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女兒

隨着箱子打開,裡面的東西展現在衆人眼中。

這是一副軀幹,沒有雙腿、雙臂和頭顱,但卻是許七安見過的,神殊最完整的軀體了。

值得一提,這具軀體的襠部裹着一件獸皮超短裙,讓許七安沒來由的想起當年電視上那個雷公嘴的猴子。

“十年之期未到,爲何喚醒我!”

軀幹甦醒了,它緩緩“站”起身,懸浮在衆人面前,隨後收斂氣息。

“神殊大師,奴婢奉娘娘之命打開封印,有事相求。”

夜姬壓力一輕,如釋重負的行了一禮。

神殊的軀幹緩緩轉了半圈,似是在掃視洞窟內的衆人,直到它看見許七安..........

胸口的兩粒黑豆猛的裂開,化作一雙眼睛,恐怖的氣息再次溢散,夜姬和白猿連連後退,臉色發白。。

“你身上有我的氣息,我的部分軀體寄生在你體內。”

軀幹雙乳灼灼的盯着他,胸腔裡發出雷鳴般的聲音。

“那是一條右臂!”

許七安冷靜的回答,他沒有從這副軀幹裡,感受到強烈的敵意和惡意。

這意味着對方的性格是“溫和”的,與寄宿在他體內的右臂一樣。

“封魔釘.......”

神殊軀幹審視着他,道:“你是佛門的敵人?嗯,那也就是我的朋友,修爲不錯,根基紮實,是一位好戰士,有空一起喝酒。”

一起喝酒.........許七安看一眼它脖子上碗口大的疤,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覆。

不過性格還行,有些豪邁,不像塔裡那條神經病,天天嚷嚷着殺殺殺。

“大師,他是娘娘請來的幫手。”

夜姬把雙方的交易告之神殊的軀幹,道:

“阿蘇羅鎮守南法寺,他實力可怕,我們無法應對,因此想請您提前幫他拔除封魔釘。”

神殊軀幹爽快答應:“沒有問題,不過拔除封魔釘會讓我力量大損,事後我需要一批精血補充耗損。”

夜姬頷首:“奴婢明白。”

十萬大山裡,最不缺的就是獸類,甚至可以奇襲小城小鎮,掠奪那些西域人的精血。

許七安心裡一動,問道:

“大師,您能寄宿在我身上嗎?就像斷臂一樣。”

這樣的話,他就能白嫖神殊這副軀幹的神力。

“不行,你體內有封魔釘,我無法寄宿。”

神殊的軀體給出否定答案。

這樣啊,果然沒法鑽漏洞........許七安失望的搖頭,看來還得親自去剛阿蘇羅。

“前輩能拔除哪兩根封魔釘?”

雙ru盯着他看了片刻,胸腔裡嗡嗡笑道:“那兩根還在你身上。”

很好,我果然是氣運之子,如果這次又重複,我就得懷疑體內的氣運是假貨了........許七安轉頭吩咐衆人,“你們退出石窟。”

接着看向神殊軀幹:“請前輩幫忙拔除封魔釘。”

等孫玄機和夜姬、袁護法,帶着女妖們撤出石窟,神殊軀幹胸口坍塌出一道氣旋。

氣旋滾滾,讓石窟颳起大風,吹的許七安長髮狂舞。

噼啪~

氣旋跳躍起金色的電弧,照的石窟內忽亮忽暗。

滋........金色電弧從氣旋中心射出,濺射在許七安小腹位置,那裡對應的是任脈的封魔釘。

從旁觀者角度來,金色的電弧化作長索,將神殊軀幹和許七安連接在一起。

氣旋越轉越快,吸扯之力越來越強,帶動金色電弧形成的長索收緊,拉扯着封魔釘。

許七安耳畔迴盪着梵音,知道這是解開封魔釘時的口訣。

前兩次拔除封魔釘,度情羅漢和神殊左臂都有唸咒輔助。

許七安暗中記了下來,可惜嘗試後發現光念咒並不能解開封魔釘。

封魔釘的一點點拔出,他臉皮劇烈抽搐,豆大的汗珠如雨滾落。

再次品嚐到了肉身被撕裂的痛苦。

噗.........伴隨着封魔釘脫離血肉的聲音,丹田內的氣機宛如漲潮,不受控制的洶涌而出,不吐不快。

許七安雙臂猛的往外一振,“轟”,氣機肆虐在石窟中,整座山劇烈震動。

洞窟外的夜姬、孫玄機等人,清晰的察覺到腳下的大地在震顫。

呼~

可怕的狂風順着甬道衝出,把火把、碎石統統“噴”出甬道。

孫玄機伸出右掌,輕輕外前一推。

一道清光組成的龜甲狀陣法立在衆人身前,擋住了這道可以“吹”死六品以下武夫的強風。

好強........紅纓護法青木護法等妖族暗暗心驚。

石窟內,經過這一輪發泄,許七安平復了丹田內的氣機,緊隨而來的是復甦的力量。

嘭!

他用力握拳,像是抓爆了空氣。

“氣機的渾厚程度,以及肉身的力量得到極大的增強,和小姨雙修而來的氣機,終於有了用武之地.........嗯,以我現在的力量,配合大成的金剛神功,能吊打度難和度凡中的任何一個。二打一也能立於不敗之地。”

吞噬修羅金剛度凡的鮮血後,他的金剛神功大成,能單挑金剛。

如今則能吊打金剛。

“單論肉身之力,我不輸阿蘇羅了吧,即使略有不如,但差距也不會太大。等解開另一根封魔釘,我實力還能再進一步。不過阿蘇羅同時還是一位羅漢,嗯,我也不是沒有其他手段。纏住他不在話下。”

收斂思緒,許七安朝着氣息衰弱許多的神殊軀幹抱拳,道:

“請前輩繼續。”

神殊軀幹如法炮製的爲他解開第二根封魔釘,等許七安平復紊亂的氣機後,它讚賞道:

“你的底蘊比我想象中的更強,若是拔除全部封魔釘,實力接近大成,想來你原本便是這個境界。”

它的意思是,許七安本身是三品大成,但被封魔釘封印。

“佛門很少有用到封魔釘的時候,你的身份不一般,小後生,習武有幾百年了吧?”

練習時長一半年.........許七安抱拳:

“滿打滿算,一年半。”

神殊沉默片刻,緩緩道:“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

“晚輩沒必要和您開這種玩笑。”許七安說道。

神殊軀幹語氣變的困惑:“你沒說謊,但這是不可能的。”

許七安如實相告:“晚輩身負中原王朝半數國運。”

神殊軀幹反問道:“然後?”

這還用我說嗎……許七安心裡嘀咕一聲,道:

“大氣運者,得天獨厚,能在短時間內超凡入聖,雖然誇張,但也不算什麼吧。”

他有如今的成就,除了自身天資,努力,以及一些長輩的關照離不開關係。

許七安把一切奇遇,歸結爲氣運的緣故。

“我只知得氣運者不得長生,嗯,準確的說,是國運纏身。所以人間沒有長生久視的帝王。”

神殊停頓了一下,乳眼盯着他:

“未聞得氣運者,可在一年半內晉升超凡。”

許七安皺了皺眉,說道:

“或許是國運與個人氣運有所不同?”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神殊又一次反問:

“如此,歷代帝王皆可一年半入超凡。爲何別人不行,偏你可以?”

許七安愣住了:“這,這……”

他下意識的想說,大奉高祖和武宗皇帝也是這樣。

可後來發現不對勁,因爲兩位皇帝雖然後來晉升一品,但那是很多很多年後。

而且他們是從三品起步。

他定了定神,抱拳道:

“晚輩不知,晚輩有一事請教。”

“說。”

“中原大奉王朝開國皇帝,稱帝前三品境。稱帝后成就一品之身。一百年後,其孫造反篡位,同樣如此。”許七安語速極快:

“其中有何不對?”

“沒什麼不對,但你爲何會認爲他們成就一品,是氣運加身的緣故?”

神殊說道:“你對氣運加身的理解有問題,過於片面,氣運加身者處處與常人不同,它表現在方方面面。

“可在你眼裡,似乎氣運加身,就一定能踏入超凡領域,修爲就一定日進千里。

“確實,氣運加身者在修行方面會得到增益,好運連連,但它永遠只起到輔助作用,讓你在修行之路上少走彎路。

“可你若是認爲氣運加身便能成就超凡,甚至一品,那你把氣運想的太重,把一品看的太輕。”

許七安瞳孔微微放大。

“你身上仍有秘密,有待挖掘。可惜我的記憶並不完整,無法給出太多的意見。

“但有兩個問題不妨去思考,一:身上的國運怎麼來的?二:與那些同樣氣運纏身的帝王相比,你身上的氣運有何不同。”

我身上的氣運是許平峰灌入,與普通帝王不同的是,它經過煉化?

對,神殊說的是對的。一直以來,許平峰都對我修爲晉升速度耿耿於懷。

試想,如果他知道得氣運者註定能超凡入聖,成就一品,以許平峰的智謀,他扶持五百年前那一脈做什麼,直接扶持我不是更好。

一品武夫足夠橫推大奉副本。

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他知道氣運能增幅修爲,奇遇不斷,但還沒到那麼誇張的地步。

所以相比起一個武學奇才,潛龍城的千軍萬馬更適合合作。

那也就是說,氣運確實有助於我修爲提,但我有今時今日的修爲,另有原因。

這個原因應該還是氣運問題,但又不只是氣運問題了,

許七安沉默了許久,緩緩吐出一口氣:

“前輩可知,五百年前那場佛妖之戰的內幕?”

“忘了。”

神殊軀幹沉聲道:“我只記得與國主花前月下的時光,很美妙。”

老樹精猜的沒錯,神殊真的是萬妖國女皇的姘頭?許七安驚了一下。

“除了這些呢?您還記得什麼?”

回答他的是長久的沉默,過了好一會兒,神殊軀幹緩緩道:

“我們有一個孩子,是一隻很可愛的小狐狸。她就是現在的南妖領袖........”

臥槽........許七安很久沒有爆粗口了,實在是這個消息太過驚世駭俗。

九尾狐是神殊的女兒?居然是神殊的女兒?!

可是不對啊,青木護法說過,娘娘是血脈純真的九尾天狐,怎麼可能是神殊的女兒。

不,當年青木護法只是一個小妖,輩分再高,他都是小妖,他未必知道太多內幕。

但神殊沒必要騙我。

神殊和萬妖國主是老姘頭,並生了一個女兒;佛門滅了萬妖國,而神殊是佛門中人;神殊和佛陀有過一樁無人知曉的交易.........臥槽,細思極恐啊!

許七安心臟砰砰狂跳。

“前輩,您還記得,自己的身份嗎?”她試探道:

“我指的是,您在佛門的身份。”

“我.......不記得了。”

神殊軀幹喃喃道:“我只記得和她在一起的時光,只記得當年是佛陀殺了她,其他的我都記不起來了。”

這或許就是他能性情相對溫和,沒有那麼多負能量的原因.........許七安沒再多問。

............

運河之上,三桅戰船。

許二郎用過午膳,坐在書桌邊,握着筆,認真的寫着第一封家書。

嬸嬸生怕兒子有意外,規定他每隔兩天寫一封家書。

“娘,漂泊在運河上的生活讓我有些不適。”

寫這種白話家書也讓許二郎有些不適,只是考慮到父母的文化水平,這樣的家書對他們來說通俗易懂。

“反而是鈴音非常喜歡坐船,她除了腦子不夠聰明,似乎沒有弱點了。

“我聽同僚們說,青州的局勢一片大好,朝廷的軍隊打的叛軍節節敗退,所以你不用擔心,孩兒很快就能凱旋。

“您在京城好好照顧自己,不要掛念我,鈴音有大哥照拂,同樣不會有事。

“家裡若是遇到麻煩,記得多和玲月商量,玲月的智慧不及您十之一二,但多個人,多條主意。

“鈴音在船上沒有受委屈,士卒們很喜歡她,誇她不愧是大哥的妹妹,神勇蓋世,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許二郎想了想,把這一行劃掉,重新寫:

“誇她不愧是大哥的妹妹,冰雪聰明,將來必定是個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

寫完家書,吹乾墨跡,他把信紙塞入信封。

這時,房間內騰起兩道清光,身穿儒袍,頭戴方巾的張慎和李慕白,突兀出現。

“老師,慕白先生?”

許新年愣了愣,又驚又喜:“你們怎麼來了。”

張慎撫須道:

“青州局勢不妙,楊恭寫信向院長求助,院長讓我和慕白前往青州給楊恭當幕僚。”

重逢的喜悅頓時消散,許新年沉聲道:

“紫陽居士信上怎麼說?”

李慕白道:“青州邊界的第一道防線已經破了,子謙下令堅壁清野,聚攏流民,採取堅守不出的策略,等待援兵。”

許新年立刻展開青州地圖,審視片刻,道:

“此計甚妙。”

青州縱橫萬里,有足夠的戰略縱深,死守邊界意義不大。

而佔據地利的大奉守軍,堅壁清野,守城不出的策略同樣是正確選擇。

張慎搖頭嘆息:

“辭舊莫要忘了,西域僧兵還沒入場。如果不出預料,近期內,佛門會派遣大軍進攻雷州等地,以此來牽制朝廷。逼朝廷雙線作戰。

“那時,青州會面臨“孤掌難鳴”的處境。”

李慕白補充道:“加之流民匪寇四起,內部不穩,局勢堪憂。子謙早已料到這一步,苦思對策無果,這才寫信向院長求援。”

許新年神色一沉。

...........

黃昏,落日西沉。

萬妖山是南疆十萬大山的核心區域,山勢不高,卻格外雄奇,宛如一個側臥的巨人,連綿數十里。

而這,只是主峰的。

作爲南疆洞天福地之一,萬妖山鍾靈敏秀,靈氣充沛,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妖族。

而今山中妖族數量依舊龐大,但隨着歲月變遷,它們從主人變成了奴隸。

佛門統治了這裡。

南法寺建在山巔,是南國最高建築。

佛門佔領萬妖山後,大興土木,伐木開道,在這裡建起了一座雄城。

披着斗篷的許七安,行走在“南國”城的街道上,身邊是夜姬、孫玄機和苗有方。

他們都披着同樣的斗篷。

“吱吱........”

尖細的猴叫聲吸引了許七安的目光。

街邊有人在耍猴戲,一隻黃毛小猴子逢人就作揖,討要錢財,路人若是不給,它就翻跟頭,扮鬼臉,或下跪磕頭。

“全是未化形的小妖。”

許七安掏出一粒碎銀丟了過來,黃毛小猴撿起碎銀,磕頭下跪,額頭撞的咚咚作響。

夜姬眼裡流露出悲哀:

“因爲未化形的小妖最好控制。”

妖族分兩種,一種是獸類開竅,通過自身修行,一步步成爲大妖。

而它們繁衍出的子嗣,天生便是妖族,就如人類一般,隨着年歲增加,自然而然就會開竅。這便是另一種妖族。

萬妖山的妖族,基本都是當年大妖的子嗣。

它們雖形體爲獸,卻擁有極高的智慧。

白姬就是例子。

“應該有化形的妖族吧。”苗有方問道。

“自然有,不過數量稀少,大多都佛寺爲奴,或爲坐騎。要麼,就是被城中達官顯貴掌控着。”

夜姬說道:“西域的達官顯貴豢養化形妖族,通常是用來當戰奴的,也有極少數例外。”

“極少數例外?”

苗有方追問。

夜姬冷笑道:“比如貌美的妖族女子,會成爲他們的玩物,這還是待遇好的。待遇差的,會送到軍隊裡........”

她沒有說下去,但苗有方能猜到了。

他一陣沉默。

...........,

南法寺的寶塔上,魁梧高大的阿蘇羅立在塔尖,俯瞰着夜幕下的恢弘雄城。

某一刻,他收回目光,望向塔下的陰影。

披着斗篷,戴着兜帽的人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那裡。

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十九章 朝會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五十一章 佛光愉快的單章時間。第十八章 女兒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五章 前奏(7000)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十七章 心劍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七章 見太子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
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七十八章 離京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十九章 朝會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兩百五十九章 臭婆娘第五十一章 佛光愉快的單章時間。第十八章 女兒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五章 前奏(7000)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十七章 心劍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七章 見太子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