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

金鑾殿內的諸公,早已得到消息,聞言並不驚訝,首輔錢青書當仁不讓的站出來,發表看法:

“此計,恐是叛軍的緩兵之計,陛下還請三思啊。”

不等永興帝說話,當即就有人站出來反駁:

“錢首輔何時與楊布政使如此默契了?”

說話的是兵部都給事中,噴子裡的領頭羊之一。

錢青書皺了皺眉,審視着兵部都給事中,淡淡道:

“嚴大人有何高見啊。”

兵部都給事中,高聲道:

“陛下,自秋收以來,十萬大軍被魏淵葬送在靖山城,入冬後,又有近六萬精銳折損在青州。再這麼打下去,我大奉的將士必定耗損殆盡。

“而各處流民成災,兵力緊缺,兵部已經抽調不出兵馬支援雍州了。臣認爲,議和實乃正確之舉,可解朝廷燃眉之急。。”

兵部尚書欲言又止,嘆息一聲,選擇了沉默。

“解燃眉之急?”

右都御史張行英冷哼道:

“要想議和,叛軍必定獅子大開口,只怕之後,朝廷更加沒有餘力與其抗衡。鈍刀割肉的道理,嚴大人不明白?”

這時,戶部尚書出列,沉聲道:

“張御史如此明察秋毫,洞悉局勢,不如我這個戶部尚書的位置,讓給你來做。”

說罷,冷笑一聲,朝永興帝作揖,大聲道:

“陛下,國庫空虛,朝廷若是繼續與雲州叛軍交戰,遲早被戰事拖垮。春祭將近,大地回春,我們需要的是時間。而議和,恰可爭取時間,讓我們熬過寒災。”

主戰派和主和派立刻掐了起來,爭論不休。

每次事態面臨失控,趙玄振便抽打鞭子,呵斥一聲“肅靜”。

永興帝默然的旁觀者諸公的爭論,直到發表意見的人越來越多,主和派漸漸壓過主戰派,他這纔看向趙玄振,用眼神示意。

啪!

趙玄振再次抽打鞭子,光亮可鑑的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讓殿內的爭論聲安靜下來。

永興帝環顧衆人,緩緩道:

“朕體恤將士與百姓,不忍再妄動干戈,議和之事,就這麼定了。”

............

皇城,王府。

豪華馬車停在府外,錢青書在僕從的攙扶下,踏着小凳下車,王府外的侍衛知道他的身份,沒有阻攔。

一路進了府,在內廳稍後片刻,管家引着他進了內院,來到王首輔的臥房。

像王首輔這麼體面的人,見客不在書房,而在臥房,可見病情有多嚴重了。

獸金炭熊熊,散發溫暖,臥房門窗緊閉,外室和內室各有兩名婢女侍立。

王首輔坐靠着,腰背墊着軟枕。

他瘦的形銷骨立,臉色難掩暮氣,唯有一雙眼睛,依舊明亮有神。

“唉!”

錢青書嘆息一聲:“你這病怎麼就不見好?”

他說着,揮了揮手,讓丫鬟們退下。

“許是大限將至了吧。”王貞文笑了笑:

“人一上了年紀,便是病來如山倒,神仙也難救。所謂五十而知天命,既是天命,那也就順其自然了。”

錢青書沉吟一下,道:

“本不該來找你,讓你安心養病纔要緊,只是.........”

王貞文擡手打斷,指着窗戶,道:

“先幫我把窗打開。”

錢青書皺皺眉:

“天寒地凍,開了窗,你這身子骨經得住?”

王貞文擺擺手:

“這一屋子的暮氣,讓我難受,豈不更容易生病?別廢話了,趕緊開窗去。”

錢青書略作猶豫,走到窗邊,打開一道不大不小的口子,讓冷冽但清新的風吹入屋內。

他返回牀邊,在圓凳上坐下,心裡措辭了一下,道:

“青州失守了。”

見王貞文沒有說話,他也沉默下來,過了一會兒,王貞文聲音低沉:

“你繼續.........”

“監正戰死在青州了,叛軍如今佔據青州,與楊恭在雍州邊境對峙.........昨日,雍州布政使姚鴻遞上來摺子,雲州欲派使團入進議和.........”

王貞文一聲不吭的聽着,期間沒有動彈一下,目光也彷彿凝固。

等錢青書說完,他眸光微動,恢復了生氣:

“陛下答應了?”

他語氣裡有着濃濃的失望。

錢青書輕輕點頭:

“別無選擇,大奉失去了監正,超凡戰力出現空缺,就如羊羣沒了領頭者,遲早人心渙散。再打下去,又有什麼用呢。

“易位而處,恐怕我也會與他一般.......”

猛的意識到自己這話是大不敬,嘆息着改口道:

“換成其他皇子,也是一樣。”

王貞文聞言,緩緩點頭,道:

“人家就是吃準了這個,纔在勝券在握時,主動派使團和談。”

錢青書苦笑一聲:

“聰明人很多,但都裝傻子罷了,這道理誰不知道,可又有什麼辦法?近日,京城人心惶惶,諸公強作鎮定,實則早被嚇破了膽,甚至認爲大奉滅亡不過時間問題。

“沒有另謀出路,已經算是忠心可嘉。

“陛下自己也知道和談是鈍刀割肉,可他能做什麼?和談是他唯一的希望,他會不顧一切的抓住,然後對自己說,這一切都是爲了爭取時間,等待寒災過去。”

王貞文沉默半晌,道:

“不說這個,你想辦法讓許七安來見我一趟。”

“他?”

錢青書苦笑搖頭:

“這位大爺誰看得住,我連他在哪裡都不知道。”

“他在京城,他現在一定在京城。”王貞文捂着嘴劇烈咳嗽,“監正死了,他一定會回來,嘿,雲州叛軍想要議和,得看他同不同意。”

錢青書起身,大步走到窗邊,關好窗戶,回身說道:

“你覺得,許銀鑼能破解此事危機?”

王貞文沉默以對,隔了好久,他低聲道:

“就算魏淵復活,也盤不活這局死棋。”

...........

司天監。

七層丹室,許七安連家都沒有回,徑直來找了宋卿。

“招魂幡的材料我都集齊了,但還有一個輔助材料。”

許七安取出地書碎片,依次散發森寒陰氣的兩枚玉瓶,一塊佈滿蜂窩狀孔洞的石頭,一團漆黑如墨,散發劇毒氣體的蠶絲。

宋卿連忙服下闢毒丹,用浸泡了藥水的綢布捂住口鼻,然後拔開瓷瓶的木塞,做材料確認。

瓷瓶裡分別是古屍的指甲,從頸部動脈裡提取出的漆黑的屍水。

鳴金石和散發劇毒氣體的蠶絲也確認完畢後,宋卿道:

“最後一件材料是魏淵原身的髮膚皮肉,用來定位的。但魏淵肉身毀在靖山城,肯定是找回來了。”

其實魏淵肉身被貞德吞噬了,宋卿不知其中細節。

“所以呢?”許七安問道。

“子嗣血脈可以代替。”宋卿緩緩道。

魏公早就絕後了啊.........許七安心裡嘆息一聲,語氣低沉:

送福利 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888紅包!

“必然其他法子替代,不然監正不會讓我尋找煉製招魂幡的法器。”

宋卿凝視着他:

“魏淵是沒子嗣,但你是靠他的血丹晉升三品的,某種意義上說,你便是他的子嗣。

“所以接下來,你要煉出一粒血丹,不用多,指甲蓋大小便成,這不會對你修爲造成影響。

“然後,你還得幫我祛除掉幽冥蠶絲蘊含的毒性,神魔後裔的毒,我可沒辦法祛除。”

許七安目光掃過幽冥蠶絲:

“煉出血丹祛除毒性,怎麼也得三天時間。

“這些都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招魂幡這樣強大的法器,你能行嗎?”

監正已經不在,孫玄機養傷中,楊千幻此時也不在京城,司天監地位最高的是宋卿。

但宋卿只是一個六品鍊金術師。

身爲鍊金術領域的大佬,宋卿對自己有着深刻的認知,對鍊金術懷着崇高的敬意,絕對不會逞能,他果斷搖頭:

“我不行!

“鳴金石這樣的金屬,凡火無法熔化,需要以火行之陣凝聚火靈才能熔化它。

“嗯,我可以用一些助燃的材料提高火焰溫度,但需要建造一個新的火爐,而助燃材料是我獨創,司天監沒有儲備。

“單是這方面,就要半個月的時間。”

宋卿卡級多年,浸淫鍊金術,摸索出很多取代陣法的法子,但這些法子肯定沒有直接佈陣來的便捷。

“所以需要你以氣機代替助燃材料,熔化鳴金石,煉出招魂幡的杆子。至於招魂幡的幡布,只能等孫師兄傷勢痊癒再說。因爲編織過程中,需要不停的融入陣法。”

許七安耐心聽完,道:

“煉好招魂幡,就能喚醒魏公?”

宋卿依舊搖頭:

“而後是刻畫聚陰大陣,等待一年中陰氣最盛的三個時刻之一,由你來召喚魏淵魂魄。”

許七安皺眉:

“最近的一次是什麼時候?”

宋卿沒有思考,回答道:

“春祭日!”

一個月左右..........許七安吐出一口氣,認爲這可以接受。

.............

這天,一條騰雲駕霧的長舟,破開雲海,緩緩降落在京城地界。

御風舟,這件法器原本是東方婉蓉的東西,劍州一役中,落到了姬玄手裡,此舟日行千里,是極罕見的大型運輸工具。

舟頭立着三人,居中的是一位華服青年,五官俊朗,氣質溫文爾雅,手裡捏着一把銀骨小扇。

他的長相和姬玄有四五分相似,氣質卻截然而不同,姬玄偏向陽剛,鋒芒卻暗藏。

這位年輕人則有一股書生意氣,以及腹中填滿學識的傲氣。

左右兩邊,分別是黑衣少年許元槐,清冷少女許元霜。

此三人爲使團核心人物,除他們之外,還有十六名老成持重的讀書人,組成的談判團隊。

以及一百名修爲不俗的精銳侍衛。

“京城啊.........”

姬遠手裡的銀骨小扇轉動幾圈,笑道:

“聞名已久,仰慕已久,元槐元霜,你們難道不高興?”

許元槐和許元霜都是生人勿進的性格,一個冷漠,一個清冷,這和他們從小生活的環境有關。

但他們確實高興不起來,任誰都能看出,父親讓他們入京談判,針對的是誰。

“聽說雍州城外,許七安對你倆手下留情,沒有痛下殺手。等入了京,你倆可要保護好我。”姬遠笑眯眯道:

“那廝不捨得殺弟弟妹妹,殺我這個表弟,恐怕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見表弟表妹表情淡淡,他自覺無趣,感慨道:

“此次來京城,第一,是爲潛龍城攫取更大利益。第二,立功,七哥已是超凡強者,我卻寸功未立。若能把這件差事辦的漂漂亮亮,父親會更重視我們兄弟。七哥的位置,才更穩固。

“這第三嘛,就是試探一下大奉如今的底氣。你們那大哥,就是我首要試探之人。嘖嘖,你們覺得,他有沒有想過和談?”

許元霜淡淡道:

“他不會!

“此人寧折不彎。”

姬遠點點頭,然後說道:

“性情剛烈,不代表迂腐,他若同意和談,那便是緩兵之計,說明大奉還有後手啊。”

說話間,御風舟緩緩停靠在京城外。

負責迎接雲州使團得衙門是鴻臚寺和行人司,領頭的是鴻臚寺卿,官居從三品,實在是給了雲州天大的面子。

鴻臚寺卿是位蓄着山羊鬚,面容清瘦的中年人,魚尾紋深刻,常年笑出來的。

人情練達,處事圓滑。

他率下屬迎向御風舟,等待雲州使團下來。

可是等啊等,等啊等,御風舟上安靜一片,不見任何人影,也沒看到踏板放下來。

一刻鐘後,一名侍衛從船舷邊探下頭,高聲道:

“敢問大人是何人?”

鴻臚寺卿堆起職業化笑容,作揖道:

“本官鴻臚寺卿。”

那侍衛“哦”了一聲,腦袋縮了回去,十幾息後,又探出頭來,淡淡道:

“我家公子說了,你身份不夠,請回吧。”

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四十三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九十七章 超凡蠱獸(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黃金盟)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六章 驗屍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四十章 上貓八月總結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
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四十三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九十七章 超凡蠱獸(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黃金盟)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六章 驗屍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四十章 上貓八月總結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