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

面對氣勢洶洶撲來的三人,伽羅樹菩薩雙手結印,撫平空間褶皺,於身前凝聚出空間牢籠,擋在三名二品武夫面前。

寇陽州陀螺般的旋轉起來,宛如電鑽,刀意爆發,把空間牢籠鑽出一個缺口。

阿蘇羅腦後火環炸開,腰背肌肉快快凸起,每一個細胞都在發力,推動着拳頭轟在寇陽州鑽出的缺口上。

空間牢籠轟然破碎。

許七安彈身而出,青袍烈烈鼓舞,手裡的太平刀和鎮國劍交叉斬出。

過程中,一道道衆生之力加持於刀鋒。

叮!太平刀和鎮國劍在伽羅樹胸口暴出刺目的火星,留下兩道交叉的白痕。。

真雞兒硬..........許七安心裡罵了一聲。

下一刻,伽羅樹菩薩的拳頭打穿許七安的胸膛,淡金色的鮮血朝後噴涌。

大成的金剛體魄,再加上神殊和尚的修羅血脈,仍然沒法擋住一品菩薩的拳頭,因爲這是走武僧路線的一品。

許七安丟開刀劍,反手抱住伽羅樹的右臂,咧嘴笑了一聲。

嘭!

伽羅樹的胸口凹陷進去,這是他首次受傷。

玉碎!

許七安把伽羅樹給予他的傷害,盡數返還。

寇陽州握住太平刀,整個人化作犀利的刀光,撞向伽羅樹胸口,二品武夫的刀意撕裂空間,攜帶着斬破一切的意志。

砰.........伽羅樹單臂掄起許七安,把他重重砸在寇陽州身上, 就像兩顆隕石撞在一起, 氣波轟的一震,兩人雙雙震飛。

噔噔噔!

阿蘇羅腳踏虛空,見縫插針般的抓住了這個機會,腦後火環收斂, 絢麗光輪浮現。

他伸手往腦後抓起光輪, 拳頭頓時亮起絢麗之光。

當!

殺賊果位之力盡數傾斜在伽羅樹菩薩胸口。

阿蘇羅的拳頭成功貫穿伽羅樹的胸膛,給許七安報了仇。

終於破防了.........寇陽州和許七安幾乎喜極而泣, 從潯州城外打到現在, 終於,終於把這塊茅坑裡的臭石頭打破防了。

“不動明王”法相的特點是“不動”二字。

不動的伽羅樹, 連監正都拿他沒轍,可一旦他動起來, 便失去了“不動明王”的加持。

而沒有了金剛法相的伽羅樹, 肉身防禦是正常的一品。

許七安以傷換傷的玉碎, 以及阿蘇羅這位二品境堪稱無敵的暴力輸出,成功打破伽羅樹的防禦。

見到阿蘇羅的拳頭貫穿伽羅樹胸膛, 姬玄和許平峰眉頭同時一跳。

這位佛門戰力最強的菩薩, 自入中原以來, 第二次受傷。

這彷彿是一個不好的預兆。

伽羅樹眼中怒火一閃,蒲扇般的大手捏住阿蘇羅的腦袋, 把他拎起。

此時的他就彷彿筋肉人,一根根虯結的肌肉紋起。

“咔擦!”

阿蘇羅頭骨碎裂的聲音傳來, 淡金色的鮮血從伽羅樹指縫間流淌。

嘭嘭,嘭嘭........鼓聲突兀響起,一聲又一聲,急如驟雨。

阿蘇羅暗金色的身軀染上一層漆黑, 彷彿有墨汁澆在身上。

他釋放了修羅族血脈之力。

頭蓋骨的碎裂聲不再響起。

這時, 許七安拖出道道殘影,鬼魅般的遊走到伽羅樹身後, 他與伽羅樹背對背,右手反握鎮國劍,朝身後捅去。

鎮國劍刺入伽羅樹的胸膛,鎮國劍的特性和殺賊果位的特性同時爆發, 灼燒傷口。

伽羅樹菩薩眼裡閃過痛苦之色, 五百年來,這是他第二次品嚐到疼痛,上一次是被監正以儒聖刻刀打穿腦袋。

砰!

還沒等許七安抽劍後退,伽羅樹一個後踢腿把這個敢傷他的後起之秀踹飛, 緊接着,他掄起阿蘇羅,用力砸向倒飛的許七安。

兩具漆黑的身形撞在一起,許七安和阿蘇羅悶哼一聲,腦海裡閃過同一個念頭:

這傢伙好硬!

轟轟轟.........伽羅樹腳底氣機噴涌,每一腳都彷彿踏在地面,發出轟隆聲。

他很快追上倒飛的許七安和阿蘇羅,化勁之力爆發,拳腳肘膝皆爲武器,打的兩人骨斷筋折,淡金色的血液如雨般灑落。

過程中,寇陽州屢次試圖援助,但都被伽羅樹一拳或一掌打飛。

咔擦咔擦!

攻勢正猛的伽羅樹,身形一滯,體內傳來骨骼碎裂聲。

許七安以玉碎,強行打斷伽羅樹的連招。

噗~霸道無匹的刀意穿透伽羅樹未能癒合的胸膛,對於寇陽州這樣的二品武夫來說,伽羅樹剛纔的凝滯,簡直是送到眼前的破綻。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捅穿胸口,伽羅樹暴怒了,旋身擺臂,一拳朝後橫掃。

老匹夫腦袋縮了一下,接着便聽見自己頭蓋骨掀飛的聲音。

另一邊,許七安和阿蘇羅“拼湊”好折斷的胳膊、頭骨,把掛出來的腸子放回肚子,在傷勢快速治癒中,撲擊伽羅樹,分擔寇陽州的壓力。

四人“砰砰砰”的打了起來,時不時就有誰的腦袋飛起,誰的大腿被擰下來,場面血腥又暴力。

伽羅樹左一拳許七安,右一拳阿蘇羅,腳下還能踩着一個寇陽州,盡顯一品高手的本色。

但胸口總是接二連三的被捅,殺賊果位的力量和鎮國劍的特性疊加,傷勢越來越嚴重。

許平峰懷裡衝出一道清光,呼嘯着籠罩在衆人頭頂,同時,他腳下的圓陣擴大,欲將衆人籠罩於內。

他要藉機展開青銅圓盤的領域,隔絕此方世界,讓許七安無法駕馭衆生之力。

衆生之力的增幅,讓他從一個初入二品的武夫,變成爆發力堪比阿蘇羅的巔峰強者,他們兩人是對抗伽羅樹的主力。

只要把許七安打回原形,就能扭轉局面。

趙守屈指彈動儒冠,沉聲道:

“此地禁止使用陣法!”

擴張的圓陣還沒來得及將衆人囊括,便被此地規則禁止,無奈消散。

許平峰不怒反喜,嘴角一挑。

突然,原本處在戰場邊緣的姬玄,不知何時潛伏到了孫玄機附近,在趙守念出此地禁止使用陣法時,他果斷暴起,貼近了孫玄機。

無法使用陣法的術士,在一位超凡武夫面前,與待宰的羔羊沒多大區別。

孫玄機瞳孔劇烈收縮,他沒有武者的危機預感,因此無法提前察覺危險,但現在,每一條神經,每一個細胞都在向他傳輸危險的信號。

他腰間的錦囊裡飛出一件件防禦,有青銅鐘,有護心鏡,有鐵盾........但這些法器要麼還來不及展開,要麼就是剛出現,便被姬玄以武夫的暴力生生撕開。

許平峰真正的目標並不是展開青銅圓盤的領域,有趙守這個大儒壓陣,他根本沒機會祭出初代的法器。

剛纔祭出法器只是幌子,他真正要殺的是孫玄機。

孫玄機和姬玄一樣,都是在場最弱的超凡,最容易一擊必殺。

只要能殺死孫玄機,這場戰鬥就不算血本無歸。

他斷定趙守會限制陣法,而不是限制法器,因爲陣法是術士獨有,但法器卻包含了法寶和絕世神兵。

限制使用法器,相當於斬了許七安一條胳膊。

砰砰砰!

接連三件法器爆開後,姬玄勢如破竹,一拳打穿孫玄機的胸膛。

鮮血瞬間染紅白衣。

正要直接收割這位三品術士生命的姬玄,忽然看見對方取出了一團漆黑的,散發劇毒氣體的蠶絲。

蠶絲迅速纏繞住姬玄,把他和孫玄機捆綁在一起。

幽冥蠶絲!

這是編織招魂幡旗後,多餘的蠶絲,被孫玄機煉製成了法器。

它只有兩個作用:束縛敵人和劇毒。

幽冥蠶的毒素是能對超凡武夫造成一定傷害的,當然,孫玄機選擇使用它,並不是因爲毒素,而是它堅韌的特性。

他要藉此纏住姬玄。

以姬玄的修爲,且沒有絕世神兵的輔助,短時間內不可能掙脫幽冥蠶絲。

“咻~”

破空聲裡,一把鏽跡斑斑的鐵劍掠過雲海,姬玄的腦袋在劍光中炸開,血肉骨塊飛濺。

洛玉衡出了第二劍——御劍術!

失去頭顱後,姬玄身軀驟然僵直。

孫玄機趁機解開幽冥蠶絲,朝着趙守方向退去。

他沒有試圖補刀姬玄,因爲術士羸弱的身體,貫穿胸膛是致命傷,不及時救治的話,他比姬玄死的更快。

洛玉衡捏起劍訣,鏽跡斑斑的鐵劍當空迴旋,再次射向姬玄,這一劍,她要以心劍術斬滅姬玄的元神。

許平峰踩着一柄芭蕉扇,就像踩踏滑板一樣,輕盈但迅捷的擋住姬玄身前。

他的雙手不知何時戴上一雙薄如蟬翼的手套,悍然抓向洛玉衡的飛劍。

滋滋滋........鐵塊在砂輪上摩擦的銳響聲裡,飛劍一點點突進,刺入許平峰胸膛,從背後鑽出。

他的手套燃燒,化作塵埃消散,兩隻手血肉消融,只剩森然白骨。

這並不是單純的劍傷,還附帶洛玉衡無堅不摧的劍氣。

對於一位術士來說,這樣的傷勢即使不致命,那也是折損戰力的重創。

但洛玉衡卻沒有絲毫喜色,反而花容微變,因爲她失去了對祖傳神劍的掌控。

“不錯的兵器,笑納了!”

許平峰笑道。

他當場煉化了洛玉衡的神劍。

一把沒有器靈的神兵,以許平峰的位格,煉化起來並不困難,甚至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笑納你狗孃養的,還給我!”

遠處,許七安咆哮一聲,奮力投擲出太平刀。

洛玉衡循聲望去,恰好看見許七安擲出太平刀後,腦袋被伽羅樹生生打爆。

面對一品菩薩,還敢分心?許平峰嗤笑一聲,正要順手再把太平刀收走,但趙守搶先一步握住太平刀。

許七安是給院長送刀的。

握住太平刀的趙守,眉心亮起金漆,迅速遊走全身。

他白嫖來了許七安的金剛神功。

理論上說,只要趙守品級夠高,他甚至能白嫖伽羅樹的不動明王法相。

疊加了金剛神功後,趙守握着太平刀,朝許平峰斬出勢大力沉的一刀。

當!

許平峰橫劍格擋太平刀的直劈,但他的力量怎麼比得過此時的趙守,白骨森森的右手瞬間斷折,神劍脫手飛出。

這個時候,無頭的姬玄終於元神歸位,旋身一腳把趙守踢飛。

許平峰見狀,吐出一口氣。

雖然沒有收走洛玉衡的劍,但他保姬玄的目的達到了。

儘管付出了慘重代價。

這時,伽羅樹一拳打飛攔截的阿蘇羅,衝到了姬玄和許平峰身邊,沉聲道:

“走!”

你的金剛法相快恢復了...........許平峰目光閃爍一下,最後還是沒有反駁,帶着姬玄,迅速撤退。

趙守識趣的沒有追擊,孫玄機身受重創,洛玉衡發揮不出修爲,他冒然追上去,今日儒家可能就失去領袖了。

“呼,呼呼........”

阿蘇羅和寇陽州微微躬身,大口大口喘息,血水和汗水浸透了他們破爛的衣衫。

“許平峰,明天還是這裡,再打一架啊,你這個慫瓜!”

許七安氣定神閒的喊道。

許平峰迴首,隔着很遠,深深望他一眼。

目送三人身影消失,許七安收回目光,望着蔚藍澄澈的天空,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贏了!

打贏許平峰了。

堂堂正正的,面對面的,打贏了許平峰!

這一瞬間,他覺得籠罩在心裡的某一道陰影,徹底煙消雲散。

許七安快速收斂思緒,掠至孫玄機身邊,道:

“孫師兄,你怎麼樣?”

孫玄機胸口的貫穿傷已經癒合,臉色略顯蒼白,點一下頭:

“不........”

“不用擔心?嗯,我知道了。”許七安頓時放心。

想想也對,司天監家大業大,生死人肉白骨的丹藥肯定不少,只要不是當場去世,孫師兄多半就能靠氪金活過來。

孫玄機張了張嘴,一臉難受,他想說的不是這個。

不追嗎?!不追殺他們嗎?

孫師兄突然有些想念袁護法。

“給........”

孫玄機有些不高興的取出一枚瓷瓶,拋給許七安,又指了指阿蘇羅和寇陽州。

洛玉衡臉色冷淡的站在一旁。

接過瓷瓶的許七安心裡一動,打消投喂的念頭,掠向洛玉衡,柔聲道:

“國師,沒受傷吧。”

洛玉衡微微頷首:

“無妨。”

但我還是得先投餵你.........許七安拔開木塞,傾倒出丹丸,道:

“多謝國師出手相助。”

洛玉衡這才滿意,接過藥丸後,俯衝而下,去撿遺落的神劍。

許七安趁機投喂寇陽州和阿蘇羅,助他們恢復體力。

阿蘇羅望着雲海之下,淡淡道:

“這個女人能不能渡劫成功,決定了我們的結局是死是活。”

許七安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沉吟道:

“那將是一場惡戰。”

雖然“斬蓮行動”大獲成功,大奉將多一位二品強者,可只要白帝重返九州大陸,聯手伽羅樹和許平峰,一樣能橫推大奉。

伽羅樹的強大有目共睹,這就是一品。

大奉如果一直沒有一品強者,很難打贏雲州。

距離天劫只差半步的洛玉衡就成了關鍵性因素。

許平峰當然也能看到這一點,所以,他不可能容忍洛玉衡順利渡劫。

阿蘇羅沉聲道:

“你有信心嗎?”

許七安搖搖頭,又點點頭:

“五五開吧。”

他沒有多做解釋,轉而看向趙守:

“院長,你還要回京城?”

趙守“嗯”一聲:

“京城需要一位超凡坐鎮。”

話是這麼說,但沒有了你這個掛逼,我們的勝率會直線下滑...........許七安正要說話,忽然看見趙守裂開了。

他的肉身裂開蛛網般的傷痕,血流如注。

“遭反噬了。”趙守嘆口氣,輕彈儒冠,道:

“我的傷全好了。”

亞聖儒冠清光一閃,下一秒,趙守的傷勢便恢復。

而亞聖儒冠色澤黯淡,變成一件平平無奇的儒冠。

“我可以利用亞聖儒冠的力量來施展言出法隨,反噬由它承受,只要不是太誇張的“訴求”,儒冠都能抗住。”趙守笑着解釋。

果然是掛逼啊.........許七安內心感慨。

趙守不知道他的內心戲,說道:

“我明白你的顧慮,這件事其實好辦,司天監的傳送書可以完美解決。

“可以讓孫玄機在京城,以及雍州各城刻畫傳送陣,再製作相應的傳送玉符,如此,不管是我支援雍州,還是你們返回京城,都是瞬息之間。”

許七安眼睛一亮。

阿蘇羅和寇陽州評價道:

“此計甚妙。”

孫玄機點頭:

“可!”

阿蘇羅傳音給許七安:

“與金蓮聯手殺黑蓮時,遇到一件怪事!地書似乎有器靈。”

他把地書碎片聚合後的異常,告訴了許七安。

這,地書果然有器靈的,我就說嘛,堂堂法寶怎麼會沒器靈..........許七安傳音回覆:

“以金蓮道長的性格,恐怕不會告訴我們真相。”

阿蘇羅道:

“我想到這個可能了,所以找你商量,他若是隱瞞不說,我們就把他逐出天地會,地書歸我們。”

“你真陰險!”許七安說完,補充道:

“現在不行,得等他幫我打贏雲州。”

阿蘇羅“呵”了一聲:

“你真不要臉。”

洛玉衡在一處山坳裡尋到了人宗祖傳神劍,經過許平峰的煉化,它表面的鐵鏽已經消失,但品質沒變,依舊是絕世神兵。

畢竟絕世神兵已經是法器裡的天花板,法寶則需要機緣,非人力所能煉。

她微微鬆口氣,小心的收起神劍。

人宗就這麼一把絕世神兵,沒了就太可惜了。

沒了的話,就把許七安的刀拿過來用..........她心裡突然閃過這個念頭。

洛玉衡旋即皺了皺眉,想起剛纔不滿他沒第一時間關係自己,故意板着臉給他臉色看的舉動。這些小女兒姿態的舉動和念頭,竟然會出現在她身上。

............

青州,布政使司。

後堂裡,服用了丹藥的許平峰,望着血肉緩慢生長的雙手,沉聲道:

“黑蓮沒了,地宗的妖道也被殺光。”

身在青州,他便是主宰,念頭一動,便知提刑按察使司的情況。

姬玄臉色頓時有些陰沉。

伽羅樹菩薩淡淡道:

“無妨,還有那隻神魔後裔,黑蓮只是錦上添花,一品強者纔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我沒看錯的話,洛玉衡快晉升陸地神仙了。”

“不會讓她如願的。”許平峰說着,望向伽羅樹,問道:

“爲何要撤?

“你的金剛法相明明已經快恢復了。”

以剛纔的形勢來看,只要再支撐一段時間,局勢就能反轉。

但許平峰知道伽羅樹菩薩不會無緣無故撤退,必然有原因。

姬玄腦袋已經長好,同樣面帶困惑的看着伽羅樹。

“許七安二品了,踏入了合道境。”伽羅樹菩薩掃了兩人一眼:

“可在剛纔的交手裡,我沒有察覺到他的道是什麼。”

聞言,姬玄眉頭皺了起來。

許平峰若有所思,沉吟道:

“那無視距離,無法躲避的斬擊,是他四品時的意。返還傷害,在劍州時他用過一處。這些都是合道前的能力。”

伽羅樹臉色凝重的說道:

“在剛纔的戰鬥中,寇陽州和阿蘇羅體力消耗極大,唯獨他,不管我怎麼打他,他的氣息都不曾下滑。”

說完,他又搖了搖頭:

“不,準確的說,他氣息下滑到一定程度後,會突然暴漲。如此反覆了幾次後,他的戰力已經觸及到二品大圓滿。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如果這個趨勢不變,那麼在我金剛法相恢復前,他很可能觸及一品戰力的門檻,那樣的話,你們兩個必死無疑。”

姬玄悚然道:

“這就是他的道?”

許平峰眉頭緊鎖:

“也可能不是全部..........不行,必須找機會探查清楚他在合道境領悟了什麼能力。”

...........

夜裡,潯州營房。

演武場架起一隻只鐵鍋,濃郁的肉香隨着冷風飄散。

鐵鍋裡湯汁翻滾,豬肉、羊肉、馬肉,以及動物內臟,隨着熱湯翻滾。

守軍們六人守着一隻鐵鍋,分食着鍋裡的食物,吃的滿嘴流油。

每個人都紅光滿面,這裡面既然食慾得到滿足的幸福,也有今日大捷的喜悅。

更多的是,他們終於擺脫了連日來的陰影,重拾了信心。

“我前陣子總抱怨許銀鑼沒有來青州參戰,他如果早點來,也許青州就守住了。現在我不抱怨了,許銀鑼肯定是有原因的嘛。”

“許銀鑼再不來,估計就有人要當逃兵了,現在嘛,大夥兒總算有個盼頭。哪天就算死在雲州佬手裡,也是爲了打勝戰犧牲,心甘情願。”

“這女人當皇帝怎麼了?以後誰再敢說女人當皇帝禍國殃民,老子第一個砍了他。”

“你們說,許銀鑼現在是幾品?白天那一刀可真厲害啊,難怪許銀鑼能在玉陽關外,一人一刀殺死三十萬巫神教大軍。”

“狗屁,不是一人一刀,是一刀斬殺三十萬叛軍。你們看看白天那一刀,想來當初在玉陽關,許銀鑼就是這麼幹的。”

大頭兵們說的唾沫橫飛。

潯州,知府大院。

楊恭在院中設宴,款待楊硯等支援潯州的四品高手,其中包括武林盟的門主幫主,以及李靈素幾個天地會成員。

李妙真和蕭月奴是唯二的女子。

楊恭敬了一杯酒後,突然感慨道:

“此情此景,若是能得寧宴一首詩,那便完美了。”

可惜今非昔比,如今怕是沒人敢在酒席上說:

聽說許銀鑼素有詩才,不如作詩一首。

甚至邀他同席吃酒,都是一件難如登天的事。

一衆超凡今晚都沒來,或養傷,或回京,或調養氣息。

傅菁門聽完,側頭看向身邊的蕭月奴,笑道:

“蕭樓主,當初他還是六品境時,曹盟主說過讓你嫁給他,你沒答應,現在後悔了沒?”

蕭月奴皺了皺眉,“閉嘴!”

她端起酒盞,掀開面紗一角,斯文得抿了一口,眼神有些恍惚。

李靈素是個跳脫的性子,因爲是戰時,所有沒有歌姬舞姬助興,難免有些無聊。

他就把目光投向了袁護法,這是席上唯一的妖族,混在一羣人族裡,就像黑夜裡的螢火蟲,那麼的醒目。

“這位兄臺,高姓大名?”

李靈素握着酒盞,笑眯眯的湊過去。

楊恭見狀,連忙咳嗽一聲,道:

“李道友........”

他想提醒一下李靈素,莫要招惹這隻猴子。

說時遲那時快,苗有方見機不妙,立刻猛拍桌子打斷楊恭,湊過去和李靈素勾肩搭背:

“李兄,我來介紹,我來給你們介紹。”

.........

PS:錯字先更後改。上一章打鬥斷了一下,因爲那會兒已經過12點了,我很難一口氣寫完。所以乾脆斷一下,先把結局寫出來。

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八章 圍棋第六章 匪患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九十三章 坑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八月總結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十七章 心劍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
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八章 圍棋第六章 匪患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九十三章 坑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八月總結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十七章 心劍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四十七章 日常氣嬸嬸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