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

洛玉衡把一條大白腿搭在他肚子,眨一眨美眸,哀婉道:

“人家怎麼捨得打許郎,還不是許郎薄情寡義,明明已經有我了,還偏要和慕南梔糾纏不清。還帶着她遊歷江湖。

“將來我誕下子嗣,你肯定要拋棄妻子跟那個小賤人私奔的。”

說着說着,她突然招手喚來鏽跡斑斑的鐵劍,劍尖抵住自己小腹,哼哼道:

“那我就宰了你的崽,一屍兩命。”

許七安就有些想念高冷的原版國師,頭疼的捏了捏眉心,“國師啊,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冰冷的劍鋒橫在脖頸,黑暗中,那雙眸子冷冽如冰,嘴角冷笑:

“你說什麼,沒聽清楚。”

“國師啊,我腦子好像有點問題,可能是被你打壞了,你震散我元神後,有把我的魂兒拼好嗎。。”

許七安能伸能縮。

洛玉衡說變臉就變臉,丟了鐵劍,揉着許七安的腦瓜:“乖!”

神經病啊,熬過二十四小時把你送走.........許七安強顏歡笑的應付。

洛玉衡的表現,讓他意識到這位人宗道首的佔有慾極強,且對慕南梔極爲忌憚。

除了小愛醋味強,會針對魚塘裡其他魚兒,其他人格都只警惕和忌憚花神。

“看來在國師眼裡,南梔是最強大的情敵,其他女子都不堪一擊,花神大概是唯一讓國師在美貌上失去自信的女人.........”

心裡想着,許七安斜眼瞥一下身邊的小惡。

小惡眨眨眼睛。

許七安收回目光,心說沒事,你雖然沒她漂亮,但你潤啊。

不搭理大白腿在肚皮上蹭啊蹭,他閉上眼睛,開始覆盤當日與阿蘇羅的戰鬥。

“殺賊果位我沒有接觸過,不知道阿蘇羅有沒有放水,但現在回想起來,殺賊果位的力量似乎沒有想象中那麼強,雖然給了我一定程度上的打擊,但也僅此而已。

“如今想來,就顯得很有貓膩。

“就三品金剛的戰力來說,阿蘇羅沒放水。而且,他確實是壓着我打..........可是,如果他一開始就釋放修羅血脈呢?

“三品金剛的體魄配合修羅血脈,恐怕能直接吊打我。當然,也可以解釋爲他皈依佛門,告別過去,不到萬不得已不願意釋放修羅血脈。

“可還是感覺有些勉強.........”

儘管他和孫玄機能打贏阿蘇羅,是因爲配合的好,利用封魔釘給予“致命一擊”,削弱對方實力,而且最後搶走神殊雙腿後,依舊只能逃跑。

看起來是依仗封魔釘、浮屠寶塔等手段險勝。

在外人看來,不是阿蘇羅不夠強,是那許七安太陰險。

但這無法說服當事人的他,因爲現場情況是,孫玄機大部分時間龜縮在天上打輔助,三品之身的自己獨自拖住了阿蘇羅那麼長時間。

今日和小姨交手後,驚覺二品巔峰高手絕非三品武夫能抗衡。

那他憑什麼拖住阿蘇羅這麼長時間?

他竟然演我.........許七安“嘶”了一聲,阿蘇羅不但演他,而且演還很好。

首先,兩人交手時,阿蘇羅確實壓着許七安打,且最後是許七安依靠封魔釘纔打贏,可以說是險勝。

這樣的情況下,往往會讓人覺得是自己贏的很兇險,敵人很強大。

哪裡還會懷疑阿蘇羅在演戲?

“問題來了,阿蘇羅爲什麼要演我.........首先,他絕對不可能是友軍,因爲一入空門,四大皆空,想當二五仔的機會都沒有。

“佛門的菩薩和羅漢也不是傻的,如果阿蘇羅有問題,怎麼可能安排他來鎮守南疆。

“這樣一來,答應可能就只有一個,佛門內部的矛盾。大小乘之爭比我預料的更激烈啊,所以需要妖族這個外敵來轉移矛盾?

“這個解釋沒問題,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明兒先去十萬大山,等九尾天狐回來,就把這些事告訴她,看看她是什麼意見。小姨能察覺出的細節,九尾天狐肯定也能,但她卻沒說........也不是沒說,對於我能奪回神殊殘肢,她確實有過感慨。

“助萬妖國復國,俘虜度厄或阿蘇羅拔除最後一根封魔釘,十萬大山戰役結束,會轟動九州的..........”

念頭浮動間,他察覺到臉頰被溼潤溫熱小舌頭舔了幾下。

“作甚!”

許七安扭頭,看着枕邊的絕美的臉蛋。

小惡伸出小舌頭,舔了舔嘴脣,美豔的臉上綻放妖冶的笑容,雪白下頜一昂,挑釁道:

“來雙修啊。”

許七安翻身壓了上去:“我的三品體魄也不是吃素的,準備好哭泣了嗎。”

..........

次日,浮屠寶塔內。

許七安雙手合十,盤坐在塔靈老和尚身邊,低聲道:

“大師,我又悟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許銀鑼臉龐沒有任何世俗的慾望。

塔靈老和尚瞅他一眼,欣慰點頭:“善!”

旁邊的慕南梔抱着白姬,冷笑道:

“大師,他已經悟過兩次了。”

許七安瞪她一眼,把花神拉到一邊,花神踉踉蹌蹌的被拖到角落裡,板着臉:

“誰讓你碰我的。”

白姬擡起爪子,啪啪拍打許七安抓住慕南梔胳膊的手,叫道:

“鬆開鬆開!”

它就像是堅定不移站在媽媽一邊的孩子。

許七安收回手,“嘿”了一聲,用肩膀拱她一下:

“吃醋啦?”

慕南梔報以冷笑:“吃醋?你也太高估自己了,真當天下女子都愛你愛的不可自拔?”

白姬氣啾啾的說:“就是就是。”

沒有沒有,喜歡我的女人,都不及李靈素的十分之一,他纔是女友遍天下的大佬...........許七安看了看白姬,自顧自說:

“我明日要去一趟南疆,在這期間,你就不要出來了。”

慕南梔眼圈一紅,冷冰冰的看着他:

“怎麼,嫌我礙到你倆雙修了?”

猛吸一口氣,嘲諷道:“還沒問許銀鑼和國師雙修的如何呢,想來是如膠似漆,一刻也不願分離。”

反正亦是空空空空如也.........許七安一臉嚴肅:

“倒不是,你可能不知道,洛玉衡現在的人格是“惡”,惡毒的惡,她昨夜逼我將你從浮屠寶塔裡放出來,要親手殺了你。”

慕南梔臉色一變。

許七安繼續說:

“我當然不同意啊,就和她打了一架。”

慕南梔又氣又怒,咬着牙:

“她打你了?”

許七安委屈的點頭,握住慕南梔的手,柔聲道:

“我皮糙肉厚無所謂,但你是不一樣,我絕對不會讓她傷害你的。”

慕南梔心裡的怨氣散了大半,輕輕抽回手,哼道:

“我和你清清白白,莫要說這些放蕩的話。”

抿了抿嘴,趁機掩蓋嘴角翹起的弧度。

許七安見好就收,接着說道:

“但白姬要跟我一起出去,我需要用它聯絡九尾天狐。”

慕南梔擔憂道:“可你說洛玉衡惡毒的很,她會不會爲難白姬。”

許七安從她懷裡接過白姬,抱在懷裡,面無表情的說:

“我覺得這是它這個年紀應該承受的。”

白姬抖了一下,連忙補救:“人家最喜歡許銀鑼了。”

晚了........許七安抱着白姬順着臺階來到第二層,此處豎立着一尊尊金剛雕塑,或橫眉立目,或作勢欲打,森嚴可怕。

這些雕塑組成特定的陣法,被賦予了佛法,構成浮屠寶塔第三層,專做爲封印強大修行者的牢籠。

第二層溢散出的“鎮獄”之力,甚至能短暫影響到二品。

柴杏兒盤坐在兩尊雕塑之間,她本是姿色極佳的人妻,氣質楚楚可憐,長期的囚禁讓她愈發的柔弱,惹人憐愛。

臉頰蒼白消瘦,青絲披散。

苗有方在身邊的時候,充當着獄卒的身份,定期投食,更換馬桶。

另外,每七天柴杏兒會有一次外出活動的機會,沐浴洗漱。

等苗有方走了之後,投食的任務就交給了慕南梔,至於更換馬桶,則由塔靈老和尚來負責。

反正對塔靈來說,念頭一閃,便能將塔內的任何物品轉移出去——神殊斷臂除外。

“沒想到,漫長的囚禁生活,竟讓你氣機愈發渾厚,修爲大漲。”

許七安笑道。

柴杏兒睜開眼,看了看他,不卑不吭的說道:

“除了吐納練氣,便無事可做,任何人都會和我一樣修爲大漲。”

頓了頓,她眉眼柔和了幾分,問道:

“李郎近來可好?”

許七安頷首:

“組建流民軍隊,準備去青州打仗了。你待在浮屠寶塔的這段時間裡,寒災爆發,中原百姓流離失所,雲州叛軍北上攻打青州,戰況膠着。”

柴杏兒默然片刻,苦笑道:

“小小一座浮屠寶塔,竟成了庇護所。”

庇護所是沒錯,前半句話,你問問塔靈認不認同..........許七安沒再廢話,於懷裡摸出半卷獸皮地圖:

“你看看,這是不是你祖上留下的那半卷地圖。”

柴杏兒伸手接過,展開看了一眼:

“似乎是,這與當年宮主從柴家帶走的地圖材質一樣。”

“你見過另外半卷地圖嗎?”許七安問道。

柴杏兒苦笑道:“許銀鑼覺得,我有資格知道?”

許七安又問道:

“對於你們柴家的祖上,你還知道些什麼?”

柴杏兒搖頭:

“現在柴家能追溯到的先祖,便是從南疆回來的那位,再往上,經歷過一次滅門,早就徹底煙消雲散。”

這就有點頭禿了啊.........許七安無奈的收回獸皮地圖。

能入許平峰眼的,絕對不同尋常,大墓的主人是誰,許平峰又是如何注意到柴家的..........唉,目前來說,這件事不急,先緩緩。

.............

陳設簡陋的臥室裡,洛玉衡慵懶的打了個哈欠,從儲物小袋裡取出乾淨整潔的小褲和肚兜,慢條斯理的穿上,罩上羽衣袍子。

手裡把玩着蓮花冠,妙目盈盈的望着桌上的玲瓏小塔,嘴角一挑:

“三品武夫,就這?”

她隨手把蓮花冠丟在桌上,離開臥室。

因爲族中青壯出征,上山狩獵的人數少了許多,身爲族長的龍圖不得不重新上山幹活。

щщщ_T Tκan_C〇

在力蠱部,族長既是手握權力之人,也是責任最重的人。

在面臨人力不足,食物短缺的時候,族長龍圖被迫營業,上山打獵。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洛玉衡來到院子外,看見許鈴音和麗娜蹲在樹蔭下,升起一團篝火,篝火邊插着六隻剝皮洗淨的老鼠。

“等我們吃完老鼠,火堆下面的地瓜也烤好了。”

麗娜哼哼道:“期待嗎。”

“期待的!”小豆丁抹了抹口水。

麗娜使喚徒弟:

“你去給師父拿水袋來,口渴了。”

小豆丁警惕的看着她:“那,那你別偷吃。”

得到師父的保證後,小豆丁邁着小短腿衝進院子。

“國師好。”

麗娜瞅見洛玉衡,恭敬的打招呼。

她可不是許鈴音這種沒腦子的笨蛋,深知眼前這位的強大,以及超然地位。

近日來,洛玉衡與許七安在極淵裡出了不少力,雙修道侶橫掃極淵的傳說,已經傳遍蠱族。

洛玉衡審視着麗娜:

“你是那個,那個地書碎片持有者。”

麗娜吃了一驚,沒想到國師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洛玉衡腳步不停,繼續往外走。

麗娜的目光追隨着她,敏銳的察覺到今天的國師有些不對勁。

她旋即收回目光,滿懷熱情的看着快要烤好的老鼠..........卻發現篝火邊空空如也。

老鼠,沒了?!

麗娜茫然無措的站起身,環顧四周,老鼠呢?我辣麼多的烤老鼠呢?

噔噔噔........同時,許鈴音抱着水袋跑了出來。

看着篝火邊空蕩蕩的,她陡然僵住。

師徒倆大眼瞪小眼。

麗娜動了動嘴脣,艱難的說:

“老鼠自己跑了,你信嗎?”

.........小豆丁水袋一丟,坐在地上雙腿亂蹬,嚎啕大哭起來。

遠處。

微風裡,青絲揚,羽衣翻飛,洛玉衡笑靨如花,妖冶絕美。

...........

南法寺。

坍塌的封印之塔外,廣場上。

腦後亮着一輪七彩光輪的度厄羅漢,盤坐在蒲團,掌心拖着一隻金鉢。

“過八苦陣,受問心關,這是廣賢菩薩的意思。你若過了這兩關,封印之塔被毀的事,便揭過了。”

黝黑枯瘦的老僧,目光平靜的望着對面的阿蘇羅。

“弟子明白。”

阿蘇羅雙手合十,跨出一步,進入金鉢。

度厄羅漢收回手,金鉢徐徐浮空,鉢口投射出一道光幕。

光幕中,身披袈裟的阿蘇羅雙手合十,昂然而立,站在八苦陣前,卻遲遲不曾入陣。

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月末總結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六章 驗屍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十九章 斬首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四十章 上貓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寫個總結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月末總結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二十九章 截胡
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月末總結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六章 驗屍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十九章 斬首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四十章 上貓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寫個總結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月末總結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二十九章 截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