許元霜皺了皺眉,看一眼天色:

“九哥,走吧,時辰快到了。”

姬遠身後的一位緋袍老者笑道:

“幾句話的功夫,不礙事,再說,這不是事出有因嗎。大奉朝廷要是問起來,咱們如實說便是。”

這既是爲難這個小銀鑼,刻意晚到,也可以給朝堂諸公心裡壓力。

輕飄飄一句話給擋了回去,許元霜不說話了。

宋廷風冷笑一聲,保持着單手按刀柄的姿態,睥睨着衆人。

既沒放狠話,也沒屈服。

“啪!”

姬遠收攏摺扇,看了宋廷風一眼,沒有在這個小人物身上浪費太多時間。

他手裡有讓大奉皇帝屈服的籌碼,區區一個小銀鑼,想怎麼對付就怎麼對付。

望着衆人離開驛站的背影,宋廷風扭頭,“呸”的吐出一口口水。

“頭兒,你剛纔可真威風啊。”

旁邊值守的幾名銅鑼湊了過來,滿臉敬佩之情。

“但是頭兒,你這樣不會惹事嗎?”

一位銅鑼表示擔憂。

以打更人的消息靈通程度,他們是知道陛下和諸公態度的,青州失守,國庫空虛,連監正這位神仙人物都戰死在青州。

明眼人都知道,這麼打下去,朝廷肯定完蛋。

能不打,那當然最好,因此議和就成了諸公和陛下眼裡的曙光。

宋頭兒在這個節骨眼得罪雲州使團,是很不理智的。

宋廷風冷笑道:

“我以前怎麼跟你們說的?

“許寧宴是我一手帶出來的,現在他飛黃騰達了,見了我還是要喊我一聲宋哥,就這點小事兒,我用得着怕嗎。

“什麼狗屁雲州使團,一進京就耀武揚威,嘚瑟個什麼勁。這要是當年,老子還在雲州的時候,帶着許寧宴和朱廣孝兩個小老弟,二話不說,直接一刀咔擦了他。”

新入職的幾位銅鑼將信將疑,雖然宋頭兒一直鼓吹自己和許銀鑼是鐵桿交情,他們私底下找其他前輩求證,也說當初許銀鑼和宋頭兒,還有朱銀鑼走得近。

但大家都知道宋頭兒喜歡吹牛,其中肯定有誇大成分。

比如宋頭兒常常說:

“許寧宴這個人吧,有個嗜好,一天不去勾欄就渾身難受,尤其喜歡當值的時候去。我和朱廣孝那麼正派的人,說不去不去,要巡街。但硬被他拉着去勾欄。你要問我爲什麼非要當值的時候去,當然是因爲他晚上要去教坊司白嫖浮香姑娘,沒時間去勾欄唄。”

這不是開玩笑嘛,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許銀鑼在教坊司睡花魁都是不給錢的。

區區勾欄,他看得上眼?

所以銅鑼們對宋廷風的話,只信三分。

............

另一邊,金鑾殿。

殿前議事已經結束,永興帝按捺住焦躁情緒,不動聲色看了一眼掌印太監趙玄振。

後者心領神會,高聲道:

“宣雲州使團覲見!”

靜等半盞茶功夫,殿門外靜悄悄的,毫無動靜。

“宣雲州使團覲見。”

依舊沒有動靜。

趙玄振看了一眼臉色凝肅的皇帝,額頭頓時微微出汗,他轉身朝御座躬身,從左側疾步出殿,去打探情況。

不多時,小跑着返回,來到御座前,低聲道:

“陛下,雲州使團還未入宮。”

永興帝臉色一沉,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

趙玄振沒有解釋,只是輕輕道:

“已派人去請。”

永興帝收回視線,淡淡道:

“再等一刻鐘。”

“是!”趙玄振低聲應道。

殿內諸公儘管沒聽清君僕對話,但也能猜到是什麼情況,無非是雲州使團“姍姍來遲”,誤了時辰。

諸公都是經歷大風大浪的,不動聲色,但心裡暗暗評估起來。

雲州使團的領袖是一個叫姬遠的年輕人,自稱九公子,乃潛龍城一脈城主的第九子。

論血統,屬於大奉宗室。

這位九公子的行事風格,諸公心裡已經有數,鋒芒畢露,霸道強勢。

還好,沒到一刻鐘,姬遠一行人在宦官的帶領下,踏入金鑾殿。

諸公紛紛回頭,注視着踏入殿內的年輕人。

他穿着月白色的華服,繡精美雲紋,雙袖自然垂下,腰間環佩叮噹,五官俊朗,皮相極爲不錯。

他身後是一對容貌有幾分相似的少年少女,一個冷漠,一個清冷。

再往後,六名身穿官袍的老者中,兩名穿緋袍繡雲雁,四名穿青袍,繡白鷳和鷺鷥。

他們身上的官袍,無疑刺痛了永興帝和諸公的敏感的心,區區一個雲州,使團穿着正兒八經的官袍,幾個意思?

“雲州使姬遠,見過陛下。”

姬遠面帶微笑,微微躬身,自有一股貴氣和靜氣。

永興帝點了一下頭,聲音洪亮平靜:

“姬大人代表雲州來京城議和,朕給了你最大的禮遇,你卻來遲了。

“這就是雲州議和的誠意?”

他表情嚴肅,睥睨着殿下的姬遠。

姬遠絲毫不慌,笑着作揖:

“實非在下本意,只是今日出發前,被驛站一位銀鑼刁難、辱罵,耽誤了些時日。

“本官懷着誠意而來,沒想到區區一個銀鑼也敢對本官橫眉冷對,言語謾罵,姬遠斗膽問陛下一句,這便是大奉和談的誠意?”

許元霜和許元槐在旁聽着,兄妹倆對姬遠的口才心知肚明,別說遲到一刻鐘,便是遲到一個時辰,他也能把理掰扯的一清二楚。

讓自己無理變有理。

這不,反將一軍,同時還當着皇帝和諸公的面,給那不知死活的銀鑼扣了頂帽子。

永興帝要是不做出處理,那就是坐實了怠慢刁難之意,留下把柄。

果然,永興帝眉頭一皺,沉吟一下,道:

“何人刁蠻、謾罵姬使節?”

姬遠語氣平靜的回覆:

“銀鑼宋廷風。”

永興帝在腦子裡過了一遍,對這個名字沒有印象,他第一反應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銀鑼,背後可能有人,受了指使,破壞和談。

處置一個銀鑼自然不需要猶豫,他正要發話,這時,左都御史劉洪站了出來,道:

“陛下,此中定有誤會。”

姬遠身後一名穿緋袍的官員反駁道:

“這位大人的意思是,我們姬大人在信口胡謅?”

劉洪不理,繼續道:

“宋銀鑼忠肝義膽,在雲州剿滅亂黨時,與許七安並肩作戰,而後屢歷功勞,是許七安任職銀鑼時的得力助手。豈會刻意辱罵、刁難雲州使團。

“此中必有緣由,請陛下徹查。”

永興帝淡淡道:“劉愛卿所言甚是,朕自當查明情況,給姬使節一個交代。”

查什麼?不用查了!

劉洪的話說的很清楚,那姓宋的銀鑼是許七安的人。

背後有這麼大一個靠山,只要不殺人放火爲非作歹,基本可以高枕無憂。

永興帝自然不會因爲這點小事非要與許七安交惡,回頭派人告誡一下那個銀鑼,再把他調回打更人衙門也就是了。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紅包和點幣 先到先得!

姬遠一愣,頓時恍然,明白那傢伙爲何敢如此肆無忌憚。

原來背靠着大奉第一武夫。

“那就謝過陛下了。”

他見好就收,沒有咬着不放。

很顯然,小皇帝不會因爲這件小事得罪許七安,他揪着不放,只會自討無趣。

六名隨行覲見的官員,愕然的相互對視,難怪區區一個銀鑼這般囂張跋扈。

心裡仍就不滿,但今日議和事大,便不與那小人物計較了。

一番閒談、扯皮之後,姬遠朗聲道:

“入冬以來,我雲州與大奉交戰兩月,以致百姓遭殃,生靈塗炭,雙方將士亦死傷慘重。本官奉命抵京議和,蒙陛下和諸公大義,同意和談.........”

和談的具體流程,是先定下主基調,再由鴻臚寺負責談判,確認一些細枝末節,若是事情特別重大,則禮部也要參與其中。

在這過程中,還得把每日的談判流程,交給皇帝過目。

最終結果也得由皇帝和諸公商量後,才能拍板。

今日,定的就是“主基調”,先把談判的框架搭建起來。

姬遠說完長篇大論後,道:

“我雲州大軍勢如破竹,已佔領青州,大奉監正殉國於半月前。然,父皇心懷仁慈,不忍百姓再面臨兵災,願意與大奉和談,大奉需答應我們四個條件。”

潛龍城主早已在雲州稱帝。

父皇........監正隕落........永興帝掃過姬遠身後,那幾名穿官袍得雲州官員,深吸一口氣,道:

“姬使節請說。”

姬遠道:

“第一,大奉每年向雲州進貢歲幣銀五十萬兩、絹六十萬匹,和談結束後立刻生效,本官要先帶回今年的歲貢。”

他話剛說完,戶部尚書便跳了出來,斥責道:

“黃口小兒,睜眼說瞎話。

“白銀五十萬兩?絹六十萬匹?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戶部尚書跳腳是有理由的,這些錢在太平盛世時,倒也不算什麼。

但眼下國庫空虛,爲了維持朝廷運轉、軍費開支,本就苦苦支撐,連賑濟災民都錢糧都沒有。

一下子要走五十萬兩白銀,雲州甚至都不用打仗,坐等朝廷崩盤就行。

這哪裡是議和,這是包藏禍心,要逼死大奉。

戶部尚書生怕永興帝不懂“經濟”,貿然答應,因此先跳出來開噴。

姬遠“啪”的展開摺扇,搖了搖頭:

“中原土地富庶,區區五十萬兩算什麼。”

他眼睛猛的一亮,道:

“莫非,朝廷已經連五十萬兩白銀都拿不出來了?”

戶部尚書心裡一凜,冷哼道:

“我大奉國力雄厚,豈是你一個黃毛小兒能揣度。”

姬遠逼問道:

“哦,既然如此,那就是大奉並無議和之意。”

此子牙尖嘴利.........諸公暗暗皺眉。

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三章 吃蟹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四十章 結盟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五十章 詩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五十章 投壺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十四章 女屍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十三章 審問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
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三章 吃蟹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兩百一十六章 二號,乾的漂亮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四十章 結盟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五十章 詩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五十章 投壺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十四章 女屍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十三章 審問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