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

金鑾殿內的諸公,早已得到消息,聞言並不驚訝,首輔錢青書當仁不讓的站出來,發表看法:

“此計,恐是叛軍的緩兵之計,陛下還請三思啊。”

不等永興帝說話,當即就有人站出來反駁:

“錢首輔何時與楊布政使如此默契了?”

說話的是兵部都給事中,噴子裡的領頭羊之一。

錢青書皺了皺眉,審視着兵部都給事中,淡淡道:

“嚴大人有何高見啊。”

兵部都給事中,高聲道:

“陛下,自秋收以來,十萬大軍被魏淵葬送在靖山城,入冬後,又有近六萬精銳折損在青州。再這麼打下去,我大奉的將士必定耗損殆盡。

“而各處流民成災,兵力緊缺,兵部已經抽調不出兵馬支援雍州了。臣認爲,議和實乃正確之舉,可解朝廷燃眉之急。。”

兵部尚書欲言又止,嘆息一聲,選擇了沉默。

“解燃眉之急?”

右都御史張行英冷哼道:

“要想議和,叛軍必定獅子大開口,只怕之後,朝廷更加沒有餘力與其抗衡。鈍刀割肉的道理,嚴大人不明白?”

這時,戶部尚書出列,沉聲道:

“張御史如此明察秋毫,洞悉局勢,不如我這個戶部尚書的位置,讓給你來做。”

說罷,冷笑一聲,朝永興帝作揖,大聲道:

“陛下,國庫空虛,朝廷若是繼續與雲州叛軍交戰,遲早被戰事拖垮。春祭將近,大地回春,我們需要的是時間。而議和,恰可爭取時間,讓我們熬過寒災。”

主戰派和主和派立刻掐了起來,爭論不休。

每次事態面臨失控,趙玄振便抽打鞭子,呵斥一聲“肅靜”。

永興帝默然的旁觀者諸公的爭論,直到發表意見的人越來越多,主和派漸漸壓過主戰派,他這纔看向趙玄振,用眼神示意。

啪!

趙玄振再次抽打鞭子,光亮可鑑的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讓殿內的爭論聲安靜下來。

永興帝環顧衆人,緩緩道:

“朕體恤將士與百姓,不忍再妄動干戈,議和之事,就這麼定了。”

............

皇城,王府。

豪華馬車停在府外,錢青書在僕從的攙扶下,踏着小凳下車,王府外的侍衛知道他的身份,沒有阻攔。

一路進了府,在內廳稍後片刻,管家引着他進了內院,來到王首輔的臥房。

像王首輔這麼體面的人,見客不在書房,而在臥房,可見病情有多嚴重了。

獸金炭熊熊,散發溫暖,臥房門窗緊閉,外室和內室各有兩名婢女侍立。

王首輔坐靠着,腰背墊着軟枕。

他瘦的形銷骨立,臉色難掩暮氣,唯有一雙眼睛,依舊明亮有神。

“唉!”

錢青書嘆息一聲:“你這病怎麼就不見好?”

他說着,揮了揮手,讓丫鬟們退下。

“許是大限將至了吧。”王貞文笑了笑:

“人一上了年紀,便是病來如山倒,神仙也難救。所謂五十而知天命,既是天命,那也就順其自然了。”

錢青書沉吟一下,道:

“本不該來找你,讓你安心養病纔要緊,只是.........”

王貞文擡手打斷,指着窗戶,道:

“先幫我把窗打開。”

錢青書皺皺眉:

“天寒地凍,開了窗,你這身子骨經得住?”

王貞文擺擺手:

“這一屋子的暮氣,讓我難受,豈不更容易生病?別廢話了,趕緊開窗去。”

錢青書略作猶豫,走到窗邊,打開一道不大不小的口子,讓冷冽但清新的風吹入屋內。

他返回牀邊,在圓凳上坐下,心裡措辭了一下,道:

“青州失守了。”

見王貞文沒有說話,他也沉默下來,過了一會兒,王貞文聲音低沉:

“你繼續.........”

“監正戰死在青州了,叛軍如今佔據青州,與楊恭在雍州邊境對峙.........昨日,雍州布政使姚鴻遞上來摺子,雲州欲派使團入進議和.........”

王貞文一聲不吭的聽着,期間沒有動彈一下,目光也彷彿凝固。

等錢青書說完,他眸光微動,恢復了生氣:

“陛下答應了?”

他語氣裡有着濃濃的失望。

錢青書輕輕點頭:

“別無選擇,大奉失去了監正,超凡戰力出現空缺,就如羊羣沒了領頭者,遲早人心渙散。再打下去,又有什麼用呢。

“易位而處,恐怕我也會與他一般.......”

猛的意識到自己這話是大不敬,嘆息着改口道:

“換成其他皇子,也是一樣。”

王貞文聞言,緩緩點頭,道:

“人家就是吃準了這個,纔在勝券在握時,主動派使團和談。”

錢青書苦笑一聲:

“聰明人很多,但都裝傻子罷了,這道理誰不知道,可又有什麼辦法?近日,京城人心惶惶,諸公強作鎮定,實則早被嚇破了膽,甚至認爲大奉滅亡不過時間問題。

“沒有另謀出路,已經算是忠心可嘉。

“陛下自己也知道和談是鈍刀割肉,可他能做什麼?和談是他唯一的希望,他會不顧一切的抓住,然後對自己說,這一切都是爲了爭取時間,等待寒災過去。”

王貞文沉默半晌,道:

“不說這個,你想辦法讓許七安來見我一趟。”

“他?”

錢青書苦笑搖頭:

“這位大爺誰看得住,我連他在哪裡都不知道。”

“他在京城,他現在一定在京城。”王貞文捂着嘴劇烈咳嗽,“監正死了,他一定會回來,嘿,雲州叛軍想要議和,得看他同不同意。”

錢青書起身,大步走到窗邊,關好窗戶,回身說道:

“你覺得,許銀鑼能破解此事危機?”

王貞文沉默以對,隔了好久,他低聲道:

“就算魏淵復活,也盤不活這局死棋。”

...........

司天監。

七層丹室,許七安連家都沒有回,徑直來找了宋卿。

“招魂幡的材料我都集齊了,但還有一個輔助材料。”

許七安取出地書碎片,依次散發森寒陰氣的兩枚玉瓶,一塊佈滿蜂窩狀孔洞的石頭,一團漆黑如墨,散發劇毒氣體的蠶絲。

宋卿連忙服下闢毒丹,用浸泡了藥水的綢布捂住口鼻,然後拔開瓷瓶的木塞,做材料確認。

瓷瓶裡分別是古屍的指甲,從頸部動脈裡提取出的漆黑的屍水。

鳴金石和散發劇毒氣體的蠶絲也確認完畢後,宋卿道:

“最後一件材料是魏淵原身的髮膚皮肉,用來定位的。但魏淵肉身毀在靖山城,肯定是找回來了。”

其實魏淵肉身被貞德吞噬了,宋卿不知其中細節。

“所以呢?”許七安問道。

“子嗣血脈可以代替。”宋卿緩緩道。

魏公早就絕後了啊.........許七安心裡嘆息一聲,語氣低沉:

送福利 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888紅包!

“必然其他法子替代,不然監正不會讓我尋找煉製招魂幡的法器。”

宋卿凝視着他:

“魏淵是沒子嗣,但你是靠他的血丹晉升三品的,某種意義上說,你便是他的子嗣。

“所以接下來,你要煉出一粒血丹,不用多,指甲蓋大小便成,這不會對你修爲造成影響。

“然後,你還得幫我祛除掉幽冥蠶絲蘊含的毒性,神魔後裔的毒,我可沒辦法祛除。”

許七安目光掃過幽冥蠶絲:

“煉出血丹祛除毒性,怎麼也得三天時間。

“這些都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招魂幡這樣強大的法器,你能行嗎?”

監正已經不在,孫玄機養傷中,楊千幻此時也不在京城,司天監地位最高的是宋卿。

但宋卿只是一個六品鍊金術師。

身爲鍊金術領域的大佬,宋卿對自己有着深刻的認知,對鍊金術懷着崇高的敬意,絕對不會逞能,他果斷搖頭:

“我不行!

“鳴金石這樣的金屬,凡火無法熔化,需要以火行之陣凝聚火靈才能熔化它。

“嗯,我可以用一些助燃的材料提高火焰溫度,但需要建造一個新的火爐,而助燃材料是我獨創,司天監沒有儲備。

“單是這方面,就要半個月的時間。”

宋卿卡級多年,浸淫鍊金術,摸索出很多取代陣法的法子,但這些法子肯定沒有直接佈陣來的便捷。

“所以需要你以氣機代替助燃材料,熔化鳴金石,煉出招魂幡的杆子。至於招魂幡的幡布,只能等孫師兄傷勢痊癒再說。因爲編織過程中,需要不停的融入陣法。”

許七安耐心聽完,道:

“煉好招魂幡,就能喚醒魏公?”

宋卿依舊搖頭:

“而後是刻畫聚陰大陣,等待一年中陰氣最盛的三個時刻之一,由你來召喚魏淵魂魄。”

許七安皺眉:

“最近的一次是什麼時候?”

宋卿沒有思考,回答道:

“春祭日!”

一個月左右..........許七安吐出一口氣,認爲這可以接受。

.............

這天,一條騰雲駕霧的長舟,破開雲海,緩緩降落在京城地界。

御風舟,這件法器原本是東方婉蓉的東西,劍州一役中,落到了姬玄手裡,此舟日行千里,是極罕見的大型運輸工具。

舟頭立着三人,居中的是一位華服青年,五官俊朗,氣質溫文爾雅,手裡捏着一把銀骨小扇。

他的長相和姬玄有四五分相似,氣質卻截然而不同,姬玄偏向陽剛,鋒芒卻暗藏。

這位年輕人則有一股書生意氣,以及腹中填滿學識的傲氣。

左右兩邊,分別是黑衣少年許元槐,清冷少女許元霜。

此三人爲使團核心人物,除他們之外,還有十六名老成持重的讀書人,組成的談判團隊。

以及一百名修爲不俗的精銳侍衛。

“京城啊.........”

姬遠手裡的銀骨小扇轉動幾圈,笑道:

“聞名已久,仰慕已久,元槐元霜,你們難道不高興?”

許元槐和許元霜都是生人勿進的性格,一個冷漠,一個清冷,這和他們從小生活的環境有關。

但他們確實高興不起來,任誰都能看出,父親讓他們入京談判,針對的是誰。

“聽說雍州城外,許七安對你倆手下留情,沒有痛下殺手。等入了京,你倆可要保護好我。”姬遠笑眯眯道:

“那廝不捨得殺弟弟妹妹,殺我這個表弟,恐怕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見表弟表妹表情淡淡,他自覺無趣,感慨道:

“此次來京城,第一,是爲潛龍城攫取更大利益。第二,立功,七哥已是超凡強者,我卻寸功未立。若能把這件差事辦的漂漂亮亮,父親會更重視我們兄弟。七哥的位置,才更穩固。

“這第三嘛,就是試探一下大奉如今的底氣。你們那大哥,就是我首要試探之人。嘖嘖,你們覺得,他有沒有想過和談?”

許元霜淡淡道:

“他不會!

“此人寧折不彎。”

姬遠點點頭,然後說道:

“性情剛烈,不代表迂腐,他若同意和談,那便是緩兵之計,說明大奉還有後手啊。”

說話間,御風舟緩緩停靠在京城外。

負責迎接雲州使團得衙門是鴻臚寺和行人司,領頭的是鴻臚寺卿,官居從三品,實在是給了雲州天大的面子。

鴻臚寺卿是位蓄着山羊鬚,面容清瘦的中年人,魚尾紋深刻,常年笑出來的。

人情練達,處事圓滑。

他率下屬迎向御風舟,等待雲州使團下來。

可是等啊等,等啊等,御風舟上安靜一片,不見任何人影,也沒看到踏板放下來。

一刻鐘後,一名侍衛從船舷邊探下頭,高聲道:

“敢問大人是何人?”

鴻臚寺卿堆起職業化笑容,作揖道:

“本官鴻臚寺卿。”

那侍衛“哦”了一聲,腦袋縮了回去,十幾息後,又探出頭來,淡淡道:

“我家公子說了,你身份不夠,請回吧。”

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三十二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九章 跳水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三十二章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三十八章 詩成
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七十七章 在下陳近南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三十二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九章 跳水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七十一章 救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三十二章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三十八章 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