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恐懼

深夜,司天監。

宋卿趴在桌邊沉沉睡去,案上擺着各種鍊金器材,丹爐裡炭火尚有餘溫。

某一刻,宋卿突然驚醒,睜開眼,看見身邊杵着一襲白衣。

定睛一看,才發現是孫師兄,他臉色頹廢,眼神黯淡,默默的看着他。

身邊還有一隻白猿。

“孫師兄,你怎麼回來了?”

宋卿打了個哈欠,道:

“不是在青州打戰嗎?不會又是來要裝備的吧,您可放過我吧,前陣子不是剛給了你一批裝備嗎。師弟我每天只睡一個時辰,鐵人也要休息啊。。”

他叨叨叨的抱怨着。

孫玄機沒有說話,身邊的白猿猶豫一下,低聲道:

“監正老師,可能殞落了。”

抱怨聲夏然而止,宋卿呆住了。

這時,孫玄機轟然倒地,七竅溢出鮮血,生命氣息快速流逝。

宋卿心裡一顫,一邊手忙腳亂的從儲物袋裡取出丹藥,一邊顫聲道:

“怎,怎麼回事,孫師兄..........”

袁護法站在一邊,看着孫玄機,低聲道:

“爲了查清楚監正殞落的真相,他親自去了一趟戰場。”

宋卿把脈之後,一顆心幽幽沉入谷底。

孫玄機被傷了本源,經脈盡斷,五臟六腑衰竭,元神也衰弱到了極點。

這樣的傷勢,在一位術士身上,足以造成致命威脅。

之所以還能帶着一隻白猿返回司天監,大概是心裡有什麼執念吧。

袁護法看到了宋卿的想法,幽幽道:

“是復仇的野火,撐着他回到司天監。”

...........

觀星樓,地底。

鍾璃怔怔的望着宋卿,凌亂的黑髮下,眼睛很亮,似有水光閃爍。

“監正老師,死了?”

她喃喃道。

宋卿“嗯”了一聲,聲音低沉,他臉上看不到悲慟,但麻木的模樣,卻更甚悲慟。

“許平峰,地宗道首,伽羅樹菩薩,還有白帝,雲州那個白帝。”宋卿低聲道:

“孫師兄看到他們了,是他們殺了監正老師。”

見鍾璃久久不語,宋卿道:

“我去一趟皇宮,告知小皇帝。”

他轉身離去,地底陷入永恆的沉寂。

過了很久,鍾璃擡起身邊的木盒子,輕撫着盒子表面,淚水洶涌而下:

“要報仇啊,你要替監正老師報仇啊.........”

...........

天矇矇亮,京城的城頭,火把在寒冬臘月裡燃燒,無法驅散徹骨的寒意。

露水浸透了城牆表面,在寒夜裡凝結成冰,把城牆凍的宛如鋼鐵般堅硬。

城頭值守的士卒,握着長矛,雙手長滿凍瘡,時不時的往掌心呵一口熱氣,或伸出雙手靠近火把,在嚴寒的深夜裡取暖。

“噠噠噠!”

馬蹄聲由遠及近,傳入城頭值守士卒耳中。

寒夜裡,一騎快馬加鞭趕至城下,猛的勒住繮繩,在城頭守卒的注視下,聲音嘶啞的咆哮道:

“開門,八百里加急.........”

寢宮裡,沉睡的永興帝被趙玄振喚醒,他疲憊的捏了捏眉心,按捺住脾氣,沉聲道:

“何事深夜喚醒朕。”

通常來說,敢在這個時候打擾君王休息,要麼是天塌下來了,要麼是不想活了。

永興帝不認爲這個狗奴才活膩歪了,那麼答案應該是前者,因此他語氣頗爲低沉,表情也凝重。

趙玄振臉色煞白如紙:

“陛下,內閣傳來急報,青州失守了.........”

永興帝呆愣在牀邊,瞳孔放大,表情凝固。

“陛下,陛下。”

趙玄振喊了兩聲,永興帝如夢初醒般的“啊”了一聲。

“摺子在御書房........”

話沒說完,永興帝便掀開被子,推開趙玄振,赤着腳,穿着白色裡衣,朝御書房大步奔去。

御書房與寢宮相連,一內一外,他很快就奔出寢宮,來到御書房。

他徑直走到案前,拿起了擺在那裡的摺子,臉色難看的展開閱讀。

摺子內容分三部分:

一是青州守軍的傷亡情況,青州三十個衛所,外加京城、各州調過去的兵馬,總計九萬大軍,損失六成。所剩的幾三萬大軍,退守雍州。

二是關於監正的,楊恭認爲監正可能出事了,希望朝廷能儘快確認監正的情況。

三是楊恭的自我陳述,大抵意思是愧對君王,愧對社稷,但求一死以謝天下。

永興帝看完,手已經開始抖了。

“一派胡言,監正乃大奉守護神,位列一品,大奉境內,誰是他對手?這楊恭妖言惑衆,朕要砍他腦袋,讓他求仁得仁。”

永興帝臉色鐵青,奮力拍桌。

現在任何人敢在他面前說監正出事,他都要讓對方知道什麼叫天子一怒。

這時,外頭值守的禁軍統領匆忙進來,稟告道:

“陛下,司天監宋卿在宮外求見。”

宋卿來了,一定是監正有消息了,監正讓他來傳話了..........永興帝精神一振,高聲道:

“快,快請他進來。”

當即命宦官賜下御牌。

一刻鐘後,禁軍統領帶着宋卿返回,前者停留在御書房外,後者邁過門檻,踏着猩紅地毯進入御書房。

“宋愛卿,可是監正有消息了?”永興帝跨前一步,脫口問道。

他死死盯着宋卿,眼神裡帶着希冀。

與之相比,宋卿就如一條喪家之犬,臉色慘白,黑眼圈濃重。

“陛下,監正老師,殞落了.........”

永興帝一屁股坐在大椅上,像是被抽去骨頭。

隔了好一會兒,他氣急敗壞的起身,指着宋卿怒吼:

“一派胡言,宋卿,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監正是你老師,你敢詛咒監正?”

他站起身,奮力揮舞雙袖,咆哮道:

“大奉境內,誰是監正對手,你告訴我,誰是他對手?”

宋卿表情木訥的說道:

“孫師兄已做過初步探查,監正老師,他確實可能殞落了,當日雲州天生異象,氣運流失,監正老師氣息消失後,再沒有出現。”

永興帝緩緩萎頓在大椅上,喃喃道:

“監正他,怎麼會,誰能殺死他啊..........”

宋卿木然道:

“雲州叛軍的超凡高手數量,遠超想象。”

永興帝呆坐許久,似是不勝風寒,身軀微微顫抖起來。

巨大的恐懼將他籠罩。

...........

次日,青州失守,監正殞落的消息傳遍京城官場,引來巨大轟動。

羣臣聚在午門,要求面見聖上,但被擋在了外面。

永興帝病了,嚇病了。

直到黃昏,諸公纔在御書房見到他,一夜之間,永興帝彷彿被抽乾了精氣神,目光渙散,臉色慘白。

諸公心裡一驚,首輔錢青書哀聲道:

“陛下,請保重龍體啊。”

永興帝慘笑一聲:

“龍體?這時候,朕還在意這副血肉之軀?

“諸公,監正死了,該如何是好啊。青州失守,叛軍與楊恭在雍州邊境對峙,一旦他們穩住青州,勢必捲土重來,遲早會打到京城。”

監正是大奉最後的脊樑了。

左都御史劉洪道:

“陛下,大奉還有許銀鑼,我們並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永興帝微微搖頭:

“朕雖然修爲淺薄,但也知道,一個三品武夫能做什麼,做不了什麼。

“連監正都死在叛軍手裡,許銀鑼又能如何?”

劉洪一時語塞。

御書房內,氣氛凝重且沉默。

許久後,大理寺卿低聲道:

“陛下,不如求和吧。”

求和.........永興帝眼睛一亮,旋即搖頭,苦笑道:

“叛軍來勢洶洶,欲奪我大奉江山,取而代之,豈會同意求和。”

“陛下,不試試怎麼知道呢。”有人道。

“朕累了。”永興帝頹然道:

“讓朕考慮考慮。”

...........

皇城,懷慶府。

一輛樸實無華的馬車,停在府外,接任魏淵之位,成爲前魏黨魁首的劉洪,下了馬車,徑直入內。

穿過前院,來到會客廳。

寬敞雅緻的廳內,一襲梅花宮裝,氣質清冷的長公主懷慶,坐在案邊,等候多時。

“本宮已經去過司天監,見過了宋卿和孫玄機,監正恐怕,真的凶多吉少。”

這位長公主臉色罕見的凝重,望着入廳的劉洪,道:

“陛下和諸公是什麼態度。”

劉洪嘆息一聲:

“沒了監正,陛下和諸公的脊樑都斷了,膽兒也沒了。大理寺卿提出議和,陛下沒有同意,但也沒反對,只說考慮考慮。”

“議和..........”懷慶低聲自語,片刻後,搖了搖頭:

“叛軍志在中原,志在皇位,豈會同意議和。縱使同意,也會獅子大開口,先索要好處,在給予短暫的和平。鈍刀割肉,死的慢些而已。”

劉洪苦笑一聲:

“殿下,你這是旁觀者清。

“陛下今日沒有早朝,他病了,是嚇病的。這個時候,叛軍如果主動議和,他會不顧一切的答應,就如即將溺死之人抓住救命稻草。”

說着,劉洪愁容滿面:

“但陛下恐懼是有理由的,監正都死了,誰還能抗衡雲州?

“許銀鑼到底只是三品武夫,國師雖是二品,但她真的願意爲大奉死而後已?縱使願意,怕也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殿下,您向來多智多謀,您告訴我,該如何破局啊.........”

御書房議事時,他沒反對議和,不是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懷慶寂然許久,緩緩道:

“寧爲玉碎不爲瓦全!”

..........

青州。

布政使司,戚廣伯坐在原屬於楊恭的大案後,下方是一衆將領,左邊首座是姬玄,右邊首座是葛文宣。

此二人,前者一路攻城拔寨,追殺青州逃兵,立下赫赫戰功。

後者則隨着戚廣伯攻陷宛郡,立下大功,再加上許平峰弟子的身份,在軍中地位極高,只比姬玄稍差。

至於玄武鐵騎和朱雀飛騎,隸屬於許平峰,沒有出場。

“並非軍帳議事,不必拘謹。”

戚廣伯笑道:“能打下青州,多虧了衆位兄弟,今夜犒賞三軍,美酒美食美人,應有盡有。”

衆將領笑了起來,高聲道:

“多謝大將軍。”

戚廣伯頷首:

“不過,今日之後,爾等要約束手底下的士卒,不可再劫掠百姓,青州以後就是我們的地盤,明白嗎。”

“是!”

衆將士應諾。

卓浩然志得意滿,問道:

“大將軍,何時帶領我們北上,都說京城是中原首善之城,最是富庶,兄弟們早就迫不及待了。”

有人笑道:

“殺到京城後,你特孃的可別給我亂來,京城富庶不假,但水靈女子可比金銀要誘人,要是傷了死了,委實可惜。老子他孃的也想嚐嚐達官顯貴的女眷是什麼滋味。”

立刻有人笑罵道:

“沒出息的東西,要睡就睡金枝玉葉,公主郡主、後宮嬪妃,不比狗屁的貴族女眷要誘人嗎。”

鬨笑聲四起。

打下青州後,雲州軍士氣如虹,上到將領,下到普通士卒,都摩拳擦掌的準備北上,恨不得一口氣打到京城去。

但想歸想,行軍打仗自有章法,如今叛軍打下青州,便需穩住這塊地盤,安撫百姓、鄉紳,修繕城牆,收集糧草等等。

這些都是需要時間的,又不是外族劫掠,搶了東西和人就走,來去匆匆。

葛文宣擡指,扣了扣桌面。

喧譁聲稍減,他順勢說道:

“大將軍,末將認爲,休整期間也不是閒。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紅包和點幣 先到先得!

“我們可以派人潛入大奉各州,散佈監正已死的消息,一來可以製造混亂,二來壯我雲州軍的聲勢。”

戚廣伯給予肯定的態度:“此計甚妙。”

姬玄則道:

“此戰我軍傷亡不小,得補充兵力,招攬流民。但流民戰力有限,中層戰力得補充是個問題。”

戚廣伯心裡已有注意,仍問道:

“子素有何建議。”

姬玄道:“可招攬江湖武夫。”

這算是潛龍城的傳統了,在場的將領中,有超過一半原本是江湖匹夫,流竄到雲州,後歸入潛龍城。

戚廣伯點點頭,環顧衆人,突然問道:

“諸位覺得,沒了監正,大奉朝廷那邊,會有何反應?”

卓浩然哈哈大笑:

“小皇帝怕是嚇的尿褲子了。”

衆將領紛紛附和:

“失去了監正這位守護神,大奉就是扒了爪牙的病虎,中看不中用。”

“也就一個許七安能撐場子了。”

“呸,他撐什麼場子,三品武夫固然厲害,但在國師面前,確實不夠看的。”

這時,姬玄嗤笑一聲:

“他確實翻不起風浪了,國師種在他體內的封魔釘,就能把他死死壓在三品境。”

葛文宣笑着接茬:

“國師料事如神啊。”

眼見話題偏了,戚廣伯擡了擡手,喧譁聲稍息,他說道:

“說的沒錯,大奉朝廷,上至君王,下至百官,此刻必定惶恐難安。那麼,倘若我們主動議和呢?”

衆人一愣。

............

PS:錯字明天再改。

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七十七章 大劫的秘密(二)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九章 跳水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天道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寫個總結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月末總結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
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七十七章 大劫的秘密(二)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第九章 跳水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章 天道第四十七章 扒馬甲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十一章 與蠱神對話第二十九章 懸賞令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兩百五十三章 弒君(萬字大章)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劍斬破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寫個總結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月末總結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六十九章 黑洞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零九章 刁難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一百二十章 了結因果,淨化罪孽(6000)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