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

許七安天靈感插着劍柄,坐在議事廳的主位。

他坐這個位置,並非衆人敬於他聲望,畏於他修爲。

理論上來說,許七安現在明面上的官職是打更人衙門的首領,權位堪比朝堂諸公,就算沒有實權,官帽子是要比楊恭這位一州布政使大的。

“諸位只管說吧,本官聽着。”

許七安環顧兩側官員,起了個頭。

行軍打仗、調糧運兵,穩定後方等等事宜,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門外漢。

在這些領域裡,出出主意,指出不足倒是可以,讓他去統籌、安排,那隻會礙事。。

楊恭點點頭,接替許七安的話語權,說道:

“本次議事,有三件事要與諸位討論,分別是錢糧、兵源、防線。

“其中,錢糧和兵源息息相關。青州失守後,儘管我們帶走了絕大部分的軍需輜重,但錢糧短缺問題,始終困擾着我們。

“從漳州運來的糧草,不久前沉江了,押送糧草的大軍全軍覆沒。”

漳州是大奉糧倉之一,糧草儲備最充足,一旬前,議和期間,漳州運往大奉的船隊遭遇襲擊,糧草沉江不說,隨行押送的軍隊全軍覆沒。

這是雲州叛軍在有目的的截斷各州運往雍州的糧草。

大奉疆域遼闊,不管是走水路還是陸路,路途都極爲遙遠,押送過程中遭遇敵人埋伏,屬於不可規避的意外。

當然,大奉軍也有派精銳高手潛入雲州、青州,做着截道的行動。

這種時候,拼的就是雙方的物資底蘊,以及高手數量了。

雲州和大奉相比,最大的優勢是戰略縱深不足,沒錯,地盤小也有小的好處,這意味着押送路程短,地形不復雜,失誤的概率也相應的減少。

李慕白沉吟道:

“雍州富庶,但一邊要穩災民,一邊要供養軍隊,最多支撐一個月,一個月後,我們就要搜刮“民脂民膏”了。”

許二郎插了一嘴:

“如果募兵的話,可以大大縮減錢糧開支。”

把那些吃白食的流民編入軍隊,讓資源利用達到最大化。

李慕白沉聲道:

“這樣的話,可以撐三個月.........”

他看了一眼苗有方身邊的力蠱部戰士莫桑,改口道:

“兩個月沒問題。”

衆官員、將領沉默着,眉頭緊鎖。

錢糧問題,向來是大奉面臨的首要難題,沒錢沒糧,打什麼仗?

我可以讓花神催熟一批糧食,但只是杯水車薪啊...........許七安想到了花神的靈蘊。

但旋即覺得這個提議不靠譜,慕南梔能催熟的糧草有限,而朝廷需要多少糧草?有多少嘴吃飯?不是一個量級,不過,這個法子可以用來應急。

到時候,催熟完畢的花神會哭着說:沒有了,一滴都沒有了!

許七安想到這裡,嘴角翹了翹。

“咚咚!”

他敲了幾下桌面,吸引衆人目光,說道:

“陛下會在楚州和禹州境內增設集鎮,開關市,不需要多久,大奉會有錢糧。”

當即把懷慶朝會上的政策告知衆人。

朝廷政令傳入各州需要時間,這肯定比不過“天機宮密探”這類快馬加鞭,且依靠傳送術傳遞消息的組織。

當然,等孫玄機的傳送陣法搭建完畢,雍州這邊的消息往來速度會得到巨大增幅。

“妙!”

張慎撫須微笑:

“這兩條政令能解大奉燃眉之急和後顧之憂。”

增設集鎮,開通關市,可以充盈國庫,解朝廷國庫空虛之急。收回荒廢農田,則能讓流民在開春之後,有田地耕種。

這年頭,安撫百姓其實很簡單,給他幾畝田,雲州叛軍再想招募流民當炮灰,就難了。

李慕白讚歎道:

“陛下當初在雲鹿書院求學時,便展露過不俗的實幹能力。如今登臨大寶,乃大奉百姓之福。”

衆人紛紛開口稱讚,相比起永興,女帝登基讓他們看到了希望。

大概也只有許銀鑼纔有這樣的魄力,扶植一位女子登基。

衆官員、將領,用敬佩的眼神看向許七安,但看到他頭頂的劍柄後,又紛紛低下了頭,沒讓自己笑出聲。

袁護法蔚藍色的目光掃過衆人,嘴脣動了動,正要開口,孫玄機把茶杯遞到他面前,面無表情的說:

“喝!”

袁護法連忙張開嘴,喝了一口,藉此把涌到嘴邊的話嚥下去。

........衆官員、武將,心裡捏了一把汗,朝孫玄機投去感激的目光。

如果他們剛纔的心裡話被袁護法讀出來,那麼現在,大家就是站着議事,或者跪着議事了,總之許銀鑼不會放過他們。

楊恭輕咳一聲,把話題扯回來,臉色無比嚴肅的說道:

“第三個問題,防線!

“而在這之前,我們需要估測雲州軍下一次的進攻是在何時。”

前青州都指揮使周密,沉吟一下,道:

“雲州軍遭逢大敗,潯州城一戰,算是傷了筋骨,沒有那麼快捲土重來,應該會等那位傳說中的白帝返回九州大陸。”

白帝的存在,對於在座的高層來說,並不是秘密。

斬首黑蓮的行動中,白帝沒有出現,暴露了它不在九州的事實。

“不,我覺得,他們會在近日內進宮雍州。”

李慕白給出不同意見,這位雲鹿書院的大儒分析道:

“首先,春祭將近,這場戰打半年一年,雲州能承受。打了幾年,他們會被戰爭拖垮。而陛下的兩條計策,正是打持久戰的基礎。

“雲州叛軍若是得知,就絕對不會拖延下去,會即刻進宮。”

苗有方突然說:

“也有可能進攻禹州,阻止朝廷的計策。”

禹州與南疆緊鄰。

他剛說完,便被身邊的許二郎否決:

“雲州的兵力,不足以支撐他們兩線作戰。”

這就是當初雲州想要議和,兵不血刃的拿下禹州的原因。

衆人再次意識到,當時如果議和成功,雲州軍接管禹州或漳州,那纔是真正的大勢已去,朝廷滅亡只剩時間問題。

大奉已經在滅亡的邊緣徘徊過一次了........文官和武將們心裡感慨。

許銀鑼的這場政變,改變了大奉王朝的命運。

楊恭做最後總結:

“從休整到出兵,最多不會超過半個月,春祭前,雲州和我們會有一場惡戰。接下來,我們需要構築第一道防線,選定守將............”

............

青州布政使司。

同樣的清晨,雲州軍方高層也在開會議事。

所有人到齊後,葛文宣環顧衆人,開了個頭:

“天機宮剛得到消息,京城那邊,準備在劍州和雍州開設關市,與北方妖蠻、南疆蠱族、萬妖國互通商貿,以豐盈國庫。另外,還有一條政令,以原價從鄉紳貴族手中回購田地,春祭後,用來安撫流民。

“這不是一個好兆頭啊,處處擊中我雲州軟肋。”

聞言,在座的高層將領眉頭緊鎖,已經意識到這兩條政令施行後,對局勢造成的影響。

卓浩然咧了咧嘴:

“開關市?想得美,老子率領死士把他們一鍋端了。”

葛文宣不鹹不淡道:

“可以,我們會提前爲卓將軍準備葬禮。”

卓浩然豎眉。

沒給他發怒的機會,楊川南沉聲道:

“劍州的事,路途過於遙遠,我們摻和不了。

“禹州與青州相鄰,倒也算觸手可及。但你想過沒有,朝廷開關市,最高興的,是蠱族、萬妖國和中原商隊。

“中原有蠱族急需的茶葉、瓷器、綢緞、鹽鐵等等,萬妖國剛剛建國,除了草藥和食物不缺,什麼都缺。蠱族和妖族必定會派兵駐紮集鎮。

“而南疆物產豐富,足以讓追逐利益的商旅發狂。以前蠱族和大奉不對付,佛門統治十萬大山時期,拒絕與中原做買賣,他們沒辦法。

“如今沒了這些憂慮,勢必會有大量的商隊蜂擁禹州,世道不太平,他們會僱傭一定規模的武裝力量保護。你率死士端了他們,呵,到底是誰滅誰?”

要知道,中原武林繁榮,江湖勢力多如牛毛。

這些江湖匹夫不會管大奉死活,但卻可以被利益驅使,甚至會有各地江湖勢力組成的商隊前往禹州。

葛文宣點頭,贊同楊川南的分析,補充道:

“發兵禹州的話,以我們的兵力和物資,兩線作戰有些冒險。”

卓浩然沉默了。

戚廣伯淡淡道:

“你們現在知道,許七安爲何要扶持一個女子登基了?他扶持長公主登基,不只是爲了穩固後方,更因爲此女才情無雙啊,許七安相當於如虎添翼。

“以後我們要面對的敵人,不再只是許七安,還有大奉這位女帝。”

一位將領沉吟片刻,試探道:

“京城沒了監正坐鎮,國師爲何不直接殺入京城,滅了那個女皇帝。”

衆人眼睛一亮,認爲這是一個可行之策。

戚廣伯默然,而後嘆息道:

“那便是玉石俱焚了。”

他沒多做解釋,看了一眼沉默寡言,顯得有些自閉的姬玄,道:

“執着於情,非帝皇之材。你若不想被國師和陛下看扁,就把姬遠兩個字,從心裡抹去。”

姬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戚廣伯繼續道:

“禹州要打,但不是現在,先準備進攻雍州,我只給你們半個月的時間。半個月後,出兵禹州。”

楊川南吃了一驚:

“大將軍,不等白帝了?”

戚廣伯搖頭:

“大奉耗的起,我們耗不起。另外,洛玉衡渡劫在即,而許七安同樣是個不穩定的因素,給他們的時間越多,不可控的事情就越多。

“再說,你知道白帝何時歸來?雲州的命運,我們的命運,不會寄託在一個外援身上。”

...........

【一:皇宮的傳送陣,必須在朕的寢宮裡,你若是不放心臨安,就讓孫玄機在她的韶音宮也搭建一座。許平峰和伽羅樹若是真的襲擊京城,傳送陣只有在寢宮,朕纔有一線生機。】

【三:沒問題,只要陛下不介意,臣當然也不會介意。】

【一:什麼意思?】

【三:定向傳送符,通往皇宮的,我手頭也要有幾枚。】

懷慶好半天沒說話,但也沒說不允許。

許七安繼續傳書:【只是真到了那一步,委實有些慘烈了。】

兩人是在私聊。

【一:周史末期,雍譽年間,巫神教大軍打到京城。雍譽在大軍護衛下,逃離京城,把皇室女眷、百姓留在了城中。巫神教大軍屠戮三天三夜,把帝姬、嬪妃擄回東北。

【雍譽帝在邊關集結大軍,六年時間,便將巫神教軍隊逐出中原。

【京城從來都不重要,只要朕不死,大奉就不會滅。】

懷慶的傳書裡,透着強大的,無與倫比的自信。

【一:另外,許平峰敢來京城,就別想短時間內重返青州和雲州,這同樣是我們把雲州叛軍的總部一鍋端的機會。以許平峰的性格,不到絕境,不會做玉石俱焚的選擇。

【你現在需要考慮的兩件事:一,助國師渡劫。二,如何晉升一品。】

助國師晉升一品,嘖嘖,本銀鑼是奉旨雙修.........許七安傳書迴應:

【明白。】

結束通話。

許七安坐在潯州城頭,望着蔚藍的天空,沉吟許久。

各大體系,晉級後便沒有關隘了。

只要積攢氣機,磨礪體魄,把“玉碎”提升,就能依靠時間,慢慢把修爲推到二品巔峰。

換句話說,不管什麼體系,什麼品級,最難的,是破關。

許七安當初依靠魏淵的血丹晉升三品不死之軀,之後便沒有瓶頸,與國師不停雙修,氣機穩步增長。

真正難的是提升品級時的關卡。

就像老匹夫,三品到三品巔峰,幾十年時間就到了。

但晉升二品的關卡,卻卡了他整整五百年。

“三品晉升二品,是合道,把“意”補完。那二品晉升一品呢?”許七安緊皺眉頭:

“一品武夫似乎沒有名字,這裡面的水很深啊。我感覺,武夫體系也許是所有體系裡最特殊,水最深的。”

武夫體系自古以來便已存在,卻從未出現過超品。

武夫體系的一品,是沒有名字的。

單是這兩點,就足以說明這個體系有問題。

他閉上眼睛,盤坐內視,解開對神殊大師的封印。

以他目前二品之尊,封印神殊的一條右臂並不難,雖然神殊大師是和尚,對男女之事並不在意,但雙修的時候,許七安還是拒絕旁觀者的。

洛玉衡也拒絕自己被小小銀鑼頂撞時,邊上有個旁觀者。

眼前出現了迷迷濛濛的大霧,霧氣如輕紗撫動,雲霧深處有一座破廟,廟門前盤坐着一位俊秀得年輕僧人。

“大師,我想請教一個問題。”許七安雙手合十:

“如何晉升一品武夫?”

.........

PS:本來想請假的,因爲從監正被封印到潯州守城戰,我的細綱已經寫完了,後續的細綱沒有寫。嗯,細綱不是大綱,大綱我一直做到完本,倒是不用愁大綱的問題。

思來想去,覺得斷更不好,所以堅持碼了這一章。

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五十章 詩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三章 吃蟹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十九章 朝會第七章 嚇唬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十八章 女兒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九十三章 坑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三十章 決戰前夕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
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五十章 詩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三章 吃蟹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第十九章 朝會第七章 嚇唬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十八章 女兒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九十三章 坑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八十三章 圍攻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三十章 決戰前夕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