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

走在靜悄悄的小鎮上,偶爾會看見幾個孩子在空曠的街道上瞎逛,或脫掉褲子在街邊尿尿。

但很少見到成年人。

許七安推測這些孩子能力還弱,不需要每天把自己藏起來以緩解暗蠱的副作用。

等將來他們長大了,能力提升了,就會變的和父輩一樣,天天躲在犄角旮旯裡。

“難道天蠱婆婆說暗蠱部的“經濟狀況”不好,能好纔怪了,大部分時間都浪費在無意義的躲貓貓上。”許七安心裡嘀咕。

他剛得到七絕蠱時,只覺得暗蠱的副作用很麻煩,每天要抽時間把自己藏起來,一藏就是一兩個時辰。。

沒有聯想過如果一個種族的人都這樣,其實是一種“災難”。

“其實晚上也可以藏,沒必要非得白天。”

許七安說道。

巡邏隊的年輕男子連連點頭:

“晚上當然也有人藏着,不過大多都是未成家的。成家的,晚上可沒時間。

“另外,層次越高,藏身的目的就不只是消除副作用,您也是暗蠱大宗師,您應該明白。”

副作用是暗蠱最基本的需求,想增長修爲,培育暗蠱,還得主動藏身陰影,感悟暗蠱之力。

說話間,他見許七安目光瞄着自己腳下的陰影,便笑道:

“您沒看錯,巡邏隊的其他人都藏在我襠下陰影裡。”

神特麼襠下陰影,你們暗蠱部的人都活在擋下嗎.........許七安一口槽差點就忍不住吐出來。

穿過一條條安靜的小巷,兩人接近了鎮子中央,這裡的人煙稠密許多,三三兩兩的行人穿梭在空曠的街道上,兩側還有店鋪。

許七安看見這些行人裡,有中原人,有南疆人,穿着破敗的布衣,不比中原流民好多少。

主要是,這些行人大部分體內都沒有暗蠱。

“他們是奴隸,有的是從中原抓過來的,有的是一些不講規矩的南疆部落,被我們清剿了,人口由七部平分。”

巡邏隊的年輕人說:

“這些奴隸是我們族中寶貴的勞動力。”

許七安沉吟片刻,道:“蠱族常常與中原商隊進行人口貿易吧。”

人口貿易四個字,讓年輕人愣了好一會兒才理解,道:

“沒錯。

“中原的商隊知道我們缺人,常常往南疆送人,換一些南疆獨有的草藥、木材、礦石等等。”

而那些人口,多半是拐騙來的........許七安想到了柴家先祖,那位先祖年幼時,全家被仇人滅門,自身也被賣到南疆屍蠱部當奴隸。

後來不知怎麼逃回了中原,在湘州老家開宗立派。

對了,還得問尤屍索要地圖,柴家老祖的那半張地圖就在屍蠱部..........這時,許七安看見了一座大宅,匾額上寫着南疆的文字。

“這裡便是首領的府邸,許銀鑼請進。”

踏入大宅,許七安掃了一眼大院的佈局,一條青石鋪設的道路通往內院,道路左側擺着一隻只水缸,蓋着木板。

右側則是一個個口徑狹小的深坑。

坑裡缸裡全藏着人.........許七安收回目光,跟着年輕人繼續深入,走了一會兒,半個人影都沒看見。

直到他們進入內廳,許七安纔看見穿着黑衣的暗蠱部首領影子,坐在主位,手裡捧着一杯茶。

他常年不見陽光,因此有些蒼白的臉龐,露出些許笑容:

“茶已備好,許銀鑼請坐。”

見客奉茶,這是中原的禮節。

待許七安入座後,他又道:

“稍等,我已派人去請長老,出兵之事,非我一人能決斷。”

這是昨日戰鬥時,便已經初步談好的事。

半盞茶的時間,八道陰影從桌底鑽出,於內廳中化作或中年或老年的八位長老。

“首領已經和我們說過,許銀鑼想請暗蠱部族人北上,協助大奉對抗雲州叛軍。”

白髮蒼蒼的老人似乎是大長老,語調緩慢的說道:

“倒也不是不行,就看許銀鑼能出什麼價。”

許七安抿一口茶,道:

“戰事平定後,大奉每年向暗蠱部歲賜白銀五萬兩,絹五萬匹,糧草三萬石,只給五年。”

幾位長老微微動容,用南疆話交頭接耳起來。

“五萬兩白銀可以把我家房間堆滿了啊。”

“五萬匹絹能讓我們暗蠱部族人都穿上漂亮衣服。”

“糧草更重要啊,我們族人一直沒時間狩獵和耕種。”

白髮蒼蒼的大長老用力咳嗽一聲,打斷了長老們的竊竊私語,慶幸許銀鑼聽不懂南疆話,不然他討價還價的底氣就被這幾個沒出息的敗光了。

大長老搖搖頭:

“可若是大奉敗了呢?我們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許七安面不改色:

“大長老想怎麼加?”

“爽快!”大長老點點頭,沉聲道:“加一倍。”

“爽快!”許七安默默起身,拱手道:

“我還得去一趟心蠱部,不打擾諸位了,告辭。”

影子的手動了動,但忍住了,眼見許七安走到廳門口,他嘆口氣,說道:

“白銀六萬兩,絹五萬匹,糧草五萬石,給六年。

“作爲回報,我族派遣八百名精銳族人蔘戰,放心,都是絕對的精銳。”

蠱族雖然全民皆兵,但刨除老弱婦孺,再刨除普通族人,八百名精銳確實不少了。

許七安停下腳步,笑道:

“成交!”

他來之前已經與懷慶溝通過,從她那裡獲取“歲賜”的合理範疇。

畢竟許七安不是讀史的,對於這玩意沒什麼研究,不知道“歲賜”的市場價。

影子提的要求,在合理範圍內。

影子吐出一口氣:“暗蠱部的精銳戰士們,會竭盡全力助大奉剿滅叛軍。”

至於許七安能不能代表大奉朝廷,影子和長老們沒有懷疑,此人身上不但頂着大奉第一武夫的名頭,同時還是國師洛玉衡的雙修道侶。

他說的話,在暗蠱部看來,比中原皇帝的金口玉言還可靠。

“過段時間,我會讓朝廷送來文書,作爲大奉和蠱族結盟的憑證。”許七安道。

影子微微頷首。

............

離開暗蠱部,許七安御空飛行,半個時辰後,來到了心蠱部的地盤。

此地鳥語花香,飛禽走獸遍地。

心蠱部的房屋建在茂密森林中,一座座樓閣掩映在碧綠的枝葉間,人和獸類和諧共處。

少女騎着斑斕巨虎,在山野間歡快遊玩;田野間充當畜力的是各種各樣的巨型生物;靈活小巧的長尾猴子拎着竹籃,漫山遍野的採摘果子。

突然,許七安看見下方的密林中,衝起遍體鱗片的巨獸,扇動膜翼,載着一名年輕的心蠱族人,在他身邊盤旋。

“許銀鑼,首領讓我來接待您。”

年輕的巡邏隊員畢恭畢敬,說着不太標準的中原官話。

許七安“嗯”了一聲,他選擇御空而來,便是主動“暴露”,讓淳嫣察覺到他。

那年輕的心蠱部族人駕馭着飛獸,朝林子裡降落。

嗯,這隻飛獸不是雌性,看來騎士是個正經的騎士...........許七安心裡沒來由的浮現這個念頭,跟隨巡邏員,來到山峰南側,懸崖邊的一座閣樓前。

閣樓邊有一株亭亭如蓋老鬆。

枝上松鼠嬉戲,松下白猿啼叫。

閣樓外,幾隻長腳黑羽的大鳥低頭啄食,見到陌生人到來,驚慌的振翅飛起。

穿着藍色長裙,耳垂墜着兩條赤色小蛇,眉眼豔麗的淳嫣站在閣樓外,面帶淺笑。

“淳嫣首領!”

許七安回以微笑。

兩人進了閣樓,在一樓大廳入座,身爲心蠱師的許七安,立刻察覺到了躲藏在角落裡的各種毒蟲毒蛇,以及小獸。

“這裡遍地都是的蛇蟲鼠蟻、飛禽走獸,有沒有給許銀鑼親切感?”

淳嫣半開玩笑的說道。

忍不住就想把它們都召集出來,一起跳廣場舞.........許七安笑道:“確實讓人流連忘返,倍感親切。”

簡單的一句話,彷彿拉近了雙方的距離。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淳嫣杏眼裡眼波盪漾,感慨道:

“但於獸類過於親近,也容易迷失在其中。”

你是指與獸類進行前俯後仰運動吧..........許七安臉上泛起沒有絲毫偏見的笑容:

“這是他們的個人選擇。”

淳嫣定定的望着他,見他確實沒有偏見,笑容溫柔了幾分,道:

“族中規定,但凡與獸類有過逾規越矩的,便不得再娶妻嫁人。這既是震懾族人,也是尊重他們的選擇。”

許七安接着說道:

“忍住來自本命蠱的衝動,有助於磨礪意志,而若是沉淪本能,則有利於心蠱的修行。不得不說,是把雙刃劍。”

心裡打定主意,在南疆期間,不把小母馬放出來,讓它好好留在浮屠寶塔裡。

不然他擔心被心蠱部的人給偷走,或者被力蠱部的人給吃了。

見交談還算愉悅,許七安道明來意,給心蠱部開了與暗蠱部相同的條件。

淳嫣思考片刻,道:

“心蠱部不缺糧草,我希望把糧草換成布帛、茶葉、瓷器、以及鹽鐵。”

對心蠱師來說,吃肉根本不成問題,耕種方面,也可以驅使獸類充當畜力。

“沒問題。”許七安應允。

交易達成,淳嫣笑容擴大,問道:

“那麼,許銀鑼想要什麼兵種?心蠱師最擅長的是御獸,中原缺少強大的獸類,且分散各地,很難直接投入作戰。合理的辦法是,從我心蠱部直接徵調過去。”

許七安深表贊同:“淳嫣首領有何建議?”

中原不比南疆,毒蟲猛獸遍地,城裡全是阿貓阿狗,山裡倒是有不少獸類,但很難保證戰場邊緣就有豐富的獸羣可以支配。

而普通獸類作用不大,比起南疆的異獸,戰鬥力不在一個層次。

淳嫣說道:

“心蠱部有異獸騎兵和飛獸軍兩大兵種,我個人建議,許銀鑼選擇飛獸軍。異獸騎兵行軍緩慢,成羣結隊前往青州,最少要一個月。

“一路上人吃獸嚼,食物就是個大問題。到了青州後,食物依舊是大問題。大奉寒災洶涌,本就缺糧,而異獸騎兵只食肉,不吃穀物。

“飛獸軍雖說也只食肉,但行軍速度快,最多六天就能趕到青州,沿途可以讓族人自行尋找食物,這對我們心蠱師來說,輕而易舉。

“從作戰能力來說,大奉不缺騎兵,但飛獸軍卻寥寥無幾,只有山海關戰役中大放異彩的赤尾烈鷹。”

然而,因爲國力日漸下滑,養不起赤尾烈鷹,朝廷已經把它們販賣給雷州當地的商會和豪門望族了,只保留極少數的飛獸軍數量..........許七安內心嘆息。

“心蠱部能給多少?”

“部族裡只有一千兩百頭飛獸,最多給大奉五百。”

“成交!”

淳嫣知道許七安還有事,沒有多做挽留,送他出了閣樓。

...........

許七安的下一站是屍蠱部,蠱族七部中,天蠱不擅戰鬥,排除;毒蠱族人與大奉仇恨太深,排除;情蠱部的催情氣體不分敵我,同時對大奉仇恨極深,排除;

所以,他要的是力蠱、暗蠱、心蠱和屍蠱四大部族。

其中屍蠱部的作用最大,雖然屍蠱部操縱屍體需要子蠱,無法像巫師的控屍術那樣,成批成批的操縱屍體匯成大軍,但屍蠱部的行屍,勝在質量高,戰力強。

而一隊戰力高的敢死隊,在戰場中能發揮的作用相當可觀。

屍蠱部的情況和許七安預料的有些差距,他原以爲屍蠱部的大本營,類似於傳說中的幽都鬼城。

但其實屍蠱部的大本營,是各部裡最氣派的,足以和天蠱並列。

這簡直是一座小城。

石塊壘起高高的城牆,呈方塊狀。城中的建築風格與大奉相近,磚塊和木材組合。

城中人來人往,貿易頗爲發達。

唯一詭異的地方是,擡轎的轎伕清一色的白瞳,活人身邊必定跟着一具,或兩具行屍,充當隨從和苦力。

人來人往的集市裡,三分之二是行屍走肉。

這就很驚悚了。

誰能想到,一羣鐵憨憨的力蠱部,竟是蠱族畫風最正常的,僅次於天蠱部...........許七安無聲感慨。

因爲刻意暴露氣息,他立刻引來尤屍的關注,被請進了城中央的三進大院裡。

院子裡奴僕來往,做着各自的活兒,巡邏的護衛清一色的白瞳。

行屍與活人相處融洽。

進入內院後,許七安看見許多衣着暴露的婢女,她們似乎習以爲常,沒有任何羞恥感。

許七安在會客廳等待了片刻,尤屍姍姍來遲,淡淡道:

“直接說條件吧。”

他沒有直接前來,而是操縱着行屍與許七安見面。

許七安卻審視着他,笑道:

“是不是打擾到閣下的雅興了?”

以他今時今日的修爲,尤屍本體在裡面臨幸婢女的動靜,能聽的一清二楚。

“尤屍”淡淡道:

“這是剋制屍蠱副作用最好的辦法,每當你忍不住想與屍體發生什麼時,身邊有幾個衣着暴露的婢女,可以很好的轉移注意力。

“等你把慾念發泄在她們身上時,很長一段時間裡,都不會對行屍產生興趣。”

巧妙的利用賢者時間,來抗拒屍蠱的副作用.........許七安微微點頭。

屍蠱部相對富庶,因此沒有向暗蠱部一樣擡價,但尤屍附加了一個條件,許七安在南疆期間,必須把那具古屍留在屍蠱部。

何時離開蠱族,再取走古屍。

聽着尤屍強作鎮定,但其實無比渴望的語氣,許七安沉吟道:

“可以,但我同樣有個條件。”

“但說無妨。”尤屍當即道。

“我曾經遊歷到湘州,那裡有一個柴家,習得屍蠱部的秘術,能鍊鐵屍..........”

許七安把柴家的情況告訴尤屍,“你有印象嗎?”

柴家先祖距今已有一百多年。

尤屍回憶片刻,點頭說:

“是有這麼一個奴隸,那是我父親擔任首領時的事了,沒記錯的話,他似乎是用半卷地圖,換回了自由身。”

許平峰刻意收集的地圖,絕對不簡單..........許七安道:

“我需要那半卷地圖。”

尤屍沉吟片刻:

“好,但我有個要求。”

禁止套娃啊.........許七安頷首:“但說無妨。”

“你將來若是能解開地圖的秘密,希望能告訴我。”

等許七安點頭答應後,尤屍道:“稍等!”

十幾分鍾後,一具白瞳行屍邁入會客廳,手裡捧着一隻黑色的木盒。

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三章 吃蟹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兩百章 勾引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六章 高人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二十一章 大婚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章 舉薦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六十章 婚事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七章 見太子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
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三章 吃蟹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三十一章 功德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兩百章 勾引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六章 高人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二十一章 大婚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一百章 舉薦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六十章 婚事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七章 見太子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