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

東屋燭光明亮,屋角的高腳茶几上的放着一尊栩栩如生的金獸,獸口吐出嫋嫋檀煙。

許七安用手掀開帷幔,走入內屋,在桌邊坐下,一本正經的說:

“國師啊,今日一戰耗損極大,我不放心你,特意過來看看。”

說話間,他欣賞着牀榻盤坐的女子,外袍已經脫下,裡面是一件光鮮的絲綢小衣。

腰間束着一指寬的玉帶,勾勒出盈盈一握的小腰,與高聳豐滿的胸脯搭配着,一下子就把女子最美好的曲線和比例展露出來。

男人總是無法抵抗胸脯豐滿,而小腰纖細的女子。

何況牀上的高冷美人兒,還有一個圓滾滾的,彈性極佳的翹臀。

洛玉衡淡淡道:

“非得挑在深更半夜?”

不晚上,難道白日宣淫嗎..........許七安心裡嘀咕一下,正色道:

“說起來,自入江湖至今,我們也雙修過兩次了。。”

一次週期是七天。

洛玉衡聞言,精緻如玉雕的容顏,微微一變,冷冰冰道:

“雙修是你我之間的交易,無需多提,往日裡,我們該保持怎樣的距離,便保持怎樣的距離,莫要因爲交易期間發生的事,亂了心境。”

你這是提上褲子不認人了啊,說這句話的如果是我,我一定被噴成口誅筆伐的人渣..........許七安對國師的態度,有幾分預料了。

當日去靈寶觀找她,是想請她出面來潯州給自己站臺,結果遇到慕南梔那個愚蠢婆娘跑靈寶觀耀武揚威...........

許七安就知道國師不會給自己好臉色了,今日之所以來潯州,是國師大局爲重,這點許七安就很欣賞,國師和陛下是最理性最有大局觀的魚兒。

“當然當然,國師乃人宗道首,女中豪傑,和普通女子自然不同。但我要說的是.........”

停頓一下,許七安道:“下一次雙修是何時?嗯,國師不要誤會,您也知道黑蓮雖然已除,金蓮道長也能恢復修爲,重返二品位格。

“但云州還有伽羅樹和白帝兩位一品,雙方差距仍然巨大,這還不算青州和雲州境內的許平峰。”

許七安一個初入二品的武者,靠着衆生之力,以及種種手段,能把戰力推到和阿蘇羅持平,若是全力爆發,甚至能破伽羅樹菩薩的一尊法相。

那麼,身爲二品巔峰的許平峰,憑藉衆生之力的加持,讓戰力達到一品的門檻,想必是沒問題的。

許七安翻開杯子,喝了一口冰涼的水,道:

“所以啊,國師您何時能入一品,就非常關鍵了。”

洛玉衡頷首,認同了他的說法,眼下大奉方的超凡強者裡,除了她,沒人能在短期內晉升一品。

“那國師下一次業火灼身是.........”許七安試探道。

“半月後!”洛玉衡表情清冷的開口。

半個月後啊,果然不是每個月一次了,她漸漸的能壓制業火,延緩它的發作!許七安心裡做出判斷,又問道:

“國師,我還有一事不明。”

洛玉衡沒什麼表情的“嗯”一聲,示意他有話直說。

“我記得,雙修的核心目的是平息業火,將來渡劫時,國師就能專心對抗天劫,不用擔心業火灼身,導致身死道消。”

洛玉衡聽完,微微頷首。

許七安再問:

“也就是說,其實並不是非要等到業火反噬才能雙修。”

洛玉衡冷冰冰的看着他:

“你想說什麼。”

許七安興奮的搓搓手:

“我申請加班!”

如果能申請到九九六福報就更好了。

話音落下,洛玉衡一劍斬了過去,雖然她不太明白“加班”這個詞的意思,但看許七安擠眉弄眼的模樣和語氣,立刻意會到他想做什麼。

神劍“叮”的斬在許七安肩上,斬出一串火星,屋內的帷幔霍然一蕩,綠植搖曳。

“國師這是害羞了嗎?”

許七安身形一閃,已經來到牀邊,笑眯眯的勾住洛玉衡的腰肢。

“鬆手!”

洛玉衡柳眉倒豎,怒道:

“我是不是對你太寬容了,讓你越來越放肆。”

神劍在背後“叮叮叮”的戳許七安的後背,就像小拳頭敲打想要凌辱自家小姐的惡霸的丫鬟。

你要是不想雙修,留在潯州做什麼,白天就回京城了。你若不想雙修,大半夜的點着蠟暗示我?還有,香爐裡的檀香裡混雜着輕微的催情藥粉,不是想雙修難道吸着好玩嗎...........

“國師..........”許七安低聲說着軟話,淨是哄女子的甜言蜜語。

他不能當面拆穿洛玉衡,得說一些好話,襯托出是他色慾薰心,而不是國師有意雙修。

不然國師會當場爆炸,並動真格把他趕出去。

洛玉衡這樣身份高貴又矜持驕傲的女子,最吃的就是半推半就這一套。

許七安一邊哄着,一邊解開洛玉衡的腰帶,低頭在她脖頸間親吻。

“放手!”

洛玉衡一手推搡在他胸膛,一手按住腰間的手,怒目相視:

“等我業火反噬時,自會找你,給我起來,本座耐心有限。”

神劍釋放出沖天劍意。

許七安緊緊摟着她,笑道:

“就讓把我們串在一起吧,能和國師殉情,死而無憾。”

說着,便把洛玉衡撲倒在牀上。

“起來!”

“不!”

“許七安你找死嗎?”

“嗯。”

“.........”

僵持了片刻,高高的胸脯起伏,洛玉衡粉面微嗔,側着臉,冷冰冰道:

“就這一次!”

神劍“哐當”掉落在地,挑起的牀幔自動脫落,遮擋住牀內風景。

東屋裡一片安靜,隱約傳來“窸窸窣窣”的脫衣聲。

俄頃,垂落的牀幔動了一下,滾落出袍子、羅裙、肚兜等。

在過片刻,低垂的牀幔開始晃動,木質結構的大牀在寂靜的夜晚獨奏。

...........

京城,卯時。

這是長公主登基以來,第三次朝會。

京官們原以爲新君登基,必會展現出勤政的態度,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會出現日日早朝的現象。

當年的元景,以及不久前退位的永興,都是這麼做的。

但是懷慶沒有,她表現出強大的自信和底氣,沒有通過這類方式來展示自己勤政的態度。

今日朝會,百官於鐘鼓聲裡,穿過午門,過金水橋,或在臺階、官場站立,或進金鑾殿。

諸公里,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

除了朝堂清洗中上位的官員,還有第一批進京述職的各州大佬。

京城局勢穩定後,懷慶便下令讓各州的布政使、都指揮使,以及一些權位較重的官員入京述職(做思想建設工作)。

如今第一批官員已經達到京城。

他們在驛站裡忐忑的等待了三天,愣是沒得到女帝的接見,這就很尷尬了,因爲沒見過皇帝之前,他們是不能私底下接觸京官的。

直到昨日,終於收到參加朝會的通知。

這些回京述職的官員,壓下心裡的怨氣和忐忑,跟隨諸公進入金鑾殿。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紅包和點幣 先到先得!

“陛下,春祭將近,臣派人清查了各州農戶情況,發現土地兼併現象嚴重。即使春回大地,流民便是想回鄉耕田,也沒有田地讓他們耕種了。”

戶部尚書出列。

普通百姓在活不下去的情況下,賣田是常規操作,這就給了貴族階層和大地主們低價購田的機會,甚至都不用威逼百姓,就有活不下去的平民主動賣田。

戶部尚書指出的現象,是嚴冬過去後,朝廷面臨最嚴峻的難題。

這算是寒災的後遺症。

穿着明黃龍袍的女子,氣態威嚴的掃過羣臣:

“衆愛卿可有良策?”

諸公紛紛獻計,但都是一些老生常談的辦法,治標不治本。

自古朝廷最恨土地兼併,卻又最無可奈何。

因爲兼併土地的,就是各州各地的“掌權人”,那些鄉紳豪門,很大一部分就是告老還鄉的官員。沒有人會傻到自己打自己,諸公也是這個階層的人。

其次,拋開自身階層來說,這個問題確實難以處理,因爲逼迫太過,會遭遇土地主的反彈。

尤其是如今動亂不安的局勢,更讓諸公束手束腳。

永興這個廢物..........懷慶默默聽完,說道:

“朕倒有幾個法子,諸公可以一聽。”

當初永興如果採用許二郎的計策,土地兼併現象便能大大緩解。

君王無能,便是禍國殃民。

懷慶道:

“在劍州和禹州增設關市,建立集鎮,增進與北方妖蠻、南疆萬妖國、蠱族的買賣,收取中原商隊和異族的商稅,充盈國庫。”

諸公眼睛一亮。

這確實是個好法子,南疆物產豐富,木材、藥材、獵物、皮毛應有盡有,可謂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地。

北方妖蠻同樣盛產皮毛,而這些恰好是如今中原最緊俏的物資,中原商隊必定趨之若鶩,擠破腦袋的前往關市做生意。

銀子就能大把大把的流入國庫。

換成以前,陛下的法子肯定不行,但近來許銀鑼和萬妖國、蠱族結盟,雙方是有和諧貿易的基礎的。

這樣一來,不僅可以充盈國庫,南疆和北方的物資也會涌入中原,大大緩解物資匱乏的窘迫局面。

而有了貿易,必然能帶動勞作,讓百姓有事做,有收成。

在諸公分析着此計利弊的時候,懷慶繼續道:

“戰時買賣田地,人頭落地!讓戶部徹查入冬以來的田地交易情況,凡買賣田地者,殺無赦!”

這句話,瞬間把諸公拉回現實,那些如今述職的各州大佬,臉色一變。

“陛下三思。”

首輔錢青書出列,沉聲道:

“若是如此,必定引來當地豪紳的反撲,亂上加亂,後果不堪設想。”

懷慶微微頷首:

“錢愛卿言之有理,朕初登大寶,不宜亂造殺孽,便讓那些購田者,以買時的價格,賣還給朝廷。”

諸公聞言,愣了一下。

忽然明白懷慶陛下增設關市的原因,這是爲收回田地做鋪墊。百姓賣田,肯定是賤賣,朝廷回購不需要花費太大的代價。

但這辦法好是好,但各地鄉紳地主,未必答應啊。

一位回京述職的布政使出列,高聲道:

“陛下此計雖妙,但時機不對。”

以時局動盪爲由,吧啦吧啦的說了一通。

他當然不能明着和懷慶擡槓,用戰爭做理由是最好的擋箭牌,而且確實有道理。

朝廷現在並沒有這個能力做這件事。

懷慶高居御座,面無表情的聽他說完,望着下方的諸公,道:

“朕昨夜收到許銀鑼法器傳書,潯州大捷,殺敵一萬餘,許銀鑼擊敗雲州超凡強者,將地宗道首,斬於青州。”

金鑾殿內,猛的一靜。

安靜了幾秒後,左都御史劉洪狂喜,高呼道:

“天佑大奉,天佑陛下!”

喜悅的情緒在殿內傳播,諸公精神大振,滿臉亢奮。

自監正“殞落”後,朝廷便處於低迷狀態,太需要這樣的捷報來振奮人心了。

那些入京述職的官員,駭然對視。

這一刻,他們突然明白女帝爲何故意冷落,心裡的不滿和警惕,煙消雲散。

對於強行回購田地之事,也不敢再反對,他們相信以女帝的手腕和魄力,絕對做的出大舉屠殺鄉紳豪強的舉動。

而事實證明,朝廷有這樣的能力。

...........

散朝後。

孫尚書追上首輔錢青書,感慨道:

“我彷彿又回到了魏淵在時。”

他指的是元景在位時的局面,與永興帝不同,元景的手腕、心機,是能壓住魏黨和王黨的。

錢青書沉默一下,搖頭道:

“不,陛下的能力,遠超元景帝。”

懷慶處理政務的能力,絕不是元景帝能比擬,後者厲害在於帝王心術,前者是實打實的能力。

剛纔陛下的一系列計策,讓錢青書產生自己是尸位素餐之輩的羞愧。

孫尚書笑道:

“這是好事。”

錢青書默然幾秒,嘆息道:

“是,天大的好事,大奉氣數未盡。”

............

天亮後,各大衙門的告示欄,城門口的告示牆上,張貼出潯州大捷的情報。

正如劉洪所說,這是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它一下子把懷慶登基最後的後遺症抹除。

即使最執拗死板的人,也沒法再說出“女子稱帝禍國殃民”的話。

“陛下真的是天命之人,難怪登基之日,天降祥瑞,看看,這才登基多久,雍州就打了勝仗,咱們也不用擔心叛軍打到京城來了。”

雍州緊鄰着京城,如果雍州戰局不利,京城百姓就要慌了。

“陛下當然是天命之人,因爲她是許銀鑼選的。”

“我就說嘛,許銀鑼在玉陽關可是一人一刀,趕走二十萬巫神教大軍的英雄,區區雲州叛軍而已。”

“二品高手是什麼境界,很厲害的樣子?”

“當然厲害,但再厲害,也沒許銀鑼厲害,許銀鑼是一品。”

“胡說八道,那不是隻比這個二品厲害了一個品級而已,許銀鑼明明是皇帝級別的,沒有品級了。”

消息迅速傳來,市井百姓歡呼如沸。

...........

潯州,大宅。

許七安酣睡中,忽然被熟悉的心悸感驚醒。

他懶洋洋得伸出手,地書碎片從凌亂的衣服堆裡飛起,撞入低垂的牀幔。

然後被一隻白皙的玉手截胡。

洛玉衡睜開眸子,收回手臂,像看手機一樣看着地書碎片的鏡面。

..........許七安只能湊近了她,和她一起看鏡面顯示出的文字。

洛玉衡皺了皺眉,淡淡道:

“你壓到我頭髮了。”

剪成寸頭吧.........許七安心裡吐槽一句,小心翼翼的把她散在軟枕上的青絲收束好。

洛玉衡這才滿意。

【九:貧道已經初步煉化黑蓮的元神,嗯,可以告訴你們一些隱秘了。】

不錯,金蓮道長很守承諾嗎............許七安眼睛亮了,給小姨解釋道:

“是關於地書碎片的秘密。”

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七章 見太子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十八章 遇刺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盟主感謝章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六章 高人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八章 圍棋
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七章 見太子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十八章 遇刺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八十六章 爲刀取名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盟主感謝章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六章 高人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八章 圍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