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

佛陀在這個時候進攻中原?!

聽到神殊傳訊的許七安,難以遏制的涌起疑惑和不安。

如果蠱神北上吞噬中原,佛陀趁機出動是可以理解的,因爲到那時,他和神殊就必須兵分兩路,而單個半步武神雖能與超品爭鋒,但卻根本打不過超品。

可現在,蠱神南下出海,巫神還在封印中,根本沒人和佛陀打配合,祂進攻中原作甚?

“我與祂在邊境對峙,尚未交手。”

神殊第二句話傳來。

“知道了,佛陀若是出擊,立刻通知我。”

他先回了神殊一句,繼而在地書聊天羣中傳書:

【三:神殊方纔傳信於我,佛陀與他對峙邊境,隨時交手。】

一石激起千層浪!

看到這則傳書的天地會成員,眉心一跳。。

接着,與許七安一樣,驚訝與困惑翻涌而上,佛陀在這個時候選擇進攻中原?

【四:不對勁,佛陀和蠱神的行爲都不對勁。】

蠱神的反常行爲尚未得到解答,佛陀又詭異的入侵中原,這給了天地會成員巨大的心理壓力。

對手是超品,而當你摸不清超品想做什麼時,那你就危險了。

【一:蠱神和佛陀是不是結盟了?】

這時,懷慶從朝堂爭鬥的經驗、角度來分析,提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衆人悚然一驚,撇開蠱神和佛陀的位格,單看祂們的舉動,蠱神甦醒後立刻出海,佛陀隨後進攻中原,這說明什麼?

佛陀在幫蠱神牽制大奉。

如果沒有佛陀這一遭,許七安現在已經出海。

蠱神出海想做什麼........這個疑惑,再次涌上衆人心頭。

【九:不管蠱神想做什麼,現在佛陀纔是燃眉之急,先擋住佛陀再說吧。貧道已經趕往雷州。】

沒錯,佛陀纔是架在脖子上的刀,擋住佛陀比什麼都重要。

【一:拜託諸位了,寧宴,你讓蠱族的首領們也去幫忙。沒了巫神教攪局,他們理當能發揮作用。】

許七安回了個“好”字,當即把佛陀的動靜告知蠱族首領們,就在他打算帶着蠱族首領先行前往雷州時,懷慶的傳書來了:

【一:你覺得自己現在要做的是什麼?】

當然是抵禦佛陀,還能是什麼........許七安心裡一動,試探道:

【三:陛下的意思是?】

【一:神殊與佛陀只是對峙邊境,尚未開戰,況且,朕已經把雷楚二十四郡縣的百姓遷往中原腹地,即便打起來,神殊也有邊戰邊退的餘地。】

這則傳書剛結束,下一則傳書立刻接上:

【一:蠱神已經掙脫封印,如今是戰時,戰場瞬息萬變,沒時間容你拖沓。】

那邊停頓了一下,像是鼓足了勇氣,傳書道:

【一:你現在要做的是凝聚氣運,做好晉升武神的準備。不能等到晉升武神的契機出現,你才後知後覺的凝聚氣運,超品未必會給你這個機會。】

這條傳書,密密麻麻,翻來覆去,只有兩個字——雙修!

陛下對臣還真有信心,也許臣只需要半柱香的時間呢.........許七安默默自黑了一把,言簡意賅的回覆:

【三:我現在就回京。】

他旋即拿起海螺,給神殊傳達了拖延時間,且戰且退的意思。

接着讓蠱族的首領們先行趕往雷州,天蠱婆婆因爲不擅戰鬥,選擇留在集鎮,帶族人北上避難。

囑託完畢後,他揚起手腕,讓大眼珠子亮起,傳送消失。

遙遠的皇宮,御書房裡。

懷慶玉手顫抖的丟開地書,臉頰火燒火燎,深吸一口氣,她望向一側的宮女,吩咐道:

“朕要沐浴。”

說話的時候,她聽見了自己砰砰狂跳的心。

.........

楚州,三黃縣。

狹窄坑窪的泥路,遍佈着人和狗的糞便,揹着一口飛劍的李妙真行走在破敗的貧民窟裡,手裡拎着一袋袋碎銀。

她輕車熟路的把銀子丟入兩邊的住宅,在衣衫襤褸的貧民感恩戴德里,繼續走向下一家。

對飛燕女俠來說,行俠仗義分很多種,一種是鏟奸除惡,一種是授人以漁,一種是讓活不下去的人活下去。

她現在做的就是第三種。

授人以漁是朝廷做的事,個人的力量太渺小,她不可能讓每一位飢寒交迫的貧民都學會謀生的手段。

很快,她來到巷尾一家破敗的院子,推開朽爛的木門,一位枯瘦的少年正坐在井邊磨刀,他邊上的小椅子坐着十歲左右的女孩,臉色呈現病態的蒼白,時不時捂着嘴咳嗽。

“妙真姐姐!”

見到李妙真到來,小姑娘開心的站起來,少年頭也沒擡,撇了撇嘴。

李妙真摸了摸小姑娘的頭,把銀子塞在小姑娘手裡,笑道:

“我要走了。”

少年磨刀的手頓了一下。

“妙真姐姐要去哪裡?”小姑娘滿臉不捨。

“去做一件大事。”李妙真笑着說。

“那還回來嗎。”

“不回來了。”李妙真搖了搖頭,看向少年:

“小鬼頭,以後做個好人,小時候偷竊,長大了就搶劫,你敢讓我受因果反噬,老孃就千里御劍宰了你。

“送你的那本秘籍有空多翻翻,是許銀鑼寫的武學寶典。”

少年一臉叛逆,冷冰冰道:

“我以後怎麼樣,不關你的事。”

少年是個慣犯,以偷竊爲生,偶爾搶劫,某次偷到了李妙真頭上,飛燕女俠見他還是個孩子,便把他暴揍了一頓。

而後得知少年家裡有個體弱多病的妹妹,快活不成了,他當扒手是爲了給妹妹治病。

李妙真治好了小姑娘的病,並隔三差五的送銀子過來,讓這對父母死於戰亂的兄妹生存了下來。

“隨便你吧。”

李妙真並不跟他廢話,她知道少年本性不壞,對她冷冰冰的,是因爲少年懷春,心裡思慕着她。

但她都已經習慣了,行走江湖多年,試問哪一個少俠不仰慕飛燕女俠?

李妙真揮了揮手,御劍而去。

少年猛的起身,追了兩步,最後神色黯淡的低下頭。

“有張紙.......”

小姑娘打開裝銀子的袋子,發現和碎銀放在一起的還有一張小紙條,但她並不認識字。

少年奪過女孩手裡的紙條,展開一看: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他默默的握緊拳頭。

..........

京城,青龍寺。

正率領寺中禪師們,輔助度厄羅漢撰寫經文的恆遠,收到寺中弟子的彙報。

“恆遠主持,皇宮傳來消息,說雷州有變。”穿青色納衣的小和尚高聲道。

恆遠與度厄相視一眼,兩人眼神都充滿了凝重。

恆遠朝着禪房內看過來的衆僧人說道:

“今日到此爲止。”

兩道金光從青龍寺中升起,消失在西邊。

..........

京城。

寢宮裡,許七安的身影顯現,他環首四顧,裝飾華麗的外廳空無一人,沒有宮女,更沒有宦官。

連寢宮外值守的禁軍都被撤走了。

踩着繡雲紋、飛鶴的鬆軟地毯,他穿過外廳,來到小廳,小廳同樣空無一人。

許七安腳步不停,穿過小廳後,前方黃綢帷幔低垂,帷幔的另一邊,就是女帝的閨房。

他撩開帷幔,走了進去。

房間面積極爲寬敞,東邊是小書房,擺着寬大的紫檀木書案,書案兩側是高高的書架。

西邊是一張軟塌,兩邊立着兩杆雉尾扇,又稱禮儀之扇。

此外,還有放置各種古玩玉器的博古架。

正對着入口的是一扇六疊屏風,屏風後,便是龍榻。

許七安停在屏風前,低聲道:

“陛下!”

“嗯.......”裡頭傳來懷慶的聲音。

許七安當即繞過屏風,看見了寬大華美的龍榻、繡龍紋的被褥和枕頭,以及坐在牀邊,一身君王朝服的懷慶。

君王常服自然是男裝,偏她施了粉黛,描了眉,小嘴抹了紅豔豔的脣膏。

再配上她清冷與威儀並存的氣質。

除了驚豔,還是驚豔。

見到許七安進來,並着雙腿坐在牀邊的懷慶目不斜視,小腰挺直,保持着帝王威儀。

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七十章 赴會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完本感言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四十章 爭鬥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一十一章 吞噬監正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十萬訂!!!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
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七十章 赴會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完本感言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四十章 爭鬥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一百零四章 出世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一十一章 吞噬監正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十萬訂!!!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